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七十二章 偷听

  接下来的授课过程中,方氏的脸色似乎好了不少,眉头也略微舒展开了。姜新蕊知道,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一天下来,何芸初除了气鼓鼓的拿眼睛瞪姜新蕊之外,居然没有再为难她。姜新蕊笑了笑,她就知道,她的这位何二表姐是个会审时度势的人,书院的人现在暂时被她收买了,何二表姐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黄昏将至,书院也散了学,各府第的贵女们从后门出,各自回到各自的府中。
  张四小姐张静芸则没有走,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何芸初禀报。
  “芸姐姐,我查清楚了,那个姓姜的死丫头还真是狡猾啊,居然以她庞大的财势,分发些稀奇古怪的小物件,居然把那些贵女们全吸引过去了。”张静芸愤愤不平道。
  “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物件?”何芸初问道。她一直想不明白,她的那些嗖她很要好的姐妹们为什么一下子全部倒戈,全部跟那个姓姜的死丫头交好起来。要知道,这些贵女们均出身官宦,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
  张静芸不屑道:“那姓姜的不过仗着财大气粗罢了,还能有什么!她带了北疆的靡鹿角,松花江的琥珀雨花石,藏北的羚羊骨头,还有什么?”
  说到最后,张静芸有些底气不足了。别看的羚羊骨头听起来吓人,这在苍州乃至整个大晋那可是最流行的东西。羚羊骨头可以雕出很多花样的东西来,做摆件很是漂亮,若是师傅的手艺好,有鬼斧神工之能的话,那卖到几百两银子以至上千两银子,也是有可能的。
  张静芸出身武学世家,对于这些动物骨头非但不排斥,反而十分的喜欢。她也想有一个羚羊骨头的摆件,放在她的闺房内,只是逛了好几年的集市庙会,都淘不到好的,因此而作罢。
  这次她去打听消息的时候,特地从一个姐妹的手里拿过一个羚羊骨头来看,那真是漂亮啊,看得她两眼都发直了。那个姐妹与她交好,说下次向姜新蕊要个给她。因为姜家大小姐说了,这些羚羊骨头都是她父亲的一个门客带回来的,在漠北那个地方,原材料不值钱,然后专门寻了个技艺高深的民间手艺人给雕出来的。
  张静芸心里面当然是想要的,又想到自己这样做的话,只怕要挨骂,这才生生忍住了,其实心里面啊,就像有只猫爪在挠一般,后悔死了。
  何芸初当然不知道张四小姐心里面的小九九,张四小姐说的这一番话听得她的嫉妒心又起了。她就知道,姜家财大气粗,有银子的人家当然养着一大堆门客之类的,给他出主意,就连带些羚羊骨头回来都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她不甘心,难道就这样整治不了那个姓姜的死丫头了么?
  她看向张四小姐,眼珠一转:“静芸妹妹,你二哥的伤势如何了,好些没有?”
  不提她二哥张扬还好,一提她二哥,张四小姐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什么羚羊骨头,全抛到脑后去了。
  “你想想豫王的家法有多厉害,我哥即便踐勇无敌,那也是血肉之躯啊,能好得这么利索么?”
  张四小姐忧心忡忡道。这几天她又去看她的二哥了,二哥身上的伤势引发高热,说了一个晚上的胡话,这才把高热退下去,人才清醒过来,这也亏得他身子骨好,若换作其他人的话,只怕有些危险。
  她陪了二哥一整夜,担心了一整夜,同时也在心里面骂了那姓姜的死丫头一整夜。幸好何姐姐提醒了她,如若不然的话,自己岂不是为了那几个羚羊骨头,就要把这深仇大恨给忘了么?
  “我要姓姜的死丫头好看!”张四小姐怒意冲冲道,手紧握成拳,朝着石桌上捶去,顿时,石桌晃了一下。
  站在一旁的荷韵咋舌:这拳头要是落在人身上,能有活命的机会么?
  何芸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这拳头要是落在那姓姜的死丫头的身上,不就死了么?
  “芸初姐姐你放心,我已经决定了,把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计划提前。放心吧芸初姐姐,我一定安排得妥妥当当天衣无缝的,我一定会让她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的!”张四小姐斩钉截铁道。
  何芸初无比亲切地看着张四小姐,她相信,这个张四小姐所说的话一定是真的。
  入夜。
  “小姐,你的方法真好,我看苍州的那些贵女们很是喜欢你带过来的小玩意呢。”
  小芳在灯下做着针线活,抬起头来看着姜新蕊,目光里充满着敬佩。
  姜新蕊笑了笑,只不过是一些小玩意儿,也值不了几个钱,算起来也是得益于父亲的功劳,父亲广结善缘,门客众多,其实还是有着极大的用处的。现在想起来,她都有些不明白,前世的时候,父亲手下的那些能人,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过好好的培养对待他们,并充分发挥他们的长处呢?
  如果依仗他们的话,姜家何至于败落到那样的田地!
  “小姐,现在那些贵女们看起来好像对我们很友好,但也是看在小姐给她们的那些小物件的份上。我觉得,那些人都靠不住,毕竟以前那些人都是听表小姐的,指不定哪天表小姐来阴的,鼓动她们联合起来算计你的话,那就麻烦了。所以小姐啊,奴婢觉得,你还是把小黄带上吧,虽然那些贵女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但是谁知道她们胡闹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奴婢怕小姐被她们算计了。”
  姜新蕊点点头,同意小芳的说法。
  小黄蛇似乎听到了主人的召唤,游了过来,匍匐在姜新蕊的脚下,还吐出信子来,舔舔她的鞋面。
  姜新蕊把小蛇抱起,放在掌心上,小黄蛇长得很慢,跟根细绳似的,如果它在地上游动的话,如果不认真看,还不一定发现得到它。
  这两天小黄都特别的乖,在何府走动也是无声无息的,这令得姜新蕊愈发相信小黄蛇前世的神勇。
  这蛇的潜力,跟人一样,从小就可以看得出来的。
  小黄蛇在她的手掌上,盘成一团,安然睡去,显然对于主人十分的信任。
  第二天,依旧是在红袖书院授信,依然方氏授课。
  姜新蕊觉得,今天的方氏颇有些不同,虽然依旧是素净的打扮,但是鬓发上多了一枚玉簪,昨天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一些,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
  她知道,她说的话奏效了。
  其实那条矿脉,是一条真正的金矿矿脉。前世的时候,为助谢郎大业,她成立了多个探矿小分队,遍布整个大晋,这条矿脉,就是其中一个小分队探得的。
  至于方氏,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世的方氏一家突遭变故,其起因好像是方氏的夫家那边,听信一名江湖人士所言,开始投资民间的散矿。不想投入几万两银子了,却走了弯路,有矿源无金矿,全副家产都赔了进去。因此,家道中落,并且欠了好大一笔债。为了还债,方氏与其丈夫四处求援,最后求到了她的门下。她也是一时的恻隐之心,便给方氏指了一条矿源,助他们度过难关。
  那条矿源,也就是昨天她说的那个。
  看来有些事是上天注定的,前世帮了方氏,今世她们还是会有缘再见,并让她再帮了方氏一次。
  不过,既然是她主动帮忙的,当然有条件要提。
  “你说什么?”
  听了姜新蕊提出的要求之后,方氏颇有些诧异,微拧了眉头看向她:“你是说,要到我的居所来,让我给你加餐,另行补课?”
  “对。”姜新蕊目光坚定,应得简短,清楚,明了。
  “我不仅要学习这书本上的,还有诸如宫中礼仪之类的,我也要学,我知道,对于宫中礼仪,您是最懂的。“
  “你还要学宫中礼仪?”方氏很是吃惊。
  她吃惊的并不是面前这位姜家大小姐要学宫中礼仪的目的,而是她觉得很是奇怪,这位姜小姐是如何知道自己最懂宫中礼仪的?
  方氏未出阁的时候,是前朝西梅公主的陪读,一陪就是整整五年,对于宫中礼仪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不过自打她出阁之后,就隐了这段过去,因此,当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姜新蕊微微一笑:“对的,我要学这宫中礼仪,而且,我还要你另行教我,所有的,我都要。”
  从近的来说,要想融入这苍州贵女圈,从远的来说,要想融入京城贵女圈,或者就从目前来说,要打败何芸初,就要从她最擅长的入手,攻克她,这样她才没有欺负自己的机会。
  方氏看着面前这位年纪尚小,容颜绝色的小姑娘,忽然心中涌起一股豪情壮志来:“好,我教你,我一定会把你教成这苍州城里最出色的。”
  “那就谢谢女先生了。”姜新蕊对方氏表示感谢。
  看着姜新蕊转身离去的身影,方氏忽然觉得自己今天好像有些失态了。
  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应允了那个姜家小姑娘,要教她,还要把她教成整个苍州城最出色的淑女呢?
  还有,那股自心底突然涌/出来的豪情壮志,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
  不过,她倒是发现了,这位姜家小姑娘,漂亮的眼睛里,有一股不轻易放弃的执著,或是正是因为这个,使得她一口就答应下来了吧?
  以她过来人的目光看,她觉得,这位姜家小姐日后肯定不简单。
  花丛边上的石桌旁,何芸初利用前面种植的芭蕉作掩护,与张四小姐在说话。
  “那姓姜的怎么跑去找女先生了?”何芸初很是疑惑,“难道那女先生与她相识?”
  张四小姐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事实上,她也的确不知道。
  “你......”何芸初觉得血压有点高,想想还是算了,不责备这位呆呆木木的张家四妹妹了。
  还是依靠自己身边的丫环吧。
  不多时,荷韵就走了过来。
  ”听到什么了吗?”何芸初紧张地问道。
  荷韵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奴婢借机靠近她们,听得真真的,姜家的说要让女先生给自己补习。”
  “我们家请的女先生,给她补习?”何芸初一听这话,只觉得浑身的血直冲脑门,气得脑袋都隐隐发疼,“凭什么呀,这女先生可是我们花钱雇请的,她姜家财大气粗,自己可能雇一个来呀,干嘛非得占我们何府的便宜?”
  张四小姐在一旁忙着点头附和:“对呀,这女先生是姐姐家请的,怎么可以就这样便宜了那姓姜的死丫头了?有钱不会自己请一个啊。”
  “我忍不了了。”何芸初是真恨,气得本来就白的脸庞更白了,脸上刚刚好的痘痕愈发明显起来,“上次害我长了一脸的痱子,现在又打我家女先生的主意了,四妹妹你说,这种人可恨不可恨?”
  “可恨可恨可恨。”张四小姐忙应道,“姐姐何须动气,稍安勿躁,待会儿我就给死丫头好看!”
  “你的人都带过来了?”何芸初缓和一下神色,压低声音问道。
  “早就安排好了,姐姐只需这般……”
  张四小姐附耳过来,在何芸初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阵,何芸初点点头:“这有何难,看姐姐的吧。”
  中场休息的时候,何芸初走上前去,对陪她们读书的其中一个管事的婆子说了几句,那个婆子点点头,召集众人道:“各位姑娘们,何府今天有事,要宴请客人,这午饭我们就到杏林街的醉香楼去吃吧。”
  一听到“醉香楼”这三个字,马上就有吃货转化而来的贵女发出啧啧的赞叹声:“醉香楼啊,好啊好啊,我们今天中午就到醉香楼去吃。”
  醉香楼位于杏林街,店里以醉鹅最为引人注目,是店里的招牌菜,也是百年老字号。听说这醉鹅乃祖传秘方酿制,从不外传,要制作一个醉鹅,需要经过十八道工序,因此,满满当当的技术含量的手艺。
  也正因了这个,醉香楼日日人满为患,一到饭点,店子面前必定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兼之这家店有个规矩,只能到店里去吃,从不打包外卖,所以,这些苍州城里的贵女们,若是想尝尝醉香楼的手艺,需要到杏林街走一遭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