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十二章 银票

  罗大夫人捧起儿子的脸:“好孩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你生了一场病,一场很重很重的病,母亲请了很多很多的大夫,都没有把你看好。现在,母亲找到了神医张大夫,他找来了西怜花,是奇草西怜花把你的病给彻底治好了。好孩子,你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母子俩都好好的。”
  罗大公子微拧了眉头,他有些不太听不懂母亲说的话。什么神医张大夫,什么奇草西怜花,难不成他真的得了绝症?
  看到儿子沉思的样子,罗大夫人真担心儿子又想坏了,忙转移话题道:“儿子啊,你在这书房里做什么呢,瞧这书堆得,跟山似的……”
  罗大公子摇摇头,眉宇间有些困惑:“母亲,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沉睡了很久很久一般,现在才醒过来的感觉呢?”
  他站起来,指着那些书:“这些书怎么积了这么多的灰尘?”
  罗大夫人知道出事前的儿子爱书如命,书房里藏书甚多,但是,就在科考前,儿子就得了怪病,撕书烧书,无恶不作,她迫于无奈,只得把书房门锁了起来,一直到今天。
  她没有想到,清醒过来的儿子,第一件事情就是过来找书。
  这可能真的是她的儿子了,因为,以前的儿子就是这个样子的,对书爱惜得很。
  罗大夫人朝旁边看去,见地上放了一个盛了半盆水的脸盆,还有一条毛巾,看起来儿子是打算把这些书上的灰尘都擦拭干净了。
  她忙道:“儿啊,你现在病才刚好,身子骨虚弱,就不要劳累了,这些事情让下人们去做吧。”
  罗大公子摇摇头:“母亲,此言差矣,这些书都是我的宝贝,怎么可以轻易让外人动呢?没事,我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总觉得好像落下了好多功课,我这两天把这里收掇好,过两天就去拜会东山书塾的伍先生。”
  “拜会伍先生?”罗大夫人很是开心儿子居然什么事情都记起来了。关于那个伍先生,当然是东山书院里最赏识的罗大公子的一位教书先生,可是,自从罗大公子变了性子之后,伍先生也快气死了,好好的得意门生变成这个样子,伍先生一气之下不教书了,只在书院里种种花,度过余生。
  罗大夫人看着儿子,寻思着这些事情还是迟些再跟儿子说。
  她欣慰地看着高她一头的儿子,心道,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功名什么的,不去强求,只要儿子好好的,正正常常的生活,她这个做母亲的就心满意足了。
  当然,这里边少不了姜姑娘的功劳,人家把那么贵重的药材都给自己儿子了,这才救了自家儿子一命。
  罗大夫人想了想,叫了春菊进来:“春菊,你去四通钱庄开一张一万两银子的银标票,送到姜府,亲手交给姜姑娘,就说是药钱和我的一点心意。”
  姜府。
  姜新蕊看着外面送进来这一万两银子的银票,颇有些哭笑不得。
  一是她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奇珍异宝西怜花好不好?那都是张举臣杜撰出来的东西,如果要的话,问张举臣要去。
  二是她只不过贡献出几滴血而已,就值这一万两银子了呀?那她好像是赚了。
  她看看自己的手,她还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血竟然这么值钱……
  “知道自己的血值钱了吧,才几滴啊,就一万两银子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过来的,是张举臣那漫不经心的话语。
  姜新蕊听着讽刺,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张举臣是敌是友,说是敌人吧,他又在帮自己,至少在自己误吞孔雀胆的时候,他出手相救。如果是友人吧,他所做之事,又极为匪夷所思,而且,她还有一个预感,这张举臣进入她们姜府,绝对是有目的的,定有所图。如若不然的话,她姜府何德何能,能让这位举世大神医在府里委屈了那么久,只做个府里的挂名大夫?
  她“刷”的把银票扔给小芳,冷声道:“你来做甚?”
  府里其他人倒是没有这个自由出入的特权,但张举臣有,这是老夫人特赐的。因为他的医术的确是高明,从老夫人到最底下杂役房的仆役们,有个小病小痛什么的,唤他一准到,一点也没有神医的架子。兼之,他是做为父亲的门客进来的,但是苍州其他府第有人伤了病了,治不好的疑难杂症,都会亲自登门来请他去医治。当然,姜父为人豁达,对此也不计较,其他府第的人都很感激,也算是为姜家积了不少善缘。
  但是,姜新蕊总觉得,一个人身怀绝世医术,名声在外,外头有多少人重金请他,他居然婉言谢绝,心甘情愿待在姜府,外人费解,在姜新蕊看来,他就是怀揣着一个目的来的,不达目的绝不会离开。
  到于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可惜她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
  “我来看看无价之宝的姜姑娘你呀。”张举世含笑看着她。
  姜新蕊冷哼一声:“别跟我嬉皮笑脸的,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使了什么法术,居然令得那位罗公子恢复记忆的?”
  “法术?”张举臣摇头,“我只是一名大夫,又不是术士,哪会什么法术?”
  姜新蕊压根就不相信:“如果你不会什么法术的话,为什么罗公子那么奇怪的病症,你都能治得好?我先前替他诊过脉了,他发病的当时,若依常理判断,根本就是药石无效,回天无力的!”
  张举臣点头,赞同她的诊断结果,同时不忘恭维她一下:“想不到姜姑娘自山上礼佛归来之后,这医术一/泻/千/里,较之先前不知道精进了多少倍,着实令张某刮目相看。”
  姜新蕊微蹙了眉头,她知道张举臣话里有话,不过当前她探究罗公子的病因要紧,也顾不了其他了,于是再追问道:“张大夫如果不会法术,怎么会在这种回天乏术的情况下,将罗公子救过来,并且跟常人一般无二呢。”
  见张举臣在沉吟,她又加上一句:“你可不要拿什么西怜花来胡弄我,我家里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不要说我家没有,就是药典里,也根本没有西怜花一说。”
  “西怜花……”张举臣一笑,“难道姑娘的血不比西怜花更无价么?”
  姜新蕊气呼呼道:“张举臣!你又在故弄什么玄虚?你既能举一人之力医治好罗公子的病,缘何要扯上我呢,还虚构了个什么西怜花!那是个什么鬼?不要说我家没有,即便找遍大江南北,也不见得有你编出来的这个东西!你倒好,胡编乱造的就弄出这么个东西出来,要是传出去的话,一大堆人上门来求这个东西,那怎么办?你给我变出来呀?”
  “小姑娘别气,别气。”张举臣十分的好态度,说话也特别的客气,“姑娘不用担心,我跟罗大夫人说了,这西怜花世上仅此一朵,姜家把它拿出来,给你儿子治病了。从此以后,这世上再无西怜花。”
  姜新蕊惊讶地睁大眼睛,她确实没有料到做为一名治病救人的大夫,不仅会说谎,而且还把慌说得如此漏洞百出,但这居然也有人信了。
  “所以,姜姑娘你真的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去的,我拿我的声誉保证,绝对不会有人上门讨要西怜花的。”张举世信誓旦旦道。
  “好吧,我姑且信你。”姜新蕊只好这样说了。她觉得面前这位张大夫真是诡计多端,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幸好自己的父亲,还有老太太对他一直不错,不然的话,他不知道要使什么法子来整蛊她们姜家呢。
  “那你方才在罗家后院所说的,今夜宵禁,会有真正疯魔之人出现,又是什么意思?”姜新蕊再问道。
  这是在罗家后院的时候,张举臣给她的一个悬念,她至今都未曾想明白。
  “还有,你说的什么官府请了大光明寺的高僧明鼎前来捉妖,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世上哪有妖?”
  张举臣微微一笑:“事出反常必有妖,难道姜姑娘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么?”
  姜新蕊拧了眉头。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当然听说过这句话,但是,这样的话,跟罗大公子又有什么关系呢?难不成罗大公子是妖?
  想到这,她都不由觉得好笑。
  这个世上哪有妖?如果她作为医者都信了这种民间邪说的话,那这个世上还要医者干嘛?都求取仙丹去了。
  “姜姑娘真不信这世上有妖?”张举臣看着姜新蕊,似笑非笑。
  姜新蕊冷笑一声:“自然是不信的,除非你能够让我看到真正的妖。”
  张举臣细长眼睛一挑,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很爽快道:“今天晚上三更时分,我会让你看到真正的妖的。”
  在一旁听了半天的小芳终于忍不住了:“张大夫,奴婢知道您医术高明,在苍州城里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这治病救人,靠的还是草药对吧,怎么说到妖术上去了呢?再说,医者也不能乱打诳语啊,这不是唬人么?”
  张举臣微微一笑:“如果人中了妖术呢,那不就要捉妖了吗?”
  说完,张举臣笑了笑,似乎想起什么,又道:“姜姑娘,那一万两的银票,姑娘姑且收好。不要对那一万两银子觉得愧疚,那本就是你应得的,医治罗公子在下不敢居功,全是姑娘的功劳。现在,罗公子神智清楚,行动如常,再不是过去那个怪物了。单凭这一点,即便是姑娘要去整个醉香楼,罗夫人也是愿意的。”
  姜新蕊很是讶异地看着张举臣,后者给她的印象一直是,自恃有才,高傲得紧。现在这般谦虚地对自己说话,真是稀罕得很。
  她调侃道:“张大夫几时变得如此谦虚了,真让人很不习惯。”
  张举臣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在姜姑娘面前,在下是不敢造次的。”
  “为何?”姜新蕊莫名其妙。
  “以后姑娘就知道了。”张举臣道,“反正,从今时起,姑娘就是在下的贵宾,不管何时何地,只要用得着在下的,姑娘尽管出声便是。”
  “啊?”姜新蕊更不解了。张举臣几时跟她这么熟络了?
  张举臣接着说道:“在下一直视姑娘为上宾,绝不敢有冒犯之意,这一点,姑娘一定要明白。”
  姜新蕊微眯了眼睛,今天的张举臣好生奇怪,说的话也怪怪的。他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眼高于顶,看不起人也是正常的,缘何要视自己为上宾啊。
  “等一下。”她忍不住出声,“张大夫你今天有点奇怪,不太像平日里的你。我想想,难不成我曾经有恩于你,你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举臣也不说破,笑了笑:“算是吧?”
  姜新蕊更奇怪了,这个张举臣也真是的,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嘛,这“算是吧”究竟几个意思,到底她是真的有恩于他,还是没有啊?
  “姑娘且回房歇息,养足精神,待晚上在下会让人接应小姐,到时候姑娘自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张举臣告退,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芳愣了半晌,这才转头看向姜新蕊:“小姐,张大夫说的,可是真的?”
  姜新蕊摇摇头,张举臣的话,真的是越说越玄乎了,她也听不太懂。如果想知道真/相是什么,也许只能等到晚上了。
  姜新蕊看向小芳:“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芳看了看桌上放着的沙漏,回道:“小姐,现在离晚饭的时间还有约莫一个时辰。”
  姜新蕊想了想,道:“小芳,你且出去知会一下小梅,晚上我带你们两个出去。你们两个轮流休息,养足精神,待晚上的时候我们出去看大/法师捉妖去。”
  小芳一听姜新蕊竟然把她们俩个都带去,高兴坏了,她最喜欢的就是看热闹了,何况还是捉妖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热闹。她马上高兴道:“小姐,奴婢这就出去找小梅,一定养足精神,不拖小姐的后腿。”
  小姐带她们出去,她们可不仅仅是看热闹的,还有保护好小姐安全的义务呢。
  小芳伺候姜新蕊上榻休息,把帐幔放下,把窗帘拉上,再掩上门,这才轻轻退出去,找小梅去了。
  姜新蕊虽然躺着,但一点睡意都没有。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因为今天晚上肯定是有事情发生,还是重大事情,揭开谜底,成败在此一举了。
  今天晚上的谜底,决定着罗大公子的病究竟能不能彻底治愈,决定着周倩儿究竟能不能嫁得好。甚于决定着,她能不能牵上罗家这根线。
  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