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十五章 险胜

  这个时候,城楼上的将士们都彻底放松下来,有些人还卸了钙甲,准备收队回家睡觉去了。
  姜新蕊没有想到,张举臣口中所说的婴灵居然如此不禁打,几块巨石滚下去,就把它的头给砸伤了。现在这婴灵已失去了反抗能力,任人宰割了。
  先前说好的屠村的特异功能呢?
  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哦。
  姜新蕊在城楼的最里面站着,看着小梅小芳收拾好东西朝她走过来。今天晚上就这样无惊无险的度过了,她觉得有些不值,毕竟最想看的热闹并没有看到。
  她甚至怀疑,这前世的张举臣与今世的张举臣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想想,她重活一世,有些事情也许会变的。
  就好比,前世的张举臣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而今世的张举臣呢,是个骗子,也是有可能的。
  她觉得有些兴致缺缺,要知道为了今天晚上的惊险刺激,她不仅将小黄蛇带来了,就置放在她的袖袋里。而且,为了保护好自己,她还将自己一直压在箱子底下,舍不得穿的猬甲穿在了身上。
  这猬甲是姜父高价购得,并在她生辰的时候送与她的。由于她一直待在家里,没有怎么出门,因此也极少穿它,本以为今天正好派上用场的,谁知道还是浪费了。
  “小梅,天时不早了,我们回吧。”姜新蕊道。
  天边仍是黑漆漆的,如果现在赶回去的话,兴许还能补上一觉呢。
  “好咧。”小梅倒与她不同,虽然没有看到婴灵发挥真正威力的一面,但那吓人的模样她已经看到了,这对于她来说,足够了。
  就在这时,城楼上空似有乌云笼罩,一下子暗了一大/片。姜新蕊眼尖,一下子就瞅见小梅的身后一个极大的黑影扑了过来,她想也没想,一把拉住小梅的手,将她迅速拖到自己身边,随即,衣袖一甩,小黄蛇如一条细长的麻绳般箭般急射而出。
  小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不由自己的被姜新蕊拖着走,待站定之后,她瞅了个空,回头一看,差点没被吓死。
  方才还在城楼角下作垂死挣扎的巨形怪物,居然跃上了城楼,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哪里像要死的样子?
  姜新蕊猛然醒悟过来,原来这怪物极善伪装,大家伙都被它骗了。
  一个怪物都这么的诡计多端,那么整条村子被它屠了,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上它血红的带着凶残狡诈的目光,姜新蕊觉得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腾起来。
  如果面对是一头低智商的猛兽,那集众人之力,利用城楼的可攻可守,总能将它制服,问题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个高智商的猛兽。
  这下有麻烦了。
  现在,麻烦已经上身了。这家伙故意装作受伤,骗过众人,然后趁大家不备,跃上城楼,占了先机。
  现在要怎么办?攻又攻不了,守又守不到了……
  事情就如姜新蕊想的那般,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现在,姜新蕊这才见识到张举臣口中的婴灵的真正威力。
  只见这个怪物出手如电,小黄蛇还未近身,就被他甩飞了出去。然后,他一伸手,就抓/住其中一个将军,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众人皆没有看清它是怎么抓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刹那间的事情,那人就被他抓/住了。再下一刹那的功夫,那个将军就被那怪物塞到嘴里去了。伴随着地怪物刺耳的咀嚼声,那名将军的惨叫声淹没在那怪物的牙齿缝里,鲜血自怪物的嘴角淌下来,怪物的神情是满足而愉悦的。
  在场的人都被震惊得呆住了。
  本来他们还以为,这怪物就是把人咬牙死,没想到它居然还吃人……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呀?
  怪物三下两就把一个将军吃完了,把大块的骨头吐出来,似乎觉得这个人的皮肉老了些,脸上有些嫌弃的表情,然后,它把头转了过来,看向在场的人,目光从一个一个人的脸上掠过,那副神情,就像是搜寻鲜嫩的食材一般。
  被那怪物的目光掠过之后,在场的人都感到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手心都紧张得渗出薄汗来。
  “跑啊,怎么还不跑,难不成等死啊。”
  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众人这才苏醒过来,跋脚就跑。
  他们的速度快,但那个怪物的速度更是迅速,也不知道它用的是什么身法,三两下的,那笨重的身躯竟然一下子就移到了众人面前,随手一抄,揪住了一个年约三十出头,面容白净的将军。
  那位将军应该没有上过战场吧,根本没有做为一名军士的硬骨头,被怪物抓/住之后,吓得脸更白了,急得哭道:“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救命啊。”
  怪物果然没有马上吃他,而是把他扔在地上,待他逃出十来步,又把他抓了回来,又扔在地上,如此轮回的玩耍。
  白净脸皮的将军被抓了无数次,实在跑不动了,只得坐在地上直喘气。
  这个时候怪物也玩够了,这时它换了一种方式,不把人直接朝嘴里塞了,而是一口咬下去,把那位将军的一条腿咬下来,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那位将军惨叫一声,痛晕了过去。
  旁边的人看得惊呆了,有些吓得挪不动脚步,有些自知逃不过,索性就从城楼上跳下去,一片惨叫声,也不知道摔伤了还是摔死了。
  小梅小芳跟着姜新蕊藏在城楼一个凹进去的地方,那里刚好容三个人藏身。
  小梅与小芳死死地捂着嘴,生握自己尖叫出声,把怪物引过来。但是那浓浓的呛鼻的血腥味,还是令得她们几欲作呕。
  姜新蕊看得胆颤心惊,而小梅小芳,早就吓得瘫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了。
  “怎么办呢?”此时的姜新蕊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出去。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没理由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主葬身怪物的肚子里吧?
  这个时候,豫王出现了。
  他手持在龙吟剑,指向那个怪物,神容端肃:“本王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但是你今天晚上伤了人,就等着受死吧。”
  豫王的一番话说得义正严辞,一袭天青色衣袍在风中猎猎而动,手里执着的龙吟剑隐约有龙吟之声。
  世上传闻,龙吟剑是极通灵性的宝剑,出鞘必见血,而且龙吟益盛,威力愈大。
  那人怪物虽然长得怪异,但隐约还可以看得出人的样子。它冷笑道:“就凭你,做梦吧。”
  目光落在豫王手里面持着的宝剑,当即狞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病秧子豫王啊,你人倒不怎么样,但这宝剑却是极好的,索性给了我吧。”
  说完直直就伸手过来抢夺。
  霸道之极。
  看来这怪物根本就没把豫王放在眼里,它的眼里只有那把龙吟剑。
  豫王的神色愈冷,挽起剑诀,人剑合一,快如闪电般朝着那怪物袭击而去。
  那怪物以为豫王就如苍州城里传闻那般,是个病猫,因而大意了,待那宝剑刺到眼前时,它才大吃一惊,想要闪避已是不及,它一扭关,剑锋划过脖颈,饶它是坚硬的厚皮,奈何龙吟宝剑削铁如泥,莫说是皮肉了,登时划开一道口子,血流如注。
  怪物吃痛,忙伸手捂住脖子,见一手的血,顿时怒了,血红的眼珠子红得诡魅,眼里杀意涌动。
  张举臣一看,只有豫王以一人之力与怪物相挡,而其他的将士呢,居然跑得一个都不剩,他不由得气结。
  他忙跑到明鼎面前,一把揪住后者的衣领,喊道:“老和尚,你还在超度什么亡灵啊,现在是生灵要紧啊。哦对了,你不是迷宗后人么,快把雪花咒念出来!”
  明鼎苦着脸,甚是为难:“张大夫,你说错了,我是迷宗一派的后人,但我并不是迷宗传人啊,这克敌制胜的雪花咒,只传迷宗的掌门人的呀,我又不是……”
  张举臣急得要死,他看那怪物恼怒的样子,只怕豫王一人之力难以相挡,所以才想到雪花咒,想让明鼎那老和尚帮个忙,暂缓拖延一下那怪物,没想到那老和尚居然不会。
  其实,就连张举臣自己也不知道雪花咒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功效,但他曾游遍大江南北,阅历丰富,他听过苗疆的人说起过雪花咒,知道这咒语威力无比,所以情急之下就让那老和尚使出来,不想那老和尚居然说不会,真是气死他了。
  不管了,反正不能让豫王受伤,如果豫王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的大业不就完了么?
  他悄悄绕到那怪物的背后,尽量不让怪物看到自己,瞅了个空,他朝与怪物正面对峙的豫王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说,自己用铁叉刺瞎怪物的眼睛,因为他知道,眼珠是婴灵的命门。
  豫王会意,长剑一挥,身形随之而去,凭着灵巧的身姿,又在怪物的身上一连划了好几剑。最后一剑,他使剑划过怪物的脚后跟,只听得“丝丝”声响,一下子就把怪物的一只脚的脚筋切断了。
  怪物一只脚无法承住笨重的身体,身子一歪,就侧身倒了下去。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张举臣瞅准时机,飞速冲了过去,手起叉落,直直刺向怪物的眼睛,再用力一拔,居然把怪物的一只眼珠子给生生拔了出来。
  怪物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叫声,震得城楼都在晃动。他用手一挥,张举臣就如同一片落叶般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嘴角流出/血来。
  怪物用一只手捂住眼窝,它没有料到背后居然有人暗算它,怒极,拖着一条腿朝张举臣一步一步逼过来,看样子是要把张举臣生吞活剥才能解它心头之恨。
  张举臣趴在地上起不来,唯有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一步一步朝着自己逼近,那股腥臭味愈来愈难闻,那血盆大口似乎在下一秒就要凑到他的面前来……
  方才自半空跌落,直直仆在坚硬的地面上,他听得自己身体内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声响,就知道,不用说肯定是肋骨断了,而且断的还不止一根。现在他浑身疼得要命,不要说逃跑,就连起身,甚至动一根手指头都觉得困难。
  这副样子的他,能做什么呢,唯有等死。
  死就死吧,反正他张举臣一世英名,也曾在这个世上威风过,也是死得过的。
  就在这时,他忽地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大声问话:“张举臣,你醒醒,你别睡着。至少在你睡着之前,快点告诉我,什么是雪花咒,开头几句怎么念来着?”
  张举臣费力地睁开眼睛,见姜新蕊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焦急的神色。
  他猛然清醒过来,自己是不是太笨了?方才去逼/迫那老和尚念什么雪花咒,分明就是逼错人了嘛,自己真是急糊涂了。
  他点点头,想了想,咬牙说道:“开头好像是,是什么道宝深幽宫,天地同宗……”他喘了一口气,“后面的,我不记得了。”
  面前的姜家姑娘没有反应。
  张举臣叹了口气:“算了,你可能也没有学过吧,毕竟那么久的事情了,即便是学会,这一时半会的,你也不一定……”
  他的话还未说完,姜新蕊就已“豁”的一下,站了起来。
  因为,那怪物拖着一条腿,已走到他们面前。
  怪物“咦”了一声,它没有想到,这会子功夫,居然又多出一个人来了?
  而且,还是个白/嫩水灵的小姑娘呢。
  一定很好吃……
  怪物咽了一口口水,如果不是它此时受了伤,对人有所忌惮的话,只怕这会子功夫它那长长的舌头就要伸出来去/舔人了。
  “小姑娘,你一定很好吃…..”它狞笑着,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就要去抓姜新蕊。
  “你快走。”豫王持剑冲了过来,剑朝那怪物刺去,一只手去拉姜新蕊。
  可惜的是,还未待他牵到姜新蕊的手,剑就被怪物打飞,自己也受了怪物一掌,踉跄了几步,吐出一口鲜血来。
  此时的姜新蕊,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仍不自知身处危险之中,一动也不动。
  怪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忽然觉得这个小姑娘甚是有趣:“小姑娘,你这么乖乖的,是不是等着我来吃你呀。”
  由于一只脚的脚筋被切断了,行动不便,站也站不住,怪物索性蹲下来,与姜新蕊说话。
  姜新蕊摇头道:“我不走,我知道你不会吃我的。”
  “我怎么不会吃你呢?”怪物觉得姜新蕊更有趣了,“你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香,有多好吃啊。”
  “那你就来吃我啊。”姜新蕊侧了侧头,朝那怪物一笑。
  她本来就是个小/美人儿,现在突然露出甜甜的笑容来,似有魔力般,登时就把那怪物给迷住了,那怪物不由自主的把头凑过来,道:“那好,小姑娘,那我就吃给你看罗。”
  张举臣与豫王看得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