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章 救没救

  就明鼎个人而言,他是绝对不可能将小主的身份告诉给豫王知道的。他可是迷宗的人,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的同门呢?何况换血大/法那是何等厉害的阵法,一经催动那可是要赔上小主性命的。
  但是,以他个人,再加上大光明寺的力量,又怎么可能跟豫王府抗衡呢?他唯有退一步,尽可能让小主过上幸福的生活,不枉她来这世上一遭,这也算是对师母有个交待。
  小主是他看着长大的,看着那么小的一个小女孩子长成一个大姑娘,出落得如花似玉的,他心里很是欣慰,但想到随着小主身份的暴露,避无可避的要成为换血大/法的牺牲品,他就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了。
  这些年,他翻遍了所有的医书,甚至回到北地迷宗圣地,寻找破解换血大/法的良方,也就是在施行了换血大/法之后,保住小主的性命,但次次都无功而返。
  历代圣女在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注入君王的身体之后,生命便烟消云散,这是无法更改的铁的事实。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三个小沙弥出来,神色惊慌,衣领歪斜,其中有一个连鞋子都掉了,光着脚跑着,看起来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明鼎不由得拧了拧眉头。
  他认得这几个小沙弥,都是新入门的弟子。说是新入门,进大光明寺也有三月有余了,基本礼仪他座下的大弟子都教习过他们了。不过,看他们今天这慌张得失了分寸的模样,怕是大弟子懒惰,没教会他们吧了
  “你们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
  三个小和尚正像无头苍蝇似的乱跑乱撞呢,听得当头一声断喝,吓了一大跳,顿时清醒过来。抬头一看,是大光明寺的大住持啊,又吓了一跳,当下规规矩矩站好,不敢再造次。
  “你们几个跑什么呀,这大白天的,撞鬼了?”明鼎不悦地质问道。
  这三个小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个子稍高的首先说道:“大住持,我们方才,方才在地下室的时候,真的,真的撞鬼了……”
  话未说完,就被明鼎打断:“你们几个魔障了,什么鬼不鬼的,这里是什么地方,鬼能进得来么?”
  明鼎这话说得没错,历代的寺庙,都是那些鬼魅最为害怕,也最不敢靠近的地方。如今这寺庙居然闹鬼了,这不是怪事么?如果传出去的话,那岂不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三个小和尚一看,大住持生气了,脸黑得跟锅底一般。他们平日里见到的大住持都是像弥陀佛一般笑容可掬的,几时见过大住持生气的样子?没想到大住持生起气来是这副样子,怪吓人的。这三个当场就被吓住了,脸色都变了,齐齐摆手道:“大,大住持,我们三人并没有胡诳,真的,真的有鬼啊。就是方才那个地下室,一阵阴风过后……”
  “一阵阴风过后,就出现了一个鬼的影子,阴恻恻地说,我是来索命的,对不对呀?”
  三名小和尚明显就是被吓得有点傻了,想也没想就应道:“是啊,方才就是这个样子……”
  回答了之后,这三名小和尚才发觉不对劲,扭头一看,脸上现出更加惊慌的神色来:“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人是鬼?”
  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位大夫模样的人,正背着手,看着他们,眼睛里全是捉狭的笑意。
  明鼎板起脸道:“张举臣,你不好好的在家里养你身上的伤,来这里做什么?”
  心下却暗暗诧异,这张举臣走路都不带一点声音的,而他自己呢,居然都没有察觉有人来了,看来这个张举臣比这三名小和尚说的那个什么鬼还要可怕。
  张举臣笑了笑,指着那三名小和尚对明鼎道:“这是你寺庙里的小和尚啊,这胆子怎地这么小啊,光天化日之下哪有什么鬼不鬼的?还有啊,我是人,不是鬼,你们给我记清楚了。”
  三名小和尚很认真的,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的打量了张举臣一番,见他的确与普通人无异,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施主您是人啊,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我们还以为您是……”
  “行了,你们三个都下去吧。”明鼎挥手让他们三人下去,实在是不想让他们三人在外人面前丢大光明寺的脸面了。
  转过身来,明鼎没好气地问张举臣:“你的伤好了?这么闲不住要到我寺院里来奚落我这里的小徒弟?”
  张举臣忙道:“您可是大光明寺的大住持,苍州城有名的高僧,小人我哪敢奚落你的弟子啊。不过,方才那三个小和尚并没有说错,你这寺院里真的闹鬼了。”
  “胡说!”明鼎怒了,“张举臣,你别随意妄言,毁我寺院的声誉!”
  张举臣眨眨眼睛:“虽说毁人名誉的事情我也做了不少,但是这一次,我绝对不是诳你的,你的寺院里真的出了怪事了。”
  明鼎判研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方才我那三个弟子所说的,都是真的?”
  张举臣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明鼎摇头:“不可能!光天化日的,更不可能。”
  张举臣道:“老和尚,更不可能的事情,这些天在苍州城里都发生了,你还认为这个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么?”
  明鼎脸上神色一滞,的确,这些天发生在苍州城里的事情,桩桩件件,在常人看来,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它却发生了,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他的心里一“格登”,他想到了香案上的那半枚耳环,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张举臣,你是说......”
  张举臣也不多作解释:“去了不就知道了?”
  身形一闪,竟是朝着方才那三个小和尚所说的地下室奔去。
  明鼎也不示弱,紧随其后而去。
  大光明寺只有偏殿才设有地下室,主要是用来堆放药材。大光明寺每个月都会在偏殿开设义诊,给慕名前来的人们诊病,送药,从地下室直接取药材,方便得很。
  此时的偏殿的地下室,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定是方才那三名小和尚受了惊吓,慌不择路的逃窜而去,连烛火都忘了熄了。
  明鼎是个勤俭持家的人,看到这眉头便拧了起来。张举臣觉得好笑:“老和尚,你就别心痛你那几支蜡烛的钱了,你还是过去看看你少了什么贵重药材吧?”
  明鼎微微一怔:“你是说,我这地下室闹鬼,并非真的闹鬼,而是有人来偷药材?”
  这倒奇了,偷药材的居然偷到他大光明寺来了,这贼的胆子还真是大。明鼎突然起了好胜之心,他想会会这个偷药的贼。
  张举臣的脸上有些奇怪的神色,他点了点头:“对,是个偷药的贼人,不过这贼人的本事高着呢,老和尚你可悠着点。”
  明鼎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张举臣:“何为偷?当然是背着别人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难不成有人当着我们的面偷不成?如此嚣张的话,那就不叫偷,而叫抢劫了!”
  张举臣“哈哈”一笑:“老和尚,还真的被你说对了,这个世上真的就有一些贼人如此的嚣张,不仅光天化日之下行窃,还把人家管药的都给吓跑了。”
  明鼎知道他说的是方才那三个惊慌逃出来的三个小和尚,毕竟是他大光明寺的人,被外人取笑脸上自然是挂不住的,当下他的脸上便有些愠意:“你这是什么话!果真有这样的贼人,我老和尚倒要见识一下。”
  张举臣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明摆着一副看大戏的样子:“那好,我就在这看着吧。”
  说到这,他朝里间呶呶嘴:“那贼人还未走,还在里面不知道找什么呢。”
  “里间?”明鼎一惊,里间可是大光明寺最为隐秘的场所,其中就设有一个丹炉。
  他不再与张举臣废话,疾步匆匆而入。刚到了里间的门口处,就看到白雾迷弥的屋子里,人影绰约。
  炼丹房常年炼制丹药,白雾缭绕是正常现象,还有一种仙气飘飘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的炼丹房,雾气好像重了些。
  他看不清究竟有什么人在里面。
  “里面的施主在吗?请出来吧,丹房重地,施主还是不要擅闯的好。”明鼎对着里面客客气气地说道。
  在椅子上坐得稳稳当当的张举臣笑着摇摇头。这老和尚真是的,对一个偷药的贼人居然还如此的客气。
  里面的人不领情,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鼎不死心,再好声好气的问了两次,可是,里面大雾迷漫,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在白茫茫的雾气里,似乎有个人影忽隐忽现。
  明鼎忍不住了,抬脚就准备进去。忽地,上空的白雾里现出一个很清晰的人影来。这个人影瘦高身形,却没有脸,只有一大把的头发,覆住整张脸,看上去就跟个女鬼似的。
  “故弄玄虚。”张举臣是个大夫,自然是不相信有鬼的。
  不过,他觉得好奇的是,这个白雾里出现的人,就是偷药的贼吗?见主人回来了还不走,看来是个别出心裁的贼啊。
  可惜,看不清楚相貌,不知道是男是女。
  “你到底是谁?”明鼎心里面也有相同的疑问,他也想知道这白雾里出现的人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明鼎大师,好久不见了啊。”白雾里,传来一阵阴柔至极的声音,女声。证明这人是个女的。
  乍一听这话,明鼎的眼睛都瞪大了。而张举臣呢,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人是谁?季姨娘季晓楠啊。
  明鼎与张举臣的眼睛瞪得比铜玲还大,这季姨娘,不是死了么?
  “你……你是死人还是活人?”张举臣指着前上方那团白雾里出现的长发“女鬼”,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张大夫,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的两个儿子都被你们给杀了,你们把我的法术全给破了,我还能活得了吗?”白雾里的那个女音发出一串尖锐的笑声,让人听起来寒毛嗖嗖的竖了起来。
  “你都说你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张举臣定定神,继续问道。
  白雾里的那个女人又知了起来,这回声音娇/媚起来:“这个事情呀,你得问问明鼎才行了。”
  “明鼎?老和尚?”张举臣无比震惊地看向身边的人,“你,你,你把她给救活了?”
  明鼎苦笑:“她的话你也信,像她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我能救她么?”
  张举臣点点头,他相信明鼎是个有底线的人,毕竟是一代高僧,连季姨娘那么邪恶的人都救的话,也太是非不分了。
  白雾里的女声又说话了:“哦,我说错了,不是明鼎救了我,那老秃驴怎么有这样慈悲心肠救我呢,不过嘛,我们毕竟是同宗的,也算是同门师兄妹了,老秃驴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即便是不伸出援手,至少不会毁了我求生的机会吧?”
  “求生的机会?”张举臣皱眉。这话他虽然没听明白,不过他倒是听得出来,白雾里的“女鬼”语气里有一丝对明鼎的感恩之情,不用说肯定明鼎背地里干了些什么。
  “你都干了些什么了?”张举臣问明鼎,“你这个大师,不会看着那季姨娘长得漂亮,一时之间没把持住,放水了吧?”
  明鼎一瞪眼:“什么叫一时之间没把持住,你当我是什么,我好歹是个出家人呀,还是这大光明寺的住持呢。”
  “是大光寺的住持又怎么样呢?”白雾里的女鬼又笑了,“明鼎,你出家之前,还不是个凡夫俗子一个?我们师兄妹间的那点事,就不向外人提了吧?”
  女鬼是越说越玄乎了,句句都在暗示着她与明鼎的关系非比寻常,听得张举臣心里头的疑团越来越大。
  “哎,我说老和尚,你就别装糊涂了,快说,你到底救没救季姨娘啊?”
  “我……”明鼎竟然一时语塞。
  张举臣直觉有问题:“老和尚,我看你今天不对劲啊,你没做过的事,你为什么不辩解啊?”
  白雾里的女鬼又笑了:“做就做了,辩解什么呀?”
  顿了一会,女鬼又道:“说真的,老和尚,真是谢谢你呀。虽然你也没做什么,但是你什么也不做,就是帮了我呀,我终归还是要说一声谢谢的。”
  明鼎的脸上有引起挂不住了:“你不要说这些,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女鬼笑着说道:“明鼎师兄,我在曙光路沼泽边上摆的那个阵法,相信你一眼就能看空,但你没动它。如果你动的话,我现在也不可能这般跟你说话了,只怕我早就魂飞魄散了。”
  张举臣急了:“什么阵法?她到底摆了什么阵法?你没动她的阵法,她就能活过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