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九十一章 传闻

  吃过饭,姜新蕊又陪着老太太在院子里走上一遭,消消积食,看着老太太睡了之后,她才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院子。
  一进院子,小芳就飞奔出来,脸上闪着兴奋的光,就连语气都比平日里激动:“小姐,你可回来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姜新蕊举目细瞧,静静的躺在小芳手里边的,是一张银票。
  一张十万两银子的银票。
  还未待姜新蕊开言,小芳就兴奋地说开了:“小姐,就在你去了老太太的院子,约莫半个时辰吧,就有人送进来这个东西。这数目,这印戳……”
  小芳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姜新蕊平静道:“小芳,这些事情以后都有可能还会发生的,所以,你要学会以平常心去面对。”
  姜新蕊进去之后,小芳仍站在原地,没有回过神来。
  以平常心面对?
  小芳捂着胸口,在心里面惊呼:“这可是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啊,怎么以平常心面对啊?小姐也太视金钱如粪土了吧?”
  在屋里坐定,姜新蕊想起一事来:“小梅,你倒是说说,罗家那个事情,现在外头头传成什么样子了?”
  小梅早就把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听得姜新蕊一问,马上道:“小姐啊,现在外头关于罗家的传闻啊,可以说是传得满天飞,从街头传到巷尾,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传得满天飞?”姜新蕊的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来。
  罗家的那些事,不就是罗大公子先疯魔,后来又恢复了正常的事情么?就这么一丁点的事情,有必要传得满天飞么?
  姜新蕊不明白。
  若是那条巨蛇的事情被传扬出去的话,麻烦就大了。不过,当时看到那条大蛇的,也不过她、明鼎,张举臣,还有秦怀和豫王等几个人罢了,其他人并不知晓,即便是看到了,也不可能将那条巨蛇与罗家二公子联系起来的。况且,在离开的时候,豫王就已经叮咛大家,不要把那条巨蛇的事情传出去,免得引起苍州城内老百姓的恐慌。
  他们皆是守信之人,相信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把那个事情说出去的。
  这样一来,苍州城里还有什么好传的?
  小梅道:“关于苍州城里的这些传闻,小姐一定想不到的,因为,现在都不传罗家大公子了,而是改传罗家二公子了。”
  姜新蕊心里微微震了一下,难道那条大蛇的风声,还是走漏了?
  “小梅,你快说说,这整个苍州城都传了罗二公子什么?”姜新蕊的语气里竟透出一丝焦急与紧张来。
  她又怎么不会焦虑,不会紧张呢?
  她虽然与那位传说中的铁娘子,也就是醉香楼的罗夫人有数面之缘,但是罗夫人身上的那种正直,干净,纯净的气质,深深吸引了她。
  在生意场上精明能干的铁娘子,面对一个让她失尽面子的疯魔的儿子,不离不弃,哪怕是自己被儿子差点捅死,也无怨无悔,这就是母爱,天底下最无私的母爱。
  还有,面对日益强势的妾室,面对对自己日益冷淡的丈夫,她非但没有利用正房的权势去压制她们,反而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罗家的生意之中,以求罗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好让自己的儿子有更好的生活保障。
  这样的人,老天怎么能不给她好报呢?
  捱了这么些年,好报来了,罗大公子苏醒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在即,特别是罗大公子又有了心仪的姑娘,眼看这“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夜”的喜事就要降临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出什么岔子的话,对罗夫人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吧?
  当那天晚上姜新蕊看清楚那条蛇之后,马上就想到了所有的后果。她当然明白得很,如果这巨蛇的事情传出去的话,罗家势必会被视为妖孽,逐出苍州城都是有可能的,那罗大公子考取功名,光耀门楣一事,就真的成了泡影了。
  姜新蕊紧紧盯着小梅,她希望从小梅口中说出来的,不会是对罗夫人不利的消息。
  小梅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姜新蕊,为了缓和气氛,她还笑了一笑:“小姐,你在紧张什么呀?奴婢知道了,现在你可是那醉香楼老板娘,也就是那铁娘子的干女儿了,所以干娘家中发生的事情,你都在意的,对不对?奴婢正是明了小姐的心思,所以才将打听的所有有关罗家的事情,都告诉小姐啊。”
  “既然如此,你这小妮子还不快说,没看到小姐都急了吗?”小芳插嘴进来,催促小梅快点说。
  小梅笑嘻嘻道:“小姐别紧张,奴婢带来的这些消息,对罗夫人,也就是你干娘来说,都是好消息呢。”
  “真的?”姜新蕊的心稍微松了一松。
  如果事情行进到罗夫人这一步卡住的话,那她以后的计划就地无从打算了呀。
  她在为别人谋划的当口,也在为自己谋划。
  这就是双赢。
  “罗家那位一直想上/位的妾室出事了,这对于罗夫人来说,算不算好事情?”小梅笑着说道。
  小芳当即拍手笑道:“你说的可是罗家那位眼高于顶的季姨娘?我最讨厌的就是她了。整天浓妆艳抹的,特别是两边的那个腮红,涂得跟猴子屁/股似的,难看死了。”
  这一番话说得姜新蕊和小梅都笑了起来。
  姜新蕊抿唇笑道:“你这死丫头,真皮!不是跟你们说过了么,不能这样说别人的闲话,免得传了出去,说我们姜府没家教!”
  “我说得可是事实。”小梅不依不饶道。
  “别贫了。”姜新蕊笑道,“还是快点说说吧,罗家的那位姨娘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弄得满城风雨呢?”
  小梅这才转入正题:“小姐,奴婢今天一大早,一出门听的尽是罗家的事情,说罗家的二公子殒了,那位季姨娘一夜之间,老了不只十岁,原本那水灵灵的皮肤啊,如今皱得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似的,可吓人了。奴婢还听说啊,罗老爷昨天夜里可是去了季姨娘的房里的,一大早起来,看到一个老太婆睡在自己的身边,当即吓得魂都没了,屁滚尿流的翻下床来,冲到外头,却不慎一脚踩空了,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听说把腰折了,现在躺在床/上直哼哼呢。”
  “季姨娘一夜之间变成了老太婆?”姜新蕊愣了一下,她料想到季姨娘的多种结局,却偏偏没有想到这一种。
  那位罗家的季姨娘,在整个苍州城的人来说,也算是个名人了。她的出名,倒不是因为她一个穷苦乡下的丫头,居然通过被罗老板看中,一举登上高枝。而是季姨娘这人,天生不会老,其实她也小不了罗夫人几岁,但那颜值,简直逆天了,三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就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而且还是素颜的样子。
  按自然规律,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皮肤肯定会先衰老,这个时候就得通过一些名贵的护肤品来维持了。妆容精致的话,也会掩去岁月的痕迹的,但是如果卸了妆,那就另当别论了,本来该什么样子的,还是什么样子的。
  但人家季姨娘就不一样,人家卸不卸妆都是一个样,那就是童颜,年轻漂亮,水灵灵的肌肤,能拧出/水来的那种,这容颜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哪个男人不爱美人儿?这就是罗老板日益冷落罗夫人的真正原因。
  季姨娘的容颜年轻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她跟她的大女儿,也就是罗大小姐并肩出街游玩,见到的人绝不会说这是母女俩,而会说这是一对姐妹花。
  季姨娘得到上天的眷顾,生得这逆天容颜,既是占了上天的便宜,就应该好好收敛,低调一些才好吧。偏偏季姨娘是个有多高调就要有多高调的人,生个儿子,把夫家这边十里八乡的亲戚全请了,待再生得一个儿子,又把她娘家那边十里八乡的亲戚也请了,这么高调做事,令得苍州城里的人对她颇有意见,也愈发的同情起罗家正室夫人来。
  当然,这有意见里面,自然少不了对她逆天容颜的嫉妒,甚至有人在暗地里诅咒她,最好一夜之间变成老太婆。
  而且,这位季娘自恃容颜绝好,嫁得好,又生下了儿女,愈发的嚣张。有时候外出参加宴席,若是有人逆了她的意,她便毫不留情地讽刺人家黄脸婆,难怪丈夫不要她,拼命纳妾,谁让你长得丑呢?气得那些小户人家的夫人们出不了声。
  如此一来,树的敌越来越多,别人愈发不待见她,都想看她从云端跌落的好一天。
  现在,报应终于来了,这逆天容颜没了。
  她得罪了苍州城半城的人们,现在全城的人拍手称快,巴不得她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就是做人太嚣张,做到没人缘的下场。
  小芳在兴奋地比划着:“那季姨娘真的一夜之间变成老太婆了?这怎么可能?”
  “谁说不可能!”小梅倒是看得开,“这就是恶人有恶报。”
  小芳不太去想那些所谓的因果循环,她只是想看看曾经美极一时的季姨娘,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小梅,你倒是说说,那季姨娘现在啥样子,真的丑得就跟老太婆一般么?”
  “是真的,绝对是真的,我骗你做甚!”小梅肯定得不能再肯定道,“今个儿这个季姨娘的容颜啊,整个苍州城都传炸了。”
  姜新蕊摇摇头,看这苍州人闲的,连人家长得如何都要管。
  她还以为什么重要的事情呢,原来只不过是季姨娘一夜之间变老了啊。不过这很正常啊,人不都是要老的么?区别在于老得快与老得慢而已。
  当然,像季姨娘这样的,一夜之间变老的毕竟是少数,不过有些人便是如此,受到了重大打击,便会出现未老先衰的情况,就好像一夜白头之类的,实在不值得这般大惊小怪。
  小梅兀自说道:“现在整个苍州城都传疯了,说那季姨娘现在的容貌,那是不能看的,简直就是奇葩啊。人会老那是没有错的,这也是自然规律,老得快老得慢也因人而异,但是一夜之间老得连个人的样子都看不到了,那才可怕呢。“
  姜新蕊心中有事,并没有多少心情去听这些外头传入的八卦,不过小梅这样的形容,倒令得她心里一动:“小梅,你倒是说说,外头的人是怎么传那位季姨娘现在的样子的?”
  小梅方才见姜新蕊一副怏怏的样子,还以为小姐不爱听呢,正寻思着要不要换个话题的。如今听得姜新蕊来此一问,脑子里那条八卦的弦又重新活络起来:“小姐真的要听么,那奴婢就细细说与小姐听,这可不是奴婢杜撰的,外头的人就是这么传的。”
  于是,小梅将外头听来的,不管真不真实,全部一古脑的说与姜新蕊听。
  “小梅,你是说,现在的季姨娘变得跟鬼一样了?”仔细听了之后,小芳还是有些吃惊的,“怎么可能呢,像季姨娘这般养尊处优的,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老成那个样子呢,难不成她以前就是那个模样,告抹脂抹粉的弄出来个童颜来的?”
  小梅摇头,表示不同意小芳的看法:“怎么可能呢,难不成那些个姨娘们睡觉都不卸妆的么?难道与她朝夕相处的罗老板就没看出什么来么?”
  小芳不屑道:“我就说,罗二公子都那么邪门,生他出来的季姨娘,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指不定啊,还是个法师呢。”
  姜新蕊细柳眉一扬,小芳说的……也有些道理。
  就在这时,外头有个婆子敲开了院子的门,说是外头有人找/小/姐。小梅跟着那婆子出去了,折回来的时候,手里便多了一封信。
  小梅将信递给姜新蕊:“小姐,方才在后门处,有个沙弥说有封信要交给您。他说是大光明寺明鼎派他过来的,说无论如何都要将信交到小姐的手上,让小姐亲启。”
  姜新蕊一听,便觉得事情非同寻常,想那大光明寺的老和尚如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也不可能那么闲着无聊找自己聊天。
  于是便伸手接过,拆开了仔细看。
  看完之后,姜新蕊便吩咐道:“小梅小芳,你们过来帮我梳洗一下,待会我们要出去一趟。”
  “去哪?”小梅小芳异口同声问道。
  姜新蕊扬了扬手中的信笺:“大光明寺,人家小沙弥都亲自送信过来了,明鼎那老和尚现在是愈发神秘了呀,居然想到要见我,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小梅小芳的脸上都现出疑惑的神色来
  是啊,对方可是一代高僧,而自家小姐又不是佛家弟子,他要见小姐做甚?
  “去了不就知道了?”姜新蕊笑了笑。
  对于想不明白的问题,姜新蕊的态度是,那就去呗,去了不就知道了,干嘛费那么多的心机去揣测别人的心思呢?再说了,人家可是得道高僧,还救过自己的命,能对自己怎么样呢?当然不可能害自己的啦。要害早就害了,干嘛非得等到今天呢,不合常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