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九十二章 纠缠

  很快,姜新蕊就梳洗完毕,换了身轻便的衣裳,主要是大光明寺位于半山山腰的位置,要爬上老长老长的无数级的石阶,如果长裙戈地的话,太不方便了。
  那就着骑装吧。
  收拾妥当,姜新蕊先去老太太房里,跟老太太告了假,说明缘由。老太太对明鼎素来敬重,听闻是他本人亲自约的姜新蕊,二话不说的,挥手就让姜新蕊去了。
  姜新蕊带上小梅小芳,到后院登车,朝着大光明寺而去。
  大光明寺离姜府不能说近,如果按照平日里车夫的赶车速度,起码得需要大半个时辰。于是小梅就对姜新蕊道:“小姐,你先合一下眼吧,奴婢替你看着,等到了大光明寺再唤醒小姐。”
  姜新蕊也正有此意,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宿,虽然睡到了晌午,但是熬夜是最难补回来的,她即便是睡了一个上午,都还觉得睡不够似的。
  小梅取了一个引枕过来,放在姜新蕊的身后,伺候她躺下去。然后,她又招呼小芳伏在榻上休息,自己则在前头看着。
  马车即便是再平稳,也还是有一点颠簸的,姜新蕊睡得并不安稳,前面小梅与车夫的说话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她的耳朵内,隐隐约约的,由于小梅故意把说话声压低,所以她也听得不太真切,大约说的是对沿途的风景的一些看法,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也没什么重点,纯属打发时间而已。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小梅传进来的话语气里透着一丝焦虑:“你看看你,你怎么架的车呀,你不是前几天按老爷的吩付,才刚送香油钱过去的吗?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把路给忘了呀?”
  那车夫的语气里焦急里透着迷茫:“不对呀,明明就是这条路呀。我几天前才来过,不可能这么快就忘了的呀。再说了,这条道我去年不知走了多少回了,今年这路又没有改道,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把车驾到大光明的呀。”
  “那你闭着眼睛试试。”小梅显然有些烦了,“还说大话呢,现在睁着眼睛都把路给走错了,还说什么闭着眼睛呢。”
  “不是的,小梅姐,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我对这路绝对熟悉,不然的话,老太太那么疼小姐,哪能让一个生手驾马车送小姐过去呀?”
  小梅不说话了,显然她也觉得,那车夫说得有道理。
  “那你快点吧。”小梅只能催促他,“你再好好想想,到底哪里开始走错的,我们再绕回来。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找个路人问问也行啊。”
  最后一句话,小梅说得有些虚。毕竟去大光明寺虽说是大道,但也算是较为偏僻的一条道了。而且这条道一路行过去,并没有什么像集市之类的热闹的地方,所以这一路上不要说行人了,就连多一辆马车也没有看到。
  车夫小声地辩解道:“小梅姐,我真的不骗你,我真的没有走错,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去大光明寺的路,就是这么走的,而且,就只有这么一条。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明明就没有走错啊,为什么看起来不太对劲呢?”
  看他们二人再争执下去,也争不出一个结果来。于是姜新蕊起身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小梅回头道:“小姐,你醒了?哦不是,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走错道,现在正在查,到底是那个地方走错了,我们再绕回来。”
  “走错路了?”姜新蕊心道,“这去大光明寺的路也不多啊,就那么一条,一直走到底便到了山边,就到了目的地了呀。这么简单的路,一路之上也没有什么三岔路口之类让人分神的东西,怎么可能走错呢?
  如果不是坐在后面的她,闻不到车夫身上的酒味的话,她一定会认为,不认路的车夫肯定喝了酒了。
  “我看看吧。”姜新蕊一边说道,一边随手掀起车厢边上的窗帘。
  姜新蕊陪着老太太,也曾去过几次大光明寺。她记性好,兼之路又好走,她一下子便记住了。
  不过,像她这样不经常出门的,都把路记熟了,跑了无数次这条路的车夫,居然把这条路走错了,委实有点奇怪。
  这是一条沿江路,这青翠的山,这碧绿的水,还有这修缮过的道路,都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如果按着记忆走的话,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就是大光明寺了。
  姜府位于苍州城区内,而大光明寺位于苍州城郊区的位置,按车夫的驾车速度来看,大半个时辰准能到。但是现在呢,她都在车上睡了一觉了,不要说大半个时辰,一个时辰都过去了,怎么可能没到呢?
  但事实是,他们的确还在路上,没有抵达大光明寺。
  这就奇怪了。
  姜新蕊索性让车夫把车停下来,自己下车查看。
  青山绿水,微风柔柔,这一路是绿树成荫,不像城区里那般炎热,的确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没有什么问题啊。
  姜新蕊摇摇头,兴许真的是车夫走错道了。又或者说,这条道一直走下去的话,就能到达大光明寺了。
  她重新回到车厢内,正打算招呼车夫,把马车一直顺着这条道路驶下去,很快就能抵达大光明的了。就在这时,袖袋中的小黄蛇忽地不安地动了一下。
  再动一下。
  姜新蕊心下疑惑,把小黄蛇取了出来,放在掌心上细瞧。
  蛇怕热,平日里的这个时候,小黄蛇一般都在睡觉,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但是今天的小黄蛇,觉也不睡了,两只碧蓝碧蓝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透着高度的警惕。
  难道……面前的这一切皆是假像?
  这个念头一起,就控制不住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蓦然响起:“你要记住,眼见为实,但是这个世上,有些事情即便是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实的,那样的话,你就必须用心去看了。”
  姜新蕊闭凝神,入气归元,努力使自己达到四大皆空的境界,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清明。
  她再去看外头的景色的时候,便不由得微微有些震惊了。
  哪里还有方才的什么青山绿水,明明就是一片昏天暗地。天是暗的,黑鸦鸦的乌云压着天际,重重乌云底下,雷鸣电闪的,隐约有不可预知的雷霆之势。
  水是黑的,像淬了墨般,水里面恶龙翻滚,卷起涛天巨浪,浪头里夹杂着恶龙的咆哮如雷,仿佛要把人的耳朵震聋一般。
  这么大的阵仗,方才自己怎么就听不到呢。再说了,即便是自己听不到,那其他人呢,小梅小芳,还有那车夫,也应该听得到才是啊。
  想到这,姜新蕊转头去看。这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人呢?
  方才她想着的那几个人,皆不知所踪。
  乌云,巨浪,这样的天地里只有她一个人。
  姜新蕊有些紧张。
  紧张过后便冷静下来。
  没办法,谁叫现在自己是一个人呢?既然无法依靠别人,那就只能自救了。
  她的心里面有一丝丝奇怪的感觉,这样的场景她以前好像经历过。
  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怪诞的想法。怎么可能呢,整个姜府的人都可以作证,自己就是普普通通一名商贾之女,生于苍州城,长于苍州城,自小到大,半步不出闺阁,何来这么奇特的经历?
  不用说,肯定是住在她脑子里的另一个人传递给她的讯息。
  指不定她也如罗大公子一般,被人施了移魂大/法,接受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讯息。只不过施法的人道行太高,以至于明鼎那老和尚没看出来。
  一定是这样的。
  姜新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危吧。先渡过这一关再说。毕竟是要先保得住自己的小命,才有能力去追寻事实的真/相啊。
  她微眯了眼睛,环视了四周一圈,很快,她就得出结论,这是一个阵法!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姜新蕊默默念道,“但是,哪里是生门啊?”
  乌云越压越低,仿佛触手可及。浓黑的云层里隐藏的雷霆之势也愈发强烈了,似万把宝剑一般,只要万剑齐发,准能把姜新蕊贯穿。
  而水里边的恶龙呢,也翻腾得更起劲了,那黑乎乎的水,演变成黑乎乎的浪,一浪高过一浪,直直朝着姜新蕊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生门,生门在那里!”
  终于找到生门了,姜新蕊的心里边一阵的欣喜,跋腿就朝着生门的方向奔去。
  虽然她也以为,逃跑有点怂,但是为了逃命,什么都顾不了那么多了。
  再不逃命的话,她怕是要被乌云里隐藏的雷霆万均之剑给射穿了,或者,被水里面的那条巨龙给吃了。
  至于为什么一到危急关头,她身体里面的那股特殊力量就会出现,个中的原因,她已经无暇去追究了。如果能够因此捡回一条小命的话,她还得感谢那位把灵魂移给她的人呢。
  哪怕那个莫名其妙的妇人,还有那个长得异常漂亮的小姑娘老是在她的梦中/出现,她也忍了。
  可是她好像高兴得太早了。
  因为,生门的那个方向,施施然的飘下一位姑娘,一身骑装,黑纱覆面,手里边还各持着一枚长剑,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姜新蕊实在无法将阻拦自己的人,与面前这位姑娘联系起来。
  自己怎么说也是一闺阁弱女子,平日里小门不出,大门不迈的,最多就是到茶楼听听说书而已,根本就不可能结识什么仇家啊。
  更别说像面前这位打扮成江湖人士的姑娘了。
  当然,她也不敢朝好的方面想,诸如这位姑娘是来报恩的。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位姑娘明显就是来寻仇的嘛。
  “这位姑娘,你要干什么呢?哦是了,我有急事,改天再找你玩吧。”姜新蕊讪笑着,眼珠却在滴溜溜地转着,伺机寻找逃跑的机会。
  “想逃跑?”姑娘一阵狂笑,“别痴心妄想了,我这次来,就是来取你性命的!”
  姜新蕊心里面“格登”一下,看来还真的被她猜对了,这姑娘就是来找自己的。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这种被这位姑娘营造出来的恶劣的环境下,除了自己还有第二个人么?所以,面前这位姑娘找的不是自己的话,那就奇怪了。
  姜新蕊只好吞了口口水,道:“姑娘,你会不会认错人了?我与你素昧平生,这才第一次见面,哪来什么深仇大恨呢?”
  “结仇的话,需得见过面才能结下么?”黑衣姑娘冷笑道。
  姜新蕊愣了一下,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好吧,她就暂且相信这位黑衣姑娘的话,即便是从来就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没有接触,没有过节,也有可能结下梁子的。
  她心中一动,虽说不是自己结下的仇怨,但是不能保证是不是住在她脑子里的那对母女结下的仇怨啊。会不会是自己被人强行灌输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和神秘力量连带仇家也一并给她带过来了。
  看来,拥有某种神奇力量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姑娘,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姜新蕊想到了一个权宜之计,既然不是自己结下的仇家,那她试着跟人家商量一下,看银子能不能解决问题?
  反正她现在手头上最多的,就是银子了,先后两次一共逛了豫王府十五万两银子,如果能换她一条命的话,她是不会吝啬那些身外之物的。
  毕竟人命才是最重要的,是不是?
  再说了,自己前世可是有名的探矿专家,即便是自己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也不会特别的害怕。因为,她有办法让自己再发家致富的。
  黑衣女子再冷笑一声:“那你打算用多少两银子来买我儿的命?”
  姜新蕊微拧了眉头,听这语气,看来住在她脑子里的那对母女闯的祸还不小,把人家儿子的命都给害了。
  她想了想:“你看,十万两银子怎么样?要不,再追加五万两给你,不能再多了哦。你要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好不好?”
  黑衣女子冷眼瞧着姜新蕊:“你倒是挺会安慰人的。不过,你以为,我儿子的命是你们区区十五万两银子就能买到的么?”
  姜新蕊有些气馁:“你真的不要银子啊?”
  她还以为钱多好办事呢,看来在这里行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