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零三章 关系

  秦怀只觉得头皮发麻,他震惊地看着面前的豫王:“王爷,你,你真的要娶姜家那位小姐?”
  豫王微微侧头:“对,有什么问题吗?”
  “哦不是,是没什么问题。”秦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还打算提醒王爷小心提防那位姜家小姐呢。如今倒好,他提醒的话还未出口呢,豫王就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了-----他居然要娶那位姜家小姐!
  人常说,枕边人嘛,一定要是个知根知度的,不然的话,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明摆着那位姜家小姐就不是大家都知根知底的人啊。
  她的身上太多的疑团了,就好比她身上所拥有的神秘的力量,究竟来自何方?总该弄清楚吧。如若不然的话,如何判断她究竟是敌是友呢?
  秦怀觉得,面前这位豫王爷不太像他所熟识的那位豫王爷了。他所熟识的豫王爷,目光锐利,判断精准,深谋远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而在这件事情之上,他看得出来,王爷明显的就是过于感情用事了。
  诚然,那位姜家小姐较之于苍州城里的那些平庸的贵女们来说,的确有过人之处。且不论她小小年纪便出落得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单就她屡次相救于王爷,就能看得出来,此女极为聪慧,一般人可是骗不了她的。
  可是,迎娶这样的女子,真的好么?
  让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女子进入豫王府,对他们的大业将是大大的不利。他想,军师绝不会同意的。
  “王爷!”秦怀费力道,“王爷真的打算要迎娶姜家小姐么?”
  豫王很认真地点点头,脸上的神情告诉秦怀,他可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随随便便说说而已。
  秦怀咽了一口口水道:“不管怎么样,属下总觉得不太好。王爷你是什么身份,您是尊贵的皇子,而她呢,只不过是一名商女罢了,连苍州城里那些官宦之家的贵女们都比不上。这等身份差异,王爷您怎么可以迎娶她呢?她又怎么可以成为您的王妃呢?”
  这番话是他憋了好久才想到的,他不太习惯说人家不好的,这番话说得口干舌燥的,这才好不容易说完。
  “说完了?”豫王一晃一晃的玩弄着扇子上的吊坠。这是一束颜色鲜艳的莲花流苏吊穗,编织得很精致,想必编织的人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秦怀点点头。
  “那好,既然你们质疑那位姜家小姐的身份,那你们想过没有?我们天熙王朝的皇后,哪一位是出身尊贵的皇族,或者官宦之家的?这些,难道你们都忘了么?这是祖训啊,难道你们这些人连祖训都一并忘了?”说到最后,豫王的语气凌厉起来。
  秦怀只觉得浑身一震。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来大晋太久了,他都差点忘了还有个天熙王朝了,更别说祖训了。
  天熙王朝的祖训,历代君王,必须迎娶圣女。不管当时那一代的圣女,是什么身份与地位。也不管是富家小姐,还是贫穷的乡下姑娘,甚至卖/身入府的丫环和做粗活的粗使丫头,只要确认了圣女身份,就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这是对历代圣女舍己为人的报答,也是一直流传下来的祖训,任何人都不得违背。
  试想,如果不是为了天熙王朝,不是为了历代君王的励经图治,哪个女孩子愿意让自己的生命终结呢?
  让圣女在有限的生命里感受到幸福与快乐,这是天熙王朝对于圣女最好的,也是力所能及的报答。
  所以,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即便圣女为了君王的换血大/法而牺牲,但她所生下来的皇子即太子,则沿续了她的遗志,成了一代君王。
  其实,消亡的天熙王朝是个繁盛的王朝,天熙历代君王都是明君,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生命的来之不易,所以代代君王都勤政爱民,把整个天熙治理得很好,兵强马壮,粮苍满盈。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逸。不知道是不是国家太平得太久了,君王们没有了忧患的意识,最后一代天熙君王,居然相信镇国大将军段天鸣,使其权倾朝野。而自己,则在段天鸣的诱使下,四处寻访长生不老之术。以至于被段天鸣伺机夺位,串通北直柔真族漆辰峭一起,推翻了天熙王朝。
  反叛贼子将最后一代天熙君王困于罗浮宫/内,火烧罗浮宫,君王被烧死,时年二十七岁,尚未进行换血大/法。
  至此,天熙王朝消亡。
  而豫王秦怀等人,就是怀着复国的大业之心来到大晋的。
  既是天熙的旧人,怎么可能把祖训都给忘了呢?
  豫王如此一说,秦怀即使想反驳,也无从反驳了。
  他再度咽了一口口水。他知道豫王一向是杀伐果决的人,处事干净利落,豫王决定的事情,一般都很少能够更改。但是,让那个身份来历不明的姜家小姐入府,成为他们的王妃,实在让人担忧啊。
  所以,他决定再努力一下,说服豫王:“王爷,您真的打算要迎娶那位姜小姐为王妃么?”
  “嗯。”豫王点头。
  “可是,那位姜家小姐可是有婚约的人了,人家打小就订下的娃娃亲了。我们是有祖训,规定历代君王必须迎娶圣女,晋封为皇后。但是,即便是君王,也不可能夺人之妻吧?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这皇家的威严……”
  豫王略感讶异地看着秦怀,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料到。
  他只想着既是有女子肯为挽救他的生命而付出毕生的代价,那作为被救之人的他,总该做点什么吧?能给她最好的,自然是要给她最好的。
  偏偏漏了考虑,如果对方是有婚约的人呢?
  在天熙的时候,自打太子降生伊始,便会差人在民间寻访圣女的下落。当然,茫茫人海,要寻一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个时候,大祭司就发挥了重要作用。大祭司会夜观天象,寻找圣女所在的星相位置,锁定目标,再派人前往寻访,然后带入宫中,与太子一块长大。
  但是在最后一代君王的时候,未等到三十王岁施行换血大/法,君王便被叛党烧死在罗浮宫里。而那位所谓的圣女,也被段天鸣给杀了。原因是,那位圣女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圣女,而是段天鸣找来冒充圣女的,真正的圣女呢,早就不知所踪了。
  为了复国大业,作为大祭司后人的军师,还是通过夜观天象极力寻找圣女的。可惜,圣女所主的星像一直暗淡无光,极难辨别方位。军师也是历经多方努力,用了很多种方法,这才确定圣女就在苍州城内。
  圣女的寻访,直至现在,才得以完成。而这个时候,圣女已经订了亲事,有了议婚的对象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所以,秦怀特地把这个事情拿出来,就是想提醒一下豫王:即便是君王,也不能夺人所好的。
  同时,他也暗自庆幸,幸好那位姜家小姐是有婚约的人,如若不然的话,他们的王爷真的娶了她的话,他们还得为解开她身上的神秘力量费一番心思呢。
  再进一步的话,如果解开她身上的神秘力量之谜之后,却发现是敌非友,那就更麻烦了。
  所以,秦怀的想法是,就把那位姜家小姐纯粹当成是王爷的药引吧。让她先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走完自己短暂的一生。然后再成为王爷的药引,也就无可厚非了。
  该补偿的,都补偿了,她如果还要再提要求的话,那就是非份之想了。
  总而言之,那姜姓小姐绝对不可以成为他们的王妃,他们也不需要一位来历不明的王妃。
  “如此说来,本王还真的不能够娶那位姜家小姐为妃了?”豫王沉吟道。
  秦怀用力地点点头。
  豫王的脸上带了失望的神色:“君子不夺人所爱,本王虽然贵为王爷,但也不能他人就范,免得给世上留下笑柄。也罢,本王不娶那位姜家小姐便是了。”
  秦怀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豫王一眼。见后者不太像说笑的,这才放下心来。
  “王爷,属下并不是祖训有什么错,只是补偿的方法有很多种,也不一定非得要用迎亲这种方式吧?”秦怀又道。
  豫王也并非是个固执的人,反之,他应该是个很大量的人,当即道:“秦将军说得是,世上感恩的方式也并非只有一种,还有其他很多很多种。既然那位姜家小姐是有婚约的人,那本王就成全她吧,至少也应该让她风光大嫁吧。秦将军,你且去打听一下,那个跟姜家小姐订下亲事的人是谁,看咱们能不能助他一臂之力?”
  秦怀马上道:“王爷,属下早就打听过了。跟姜家小姐订亲的,是苍州的谢家。”
  “谢家?”豫王微感意外,“哪个谢家?”
  秦怀笑道:“王爷倒是健忘了,这苍州城里,除了那家之外,还有哪个谢家?”
  见豫王似乎仍没有忆起,秦怀于是便补充道:“王爷可曾记得长公主的伴读邹燕燕?”
  豫王想起来了:“你说的可是镇国大将军邹明的亲侄女邹燕燕?”
  镇国大将军邹明权倾朝野,这是整个大晋都知道的事情,偏偏当今圣上对这又十分的信任,很多大事都交由他来做。邹明也是个思维很活络的人,不仅在朝中拉了一大帮人,骗取了皇上的信任。而且,他还很贪心,把他的亲侄女送进宫里,给长公主当伴读。
  在大晋,伴读算得上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了。
  何况,还是给皇上最喜欢的长公主伴读呢。
  当今圣上,独独对两名公主甚是宠爱,一位是清风,一位便是月影。清风比月影年纪稍长,为长公主。
  清风公主是当今圣上打小就带在身边重点培养的,容貌端庄,性子沉稳,不似月影那般跳脱。兼之天资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言行举止皆有皇家风范,是天下众女子的偕模。
  苍州何府的张二小姐张芸初,虽说被誉为苍州第一才女,但跟清风长公主比起来,也只能排到后面去了。
  而清风长公主对自己的容貌与才情,也是相当自负的,她曾放出话来,非天下第一英雄不嫁。
  而皇上也应允了她,要找一个当今盖世英雄给她当夫婿。
  豫王虽然打小就出了宫,但是对于清风这位长姐还是有一点印象的。他记得,有一个小姑娘打小就跟在长姐的身边,容貌出众,柔柔弱弱的。
  可是,谁知道呢,指不定柔弱就是女子天色的保护屏障呢。要知道,在复杂多变的皇宫里头,捧高踏低比比皆是,柔弱可是活不下去的。
  可是那位邹燕燕却活得很好,不仅活得好,还入了皇上的眼,如果不是太子倾心的人是夏国鸣凤公主的话,皇上还打算将邹燕燕许配给太子,当太子妃呢。
  所以,邹燕燕的运气似乎差了那么一点。
  不过,当不成太子妃,太子侧妃也是炙手可热的人选啊。
  太子倾心的那位夏国鸣凤公主,说起来不过是位亡国公主,很多年前为求复国大计,来到大晋,与太子爷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太子对其的感情自然是其他女子无法比拟的。
  感情是一回事,但她是亡国公主也是事实。一个亡国公主能有多大作为?若不是太子看重于她,只怕她在皇宫里一天也待不下去。
  而邹燕燕就不同了。她的伯父邹明乃镇国大将军,重权在握,权倾朝野,而且皇上对其也十分的器重,很多军国大事都交由他去办理,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而且,近几年在邹大将军的运畴帏幄之下,宫中隐约有消息传来,皇上有意向让太子纳邹燕燕为侧妃。若真如此的话,那邹大将军的前程必将是锦上添花,势无可挡,天下无人能及。
  而太子呢,似乎对于宫中这则传闻无动于衷。
  相传太子乃天下第一痴心之人,他的眼睛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与他青梅竹马的夏国鸣凤公主。为了夏国公主,他不惜屡次顶撞母后,跟皇后对着干。所以,皇后再精明彪悍,对于太子的一意孤行也同样的无可奈何。
  豫王虽然远在苍州,远在朝堂之外,但是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他对于朝廷所发生之事,也是十分关心,耳熟能详的。所以,他听得秦怀提及清风长公主身边的伴读邹燕燕时,心里便一动,不由问道:“这与邹燕燕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秦怀笑嘻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