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六十三章 梦境

  何芸初拉过母亲的手,低头看去。见母亲的左手手背红得快要熟透般,两个大大的水泡突显出来,横亘于细腻的皮肤之上,显得十分的触目惊心。
  “父亲真的好狠心,把母亲的手烫成这个样子!”何芸初又心疼又是气愤。
  “初儿,别说你父亲。”何大夫人制止道。在她看来,儿女绝对不可以说自己父母的不是的,不然就视为不孝。
  她看向西院的方向,深深地叹了口气:“初儿,是母亲没有,没能帮到你父亲,所以你父亲才这样对我。”说到这,她转过身来,看着女儿,道,“所以,初儿,你要记住了,日后你嫁了,你一定要竭尽所能的帮助你的夫君,让他觉得你是最重要的,离开你什么都干不了,知道吗?”
  何芸初咬着嘴唇,重重的点头:“母亲的话,女儿记下了。女儿一定会嫁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绝对不会像父亲这样的。”
  她何芸初是什么样的人?看惯了父亲对母亲的冷淡,她早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嫁入侯门,做个高高在上的当家主母。当然,绝对不能像母亲这样懦弱,她要把控一切,绝不会让偏房骑到她的头上!
  何大夫人发了一顿感慨之后,忽地想到这样教导女儿似乎不太妥当,于是换了语气道:“初儿,母亲方才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其实哪个做母亲的,不希望女儿能够找个如意郎君?只要你过得好,只要你的身边有一个懂你疼你的人,母亲也就放心了。”
  何芸初的唇边露出一丝冷笑。
  懂她爱她的人?这个世上有吗?她开了个墨香斋,慕名的公子哥哥络绎不绝,说好听点,是欣赏她的才华,说难听点,不过就是图她的美貌罢了。初初的时候由于少女心理作祟,她也暗暗关注了其中一些较为出众的,但结果呢,与她会面的人心思皆不在她的才情上,而是在她的容貌上,一个劲地盯着她的脸看,那双色迷迷的眼睛透着光。她厌恶至极,从此再也不相信了。
  当然,如果这个世上有一个人能够懂她爱她的人,那除了他还会有谁?
  她想起那个柳絮满天的时节,那风神如玉的男子款款而来。虽然不过是礼节上的客套,但他的一言一笑已深深烙进了她心里,令她日思夜想,无法自拔。
  想到这,何芸初心中的恨意更深。
  姜新蕊,你好端端的,干嘛要跟我抢夫君?
  “阿嚏!”姜新忽地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微拧了眉头,心想,“谁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
  “昨夜风寒露重,小姐会不会着凉了?”小梅担忧道,随手拿过一件披风,要给她披上。
  “不用。”姜新蕊微微摇头,她指着外面说道,“你们看,这外头阳光明媚的,这天气是愈发热了,你们也快些将那些被褥撤了吧,拿到外头晾晒,再收起放好。这些被褥要再不撤,可要捂出痱子来了。”
  小梅笑了笑,她也知道夏天将至,这天气真的是愈发的热了,过段时间就该开冰窖取出冰块出来降温了。还有去年小姐独创的酸梅饮,洛神茶也该派上用场了。
  小芳的手脚很快,听到姜新蕊如此一说,马上就过去收拾被褥,一边收拾一边道:“小姐说这天气愈发热了,奴婢倒是想起来了,孟家的三小姐最是怕热,听说孟家的冰窖是她最先启的。还有,一到夏季,她必定过府来向小姐讨杯洛神茶喝的,今个儿怎地没有收到她的信儿呢?”
  “在说我呢,我这不是来了嘛。”
  门外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接着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屋里的几个人皆抬起头来。姜新蕊露出笑容来,小梅小芳等人已迎了出去。
  柔韧的竹帘子一挑,外面的阳光便漏了些许进来。在微微耀眼的光影处,一名高挑的女子款步而入。
  杏眼桃腮,清秀温婉,白净的腕上带着一只翠绿的玉镯,整个人看来如拂柳照水,娴静优雅。
  孟府三小姐孟元蓉。
  孟家跟姜家一样,是皇商,但却没有姜家如此殷厚的家底。姜新蕊听得上上辈的老人们说起过,孟家也是这几代人才发的家,好像是挖到了一条矿路,整座矿山都是金光闪闪的黄金脉路,于是不得了了,就此发了家。为此,孟元蓉的祖父的祖父还特地下了重金重塑大光明寺的佛像金身,还供养了那个指明矿路的风水先生一辈子衣食无忧。
  “蓉姐姐,你来了。”姜新蕊走上前去,亲热地拉起她的手,同时靠前一步,亲妮地抱了一下她。
  孟元蓉怔了一下,随后便笑了。
  她们是好姐妹,本应如此。
  她也伸出手来,亲妮地回抱了一下姜新蕊。
  小梅与小芳对望一眼,眼中似有些疑惑,但很快二人便会心地笑了起来。
  在苍州,孟府三小姐与自家小姐最是亲近,或许同为皇商,又为商贾一流,不大被苍州的那些贵女们待见的缘故吧,所以二人颇有些同病相怜之惺惺相惜之情,故而二人的关系非常的好。
  不过二人的关系再好,自家小姐还是较之清冷一些的,就像这些拥抱之类的亲密接触的,自家小姐是不大喜欢的。所以,今天她们见自家小姐忽地去抱孟三小姐,颇感到有些意外。但转念一想,便是欣喜。她们一致认为,自家小姐在苍州也该有些亲密的闺阁好友才是,特别是像孟三小姐这样的好人。
  “新蕊妹妹这是怎么了?”孟元蓉笑着说道,“难道是许久没见姐姐,如此想念姐姐么?”
  她也只不过在姜新蕊生病过来的这段时间没过来探望罢了。并非她不想过来,而是她恰巧跟着父亲去了一趟江南,回来的时候听说姜新蕊病了,她便立刻过来探望了。
  姜新蕊笑了笑,放开她。她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这样的拥抱,较之她而言,隔了整整一世。
  “妹妹大好了没有?”孟元蓉十分的关心姜新蕊,拉住她上上下下好一番的打量,见她脸色似乎较之先前苍白了些,并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没事。”姜新蕊笑笑,“府里请了大夫过来看了,吃了一段时间的药,已经大好了。”
  孟元蓉心思通透,她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姜新蕊这一次生病的原因。毕竟是人家府里内部的事情,何况那姜大公子还是姜新蕊的胞兄,她自然不好说什么,只道:“妹妹日后可要小心些,害姐姐担心死了。”
  姜新蕊知道孟元蓉说这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她不知道孟元蓉认识自己是福还是祸,前世的时候,那道冷箭射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位孟三小姐舍身挡在她的面前,最终死在她怀里的。
  前世的姜新蕊虽然与孟元蓉交好,但没有想到她真的会为自己赴死,在悲痛之余还带着些许诧异。但历经一番生死轮回,如今再回头看,才发现自己与孟元蓉的感情弥足珍贵。
  “姐姐请放心,我/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姜新蕊道,岔开话题,“姐姐不是从江南回来么,可有什么新鲜玩艺儿带回来?”
  “蕊儿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我这一趟江南之行,一定要带些好玩新奇的东西回来,我又怎么敢不从呢?”孟元蓉开着玩笑说道,然后对身后跟着的贴身一等丫环露珠招了招手。
  这个时候,姜新蕊等人才发现,原来露珠手里面还提着一只大木箱子。
  露珠把木箱子摆在桌子上,打开,一件一件的往外取东西出来,还一边说道:“姜小姐,这是安亭归氏的药斑布,瞧这纹理多漂亮,我们小姐可是爱死它了,还向当地人讨教了织染工艺,说是要发扬到苍州来,让苍州人都可以穿上这种染织布料做成的衣服。这些是扬美沙糕、甜莲八宝饭、带皮鸭脚......”
  露珠在说这几个吃食的名字的时候,拿出一个特制的盒子来,里面放着冰袋,所以冰镇住的食物不会很快变质。
  最后,露珠端出的却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来。
  姜新蕊失笑:“姐姐,难不成这江南的汤你带了回来,一并把这汤的热气也带回来了?”
  露珠笑着说道:“才不是呢,我们小姐啊,就想着要给姜小姐尝尝鲜,索性把江南的一个厨子也带回来了。这汤就是那位厨子做的,刚盛出来的呢。”
  姜新蕊没有想到孟元蓉为了请她喝一碗汤,居然把厨子从江南带回来,不由一阵感动,感激地看向孟元蓉:“姐姐这样花心思,真是让妹妹好生过意不去。”
  “这有什么呢,我也要喝的呀。”孟元蓉笑着说道,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碗,亲自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递给姜新蕊:“妹妹尝尝这汤,这汤唤作沙虫汤,别看这沙虫其名不美,貌不扬,但做出来的汤可鲜了。”
  “沙虫?”小梅与小芳都吓了一跳,“虫子能做汤么?”
  “能,当然能,别的虫子不行,这种沙虫就可以。”孟元蓉一边说着,一边用银著挑些沙虫让大家看,“大家不要怕,这些沙虫可干净了,生长在沿海滩涂,水质有一丁点不干净都不能够成活的,一般人可养不了,所以用这些沙虫做出来的汤才这般鲜甜。”
  听到这,小梅与小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沙虫这般难养活啊。”她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还以为是一般的虫子呢。”
  这次孟元蓉带回来的是制成干品的沙虫,都是顶级的三色沙虫,她拿了一些给姜新蕊。姜新蕊打开一看,制成干品的沙虫没有活着时那般吓人,通体晶莹,挺好看的,看着挺能让人有食欲的。
  但是小梅与小芳却有些害怕,总觉得这是虫子,有些接受不了。
  姜新蕊将制成干品的沙虫摊了开来,认真看了看,还用手轻触了一下。接触之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她对这些虫子甚是熟悉。她仔细想了一下,似乎记忆里并没有接触过像沙虫这类的东西。
  姜新蕊致过谢,让小梅把东西收到里屋的橱柜里去。又与孟元蓉说了一会子的话。孟元蓉也接到了请柬,这次过来除了送些特产过来,也是主要跟姜新蕊谈去赴茶会这个事情的。
  茶过三巡,两人都达成一致的决定,一起去大明湖畔的茶会。
  当然,临走之前,孟元蓉还不忘叮嘱姜新蕊,一定要把她最爱的洛神茶备好,等她下次过来喝。
  晚上,姜新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境里,好像是一个夜晚,烛光如豆,但房屋的造型与格局甚是奇特,屋里的摆设也与中原人家的置放完全不同。姜新蕊想了一下,她确定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些地方。
  屋里是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妇人。女孩长得十分的漂亮,漆黑的大眼睛犹如黑夜星辰,妇人是个绝色美人儿,笑起来温婉娴静,是个温婉的女子。
  妇人很忙碌,在一个大大的药炉前不知摆/弄着什么,看起来这间屋子应该是个药房。姜新蕊看看四周,四周摆了很多造型奇特的瓶瓶罐罐,里面也不知装了些什么。
  “馨儿,你今天的功课做了没有?”妇人问道。
  “运气一周天,我做好了。”小女孩的声音清脆稚/嫩,甚是好听。
  姜新蕊看过去,见小女孩盘腿坐于榻上,闭目凝神,双/腿交叠,双手掐了个不知什么字诀,不一会的功夫,就有白雾自小女孩的头上升腾起来。
  姜新蕊十分的惊奇,她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孩年纪如此的小,功法竟如此的精深。
  妇人的脸上露出笑容来,看来对于小女孩的表现甚是满意:“馨儿,你做得很好。”
  “可是,我还是比不上娘/亲你跟爹爹啊。”小女孩显然对自己的功法不太满意,嘟着嘴,有些不太高兴。
  妇人失笑道:“你才多大,就想跟我和你爹比呀?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还没有你现在这般的功法。我们圣女灵力代代相传,现在你这么小的年纪都有这般修为了,等你长大以后,你的功法一定会胜过娘/亲的。”
  “真的吗?”受到安慰的小女孩马上高兴起来,“娘/亲,这么说来,只要我好好练功,就能救无洛哥哥了吗?”
  “无洛他......”妇人目露忧色,手上却不停歇,她揭开一个碧绿色的瓦罐,从里面捞出一些东西来。
  “母亲,那是什么东西?”小女孩再问道。
  姜新蕊觉得有些奇怪,那妇人的手上明明没有东西啊,为什么小女孩会这般问?
  “这是冰蚕蛊啊。”妇人含笑道,“你不是想救你的无洛哥哥吗?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可是什么都做不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