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四十六章 神荡

  说这样的帝王蛇乖,那是不知道这种蛇的真正厉害的人才会信的鬼话。他可是被这条蛇弄得吃尽了苦头。别看这蛇细小如麻绳,咬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一丁点的毒液都足以毒死一头强壮的牛。上次在山上的时候,偶遇这条蛇,被它轻轻碰了一下,在肩上留下两个小小的血洞,但那种刮骨剜肉的痛苦让他至今难忘。
  她忍住笑,故意道:“不管怎么样,这一次,都是我救的你,你要涌/泉相报于我才成。唉,我跟着你跑了这么一路,饿都饿死了,要吃点东西才有力气走路。”
  他看了她一眼,嗯,这个小丫头笑起来还挺好看的,一副人蓄无害的样子。就是口舌厉害了些,不肯认输,是有便宜就占的主儿。不过算了,这次说起来也是她救的自己,不搭上自己,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家,也不会弄得如此狼狈吧?那就姑且让她占点便宜吧。
  他点头,诚意十足:“好好好,既然是恩人亲自开的口,小王哪有推脱的道理?依小王看,一直往前走,就有一家食肆,里面的食材新鲜,风味独特,如果恩人不嫌弃的话,让小王代为引路可好?”
  这一口一个“恩人”叫得姜新蕊很是意外,她略带讶地看了他一眼,脸上却是笑着说道:“那敢情好。”
  出到外面,居然一个人影都见不着,就连开这个温泉池的老板,也不知道到哪里避难去了。到处桌椅掀翻,物品倾洒,有好几处还有明显的血迹,但人却不见了。想必那些歹徒的目标不是他们,所以也没有下狠手,那些人想必伤得不重,恨不得早早离了这是非之地,各自跑路了。
  他忽地说了一句:“等一下。”然后竟自顾自的转身折进了后院。
  姜新蕊心道:“不会是因为自己提出来,要宰那个小王爷一顿好吃的,就把那小王爷给吓着了,自己先跑路了吧?唉,真是小气。”
  她还没有腹诽完,就听到一阵马蹄声响从后院那头传了过来,竟然是豫王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出来了。
  一看她的神色,小王爷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脸上带上些戏谑的笑意:“怕我跑了呀,想不到姜小姐竟会这样看小王。想小王我再怎么说也是堂堂豫王爷,说出的话又岂能言而无信?”
  姜新蕊脸上一红,她的脑子转得快,马上陪笑道:“小王爷说得极是,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王爷是豁达之人,堂堂豫王爷,皇室贵胄的,人生修为又岂会与我等这种山野女子能够企及的?所以方才小王爷说的话可要作数,那个,那个小王爷口中所说的食肆离这里应该不会太远吧?”
  小王爷觉得好笑,他不得不佩服面前这位姜家小姑娘的机灵劲儿。明明是他向她兴师问罪的,她一番话绕下来,居然绕到他先前说的话上来了。拿捏着他说过的话来奉迎他,暗地里却提醒着他,说话不能不作数,不然就失了豫王府的礼仪,丢了皇家的颜面,也亏难这姑娘想得出来。
  “上不上来?”他看着她,问道,“还是你打算,就这样走着去?”
  有马不骑,却要自己走路去,当我傻啊?
  姜新蕊犹豫的是,自己尚未学会骑马,一个人驾驭不了像马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是与他同骑呢,好像又不太好吧,自己再怎么出身商贾之家,毕竟是个女子,还没有那么豪放好吧?一个女子无端端的与一名男子共骑一马,这样肆无忌惮的走出去,人家会怎么看她啊,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闲话来,自己的母亲何氏那头可过不了关。
  小王爷似乎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姜公子,你看看你现在的穿着,别老把自己当姑娘。”
  姜新蕊微微一愣,低头看自己的服饰,对啊,方才落水,自己一身衣衫都湿透了,这才拿了温泉里的男子的换洗衣裳换上。说起来,现在的自己,可是女扮男装,不是纤弱小姐了,而是翩翩少年郎了。
  她笑了起来:“多谢小王爷提醒。”
  他“哈哈”一笑:“既然现在你我皆是男子,那我们今天就不讲什么男女大防,上来吧。”
  他微侧了身子,伸出手去,捞起她,一借力,她就腾空而起,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马的前头。他轻轻一挥鞭子,喝了声:“驾!”那马便撒开蹄,朝前奔去。
  姜新蕊这是第一次骑马,不由觉得紧张,身体绷得直直的,一动也不敢动,怕稍一不慎,摔下马来,那可就丢大发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他的低笑声:“姜小姐可是不会骑马?别紧张,有我在呢。”
  说完,他腾出一只手来,扶住她的肩膀。说也奇怪,他的手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般,她方才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竟慢慢平静下来。
  两人共乘一骑,彼此贴得极近。小王爷只觉得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飘入鼻中。也不知道这位姜家小姐熏的是什么香,竟不同于他豫王府众人所用之香料。
  豫王府代表的是皇家,用品的规格都是皇家标制,一般市面上卖的庸脂俗粉是不用的。他的母妃又是极为讲究之人,有自己专属的调香师,每年从会皇宫取来波斯进贡的香料,交给调香师配置,所以,豫王府的用香,规格是极高的,在市面上几乎是无迹可寻的。
  但是,姜小姐身上的香气,小王爷却是没有见过的。
  因为没有见过,所以叫不出名字,判断不出材质。他只觉得这香气幽幽,虽似若有若无,却一直萦绕于鼻,没有散去。似迷迭香,又似天山雪莲,清冽幽雅,令得他神思一荡。
  他一下子便清醒过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是心怀大志之人,从不在儿女情长上多想。他的母妃身边不乏面容姣美的侍女,他从不会对她们多看一眼。但是,今天的他是怎么了,为何无端端的生出些许他控制不了的情愫来了呢?
  他有些看不懂现在的自己。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过了郊外,来到了繁荣昌盛的大街上。
  大街上行人众多,骑马诸多不便,于是他率先跳下马来,然后再把她接下来。
  两人终于不再同骑一马,不知怎地,他竟然松了口气,同时又有点失落感。
  她却不走,而是围着他的马转,似是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