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八十八章 重回

  提出条件之后,姜新蕊轻松许多,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意来:“秦将军,你只管把我的话带到便可。我想,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苍州城以后也不一定会很太平了吧?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的话,以后想要我帮忙的话,那我可就不一定那么慷慨大方了。”
  其实,姜新蕊自己也不知道以后的苍州,会再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她已隐约的觉得,自己对于豫王府来说,肯定是有价值的,指不定随着自己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人家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有用。到时候,水涨船高,自己的要价也要提高才行。
  当然,如果豫王府不肯付钱的话,那也无所谓,她也不一定十分需要那十万两银子,从此以后,她与豫王府就一拍两散,更别说什么合作了。
  她根本就不可能会想到跟豫王府合作,在她的骨子里,对于前世自己的死还是无法释怀,甚至跟豫王府沾上一丁点的关系她都是深恶痛绝的。但是她的能力有限,面对强大的豫王府,反抗不了的话,只能采取迂回战术了。
  她希望这十万两银子的要求,能够让慕后的那个人有所收敛,不要太嚣张了。他们有他们的大业要完成,但是作为纯良百姓来说的她,也是有顶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
  做为平头百姓,平平淡淡,合家安康才是最重要的。
  姜新蕊折返朝马车方向走去,转身之时还不忘加上一句:“秦将军不用觉得为难,尽管将我的话带到便是,我的时间有限,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就三天吧,三天十万两银票不到的话,我就当你们没有诚信,以后叨扰我的事情,还是尽量少做吧。”
  说完,她步履轻快地加快脚步。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累坏了,得马上赶回去好好补上一觉才行。
  跟豫王府之间的战争,可是一场持久战,得有足够的精力,才能应付得过来。
  她就知道,不管是前世还是后世,只要与豫王扯上那么一点的关系,都将后患无穷。
  秦怀苦笑,只得跟上姜新蕊。他只不过是豫王手下的一名将军罢了,只知道奉命行/事,这拿主意如此高难度的事情,还是交给军师和王爷吧。
  依旧是秦怀送姜新蕊等人回府,这个时候,天已经灰蒙蒙,虽然天没有大亮,但天边已经隐约有些鱼肚白了。
  姜新蕊看到挖地道的那俩兄弟居然守在地道的入口处,不由愣了一下。
  先前张举臣好像说过,新挖的地道安全性较差,塌方渗水都是常有的事情,难道是地道发生事故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就有些麻烦了。
  她们三人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府,当然也希望神不知鬼不觉的重新进入府里去。夜里还好说,现在天都快亮了,她们三人很快就会曝露于光明之下,到时候如果被人撞见的话,那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得清楚的。
  如此一想,姜新蕊不由得有些着急,直接跳下马车,朝那两兄弟走去:“二位叔叔,你们守在这里,难道是这地道出了什么问题么?”
  两兄弟对看了一眼,似乎没有料到姜新蕊会这么问,脸上都有些讶异。其中一个很快就明白过来,面前这位姜小姐误会了。
  于是他忙摆手道:“姜小姐,你千万别误会,我们两兄弟站在这里,并非是来带给你坏消息的,我们兄弟俩此次前来,是要当面告诉姜小姐,我们兄弟俩不走了,就留在贵府,哪里也不去了。”
  “真的吗?”
  姜新蕊很是开心。她知道,这两兄弟在关键时刻,是绝对派得上用场的。更何况,不久的将来月影公主会来苍州,她还要依仗这两兄弟替她寻找月影呢。
  看来,自己的父亲终于意识到这两兄弟的重要性,开始重视起这两兄弟来了。在这其中,只怕是要多给这两兄弟多一点的酬劳了。
  不过,她姜家可是苍州首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了,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那就欢迎两位叔叔重新回到姜府。”姜新蕊诚挚道,“我倒是希望,以后两位叔叔也把姜府当成自己的家来守护,可好?”
  两兄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姜新蕊与小梅小芳自地道进入,待她们从地道出来,出现在自家院子的时候,府里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起床,只有那些清扫的婆子拿着扫帚的声音,悉悉索索的,稍稍打破了姜府里的一点静谧。
  由于今天书斋放课,休息一天,姜新蕊便决定睡上一天,好好的补补觉,一切事情等她养足精神再说。
  她交待了小梅小芳她们,就对外头说,自己昨天夜里感梁了风寒,如今是头重脚轻的,起不来床,没有什么大碍,只要用被子捂一整天,捂出汗来便可。
  交待完后,姜新蕊安心睡去。
  小梅小芳果然是尽心尽职的忠心丫环,先把姜新蕊的话去禀了老太太。老太太自然是极疼孙女的,孙女难得回来一天,听说她身体不适,老太太便有些着急上火了。除了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去打扰之外,自己还要亲自过去看看才放心。
  小梅小芳忙劝阻,说小姐这会子功夫刚入睡,风寒病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休息,如果叫醒小姐的话,只怕又睡不着了。听了之后,老太太这才作罢。
  饶是如此,老太太还是担心不已,还是差遣了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刘妈妈过去瞧了瞧。
  刘妈妈领命而去,回来对老太太说,小姐一切安好,脸色如常,只是喝过药后嗜睡,待过了午晌,醒过来之后就可以陪老太太用午膳了。
  老太太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有了老太太的严令,府里便不敢有谁敢来沁春阁打扰姜新蕊。她踏踏实实的睡了半天,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晌午时分。
  姜新蕊醒过来的时候,特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昨天夜里的那场与怪物对决的激战中,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喝,居然下意识的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来,当场划破自己的手掌,让刀刃的两面都沾上了她的鲜血,然后将沾满鲜血的刀刃刺入那怪物的额头眉宇之间,这才彻底制服了那个怪物。
  张举臣说得没错,最后关键的,致胜的那一招,就是她的这一刀。
  她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太可思议。当时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难道不怕死的么?居然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身份,与那怪物相抗?
  至今想来,她都觉得后背冷汗泠泠。
  当时的自己也疯魔了吧,不然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她再认真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被刀刃划伤的伤口已基本长愈了,表面看来,根本想像不出昨天划出了那么大的一道口子。
  她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自己这究竟是什么体质,居然一夜之间就痊愈了?记忆中的小时候,她也无数次磕磕碰碰的,也受过不少的小伤,但也没像现在这般极速痊愈啊。
  她觉得,愈发看不懂自己了。
  自从经历了那怪物事件之后,她听到“移魂大/法”这个词,她也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被人下了蛊,不然的话,自己哪来这些的超凡的力量?
  但是,张举臣的话她听不懂,她更不明白的是,张举臣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小姐,您醒来了?”一直在外头守着的小梅走近床榻边,把帐幔挽了起来,一边让小芳端来洗漱的铜盆与竹盐过来,一边道,“小姐拾掇好之后,就到老太太院里去吧。老太太记挂着小姐,已经让人过来看了几次了,就看小姐醒了没?现在午饭还未吃呢,说是要等小姐醒过来之后一块吃。”
  姜新蕊没有想到老太太竟如此记挂着自己,居然为了等自己,连午饭都没吃,不由心下歉然,忙梳洗完毕,就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福康院的门口处,刘妈一直站着翘首等待着,直到看到姜新蕊的身影,忙快走几步,一把拉过她的手,喜道:“蕊姐儿,你可终于过来了,身子好些没有?老太太对蕊姐儿可记挂着紧呢,都这个时辰了,连午饭都不肯吃,非得等到蕊姐儿醒过来才一起吃。厨房里都已经把饭菜来来回回的热了好几遍了。”
  姜新蕊歉然道:“都是我不孝,让祖母等了这么久。”
  刘妈妈笑着说道:“蕊姐儿说哪里的话,蕊姐儿可知道你在老太太心中的份量?你可是老太太心尖尖上的人,老太太不记挂你,要记挂谁去?”
  姜新蕊随刘妈妈进了院子,一进正厅,就看到梨花榻上坐着的老太太一双望眼欲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似要起身迎接自己。她忙疾走几步,赶到榻边,一头扎进老太太的怀里,撒娇地唤道:“祖母。”
  自打昨天回府,由于想着晚上的行动,所以她也没有腾出时间陪老太太。而老太太呢,以为她在何府学习太累了,需要休息,所以老太太即便是心里极想念的,但是为了让孙女能够回府后好好休息,也没有遣人过来唤她过去。所以,到现在为止,姜新蕊这才算是真正的陪了老太太一回。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太太慈爱地拍拍最疼爱的孙女,“蕊丫头,在何府过得好不好啊,她们有没有为难于你?那些书香门第,自诩清高,其实迂腐得很,作派也与我们不同。你不要与她们太过于计较,让着她们一些,万事和为贵。”
  姜新蕊心道,她倒是想万事和为贵呢,但是那些姓何的人肯么?变本加厉的,她终归是要给她们一个教训的。
  “祖母!”姜新蕊撒娇道,“祖母难道信不过孙女吗?先前离府的时候,祖母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过了么?孙女可是时刻记在心里边的。这几日来,孙女与何府书塾的姐妹们相处甚好,我们在一块玩耍,一块学习,好得很。她们虽为贵女,但也不见得个个都摆架子的嘛。其中有几个还送了我好些礼物呢。”
  说到这,姜新蕊让小芳把带过来的东西拿出来,摆到矮几上。
  因了先前姜新蕊送了东西给她们,她们其中有些还是很懂得礼数的,也给姜新蕊回了礼。虽然不见得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些挂件,但是趣稚可爱,小/巧/玲/珑的,看起来也是相当精致的。
  其实,姜新蕊把这些拿过来,送与老太太,只不过是让老太太宽心而已。至于这其中的迂回曲折,惊险刺激什么的,就不说与老太太听了,免得她老人家担心。
  但是老太太毕竟还是精明的,即便是处在深宅之中,足不出户的,但是外头有些消息还是透了进来,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于是老太太关切地问道:“蕊姐儿,听说何家那二丫头昨天带你们到醉香楼去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外头的人也说得不太清楚,好像说那罗家的大公子……”
  此事极为隐秘,又涉及罗家的家丑,自然被罗大夫人严密封锁消息,所以,传到外头的,自然不是事实的真/相。
  姜新蕊不想吓着老太太,于是轻描淡写道:“祖母也听说了,只不过我们在醉香楼吃饭的时候发生的一段小插曲罢了,其实也没什么的,祖母不必担心。”
  老太太起初担心得不得了,不过看到孙女活泼乱跳的,毫发无伤,她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但是,外头的传闻着实有些玄乎,她还是忍不住问道:“蕊姐儿,你当时在醉香楼,对于罗家后院发生的事情应该也听到些什么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罗家的人如此紧张?”
  姜新蕊眼珠一转,笑着说道:“祖母听到什么了,也不过人家罗府后院发生的一些小事情罢了。”
  她扶老太太下了榻,坐到了桌边,然后让丫环们上菜,一边吃一边说道:“当时我与何家姐姐,还有众姐姐们一道去了醉香楼,周知县有个女儿,唤作周倩儿的,内急要如厕,她带过来的那个丫环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无奈之下,她只好求助于我。我想,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陪她去了。在罗家后院的时候,刚好碰到了罗家大公子……”
  听到这里,刘妈与老太太的脸上都显出紧张的神色来。
  姜新蕊有些莫名其妙:“祖母,你怎么了?”
  “真的没发生什么事情么?”老太太试探地问道。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姜新蕊不太明白,“难不成这罗大公平日里……”
  “行为不检”这几个字她没有说出来,不过看老太太与刘妈的神情,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