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十四章 怪物

  姜新蕊的脸上终于露出好奇的神情来。
  说到驱蛊,她以前在茶楼上听说书的时候,听那些说书人讲过。
  那些说书人说出来的关于下蛊的故事,简直可以说是神乎其神,极尽夸大之辞,她也不过是当作茶余饭后的消遣娱乐罢了,并没有真正往心里去。
  毕竟这些东西谁也没有见过,而且听说蛊术盛行云南苗族,而天下蛊毒起源,在于迷宗。迷宗在云南,而云南,离苍州那可是迢迢之途,所以,姜新蕊也就纯粹把这些蛊术当作故事听听罢了。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认为的,与自己隔着千山万水的东西,居然毫无征兆的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姜新蕊实在是太惊奇了,也顾不得问方才那声凄厉的叫声究竟是人发出来的,还是动物发出来的,转头去问张举臣:“驱蛊?驱谁的蛊,谁又被人下了蛊?”
  今晚的张举臣有着极好的耐心,转过身来,一本正经的解释给她听:“姜姑娘可曾听说过一种叫做婴灵蛊的蛊术?”
  “婴灵蛊?”姜新蕊摇头,她虽然没听说过,但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种蛊术一定与婴孩有关。
  张举臣的神色有些凝重:“这种蛊术我在江北一带行医的时候,就曾遇到过。那是一种极其残忍的蛊术,听闻是把刚出生的婴孩抢夺来,活活制成蛊,然后下在那些怀有身孕的妇人身上,蛊会蚕食掉妇人肚子里的胎儿,自己存活下来,因而谓之曰婴灵蛊。”
  张举臣说得声音极轻,姜新蕊却听得胆颤心惊,她没有料想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残忍的蛊术。
  “那这么一来,妇人生下来的是…..”姜新蕊再问道。
  “婴灵。”张举臣简短道。
  “那是什么?”姜新蕊想不明白,“那还是人么?”
  张举臣答道:“是人,又不是人。”
  姜新蕊对于他经常说这种似是而非的话,已经习以为常,接着追问道:“何谓是人,何谓又不是人呢?”
  张大夫对于姜新蕊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执著精神,好像也习以为常了,也没有觉得她有多烦,只是……
  姜新蕊微拧了眉头,她从来没有见过张举臣这副神情。
  这样的神情……
  她印象中的张举臣,自恃医术高超,平日里高傲得紧,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的。现在不知道是因了什么原因,突然对她低声下气起来。即便如此,他一贯的神色,也永远是那种胜券在握,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难题的神情,她真的没有见过像他现在这样颓败的样子。
  他这个样子更加勾起了她对婴灵蛊的兴趣:“你倒是说说,什么是人,什么不是人啊?”
  这个时候,又传来了两声尖利的叫声,不过听起来倒更像是动物猛兽的叫声。
  只要不是人发出来的,就不是什么怪物,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说今晚是为了捉妖而来的,虽然明鼎又在这时故弄玄虚了好一阵,但只要是动物不是人,就不会那么可怕。
  至于打猛兽,对于在场的寻些将军们来说,根本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他们当中大部分的人,都在军队服役过。军队驻扎的地方,什么猛兽都有,他们凭着手中的箭、腰间的宝剑,还有手中的长枪大刀,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只虎豹和狼群了。
  其中一位将军还调侃道:“早知如此,我们应该多准备一些弓箭才行,或者,我应该把我的护卫队带过来,他们的箭法都是一流的,射杀猛兽百发百中。”
  另一个则建议:“我觉得,还是要多备一些火把才行。听这声音,像狼啊,这狼是群居动物,一过来就是一大群的狼群,对于狼群,用火攻是最好的。”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戒备的神情已经大半松懈下来了,有的人脸上还露出一丝笑容来。
  姜新蕊没心思去管那些什么人叫与狼叫声,她的全副心思都在张举臣所说的婴灵之上了,她把目光投向张举臣,示意他不要再卖关子了,快点说出来。
  张举臣深深叹息一声,带着无限的惆怅:“我一直自诩医术高明,这个世上,如若我称第二,相信不敢有人在我面前称第一吧。但是摊上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姜新蕊不曾见过他如盯心甘情愿认输的神情,她心中一动:“如此说来,这婴灵你也对付不了?”
  张举臣老老实实地点头“是的,我的确对付不了。如果我对付得了的话,石头村一百多条的人命,我能不救么?可是,我就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村子血流成河,一点办法都没有……”
  石头村,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村子,姜新蕊不知道。但是张举臣口中所说的那一百多条人命,倒是惊到她了。
  “你是说,那婴灵杀了全村一百多号人?”
  说到这,姜新蕊都觉得残忍。一个人能有多大能耐,居然将整条村子都屠了?其他人都老老实实的坐以待毙,任他斩杀,不反抗的么?
  乡下人的家里,锄头镰刀那是家家户户的必备,还有厨房有做菜用的菜刀,正所谓寡不敌众,如果众人拿起武器联合起来反抗,也不至于斗不过那个婴灵啊。
  真是匪夷所思。
  张举臣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看她一眼,道:“至于那婴灵是何等模样,何等可怕,待会你就知道了。”
  “啊?”姜新蕊呆了一呆,“待会那婴灵就来了?”
  可是看众人的神色,挺放松的嘛,有些已经在城楼上踱起步来了,那有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你……”姜新蕊不由有些气结,“你见过婴灵,也知道他的厉害,你缘何不跟他们讲清楚,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时候,有位将军走了过来,姜新蕊认得他,他叫做霍明锋。霍明锋霍将军显然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走过来笑着说道:“姜姑娘,你也来了啊,是来看热闹的吧?你这小姑娘,胆子还真是够大的。我家那位比你年纪还大上一些,却怕得要死,都不敢来。哦对了,这个事情你就尽管放心好了,那个什么婴灵,张大夫跟我们说过了,不过,谁也没见过那个玩意儿,是不是?再说了,他再厉害,能有三头六臂吗?我们这些人,不是我夸大,现在站在这里的,都是行过军打过仗的,战场上的那些腥风血雨我们见多了,这个玩意儿我们会怕么?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张举臣朝姜新蕊耸耸肩,意思是说,你看吧,我说得没错吧,这些人可都是不听劝的。
  霍将军话虽然说得有些托大,但他其实并不是十分自大的人,他想了想,又道:“张大夫的提醒是没有错的,为此,我们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我们现在大家都聚集在这座望楼的城楼之上,这城楼下面的铁门,我们已经锁死了,并且派一个小分队的士兵把守,铁门是加了固的,坚不可摧,任何野兽都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能够把铁门撞开。还有,别看我们这个城楼,好像什么都没有,其实机关多着呢。碎石,火药全齐了,只要那怪物敢攻上来,我们大家就齐心协力,将它砸死,将它烧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还打算将他给炖了!”
  霍将军说得豪气万丈,哈哈大笑,姜新蕊也只好陪着笑了几声。
  她可没有面前这位霍将军那么乐观,看张举臣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她就知道,那个所谓的婴灵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他能够举一人之力,屠了整条村子一百多号人,那可是真正的杀人狂魔,没有一点过人之处那是不可能办得成这种事情的。
  看来,如果能够除去那个婴灵的话,豫王也算是为苍州城办了一件好事。因为依照张举臣的描述的话,如果不除掉这个玩意儿,整个苍州城将面临灭顶之灾。
  两声怪叫之后,周边又静了下来,再无声息。
  众人觉得颇为奇怪,再等了一会,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
  “难道那怪物知道我们在这里设了埋伏,不敢来了?”其中一人嘀咕道。
  “不可能。”明鼎道,驱蛊术已经开始,我已将婴灵驱到了这里,他不可能不来的。”
  明鼎的话把大家放松下来的心情又提紧了,大家齐齐汇集城楼的外围,齐齐朝下面看去,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动静。
  没有,什么都没有。
  望楼下面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见不着。
  众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
  有风拂过树梢,带动着叶子,发出“沙沙沙”的响声,随风传送过来的,是一股令人作呕的浓臭腥味。
  “什么味道,怎地这么难闻?”城楼上众人皆不由自主的捂住鼻子。
  如果仅仅是臭也就罢了,偏偏这股臭里还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东西,一道吸进来之后,整个人便觉得头晕眼花,站都站不住了。
  张举臣似乎早有准备,自己迅速蒙上面巾,并从随身带着的药箱里,取出数十条来,一一分给众人。
  姜新蕊等三人穿的是夜行衣,黑色面巾是必备物品,此时也戴上了。
  这个时候,一声更为尖利的叫声突然响起,哦不对,应该说是在众人的耳朵边炸响,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一颗硕大的脑袋便伸到了城墙上来。
  那是一颗怎样的人的脑袋啊……
  煤球般的眼珠子,血红血红的,突出眼睑,似乎再稍稍一用力的话,就会掉出来似的。血盆大口,有平日里家家户户使用的铜盆一般大小。他还会像蛇一般吐信子,舌头伸出来的时候,居然有半米长……
  人群里有些个胆小的,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梅与小芳也吓得不轻,两人紧紧挨在一起,声音都变调了:“小,小姐,这,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呀?”
  姜新蕊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而且还这么丑的怪物,心里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毕竟有过前一世的经历,前一世的时候,她跟着谢郎,也见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胆子也不会像足不出户的闺阁小姐般胆小。
  “你们不要害怕,都退到后面去,不要妨碍将军们。”
  姜新蕊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朝后面退去。
  方才霍将军已经说了,城头上备了好多的碎石与火药,不能把这头怪物砸死,把它烧死也是好的。
  听到姜新蕊说的话,其他的一些人也跟着她退到了城楼后面。
  霍将军与众人一道,壮着胆子走至城楼前。他现在有些后悔把话说得太满了,不过,他也有些庆幸,幸好没把女儿带过来瞧热闹,如若不然的话,看到这样的怪物,不被吓死才怪呢。
  “何方妖孽,竟然扰乱我苍州城,看箭!”
  霍将军大喝一声,反手取弓,把箭羽上弦,对着那头怪物射过去。
  其他人也纷纷把手上的箭射/出去,一时之间,万箭齐发,场面甚是壮观。
  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箭羽对于那头怪物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
  那头怪物也不知道长了一身什么硬皮,箭羽居然射不进去,只在上面钉了一会,就纷纷掉了下来。
  霍将军一看情形不对,马上又吩咐道:“放滚石下去!”
  城墙上的石槽打开,巨大的滚石伴着巨大的咕噜咕噜响声,像脱缰的野马般滚了下去,砸到了那头怪物的身上。
  巨石还是有些效的,怪物吃痛,腾挪着笨重的身子东躲西躲,最后那一块巨石还砸到了它的头上,当场把它砸翻在地上。
  城楼上发出一阵欢呼声。
  小梅小芳也长长的舒了口气。
  小芳拍手道:“哗,霍将军好厉害啊,安排得妥妥当当的,方才那箭对这怪物毫发无损,可吓死我了。现在好了,看它皮硬,能硬得过石头不?”
  在场的人皆被小芳天真烂漫的话语给逗笑了。大家看着城楼角下兀自抱着脑袋痛苦打滚的怪物,再想想小芳的话,觉得甚是有趣,个个脸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来。
  姜新蕊转头向张举臣看去,见后者非但没有一丝笑意,反而神色更凝重了,甚至,她还看到张举臣拿起了旁边放着的铁叉,那铁叉尖利的地方淬了毒,呈青黑色。不过,姜新蕊觉得没有什么用,那人形怪物的皮坚硬得很,箭都射不进去,那叉也没有太大作用了。
  或者,张举臣是拿来防身的吧?
  由于那怪物在下面一边打滚,一边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大家都觉得此次一定是把怪物的头给打伤了,这怪物才抱头痛嚎,等它晕过去之后,他们才下去将那怪物关进铁笼里,用火烧死,永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