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六十七章 反常

  偌大的后院里,马车已经备好了,车夫在一旁等着,看到姜新蕊过来了,忙伸手将马车边上矮凳取下来,放在地上,供姜新蕊登车。
  何氏也过来了,由肖妈妈搀扶着,站在旁边。本来何氏是由着自己的小性子,自家女儿要离家,也不打算去送送的。后经肖妈妈反复劝说,说不去送的话,怕老爷会生气,这才勉强出来送送。
  姜新蕊向母亲拜别。
  她发现何氏的脸色较先前好了许多,不似以前那般苍白,反而有了一丝红/润,虽然还未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相对来说已经好看了很多。而且,最令姜新蕊觉得惊奇的是,何氏居然不避光了,在阳光下也能行动如常,这一点令得她大感意外。
  难道先前看到的何氏屋里的诡异现象皆是错觉,孕妇有些奇怪的症状纯属正常?
  不过,现在何氏恢复正常也算是好事,一切还是等她自何府回来之后再仔细调查一番吧。
  何氏的神情略微有些冷淡,也不多话,只交待了姜新蕊一些注意事项,无非是要以和为贵,不要开罪何府诸如此类的话,连一句关心女儿的话都没有,若不是府里的人早就习惯了何氏对女儿的冷淡态度,还真以为姜新蕊不是何氏亲生的呢。
  何氏交待完了,也不多作停留,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就由肖妈妈搀扶着,回房去了。
  小梅把早已备好的礼物拿到车上去,拉住小芳,低声道:“千万看着小姐,可不能再出事了。”
  小芳点点头:“小梅姐,你就放心吧。”
  车夫一挥鞭子,马车稳稳当当的朝着何府驶去。
  何府门前,何二小姐何芸初与张四小姐张静芸皆站在角门处,张静芸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芸初姐姐,你说,姜家那小丫头不会是洞悉到我们要对她做的事情,不来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张静芸急得在原地直打转,“如果被那死丫头知晓了,不中计的话,那我们辛辛苦苦的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岂不全白费了?”
  这一次,她决定要帮助她的何芸初姐姐好好的出一口恶气的,所以,这个在姜家那丫头过府来之际就给她一个下马威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为了出这个主意,她可是卯足了劲的。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来,既给自家哥哥报仇,又给何姐姐出气。最重要的是,让那姜府丫头吃了这一次的教训,再不敢去参加太湖湖畔的茶会,免得扰了她们一众苍州贵女们的雅兴。反正现在请柬已经送出去了,到时候姜府那丫头不敢来,她们就会利用这样的机会,添油加醋,毁了那姜府丫头的闺誉,看以后谁还敢娶她!
  所以现在这个“恐吓”阶段这一步尤为重要。
  如果那姜府丫头不来的话,那她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别急,放宽心,她一定会来的。”何二小姐虽然也有些着急,但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变化,“那丫头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姨母大人,昨天已经亲自登门,把女儿拜托给我们何府了,你认为,那丫头敢违抗母命不来么?”
  说到这,何芸初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其实,她是有些看不起姜府的那位她的姨母的。祖父虽然把她养得很好,但却是个没主意的,说到底,还不及自己的母亲呢。
  试想,天下做父母的,哪有把自己的儿女往仇家这边送的,但她的姨母就偏偏是这样的人,真是太好笑了。
  她不知道,这个姨母居然是这么傻的人,早知如此的话,她就应该多往姜府行走,也好沾些油水。
  姜府在苍州城里,实在是肥得流油啊。
  “急什么呢,煮熟的鸭子飞不掉的。”何芸初索性让人搬张椅子出来,在门口处坐着等,“你的苦心不会白费的,还有,静芸妹妹,谢谢你真心关怀姐姐。”
  张静芸颇有些受宠若惊,毕竟是这苍州的第一大才女表扬她啊。而且,好像这几日来,何姐姐对她的表扬越来越多了,是不是她在何姐姐身边的地位直线上升了呢,何姐姐也觉得自己越来越重要了呢?
  张静芸的心里面乐开了花,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她攥紧拳头道:”何姐姐,放心吧,我一定会圆满完成我的计划的。”
  何芸初给了她鼓励的笑容。其实,从心里面,她是看不起这个出身武学之家的张四小姐的。这些舞枪弄棍的人,怎么看都那么粗俗,一点诗文都不会,一点涵养都没有,别说什么琴棋书画了,说话又大声,粗里粗气的,简直是有辱斯文。如是不是看她出身侯府的话,何芸初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不过,现在证明,这位鲁莽的张四小姐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她都不用出面,人家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就等大鱼上钩了。
  何芸初有些得意,借刀杀人,这一招她运用得还是可以的。
  就在这时,她们派出去的小厮飞奔着过来:“两位小姐,姜家小姐的马车过来了。”
  何二小姐与张四小姐的精神为之一振。
  果然,不多时,就听得一阵声音,一辆青蓬马车出现在她们的视线之中,渐渐驶近了,果然就是她们焦急盼望的那个人。
  何芸初盈盈起身,让人撤走椅子,还未开言,张静芸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还未等到姜新蕊下得车来,她就急不可耐的一把抓/住姜新蕊的手,道:“新蕊妹妹,可总算把你盼来了。”
  那股亲热劲儿就跟阔别八年许久未见的故人一般。
  姜新蕊笑笑,下意识的抽回手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按她的记忆,她可没跟这位张四小姐有那么深的情份。
  前世的时候,她与张静芸的接触并不多。张静芸自恃自己出身侯府,也从未把她们这些商贾之流的女儿家们放在眼里,即便是在路上碰到了,张静芸也是头一扭,转身便走的。
  像今天这般亲热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人常言,事出反常必有妖,姜新蕊微眯了眼睛,难道,她们的计划要在何府就付诸实施了么?
  何芸初看着张四小姐这般的自我暴露,不由心头火起。这个打枪弄棍的家伙,真是一点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她这个样子,不等于向对方说明,自己要谋害于她么?
  “蕊妹妹来了。”她迎了上去,对着姜新蕊笑脸相迎,同时顺势扯一下张静芸,把她拉到自己身旁,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给她一个警告的眼色。
  张静芸登然醒悟,讪笑着退后了一步。
  何芸初上前一步,自然而然地挽起姜新蕊的手,含笑道:“许久未见妹妹了,如今一看,妹妹真是出落得愈发标致,瞧这容貌,瞧这身段,等真正长大了,不知道要令得多少苍州青年才子们寝食难安呢。”
  小芳在一旁听了,不由微皱了眉头。她觉得何二小姐说的话好像带刺似的,说自家小姐容颜绝世不就好了么,还提什么苍州才子,整得自家小姐好像蛊惑众人的狐狸精似的。
  姜新蕊笑了笑,她当然知道这位何表姐善妒,就连这容貌也是她介意的范围。不过,这关她何事?于是,她笑笑道:“二表姐过奖了,若论这容貌,妹妹可不敢居功,那可都是爹娘生得好。爹爹一副雅儒之相,母亲又是这苍州城第一美女,若是我不长得好看点,那岂不是要给爹娘丢脸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爹娘容貌好,我这个做女儿的,当然是随了爹娘的。至于你长成这样,自己掂量吧。
  姜新蕊这样直直的怼回去,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何芸初。何芸初张了张嘴,只觉得心里面堵堵的,想要寻些理由反驳回去,一时之间却怎么也找不到。只得忍下这口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蕊妹妹说得是,姨母与姨丈这郎才女貌的,当年也算得上是苍州城的一段佳话呢。”
  心里有一丝诧异,怎么这病了一场之后,她的这位蕊妹妹变得如此口齿伶俐了?她记得以前这位蕊表妹可不是这样的,不仅脑子里缺根弦,还经常被人当枪使,在苍州城里也是出了名的。
  何芸初拉住她的话,转过话题:“妹妹随我来吧,我带你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听说你要来,姐姐我可是高兴得好几天没好好睡过一个安稳觉了,监督着丫环们打扫庭院,就怕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怠慢了妹妹。”
  她这位表妹会如此好心,真会怕怠慢了她?
  姜新蕊在心里咄笑,脸上笑容不改:“那就劳烦姐姐带路了。”
  张静芸在一旁听着,惊讶地睁大眼睛。对何府这位二姐姐可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什么怕怠慢啊,明摆着就是要怠慢啊,她这位二姐姐说谎都如此面不改色的,这方面她真得好好学学。
  何芸初带着姜新蕊等一众人,在府里转来转去,终于来到了一间破旧的院落前。
  “蕊表妹妹看看,表姐姐为你精心挑选的住所如何啊?”何芸初面皮厚得可以,说这话依旧笑意盈盈,一点脸红都没有。
  小芳看着面前这个破败的院子,虽然她也知道,这位表小姐铁定会刁难她们,但是,眼前这样的小院子她还是接受不了。
  这是人能住的地方么?
  这是一处极为偏僻的院落,有小桥有流水有假山,想必以前定是个热闹的场所。但到得如今,院墙的泥皮都已脱落,班驳一片,兼之长年遭受雨水肆虐,长满了青苔。小桥也不成桥了,桥墩断了一只,看来如果要在上面行走的话,需掂量一番才行。而且,那桥下的流水想必被断了来路,不再是活水,水流不动,看上去浑浊一片,倒便像是死水,散发着阵阵异味。
  一旁的张静芸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虽然她知道她所祟拜的何府二姐姐手段凌厉,但毕竟来的是她的亲戚啊,让自家人住在这种地方,换作是她,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
  “芸初姐姐……”她忍不住要出声。
  何静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把她的话给瞪了回去,转身对姜新蕊说道:“蕊妹妹,这个地方虽然许久无人住了,但你若是问府里的老人,便知道这里曾是我们何府最热闹的地方呢。当年曾祖父,最喜欢的莫过于这个地方了。”
  姜新蕊打量了四周一番,点点头:“的确,这算是府里风水最好的地方了。”
  前世的时候,她跟着谢英豪,闲来无事,也学了一些关于风水的皮毛之术,虽不精通,但这地理布局,大置还是看得出来的。后来她便没再往这方面发展,而是转向研究地理山脉,因为那个时候,她要助谢郎立业,立业需要银子,她立誓要为谢郎筹得大量的银子,助他一臂之力。研究地理山脉,便向矿源那个方向去了,后来也正因了她有这样的技能,为谢郎探得了大量的矿源,这才成了谢郎的左膀右臂,成了谢郎身边最信任的人。
  她一直认为,爱一个人,就要做一个对他有用的人。而前世的她,就是这样一个谢郎无法离开的人。
  方才她这么一打量,已经看出来了。除出这年岁久远之外,这个院子的位置,还真的是整个何府里最好的。住在这里的人,运气都应该很好才是。这样她就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何府非得废弃了这么一个风水宝地,另起院落居住呢?
  她很快把这个疑惑打住,反正,她是要在何府住上一段时日的,这个疑团就留着慢慢解答好了。
  姜新蕊走了过去,推开院门。
  何芸初说得没错,这看起来应该曾经是何府最为热闹的地方,院子虽破败,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但这庭院的确是挺宽敞的,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兼之打扫过的,这院门角落里一丝蜘蛛网也看不到。
  “这里挺好的。”姜新蕊转过头来,对何芸初笑着说道,“那就谢谢何二表姐了。”
  何芸初还以为自己这一番的“为难”,姜新蕊肯定会沉不住气,吵着闹着要回何府,这样的话,就落下把柄,她可以借此大肆宣扬,说姜家小姐如何如何的骄横任性之类的,不想姜新蕊一丝怨言都没有,就答应住下了,这倒令得她大感意外。
  “姜表妹觉得这里很好吗?”她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