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十章 牵线

  说到亲事,自家儿子的亲事才是最让她头痛的。
  枉她在生意上做得风生水起,人送外号“铁娘子”,但是,对于儿子的婚事,却是有心无力。
  儿子疯魔一事虽说严加封锁,目前苍州知情人甚少,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传出去呢?特别是家里头的那个姨娘,造谣生事是内行,如果被她知道的话,不仅仅是要不要说出去的问题,而是如何的添油加醋,变本加厉说出去的问题。
  做为一位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当然要在所有的事情变糟糕之前,把一切都规划好,稳稳把控好……
  她盘算了一下,很快就得出一个结论,眼前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七品知县的女儿,虽说是庶出,不管怎么说也是官宦之家的女儿。她儿子那病,她也不指望高攀上更好的门庭,最起码要给儿子找一个知冷知热,性子好的,这样儿子的一生才过得好。
  这些年来,罗大夫人为了儿子的病操碎了心,在婚事的要求上,也不敢有太多的奢望了。
  最主要的是,要儿子喜欢。
  如果儿子不喜欢的话,旧病复发,那可不得了。
  人不是常说,心情好,病才好得快么?
  她转头朝儿子那边看去,恰好看到罗大公子正怔怔地看向周倩儿那边,眼神里分明夹杂着担忧与歉意。
  罗大夫人的心里一动。
  这个事情或许真的能成…….
  何况还是近水楼台呢。
  罗大夫人马上转向姜新蕊,笑着说道:“是啊,我的这位周姓干女儿啊,我早就听了传闻说,性子是最好的,就是命不太了。不过这也没什么的,她身边以前是没个知冷知热的,现在她认了我这个干娘,不就有了吗?再说了,有我这个干娘在,替她张罗打算的人不就有了么?这亲事哪有什么可担心的?好说,好说。”
  姜新蕊听出来了,罗大夫人果然聪明,她这么一点拨,人家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一有机会绝不放过。
  不过这样一来,周倩儿这辈子算是有着落了。
  她也明白,罗大夫人是太低估自己儿子了,面前大病初愈,恢复正常的儿子,她哪里还敢有什么奢望?如果她知道日后她儿子金榜题名,飞黄腾达,不知道有否后悔过现在的决定呢?
  当然,她不会给罗大夫人后悔的机会的。
  而且,她相信,罗大夫人也不会是这种不守信义之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保证,罗大夫人在商界的声誉,会一夜之间崩塌。
  姜新蕊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本事,毕竟前世里,谢郎教会她太多。
  此时的罗大夫人想着的是,如何想办法留住这位未来的儿媳妇了,她做事爽快,马上就唤了一名婆子过来:“黄妈,你去账房那里,让毛叔备一份厚礼,再去周府一趟,请季姨娘过来,说是我有事相商。”
  黄妈领命而去。
  罗大夫人看看院子的场面,又唤几名身形魁梧的仆妇过来,吩咐她们把莲儿周倩儿还有罗大公子送回去。罗大公子自然是回到自己的院子,周倩儿与莲儿是外人,是客人,就安排到她自个儿的院子里,这样也方便照看。
  吩咐完后,罗大夫人这才想起,姜新蕊这次可是来她家的醉香醉吃饭的,这一场事故下来,把人家的饭局都给搅和了。当下心生歉意,又因了干女儿这层关系,自然不会亏待于她,罗大夫人马上又吩咐下去,让人在她的院子里摆上一桌酒席,她要亲自接待姜新蕊。
  姜新蕊谢了,说实话,醉香楼的食材久闻苍州,她在前世的时候可是一次都没有品尝过呢,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品鉴一番。
  罗大夫人果然是极看重姜新蕊的,吩咐厨房以最好的食材,最快的速度做出了一桌酒席,并且亲自邀姜新蕊入席。
  姜新蕊虽然一次也没有在醉香楼吃过,但是看这一桌子的七彩斑斓,她也看出了罗大夫人的用心,这一桌子的菜,只怕是比外头有过而无不及。
  再想想,便明白了。
  罗大夫人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自己救了她的儿子,是需要回报的。兼之在罗大夫人的心里面,怕是已经把倩儿当成自己的媳妇了吧?这中间的牵线与游说,还需仰仗自己出一份力的。
  周倩儿受了惊吓,自然会留下心结,而要解开这个心结,自己作为当事人,是最好不过的开解者了。而她呢,前世的医术造诣已经直逼张举臣了,特别是在开解人的心理方面,比张举臣更甚一筹。在前世的时候,她就曾试过开解一位三番五次闹自杀的吏部尚书朱炳仁的独女,为谢郎把吏部尚书拉拢了过来。
  她微微一笑,不客气的入席,受之坦然。
  前院的何二小姐耐着性子等了又等,出去打听消息的张四小姐已经进进出出好几回了。由于罗家后院封锁得紧,消息也透不出来,她们也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不过,张四小姐倒也不是全笨的,她从戒备森严的后院的阵势,已隐约猜出,一定是出事了。
  “真的出事了?”何二小姐的唇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来。
  说实在的,为了今天这个意外,她可是做足了准备功夫的。
  为了笼络罗家的那位大小姐,也就是季姨娘所出的那个商贾之女,她可是做足了功夫的,还满足了她的二弟,也就是罗家的三公子,委姨娘所出的第二个儿子的要求,送了一副她亲手绘制的水墨画给他。
  说到这个罗三公子,她本是不屑的。一方面由于其商贾出身,但这并不是她最讨厌他的地方,而是那季三公子怎么看,也是一副色迷迷的登徒子的模样,仗着家里有钱,这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没少做,年纪不大,这风流债却不知欠了多少。苍州烟花巷里不少头牌花魁的梳妆台上,就有他送的胭脂水粉。
  拿着家里的银子去讨好那些烟花女子,正直的罗老板当然是要教训的,但是每次教训,季姨娘都死命拦着,也就不了了之,随他去了。
  罗老板放弃这个儿子,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还有一个非常非常棒的儿子,那就是季姨娘所出的二公子,因了这个原因,终归是要给季姨娘一些面子的。
  说到这位罗二公子,所谓的“后知后觉”形容在他身上最不为过的了。
  苍州传闻,小时候的罗二公子是极为顽劣,极为怪异的,一个小小的小孩子,肚子里的坏主意却不少,今天烧某个丫环的头发,明天在书塾的先生的杯子里撒了一泡尿,后天跟隔壁孩子打架,打不过,居然玩阴的,给人家家里的猪圈下毒,把人家整个猪圈的猪,包括两头大母猪也一并毒死了。
  断了人家的生活来源,人家是又哭又闹的,要告到官府衙门去。也亏得罗家有的是银子,承诺了三倍的价钱赔付,人家才肯罢休。
  从此以后,罗二公子恶名韶著。
  说也奇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吧,罗二公子居然传性了,那么恶劣的一个人,居然正正经经的拿起书本看书,正正经经的拿起毛笔写字,把罗老板惊吓得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后来,便是愈发的好了起来,字写得漂亮,书也读得好。苍州有些考了十几年科考,均名落孙山的落魄秀才,来醉香楼喝酒,随便考考他,这一考之下,就把罗二公子考出名了。短短几年的功夫,罗二公子学得个满腹经纶,对于那些落魄秀才的考题,是对答如流,兼之字字珠矶,这又把罗老板惊吓得一天晚上没有好好睡觉。
  反之,那位自小就被苍州人誉为”神童”的罗大公子却一日不如一日,书读不进,字写不好,还整天流连风月场所,不仅如此,还跟那些头牌戏耍玩闹,把自己弄成个女人模样,出入苍州城,一时之间,让罗老板颜面尽失。
  这样一来,罗老板便彻底放弃了大儿子,转而专心培养起二儿子来。
  母凭子贵,季姨娘在罗家的地位一下升了起来。
  大公子本来早就结亲,听说大公子成了这个样子,对方哪里肯啊,很快就上门退了礼金,退了亲事。
  而二公子这边呢,本来没人问津,这一出名,当即门槛几乎被踏平,要知道这可是位未来的状元之才啊,苍州城里哪个女孩子不想成为状元夫人?再说了,现在不抓紧机会,待他高中之后,可就轮不到自己了。
  当然,这大公子与二公子性情的转向,自然也成了苍州一个奇特的传闻,茶余饭后,市井坊间常有人对此津津乐道,皆摇头说不可思议。
  当然,也有人同情罗大夫人的,说那么勇猛的一个铁娘子,居然生出这样的一个儿子来,丝毫都没有遗传到她的精明能干,实在太可惜了。
  何芸初主动与季姨娘所出的大小姐交好,这让罗大小姐罗云兰受宠若惊,自然将府里的一些秘事告之于她。
  何芸初知道罗府的秘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过此时正好顺手掂来对付姜新蕊而已。
  当然,罗大公子的隐疾也不是无端端的就发作的,据罗大小姐说,只有一种药能诱发罗大公子的病。为此,何芸初还特地通过张四小姐的关系,搞到了这种药,混在了脂胭里,让人给罗大公子送过去。并且她还在罗家设了内线,知道罗大公子每隔三天,必定要把自己扮成女人,找烟花巷里的一个有名的花魁戏耍。
  今天就是罗大公子与那名花魁相会的日子。
  连时辰她都精准的算进去了,所以,她才让女先生提前下课,好赶在罗大公子出门前,把姜新蕊送到那里去。
  至于周倩儿为何突然闹肚子,这当然也不是巧合,而是她收买了莲儿,让莲儿在周倩儿的杯子里下了巴豆粉,然后又让莲儿借故走开,并让莲儿传话给周倩儿,让周倩儿去找姜新蕊帮忙。
  一环紧扣一环,何芸初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胜券在握了。
  由于事实已经铸定,她也不必再假惺惺的装什么姐妹情深了,于是她决定不等姜新蕊,反正姜新蕊也出不来了。吩咐开饭,还还跟张四小姐碰杯喝了好几杯的水果酒。
  等她酒足饭饱,居然看到姜新蕊毫发无损的走出来的时候,她一度怀疑自己喝高了。
  后院戒备森严,铁定出了事情,再说,她的那个安插在罗府的内线,也偷偷给她递了消息出来,说是真的出事了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到底哪里出错了?出事的不是姜新蕊,那又是谁?
  姜新蕊春风满面,被一群仆妇拥簇着走了出来,见到何芸初的时候,盈盈一笑:“姐姐见我,为何如此惊讶?”
  何芸初的表情的确是像见了鬼一般,掩都掩饰不住。
  何芸初心里一阵慌乱,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面前这位姜表妹居然不仅没事,还心情甚好的样子,又让她觉得很是气馁。
  她一向觉得,这位姜表妹就是家里多几个钱而已,智商一向都是被她碾压的,今个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一次的正面交锋,她都丝毫占不到便宜呢?
  难道是这位姜表妹突然开窍了?
  不可能!
  她何芸初堂堂苍州第一才女,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失败!
  她惊疑不定,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姜新蕊一番。
  姜新蕊噙着笑意,任她打量。
  何芸初终于败下阵来,不错,在气势上,她就输了。
  姜新蕊看着一桌子的残羹冷菜,还有何芸初面前只剩下汤汁的碗,含笑道:“姐姐今天看起来心情超好啊,这平日里不大爱吃的牛肉丸子,姐姐都全部吃掉了呢。”
  何芸初脸上一红。
  姜新蕊又道:“姐姐素来关怀妹妹,怎么这次妹妹我久去未回,姐姐非但不闻不问,不派个人去寻我一下,反倒自个儿吃喝起来了?莫非姐姐开心之至把妹妹都忘到脑后去了?”
  姜新蕊这话说得不亢不卑,声音清楚。今次她们出来吃饭,包的是楼上最大的雅间,旁边和楼下都有人坐着。而且现在她与何芸初是在楼上一层外面的走廊里说话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楼下。
  楼下也有些人是认识何芸初的,毕竟这位何府二小姐是这里的常客,那里面不乏有平日里看何芸初不顺眼的,一听这话,当即冷笑一声道:“这位何家小姐不是一直自诩姐妹情深的么,这会子又是什么情况,竟然连自家妹子都不等了,就开桌了?”
  听得楼下不断传上来的刺耳的话,何芸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在心里面恨极了姜新蕊,但是仔细想想,自己也大意了。她怎么能够料想得到,姜新蕊的运气居然那么的好,面对那个疯魔的罗大公子了,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呢?
  这一次暂且放过那姓姜的,她就不信了,她的运气就一直这么好!
  当前,替自己解围,重新挽回自己的声誉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