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四十七章 食肆

  “咦,你这马……好像看起来挺不错的。”看了一会儿,她得出了结论。
  小王爷笑了笑,懒得理会。
  有些马,天生异相,一看就知道是千里名驹,而有些马,虽其貌不扬,但是脚力却比千里马还好,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有些时候,马也是不可貌相的。就像他现在骑着的这一匹,是他早些日子寄放在温泉池那边的,由于其貌不扬,所以也没有多少人打它的主意。随意系在后院,也不见有人来偷马。
  此时,姜新蕊正蹙紧眉头看着这匹方才驮过她的马儿。
  这马,真是丑啊,一点都不好看。一身黑不黑白不白的杂毛,一点光泽都没有,这令得她不得不做这样的想法:“难道这马被它的主人虐/待了吗?怎地连色泽都这般暗淡,没有一点营养?”
  但是骑上之后,她很快就发现,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马,若是普通的马,驮着两个人,再好脚力的马也会感到一点吃力吧?但这马非但丝毫没有疲惫感,反而越跑越欢,越跑越快,周边的景色一掠而过。虽快却稳当当的,没有什么颠簸感,说到底,这马实在聪明,它能避开路上的不平的地方,所以才会那么好骑。
  “看上我的马了?”他好笑地看着她围着他的马转来转去的,提醒她一句,“我的马,可是不卖的。”
  姜新蕊看他一眼:“我又没说要买你的马。”
  “那就好。”他的话音才落,就听得她道,“送行不行?”
  小王爷:“……”
  他无奈道:“我见过脸皮厚的,但还真的从未见过像姜小姐的脸皮如此厚的。”
  姜新蕊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她是谁呀,她可是商贾之女,可不想学京城那些名门淑女装清高。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她再次强调,“莫不是小王爷认为,自己的身家性命抵不过这匹马?”
  如此一比较,小王爷便无语了。他不想与她在这匹马的问题上再作过多的争执,看着她道:“方才是谁说饿了来着,如果不饿的话,那我们继续直接回去好了。”
  姜新蕊忙道:“慢着,这个地方看起来环境不错,就在这里暂且歇歇吧。”
  说到这,她指了指前方。前方不远处约莫二十步的地方,有一家很气派的酒肆,大门半掩,红灯笼高悬。
  “这里不行。”豫王马上拒绝,一把拉住她,我们去别的地方。”
  “为什么?”她不解,看看大街:“人这么多,这里很安全,你不用担心。”再看看自己的一身男装,“放心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更不用担心。”
  说完,不再理他,直接走了过去。
  说起来,这间食肆的门面的确很是气派,门口处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好吓人。姜新蕊的心里面不由在咕嘀:“这家店在门口放这两只凶神恶煞的东西,到底是邀客的,还是赶客走的?”
  大抵商铺食肆酒楼之类做生意的,必定会在门口处放些讨喜的东西,兼之配上一两个嘴巴极甜的小二,在门口处招揽客人,这才是做生意之正道。但是小王爷推荐的这家店,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弄了两只古怪异常的石狮子摆在门口处吓人,就连站在门口两边的那两个伙计,脸上都不带一丝笑容。
  姜新蕊抬脚要迈进店去,就被这两个伙计给拦住了。
  “这位客官,有预约吗?”其中一名伙计粗声粗气道。
  预约?姜新蕊莫名其妙,这真是一间门槛极高的店,连吃个饭都要预约,看来一定很有名吧?不过,她怎地在苍苍州那么多年了,没有听说过这家店的?况且,现在怎么说也是饭点时候了呀,她也见有什么客人进来,除了她之外。
  而且,她到现在才发现,这站在门口的这两个三大五粗的人,根本就是保镖好不好?
  小王爷自后面缓步踱上来:“她是我的朋友。”
  一见到小王爷,那两名伙计的神色立刻变得恭敬起来,躬身道:“既是小王爷的朋友,那自然是不用什么预约的,客官请入内吧。”
  姜新蕊看他一眼:“没想到小王爷的脸面还能在这里派上用场。”
  小王爷微微一笑:“在这苍州城里,本小王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姜新蕊心想,看起来这位小王爷的薄面还是能够当饭吃的,现在,就是冲着小王爷的几分薄面,他们才会放她进去。
  “好吧,那就谢谢你的薄面了。”姜新蕊很客气道。
  “不用客气。”小王爷如是答她。
  进到店里之后,姜新蕊这才发现,这位小王爷的“薄面”还真是大。
  且不说自她一脚跨入这家店里,就有一名容颜清秀俊俏的少年郎过来替他们引路。单单这一路的一步一景,就足以令得她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家门店是敞开门做生意的,她倒要怀疑这是不是某位王孙世家的别院了。
  很快,俊美少年郎就将他们引到了花径的尽头,那是最雅静的一间厢房。姜新蕊判断了一下,小王爷是这里的常客,这间厢房只怕是他的私人专属。
  这间厢房相当的大,有茶几有案台,在一排雕屏风之后竟然还有床榻。姜新蕊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吃饭的地方,干嘛非得在放置一副床榻呢?
  管他呢,反正她今天实在过得太精彩了,被人追得又落下山坡,又跳到水里面,实在是累死她了。一看到床榻,她就想在上面睡一会。而且,聪明如她,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漂亮的别院式店铺的妙处来。那就是这里的人在与小王爷眼神交汇的时候,都流露出恭敬的神色来。
  她的眼中流露出些许得意的神色来。她就知道,这家古古怪怪的店铺肯定与这位豫王脱不了干系,指不定他就是这家店背后的东家。
  既然猜出了这层关系,那她就安心了。于是她小手一挥:“你们都出去吧,本小姐要在这里休息一个时辰。到点的时候你们叫我一声,记得把饭菜准备好哦,这可是小王爷答应我的。”
  引她过来的那位俊美小哥就这样看着她躺倒在床/上,居然是和衣而卧,连外衣都不脱。他的眼睛瞬时睁大了,要知道这可是他家主子的床啊,他家主子有洁癖,是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的床的,更别说其他女子了。
  他把目光落在随后跟进来的豫王身上。令得他感到万分惊奇的是,眼见人家睡了他的床,豫王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所乐见的小王爷把人从他的床/上掀飞出去的场面,他根本看不到。
  他心里头的疑惑更深了:今天的小王爷,这是怎么了?
  他拿眼睛瞟向旁边的秦怀,后者也显出困惑的神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