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七十八章 认女

  姜新蕊不太相信,正所谓医者,一定要以所有无法解释的事情寻求答案,寻求医学上的解答,所以,她决定上前去看一看。
  此时罗大公子正坐于榻上,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身子比较虚弱的原因,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姜新蕊只看了一眼,便有一种感觉:这个罗大公子真的跟张举臣说的一样,大病初愈的模样。
  罗大公子茫然地望着四周,那样无助惊讶的神情,令得姜新蕊一下子联想到自己。她想,自己当初重生的时候,大约也是这副模样吧。
  可是,罗大公子不可能是重生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死过好不好?
  “儿啊,你在看什么,认得为娘吗?”罗夫人哭泣着问道。
  从罗夫人的话里,姜新蕊听出来了,想必是这位罗大公子疯魔已久,连人都不认识了吧?如果真的连生他养他的母亲都不认得了,那罗夫人该是多么伤心哪。
  不过,关于罗大公子疯魔一事,市井坊间极少传闻,若非她亲眼所见,她还以为罗大公子如外人所说的那般,因身体欠佳的原因,在自家别院静养呢。
  罗家能把消息压得死死的,的确有一定的能力。
  姜新蕊把疑惑的目光投入罗大公子,为了看得判断得更准确一些,她还特地走上前两步。
  “母亲,真的是你吗?”罗大公子抱着罗夫人,哭道,“为什么我觉得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过母亲了呢?”
  罗夫人明显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定定看着自己的儿子,等完全确定这就是自己儿子说出来的时候,她猛然搂住儿子,失声痛哭起来。
  她怎么能不激动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儿子就变得越来越怪异,行为也越来越荒诞,见了她像是不认识她似的,她说教他,他一个字没听进去,还乱发脾气,把她推倒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可怜天下父母心,是自己生养的,就是跪着也要把儿子养起来啊。
  到最后,罗夫人已经对儿子不抱任何希望了,她只求儿子平平安安,不要去惹事就好,以后的生活起居,她都会替他安排得妥妥当当,让他一辈子快快乐乐做个傻/子,就这样老死她也心甘情愿。
  但是,她的这个儿子却愈发暴力起来,前天突然发病,将身边的小厮打得头破血流。昨天,一个丫环没侍候好,他一脚踢过去,正中那个丫环的心口,将那个丫环踢得当场吐血晕死过去。到了今天呢,今天这个场面她都不敢想像,都祸害到外头去了。
  这一次,也算是错有错着,居然遇到了姜家小姐,并且大方施以灵药,再加上张举臣的妙手回春,她的儿子,她的聪明懂事的宝贝儿子,又回来了。
  她擦干眼泪,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捧起儿子的脸,问道:“儿啊,你看清楚,还认得母亲吗?“
  罗大公子微拧了眉头,道:“母亲何出此言?虽然孩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孩儿的记忆里,似乎已好久没有见着母亲了。古语有训,双亲在,不远游,孩子让母亲惦记,实在是太不孝了。”
  虽说他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说话有气无力的,说一句都要喘上好几喘,但是说出的话来思络清楚,有条有理的,听得出这才是读书人说的话。
  罗夫人更惊喜了,又要哭了。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里面把各路菩萨都拜了一遍,并在心里默默道:只要她的儿子能够跟从前一样,她一定出重金到寺院给菩萨重塑金身,终年香火供奉。
  “母亲,你怎么哭了?”罗大公子伸出手来,替罗夫人拭去泪水。
  其实,罗大公子年纪也不大,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他现在如此的乖巧,惹人疼爱,谁能想得到,就在刚才,在后院演绎这血腥的场面,他就是始作甬者呢?
  当然,疯魔之人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以正常人的行为来追究,所以,这样的事情,自然由各家进行协商私了。
  姜新蕊这边倒没什么,她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惊吓。至于周倩儿,只怕罗家要花些银子来进行安抚了。
  想到这,她不由得多看了仍在昏睡的周倩儿一眼。她知道,周倩儿生性懦弱,胆子太小,经过这一次的惊吓,最需要的是有人在身边安慰她,给她温暖,使得她的神志慢慢恢复清楚,这才不至于得了失心疯。但是周倩儿乃庶出,且幼年丧母,在周府一直看嫡母的脸色活着。如今她在情绪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回到周府,身边也没有能给她温暖的人,只怕……
  她不是不可以把周倩儿带回姜府,只不过她带周倩儿回来,名不正言不顺啊,毕竟周倩儿受此惊吓,又不是她造成的……
  想到这,她眼前一亮,看向罗夫人,顿时有了主意。
  她走上前去,执起罗大公子的手,替他把脉。
  罗大公子没想到居然有如此不拘小节的女子,一上前来就去抓他的手,他大骇,不由失声道:“这位姑娘,古人有云,男女授受不亲,你意欲何为?”一边说着,一边竟要甩开她的手。
  姜新蕊翻了一个白眼,看来这罗大公子清醒过来是真的了,连说话都跟前世一般,酸腐得很。
  她没有生气,反而起了捉弄他的心思,她紧紧扼住罗大公子的手腕,似笑非笑道:“罗公子,我这样抓着你的手,你认为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罗大公子的脸色都变了,惊得连说话都不连贯了:“你,你你你,你到底要对本公子做什么!”
  张举臣哈哈大笑地走了过来:“姜小姐又调皮了,这罗公子可是正经读书人,你可不能拿他开玩笑。”
  然后,他转过身来,抱歉地对罗夫人道:“夫人莫怪,这位姜小姐是我主家的女儿,自小就任性惯了,这性子怎么也改不了,就喜欢开开玩笑,夫人与大公子不要介意才好。”
  姜新蕊可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罗夫人哪敢说什么,当即笑着说道:“这位姜姑娘可爱得紧呢,老身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姑娘,如果我有女儿就好了,还可以跟姜姑娘结成组妹,可惜,老身只有一个儿子……”
  姜新蕊灵机一动,松开罗大公子的手,不再捉弄他了,而是转身对罗夫人道:“夫人说的可是真的?夫人一直很想要个女儿吗?那有何难,我就认夫人做干娘便是了,就是不知道罗夫人喜不喜欢。”
  罗夫人满意地笑了起来:“如此甚好,正好填补了老身膝下无女的缺憾,姜姑娘如此聪明能干,老身蔫有不喜欢的道理?只不过姜老太太那边,也不知道能不能同意……”
  罗夫人虽然这样说,脸上并无为难之色,反而有一丝笃定。
  说到底,罗家与姜老太太,还有那么一丝的姻亲关系,只不过那是上上上好几代人的事情了,这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大家也甚少往来,也就没有认真去理顺这关系了。
  姜新蕊笑道:“这有何难?我家祖母最疼爱的人就是我了,一天见不着我,老太太心里都会不舒服。而且,我行/事老太太向来都很支持我的。罗夫人福泽深厚,我认了夫人为干娘,正求之不得呢,老太太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罗夫人笑了:“瞧这丫头,年纪不大,倒挺会哄人的。”
  姜新蕊接着说道:“夫人膝下无女,一定是十分的想要个女儿,如今收了我一个,何不再收一个呢,这样的话家里也热闹啊。”
  罗夫人怔了一下,不知道姜新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她以前是想要过一个或者两个女儿来着,无奈身子不争气,生下了罗大公子之后,身子就大不如前了,一直都怀不上。看了好几年的大夫,所有大夫都众口一词,她今生不可能再生了。
  她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要知道她虽然正室,虽为大房,但是只有罗大公子一个,实在是稀少了些。你看看人家偏房,这儿子就有两个,还有两个女儿,那叫一个热闹,与她大房这边吵架都中气十足,倒是她这个大房像是矮了人家半截似的,连说句话都不敢放大胆的说。
  她也想通过过继的方式,在娘家那边寻一两个聪明伶俐的姑娘,认作干女儿,好充实大房这边的力量,达到与二房抗衡的目的。但可惜的是,一连看了好几年,不要说近亲,就连远亲那些七大姑八大婶的,她都统统看过,干女儿愣是一个都没有认过来。
  今天她一看到姜新蕊的时候,就欢喜上了。这姑娘好啊,人不大,但非常聪慧,生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人家的娘/亲真会生养,生下并教导出这么一个好女儿来,这是她根本就不敢想的。
  她是直爽之人,有了这个想法,就直接征询姜新蕊的意见。只是,方才姜新蕊所说的,收两个干女儿又是什么意思呢?
  姜新蕊看出罗夫人的疑惑,笑着说道:“夫人不必猜,我就说了吧。与我一同来的周倩儿妹妹,年幼丧母,父亲很快又续了弦,给她的关爱有点少。如今她受此惊吓,回府也没有个真正关心照顾她的人,我怕她会想不开……若是夫人能够收她做您的干女儿,让她在您府上养病,给予她充分的关爱,我相,周妹妹的病很快就能够好起来,到时候,夫人就有两个女儿了,这不更好么?”
  罗夫人是何等精明的生意人,一听姜新蕊如是说,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姜新蕊虽然这样说,她要表达的,当然是另外一层的意思。
  周倩儿是在罗府后院受的惊吓,这罗府理应负起责任来。至于赔银子之类的,大可不必。若论要银子,她姜新蕊都还有五万两的银票未使用呢。她主要是想让罗夫人替自己照顾周倩儿一段时日,等她的病好了,才回到周府去。
  要知道,周倩儿在周家地位甚微,属于那种没娘的,任人欺负的孩子,而生性懦弱的她,能活到现在,全凭她立逆来顺受的性子。
  如今她暂时病了,如果回到周府,一定会被继室嫌弃。周府继室一向视周倩儿为眼中钉,如今见她这副样子,哪有不落井下石,加速整她的道理?只怕是回去过不了多久,周倩儿不死也真正的疯了。
  姜新蕊这样做,也是救周倩儿,谁让周倩儿在苍州那么多的贵女中只相中了她呢?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微妙,或许这就是缘份吧。
  前世自己深受被人掌控命运之苦,看到周倩儿,她仿佛看到当年在谢家的自己,没有什么其他理由,单单就凭这周倩儿像极了当年的自己,自己也得帮上她一帮。
  她觉得周倩儿是幸运的,遇到了她。如果当年的自己能够遇到一个好心人的话,也许命运就不会是那样了。
  罗夫人是正而八经的生意人,生意人是最会算账的,所以她会以做生意的头脑来算这笔账。她觉得,姜新蕊出让名贵药材,救了她儿子的命,这份恩情是不论用什么都无法交换的,所以,不管姜新蕊提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的。况且,姜新蕊提的这个条件,对她可是有利无害啊。自己的儿子恢复正常了,还意外收获了两枚女儿,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呀?
  她笑意盈盈道:“如此甚好,老身一下子就有了两个干女儿,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好孩子,不用担心你妹妹,你妹妹只是暂时受了惊吓,我会安排她在我府里住下,丫环婆子一应俱全,我一定会对她悉心照顾,一直到医治好她的病为止。”
  姜新蕊笑着谢了,心里面也缓了一口气。现在周倩儿她安排妥当了,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位罗夫人唯一的一个胞弟,唤作罗文通的,以后可是赫赫有名的镇国大将军,与谢大夫人的胞兄邹明齐名。自己也算是误打误撞的,搭上了罗夫人这条线。
  她忽然有了主意,哥哥也大了,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是个办法,好男儿志在四方,她知道哥哥未来的路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