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零一章 还魂

  他上前一步,用力抓/住明鼎的衣襟:“老和尚,你糊涂了不是?这季姨娘是什么人,她可是这苍州城里法术最高的法师呀,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也不可能斗得过她,现在她好不容易死了,不再祸害苍州了,你却把她给救了,你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呀,你是不是要整个苍州的老百姓也跟着陪葬啊?”
  此时的明鼎,脸上全是悔意:“我当时没想这么多,我当时真的没想这么多。我只是念及同门之谊,我以为只要放她一条生路,她知道悔悟了,安安生生过完下半生,也算是积了福德了……”
  “你到底做什么了?”张举臣急了,真急了。他没有想到身为一代高僧的明鼎,居然这么糊涂,放走了季姨娘。
  ‘我没做什么呀,我发誓,我真的没做什么。”明鼎也急了,但是越着急他是越说不清楚了,“我,我只是,只是没动她设下的阵法而已。”
  张举臣又着急地问道:“那她到底设了什么阵法呀?”
  “还魂阵。”明鼎垂头丧气道。
  白雾里的女鬼又笑了:“我设的就是还魂阵啊,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早就魂飞魄散了。说实在的,你们请来的帮手啊,还真是厉害,我至今也没想明白,她手上拿着的那枚匕首到底有什么玄机,只一刀,就破了我的所有法术,枉我还修行了半辈子呢,居然连她一匕首都抵挡不住,你说这是不是怪事?”
  “不过呢,幸好我提前做了准备,为防万一,我设了还魂阵,就在那片沼泽附近。我什么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师兄你了。师兄你我同宗同门,我的法术你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如果看出来了,那该怎么办呢?不过我又想啊,其实我担心什么呢,即便是你看出来了,难道你还不念着我们的旧情么?”
  “你……你在利用我?”明鼎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才在曙光大道的时候,他看到沼泽附近设置的那个阵法,当即就明白了。这是续命的阵法,看来季姨娘是抱着死的决心来复仇的。不过呢,季姨娘终究还是怕死的,不然的话,她不会设了这个阵法给自己留后路。
  出家出得久了,心便仁慈了,明鼎寻思着,只要季姨娘能悔过,念及同门情谊,他还是不能置她于死地的。所以,当时在那个沼泽地的时候,在那个阵法之前,他一声都不出,就这样放了季姨娘一马。他本来以为,经历了这生死大关之后,季姨娘会因此悔悟过来,回到北地好好的生活。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等着自己……哦不对,她到自己的这个练丹房里来,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既然先前设置了还魂阵,那接下来要做的……
  明鼎脸色都变了,忙冲进白雾里。张举臣有点摸不着头脑:“哎哎我说老和尚,你干什么呢,你在找什么呢?”
  “还魂丹。”明鼎神色紧张,“季晓楠既然决定要还魂,又设置了还魂阵,那么她还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我们大光明寺的还魂丹。”
  “原来她来这里的目的,是要你们寺里的还魂丹啊。”张举臣这才明白过来,“我说老和尚,你也太循私了啊。明明看到她设下的还魂阵,就应该告诉我们才对的呀。还有,你既然能看破她的阵法,怎么就没想到她下一步就是过来找你呢,你早就应该多派些人手,哦不对,她的道法太厉害了,除了你谁也对付不了,你就应该亲自守在这里,不给她进来偷丹的机会啊。”
  明鼎无言以对。
  说实在的,在季晓楠这件事情上,他的确是存了私心的。正如季晓楠所说的,他与她的关系比寻常,俩人不仅是同门师兄妹的关系,而且还是相互爱慕过的。只不过造物弄人,季晓楠狂练道法,另辟捷径,导致走火入魔,容颜全毁。为了她,他也曾奔赴各地寻找良方。但是季晓楠却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留下一封信,让他忘了她,就悄无声消地在北地消失了。
  他经过多方打探,后来知道她去了中原,并且嫁给了别人。了无生趣的他,决定遁入空门,潜行修行,忘掉这段尘缘。
  多年来,他也的的确确做到了四大皆空,他以为,自己真的忘掉她了。直至看到了她在沼泽旁边设下的还魂阵,他愕然了,他知道,她遇到麻烦了,很大的麻烦,有可能付出生命的那种。他无法不帮她,即便是不能帮她,至少不去破坏她的求生吧。
  这便是他看到了阵法,终究还是抗不过心头的那份爱护之情,因而没有揭穿她的原因。
  果然,炼丹炉里,还魂丹少了整整十四颗。
  “季师妹。”明鼎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拿走那么多还魂丹干什么?你要想还魂,两颗就已足够。”
  白雾里的女鬼笑道:“还魂是不够的,我还要借助还魂丹恢复功法呢。”
  明鼎心头巨震:“你既已还魂,相当于人生重新来过,你就应该忘记前尘往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才是。你还要恢复功法干什么?”
  “干什么?”白雾里的女鬼的声音突然尖锐狠利起来,“你如果像我这样,儿子被人害死了,自己又被人害死了,你说,我应该要怎么样?当然是找人报仇啊,我季晓楠是快意恩仇的人,谁欠了我的,我一定要她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张举臣听不下去了:“好大的口气!季姨娘你死到临头了,还一点悔意都没有,枉费老和尚还想着放你一马,等你悔过自新呢,看起来老和尚的一番心思白费了啊。”
  “悔过自新?”女鬼狞笑起来,“什么悔过,什么自新?在我季晓楠的生命里,就没有这四个字!谁杀了我的亲人,谁欠了我的,就一定要还回来,这就是我的原则!”
  “你的原则?”张举臣冷笑道,“你的原则,就是养两只怪物残害苍州百姓么?”
  女鬼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怪物,那是我的儿子,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俩儿子!如今我的儿子被你们杀了,我就要替我的两个儿子找你们索命。”
  “那你出来呀。”张举臣故意激她。他知道,还魂前,季女魔头的气息是最弱的,只要在这个时候杀死她,就能永除后患了。
  白雾里有片刻的宁静,无声无息,显然是里面的那只女鬼在思索。片刻之后,白雾里再度传来女鬼的笑声:“张举臣,你果然很聪明,想用激将法激我出来,你好趁我最虚弱的时候杀了我,是不是?你这个法子倒是很好,可惜,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张举臣的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不错,他打听过季晓楠这个人,听说是北地一位厉害的的女法师,酷爱道法,修行也高,目空一切,性子暴烈。于是他寻思着激怒她,逼她现身。没想到这次季晓楠带了脑子来的,这样的激将法用到她的身上,居然没有奏效。
  明鼎痛心道:“晓楠,你既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为何还要苦苦纠缠于前尘往事呢?听师兄的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别再为前世往事再付出代价了,好不好?”
  “不好。”白雾里的女鬼断然拒绝,“师兄,你看得开,那是因为你不是我。我这一生中,只生养了两个儿子。为了使他们能够活在这个世上,我使尽了所有的办法,甚至不惜动用禁术。我图什么,我不过图以后膝下有子女相伴而已。但是他们呢,他们不肯放过我,非得要置我们母子三人于死地。既然如此,那就来吧,我季晓楠是什么人,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晓楠!”明鼎悲凉地看着白雾中的那个女鬼,他知道他心中所爱的人活不久了,“晓楠,你听我说,这个世上,强中自有强中手,你认为你已经很强大了,但是这个世上还有比你更强大的。你既然已经死过一次了,九死一生又活过来了,你何必再拿鸡蛋碰石头呢,那个人,并不是你想像中那么好对付的。”
  女鬼冷冷一笑:“师兄,你不必劝我,我当然知道这个世上,强中自有强中手。但是,杀我的那个人,我试探过了,她本身并无半分法术,只不过是她手中的匕首厉害罢了。只要我将她的法器拿走,她还不是任我宰割么?”
  说到最后,女鬼哈哈大笑起来。
  明鼎着急道:“不是的,晓楠,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那个杀你的人,你千万不可小瞧了,她今天有本事杀了你,以后她也一样有本事杀了你的。你还是听师兄的劝,快走吧,走得远远的,寻个地方,平平静静的过完下半生吧。”
  “师兄!”女鬼相当不满,“师兄你怎么了,怎么入了空门就变得全无斗志了?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同在师门的时候,有人要来挑衅我们迷宗,还是师兄你带着我们一众师兄妹,将对方打得个落花流水,再也不敢踏入迷宗禁地半步呢。师兄今日长他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好生令我失望。”
  明鼎哪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总好过让她送命吧。他的语气更急了:“晓楠,听师兄的好不好?不要再去招惹杀你的那个人了,师兄说的是真的,那个人,不要说你,连师兄都惹不起的!”
  “哦,难不成师兄你也怕那个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法力之人?”女鬼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惊讶,“听得师兄如此一说,那我就更要会会那位姜家小姐了。”
  “晓楠!”明鼎急得要跺脚,他当然知道此去寻仇,自己的师妹有可能回不来了,但苦于师母有严训,无法将那人的真正身份说出来。
  “师兄你不要说了,你也不必如此的害怕,一人做事一人当,凡事我都自己去做,自然不会连累到别人。”女鬼的语气很冷,透着斩钉截铁,“反正这个仇我是报定了,不过,我不会以罗家人的身份出面的。我那夫君虽然不是什么能人,好歹这十几年来也是真心实意待我,我不会连累他的。此次寻仇,我只针对杀我母子三人的那个人,绝不会伤及无辜,这个师兄尽管放心好了。”
  说到这,女鬼的语气一变:“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师兄,就此别过,从此,后会无期。”
  语音一落,白雾上的人影也随之消失,很快,白雾也散了,似乎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明鼎呆呆地看着前方。只有他才能够明白,他的季师妹此去,必定是去送死的。因为对方,是个太太太强大的人了。
  “老和尚,你还在发什么呆呀,快追啊。”张举臣催促道。
  明鼎了无生趣道:“追什么追,你追得上么,要追你去追!”
  张举臣不由语塞。
  这是什么话嘛,对方可是道法高人,让他这么一个凡夫俗子去追一个法师,能追得上么?
  “你为什么不追?”张举臣瞪着眼睛质问他,“老和尚,你这样循私枉法可不成的哦。你知道你这个师妹,也就是季姨娘如果不铲除的话,对整个苍州的危害有多大吗?她可是道法精深之人,又懂得驻颜术,她再要使个法术,让自己恢复成小姑娘的容颜来,又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呢。你这样纵容姑息,对得起这苍州的黎民百姓么?”
  明鼎痛苦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叹息一声:“张大夫,你无需过多的担忧。虽然这还魂阵能使人还阳,但是没了躯体,她活不过七天。即便是有了躯体依附,由于这是有悖天理的,也只能活一年罢了。而且,随着依附躯体的发臭,最终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哦,原来这样啊。”张举臣这才放下心来,“也就是说,现在的季姨娘只是一个魂魄而已,只能活上七日。只要在这七天里,我建议豫王召集苍州城里的法师,布下天罗地网,她的魂魄便逃脱不掉,再也不能祸害百姓了。”说到这,他的心放松了一下,“如此甚好。”
  明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的确如此。”
  张举臣看看四周,这地下室算是一个放置药材的仓库,经历此次事件之后,四处一片狼籍。
  “老和尚,叫些人进来打扫一下吧,看这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张举臣道。
  他是医者,素爱整洁干净,这样乱七八糟的,他可看不下去。
  明鼎这才醒悟过来:“我马上命人进来打扫。”
  他们齐齐走出去,明鼎刚要唤人,就看到一个中年和尚,是偏殿执事,急匆匆地朝着他这个方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