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五十八章 告状

  “哥哥。”姜新蕊叫住他,“谁说我不去了,我也好久没出去了,正好借此机会散散心。”
  “妹妹……”姜如敏迟疑地看着自家妹妹,他觉得妹妹的表情好奇怪,他本来以为妹妹听到何二小姐的名字的时候,一定会非常生气的。但是,妹妹却没有。非但没有,脸上的表情还颇有些高深莫测,令他一时看不明白了。
  “哥哥不用担心,既然何二表姐如此热心,又送烫金请柬,又托人来请,如果我们不去的话,岂不是枉费了何表姐的一番苦心了?”姜新蕊含笑道。
  “妹妹真的要去?”姜大公子不确定地问道。
  “为什么不去?”姜新蕊把请柬朝空中轻轻一抛,再伸手接住,动作潇洒利落,“如果不去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这一张烫金粉的请柬了?”
  那个何二表姐,她早就想会会此人了。
  “妹妹!”姜大公子莫名其妙地望着自家妹子手中的请柬。一张请柬而已,浪费就浪费了,有什么好可惜的,即便是足金打制的,他们姜家也浪费得起,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么一张只不过是烫贴了一些金粉的请柬如此的看重。
  姜新蕊含笑道:“下个月初三的茶会,离现在也不过十天的时间了。我看哥哥箱笼里的衣服也旧了,不时兴了,这样吧,我让凤尾街的蔡家娘子过来,替哥哥赶制一套新衣出来,也好穿到茶会上去。“
  姜如敏忙道:“妹妹也该多做几套才是。”
  他一个汉子,哪需这样精心的打扮?倒是女儿家的,该多打扮打扮,争取在茶会上出出风头,这样的话,以后婆家那边也不会如此刁难。
  “蕊儿要裁制新衣?”半倚在榻上,正被孕吐折磨得脸色惨白的何氏听得身边秋菊如是禀报的时候,脸色变了一变,“她打算裁制几套?”
  秋菊想了想,道:“小姐说了,裁剪新衣府里都是在每年的春头,请凤尾街的蔡家娘子的品衣轩裁制的。近日里府上遭缝变故,连一年一度的裁剪新衣也取消了。小姐就寻思着,反正去茶会要置办新衣,索性一并连府里裁制新衣的事情给办了。老太太听后十分高兴,连夸小姐心思巧妙呢。府里上上下下听了都十分的高兴,言语之间都很感谢小姐呢。”
  说到这的时候,秋菊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这几年夫人身体不好,对下人也不如平日里那般关怀,就拿她身上的衣裳来说,府里都有三四年没做新衣了。本来打算是年初的时候给全府的人做新衣的,不想这事情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夏季,还是没有着落,底下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没想到这个事情居然有小姐惦记着,而她也沾了小姐的福,有新衣穿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何氏的脸瞬时变得铁青,挥挥手,打发秋菊出去。
  肖妈妈走上前来,低声唤了声:“夫人。”
  何氏恨声道:“那丫头做事现在倒是越来越放肆了。”
  肖妈妈贼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低声道:“夫人,奴婢可是听得底下的人都在议论,说夫人管家的时候,几年才得有新衣穿,现在小姐才接手不过半月,这新衣就有了,底下的人都很感谢小姐呢。”
  “哼!”何氏脸上更过不去了,从鼻孔里重重的哼出一声来。
  虽然现在是她的亲生女儿管家,但是面对这个胳膊肘朝外拐的女儿,她还是有一肚子怨气的。
  这样的女儿,还未出嫁呢,整个心思就朝着谢家了,难不成那死丫头现在变得这么有心计了?想着要高攀谢家,就一门心思的想着要把整个姜家的财产都搬空吗?
  而肖妈妈的话此时就如火上倒油:“夫人啊,你平日里可是把这蕊姐儿当成心尖宝贝似的疼的,担心她吃不饱,穿不暖,好不容易操心到她长大成/人,而她呢,一点都不念及亲恩,这一当家呢,就把夫人置于如此难堪的境地,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何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肖妈妈忽地想起一事来:“这全府上上下下做新衣的银两,一定是从公中/出的。这蕊姐儿啊,真是好算计,如此简简单单的就把全府上上下下的人心都给笼络了。不单如此,听说老太太也被她哄得团团转呢。”
  何氏抚着自己的肚子,恨声道:“怎么老太太现在变得如此糊涂了?平日里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耍了,真是不可思议!”
  肖妈妈看着何氏的肚子,趁机又道:“夫人,现在这蕊姐儿一朝得势,好像都不把夫人这个亲娘放在眼里了,指不定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夫人可要为肚子里的小哥儿好好打算打算啊。”
  此时的何氏也顾不得孕吐的难受劲了,豁地站了起来:“她一个丫头片子,管家还未到一个月呢,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也不支会老太太一声。再说了,我们姜府素来以勤简为重,哪里容得她如此大手大脚的拿着公中去做人情,笼络人心!我现在就跟老太太说去,让老太太收回她主持中馈的权利!”
  肖妈妈忙道:“对呀,夫人说得对极了。一个快要出阁的姑娘家,管那么多事情干嘛呢。再说了,这管家的本事,夫人甚于她百倍,她才管几天啊,就在夫人面前嚣张了,夫人真得好好的教教她才行啊。”
  一边说着,主仆二人直奔老太太的“福康院”而去。
  “老太太,我知道您宠爱蕊儿,但是有些事情您得好好教她,不能老是这样纵着她呀。”何氏一时气急,语气里便流露出对女儿的不满来。
  老太太微眯了眼睛,今天这何氏究竟是怎么了?不是当地大儒的女儿,出自名门么?怎么反而挑自家女儿的不是来了,真是稀奇啊。
  “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纵着蕊姐儿了?”老太太一脸笃定的样子,就连身边的刘妈妈的脸上也看不出一丝焦虑来,悠哉游哉的替老太太的茶盏里续茶。
  何氏不由有些气了,姜氏的财产被那死丫头盯上了啊,怎么老太太一点都不着急的?
  “老太太!”何氏提高声音道,“您把媳妇这主持中馈的大权给了蕊儿,你可知,蕊儿都拿去办什么事情了吗?”
  “蕊姐儿拿着这大权去做什么坏事了?”老太太反过来问她。
  果然老太太是被蒙在鼓里的。
  “老太太可知,府里要做新衣了?”何氏忍住气道。
  老太太点头:“这事我当然知道,蕊姐儿都跟我说了。即便蕊姐儿不跟我说,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是聋的,这下面的动静也太大了,大家伙的都在议论这个事,我眼不花,看得出来,大家伙的都挺高兴的!”
  有新衣服穿,哪个会不高兴啊。现在她房里的那些婆子丫环的笑容比往常都多了好几倍呢。
  何氏的脸上非常的不好看。
  她用脚趾都能想得出来,府里的那些下人们对她的议论,肯定是在说她苛刻下人,不如她的女儿那般宽厚仁慈。想她出身名门世家,受着这个时代最好的教育,是苍州城里淑女的典范,而现在呢,她的名节居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给毁了,说出来都无法令人置信。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她心生怨恨,毕竟是她的女儿啊,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做事都不考虑一下她这个做母亲的感受呢?至少也跟她商量一下啊。
  肖妈妈察言观色,很快就晓得夫人心里想什么了,她讪笑着道:“老太太,您别怨奴婢多嘴,奴婢也是就事论事,您看这蕊丫头又整的是哪一出呢?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好好的待在闺阁里等出嫁就好了嘛,为什么非得要这么不安份呢?这学料理家里的事情就认真的学就好了嘛,非得要私自动用这公中的账?要知道,夫人管家的时候,可是一分一毫都计算得清清楚楚的,这才保得住这姜家殷实的家底,现在这蕊姐儿……”
  老太太方才还在闭门养神,如今攸然睁开了眼睛,眼睛里一道精光射了出来,盯向肖妈妈。肖妈妈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只觉得心里发毛,再也说不下去了。
  老太太盯着她:“你的意思是说,蕊丫头私自挪用了公中的款?”
  何氏讶然地望着老太太:“老太太不知道这件事情?”她摇摇头,“这蕊儿做事怎么这般糊涂啊。”
  “糊涂?”老太太与刘妈妈对望了一眼,都不太明白何氏指的是什么。
  何氏心想:“难道这老太太年事已高,愈发的糊涂了?”
  她刚想开口,肖妈妈已经抢先说了:“难道老太太真的不知道?那蕊丫头不过才管理府内事务半月有余,别的没学会,就先学会这终饱私囊,挪用公中的银子了,她用这公中的银子,给全府上上下下裁制新衣……”
  她的话还未说完,老太太与刘妈妈便笑了起来。
  何氏与肖妈妈对望了一眼。
  这次姜府裁制新衣,全府上上下下近五六十号人每人两套夏衣,两套冬衣,按等级的不同分别取用不用的布料,特别是老爷夫人小姐们夏天的布料,用的还是南疆运过来的的轻纱薄料,如今这苍州城里的大户人家就兴这个。这种纱料从远地运来,成本极高,一套衣裳做好的话,起码要一两银子。所以,这拢拢总总的全部加起来,预计得好几百两银子。
  老太太也是持过家的人,而且一向祟尚节俭的,她们就不相信了,对于公中这几百两银子的出去,老太太能够无动于衷。
  但是,现在这老太太……居然笑了。
  这真的令得她们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老太太转头对刘妈妈道:“你看看,蕊丫头猜得没错吧?她说动用这公中的银子,一定会遭人非议的,果然如此。”
  刘妈妈道:“依奴婢看,这蕊丫头心思挺巧的,颇有些您当年的风采呢。”
  老太太点点头,这才转过头来,对何氏道:“我说媳妇啊,你好好的待在屋里养好身子不成吗?非得出来搅和一番。你这兴冲冲的过来问罪的,颠倒黑白了不是?蕊丫头是跟我提了要给全府上上下下裁制新衣的事情,但是她也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府上的支出也不少,单单上次那祈北山一行,猎人熊的那个事情,就损耗了我们府里十几条人命,这抚恤金就是好几千两银子。所以,这一次裁制新衣,可没从公中/出。”
  何氏与肖妈妈以对望了一眼,俱是惊疑不已。
  今天老太太这是怎么了?老太太可是勤俭节约的奉行者,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勒令底下的子弟们要勤俭持家,说姜家这偌大的家财从何而来,就是老太爷那一代节俭累积下来的。现在这老太太居然对于姜新姜私自挪用公中为自己谋福利之事非但没说一句话,反而好像十分赞同她这样做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老太太也被那小丫头给迷惑了?
  肖妈妈忍不住说了:“老太太,这怎么可能呢,蕊姐儿如果不挪用公中的话,何来这么多的银子为全府上下裁制新衣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老太太冷冷地抛过一句话来,登时把肖妈妈吓了一大跳,再抬头触及老太太投过来的冷冷目光的时候,肖妈妈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她明白,自己做为一名奴婢,言行举止已经偕越了。
  别看老太太年事已高,当年可是赫赫有名的“铁娘子”,若说这姜府的家当是老太爷经营得好而来的,但是如果没有老太太的话,姜家也不可能短短几代人下来,就累积了这巨大的财富。
  最为有名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年老太爷和其他几家皇商运送一批货上京,途中遇到强匪,老太太临危不乱,成功吓退了强匪,保住了货物,一时之间名声大振,苍州城里的商贾之流皆以姜家马首是瞻。虽说自老太爷去世后,现在苍州的商会由孟老太爷孟常纲持掌,但遇到些重大事情,孟老太爷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还要亲自登门向老太太讨教。
  由此可见老太太当年在苍州的威望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