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七十七章 复活

  张举臣十分聪明,含笑道:“姜姑娘,这下你该明白我借用你的血的用意了吧?”
  姜新蕊看着张举臣,心中惊疑不定。这位张大夫自打她懂事的时候,就一直在姜府上住着了,是她们姜家的专职大夫。他的医术高超是不容置疑的,年事已高的老太太身体康健,一点老人家的毛病都没有,完全得益于张举臣高超的医术。
  可是......
  现在她怎么觉得,此时此刻的张大夫根本就不是平日里她所认识的张大夫了呢?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包括自己的血的用途,指不定,或许他比自己还要清楚,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么多奇怪的事情的原因......
  姜新蕊深深地叹了口气,她觉得,要想解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怪诞事件,张举臣或许就是一条现成的钥匙。
  如果她丢掉这把现成的钥匙的话,只怕日后真的没人能够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了。
  “好吧。”她暂时屈服,想了想,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伸出手,在中指指腹上轻轻一划,便有一滴一滴的鲜血滴落在面前的琉璃玉盏之中。
  “姑娘的血如此珍贵,三滴便已足贵,无须太多。”张举臣道。
  姜新蕊扬了扬眉,现在知道她的血的宝贵了?先前不是还诱使哥哥用孔雀胆毒害自己么?
  张举臣看了看琉璃盏中的血,把身上的药箱取下来,打开,取出一个玉瓶,拔开木塞,从里面倒出约半瓶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透明液体,然后晃了几下,混淆之后准备拿给罗大公子服下。
  “张大夫。”姜新蕊叫住他,“我有一个疑问,那位罗大公子依我看来,多半疯魔了,你为什么还要救他呢?”
  张举臣回过头来,摇摇头道:“你方才替罗大公子诊过脉了?”
  姜新蕊点点头,方才混乱之际,她以极快的速度替罗大公子把了一下脉。罗大公子的脉象非常的紊乱,也就是平日人们常说的疯魔颠狂之症。
  “非也。”张举臣再度摇头,“凡事不能看表面,这真正疯魔之人,并不是他。”
  姜新蕊一愣,这话怎么说得这般奇怪?罗大公子不是疯魔之人,难道还有第二个真正的疯魔之人不成?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张举臣了。
  莫不是前世与今世发生了偏差,上世的国医圣手张举臣,在今世轮回成法师术士了?
  见姜新蕊并不太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张举臣也不作过多的解释,他慢声道:“今晚苍州城会宵禁,三更之后不许有人在各处街道上行走,因为,官府已请了大光明寺的高僧明鼎前来捉妖,姜姑娘如果晚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不妨出府来,到望楼上观看,那里,我已安排有人接待姑娘,姑娘就权且当作看一场说书,可好?”
  他这样一说,倒挺符合姜新蕊的想法,她正有此意要去看个究竟,于是便道:“我正有此意,即便张大夫不作安排,我也要去看看的。”
  说到这,她忽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不对啊,按理说,她虽为商贾之女,但好歹也算是大家闺秀啊,这大半夜的,她如何出去?张举臣如此这么笃定她就一定能在半夜时分出得府去?
  现在姜府的形势不同往日,她的母亲何氏变得愈发不可理喻,在没有找到原因之前,她并不打算跟何氏对着干,毕竟对方是生她养她的母亲,虽然她也觉得,这个何氏近段时间变得愈来愈像一个母亲了。
  为了避免跟何氏发生正面冲突,兼之考虑到何氏现在怀有身孕,正是容易情绪化的时候,于是姜新蕊便请那两兄弟挖了一条地道,从府门口直通自己的院子,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出入姜府就不用诸多请示了。
  这一点,她真得感谢自己的父亲,养了那么多的门客,还是有一点用处的。
  现在的问题是,听张举臣那么笃定的语气,他怎么知道她今天晚上一定可以出得来?或者说,他已经知道了她挖的那条地道了?
  张举臣转过身来,给了姜新蕊一个神秘的微笑,什么也不解释,就走了,留下姜新蕊一个人紧拧着眉头发愣。
  “小姐,你怎么了?”小芳走近前来,她伤得不重,不过是方才被甩出去的时候,撞到了墙壁,晕了一会,现在除了头部隐隐有些发疼之外,已无大碍了。
  她在心里面十分的懊悔没有尽到做奴婢的责任,护得主子的周全,自己反倒要主子来救。如今见姜新蕊这副样子,她的心更慌了。
  “小姐,你没事吧,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姜新蕊摇摇头,转过身来看着小芳。后者的气色看起来还可以,想必不会留下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她低声道:“小芳,今天晚上三更时分,陪我出去看场戏吧。“
  小芳愣愣地看着姜新蕊,心想,小姐并没有撞到墙啊,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呀?这三更半夜的,大家都睡了,哪里还有什么戏可看哪?
  但是小姐的神色看起来是严肃的,而且还是极端凝重极端严肃的,她点点头:”小姐请放心,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奴婢也一定陪着小姐。“
  就在这时,那边传来了罗夫人的哭声,姜新蕊怔了一下:”出事了?“联想到方才张举臣向自己求血,难不成自己血液里还含/着上次误食的孔雀胆的毒,把罗大公子给毒死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是令人头疼啊。
  那张举臣算不算是借刀杀人?
  “小芳,你且随我过去看看。”姜新蕊道。
  小芳马上应了,跟在姜新蕊的后面朝着罗大公子躺着的那张床榻的方向走去。
  不过,此时那张床榻,已经看不见了。因为罗夫人带着的这十几名仆妇,婆子,丫环等,把床榻团团围住,围了个水泄不通,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是以姜新蕊并没有看到罗大公子的“死状”。
  姜新蕊在心里面已经盘算好了,不管怎么样,罗大公子的死也算不到自己头上,若是罗夫人追究起来,她尽可以说是张举臣的主张,但是她并没有答应,这样就可以把责任推个干干净净,免得惹祸上身。
  虽然她看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罗夫人的哭声听起来还是很悲切的:“儿啊,你怎么这么命苦呀,你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啊?老天啊,老天啊……”
  姜新蕊心想,里面的罗夫人遭遇丧子之痛,一定是悲痛欲绝,捶胸顿足,错信奸人的话,那样的话,张举臣的下场就很凄惨了。
  她倒是忘了,别看这位罗夫人只在饮食方面有一技之长,但是她娘家那边的人还是很厉害的。
  那是前世的时候,她嫁入谢家很久了,在一次苍州贵妇人的聚会宴席上,她听到在座的一位贵妇提到了罗夫人的名字,说竟然把这个人给忘了。她觉得甚是奇怪,一个开食肆的有什么值得这些贵妇人惦记的,后来她才知道,这位罗夫人的兄弟后来有名得很。
  不过现在这光景,好像罗夫人的兄弟在军中还只是个下等军士,并未到显露才华的时候吧?
  好了,张举臣这一胡闹把好好的人给治死了,到时候牵连起来,姜家也未必逃得过。
  她深深地叹口气,她是不是要谢谢张举臣啊。
  从诱使她吞食孔雀胆的那个事件开始,她就怀疑张举臣就是豫王派过来的卧底,专门寻姜家的不是。现在,好像更加验证她的这个想法了。
  豫王要诬陷她们姜家,真是不遗余力啊。她就不明白了,她们姜家素来与豫王府无仇无怨,为什么豫王要这么做呢?
  她想不明白,反正前世的豫王与今世的豫王没什么区别,反正不用她想明白,她只要知道,豫王就是来害她们姜家的,就可以了。
  豫王的背景那么强大,如果他要她死的话,她似乎连问清楚原因的机会都没有吧。
  但是,她并不想死,至少目前来说,要她死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她不再是前世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知道的姜新蕊了。
  就在这时,围成一个圈的人群忽然朝两旁散开,让出一条道来。罗夫人捂着胸口,万分悲痛的走了出来,直直的就朝着姜新蕊走去。
  反正事情都那样了,躲避也不是什么好办法。姜新蕊索性直接面对,看能不能通过随机应变求得一线生机。
  小芳从姜新蕊凝重的神色里仿佛看出了什么,她跨前一步,拦在了姜新蕊的面前,但是毕竟是势单力薄,小芳很快就被两个壮实的仆妇拉到一边。
  “小姐。”小芳急得直叫。
  姜新蕊对小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安静。现在的情势敌强我弱啊,必须镇定应对。
  小芳明白了,马上安静了下来。
  姜新蕊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与平常无异:“罗夫人,令公子……还好吗?”
  她当然知道自己这样明摆着就是明知故问,看罗夫人眼睛都哭肿了,还能有什么好事么?
  罗夫人慢慢的走着,一步一步的朝着姜新蕊行去。她的目光里有着某种热切,似乎感到了主人即将遭遇危险,姜新蕊的袖袋里,小黄蛇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姜新蕊极力稳住心神,她记得,谢郎曾经说过,帝王蛇素来聪慧,它能感受到主人情绪的波动,如果它感知到主人的异常,并判断出主人会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会主动采取攻击。
  果然,很快的,小黄蛇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罗夫人已经来到了姜新蕊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朝旁边稍稍退开一步,避免失控的罗夫人对她采取的攻击行为。
  但是……
  只听得“扑通”一声,罗夫人居然跪在了她的面前!
  “这……”姜新蕊愣住了,都忘记了要去把罗夫人搀扶起来。
  罗夫人感恩涕泠:“多谢姜小姐的救命之恩。老身听说过姜小姐救父的事迹,知道姜小姐有一颗善良的心,断不会看我儿一直就这样下去。果然,在这救命的关头,姜小姐出让宝贵的西怜花,这才使得我儿的病情迅速好转,现在张大夫说了,我儿性命无忧,只要稍加静养,就能与常人无异了。不管怎么样,实在是太感激姜小姐了。”
  她把话说完,马上就给姜新蕊“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把姜新蕊吓了一大跳,这才想起要把罗夫人扶起来。
  她让人过来,七手八脚的将罗夫人搀扶起来。
  罗大公子没事了?
  这怎么可能呢?
  她是一名医者,前世的多年行医经验,使得她的医术足以与宫中的医女媲美。她相信自己的医术,方才罗大公子的脉象表明,他已经病入膏盲,没得治了。
  她的血在关键时刻的确有用,就好比她吞下孔雀胆的时候,再就是被小黄蛇咬过之后的罗大公子吸了她的血之后,解了帝王蛇的毒。但是这一切的一切,证明她的血有解毒的功效而已,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至于像仙丹一样能救人的命,那真的只是说书人口中的传说罢了。
  至于罗夫人口中所说的西怜花,那又是个什么鬼?她姜家哪有那样的东西?
  看来张举臣真应该去说书骗大众才对,这么胡扯的事情他能够编造得出来,而且还编造得令这么多人信服,真是神了。
  “夫人,你冷静一点。”姜新蕊轻拍罗夫人的背部,示意她安静下来。
  这罗夫人大概是承受不了丧子之痛,一时之间急怒攻心,暂时得了失心疯而已,只要有人开解宽慰,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至于这一后院的人,只怕都是怕刺激到罗夫人,都在陪罗夫人演戏吧?
  姜新蕊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当然会陪着罗夫人演下去的。
  “夫人,令公子能够醒过来,那真是太好了,我先恭喜夫人了。”姜新蕊衷心道。
  不管是不是骗人,她这句话是真心的。
  罗夫人很是高兴:“好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姜新蕊觉得有些惭愧,这都是骗她的呀。
  张举臣也凑了过来,附和罗夫人的话:“是啊,夫人别看姜小姐年纪不大,但是比同龄人懂事多了,心地又好,你儿子遇到她,算是遇到贵人了。”
  “是啊,贵人啊,姜小姐真的是我儿的贵人啊。”罗夫人感慨道。
  姜新蕊觉得这张举臣掺和进来,事情只有被他弄得越来越乱的份。她忍住气,如若不然的话,她真的不能保证,下一秒会不会把张举臣踢出去。
  真是个搅事的家伙,跟他的主子一个样,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就在这时,床榻那边传来了罗大公子微弱的声音,就像是久病在床的人发出的声音一样,有气无力的,但却是正常人的声音。
  罗夫人顿时惊喜莫名:“我儿醒了?”
  当即扭头奔了过去。
  这回,姜新蕊真的是呆住了。这死人,竟然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