笔趣阁 > 新蕊 > 第三十六章 变了

  “母亲。”姜新蕊叫了一声。
  何氏有些不满地看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就知道贪恋山上的风景,也不早些劝老太太回来。老太太这身子骨,要是被山上的寒气侵蚀了,落下病根,这如何是好?”
  姜新蕊有些诧异地看了何氏一眼。平日里何氏从来没有这样责怪过她,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有了身子的人心情都不太好吗?她也不想与何氏多计较,笑着应道:“母亲教训得是,女儿我记下了,下次一定让祖母早些回来,不让母亲担心。”
  何氏还待再要说些什么,老太太打断她的话,道:“好了,是我这个老太婆想在这山上多住些日子,免得回来被那个目无亲情的小畜生给气死。再说了,这山上的风光好着呢,至于寒气,那算什么,清音师太那里可有驱寒的药酒呢。况且,蕊姐儿的医术也越来越有进步了,治我这身老骨头,那可不在话下。”
  何氏听得老太太说到“目无亲情的小畜生”时,知道是说她的儿子,不由得脸上一红,再听到自己的女儿竟也学医了,不由很是讶然,然后便不悦地回头看了姜新蕊一眼。
  姜新蕊知道何氏是个传统的女人,一心想把自家女儿培养成为温柔的名门淑女,对于她学医这个事情,何氏一直持的都是反对的态度。
  不过现在,何氏再反对也没有用了,这话经得老太太的口中说出来,自然是经过老太太点头同意的,何氏也不能拗过老太太去,所以,也只得作罢。
  “蕊丫头这性子是越发野了,老太太可不能老这样惯着她。”何氏只得这样说。
  “什么野不野的?我姜家儿女就当如此。”老太太提高了声音道,“你何家的那套,还是收回去吧,可别把我的蕊姐儿教坏了。”
  何氏出自洞庭何家,这洞庭何家,在苍州一带也是有名的书香门第,祖上那一代是出过新科状元的,至此底下的儿郎均以读书入仕为人生一大目标,几代下来,陆陆续续也有些进士出身的子弟,也有些人进了翰林院,做了编修,解甲归田之后便是当地的大儒,相当有名气。
  何家名气是有名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书读得太多了,显得迂腐了些,那些官家的礼节记得死死的,什么“二人不出,小门不迈”的,何氏可是条条遵照执行,这让商贾出身,性子豪爽的老太太很不待见。
  何氏被老太太这一抢白,说不出话来,只得再恨恨地瞪了姜新蕊一眼。
  姜新蕊觉得甚是奇怪,这才不过分别半月有余而已,自己的母亲何氏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若在以往,何氏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也不像现在这样表现得如此明显啊,对老太太,她还是有几分尊重的。而现在,好像还数落起老太太来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难道她不在的这大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怎么没人送信到寺里来告知她呢?
  何氏见老太太并没有因自己有了身子,而对自己有好脸色,心里便有几分不悦,碍于老太太是长辈,姜家举足轻重的人物,也不好多说什么,恭声道:“老太太自寺里回来,这一路车马劳顿的,肯定有些乏了,媳妇这就让人去准备,老太太好好歇上一歇,午饭的时候媳妇再过来陪侍。”
  老太太毕竟有些年岁了,果然有些乏了,她摆摆手道:“人老了,身子骨也不济了。要在往日,北祈山我也爬上去过,现在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了。这样吧,我去歇会。你有了身子,好好将养便是,请安陪侍的就免了,我这个老太婆也不计较这些虚礼。”
  老太太这么一说,何氏明显得松了一口气:“媳妇多谢老太太。”
  她自打怀了孩子之后,孕吐得比以往都厉害,常常一吐就是半个时辰,身子也乏,如果不是老太太宽宥,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着给老太太请安陪侍。
  老太太回过头来,仔仔细细打量她好一会:“怎么回事,这才半个多月不见,你怎么消瘦得这么厉害,你以前怀敏哥儿、蕊姐儿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不适呀。”
  此时的何氏似乎很宝贝肚子里的孩子,容不得别人说未出生的孩子一丁点的不好,忙道:“老太太说笑了,媳妇虽清减了些,但哪有老太太说得那般厉害?也就是这反应大了些,吃的饭少了些罢了,睡得有些不安,其他的倒没有什么了。再说了,以前怀敏儿蕊儿的时候,媳妇身子还好,当然没有这么严重的反应。如今隔了这么些年,才又怀上,加上上次的滑胎,媳妇的身子大不如前,这反应就自然大了些。不过老太太不用担心,媳妇已经请人看过了,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老太太听得她说请人看过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叮咛几句保重身体的话,便由司语掺扶着回自家院子去了。
  送走老太太,姜新蕊转身正打算回房去,何氏叫住她:“蕊儿,到我房里来一趟。”
  姜府一共五进的院子,何氏在第三进。姜新蕊跟随在何氏后面,见何氏在贴身丫环秋菊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着,不由蹙紧了眉头,担忧了起来。
  此时的何氏,不过怀了一个孩子而已,而且还是个未成形的孩子,也不过一两个月的光景,但何氏看起来的虚弱程度,却好像身体被掏空了一般。虽为医者,姜新蕊着实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要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姜新蕊跟随清音师太研习医术,已有很大进展。跟随清音外出随诊时,也曾给过孕妇看病。不管什么样的孕妇,像何氏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的,她还真是没有见过。
  回到房里,不过是从大门口进了三进院子而已,何氏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秋菊赶忙拿过毛巾过来,要给何氏擦拭。姜新蕊走过来,接过毛巾,道:“我来帮母亲弄就可以了,秋菊,你去给夫人沏杯茶来。”
  秋菊应了,走了出去。
  姜新蕊轻轻地替何氏擦脸,柔声道:“母亲的身体为何变得如此差了?真是吃不下,睡不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姜新蕊替她擦脸尽了孝心,还是因为气消了,何氏的语气也没有方才那么不友善了,她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打肚子里怀上你这个弟弟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吃什么吐什么,晚上又老是睡不好,唉,没办法。如果不是我身子的原因,我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要把老太太接回来。”
  弟弟?姜新蕊觉得有些奇怪,何氏何以语气如此肯定,此次她肚子里怀着的,就是姜家的男丁?看现在这光景,是男是女也不一定看得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