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零六章 鲜芒

  现在她还是谢家未过门的媳妇,这送礼就以姜家的名义送。众所周知,姜家可是苍州城里的首富。这礼品送得轻了,有人会说姜家抠,如果送得重了,看起来又好像一味巴结谢家似的。
  虽然谢家为官宦之家,她们姜家与之订亲,订亲的对象又是对方家的庶子,如此一来,算是门当户对了吧。若是被外人看成她们这苍州首富去巴结谢家,这姜家的面子就不太好摆了,以后在苍州城内行走,也会被人说闲话的。
  姜新蕊不想为了自己这门亲事,让姜家失了颜面,也不想让谢家从此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这个送礼的问题,她要好好考虑一下。
  “先等我想想吧,等想好了再作打算。”姜新蕊若有所思道,“反正现在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慢慢规划。”
  小芳当然不可能看得出姜新蕊心里想的是什么,应了一声,便出去送信去了。
  姜新蕊轻轻叹息一声。
  她倒是想起了一件宝物,那就是九珠连环。
  确切来说,九珠连环是一味药,是一味世间少有的药。
  九珠连环,避毒驱邪,只要人死不过三日,取其一粒珠子,磨粉送水吞服,有起死回生之效。
  苍州人都知道,谢老太爷的身体一向不大好,今年的大年谢老太爷是在苍州城里过的。听谢府里传出来的消息,除夕的前一夜,谢老太爷还呕了血,差点晕厥,折腾了一个晚上,又请了张大夫过去,这病情才稳定下来。如若不然的话,只怕这大年都过不了。
  九珠连环的确是个好东西,送此礼,颇有体恤关怀谢老太爷之意,兼之这也算是世间少有的宝药,算是给谢家极大的面子了,又不会失了姜家的脸面。
  可惜,现在那九珠连环并不在她所在的姜府里。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地方收藏有九珠连环。
  豫王府。
  姜新蕊不由得有些泄气。
  九珠连环是送礼佳品,可惜她不能送。因为,她实在不想与豫王府再有任何的牵扯了。
  可是,除了送九珠连环之外,还有更合适的礼品么?
  她暂时还没有想到。
  当然,这个世上比九珠连环还贵重的礼品也不少,她只要随便起一个金矿就可以了,但是,还是没有九珠连环合适啊。
  看来送礼这个事情还真是麻烦。
  如果实在是无礼可送,就让打地洞的两兄弟开一条地道到豫王府的库房里去,偷偷把九珠连环取走,再附上银子就得了。
  她猜想,豫王收藏此宝药的目的,无非是给他自己治病之用。但是他的那个可不是普通的病,那可是天下无药可解的无影毒啊,九珠连环对于他的病,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用了也只能浪费而已。
  倒不如给了她,让她做个顺水人情,送与谢老太爷当礼物好了。
  不过这可是偷盗行径,说出去也太不光彩了吧?
  如果能让豫王主动将此宝药献出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她暂时还想不到能让豫王主动献药的法子。
  算了,不想了。姜新蕊看看窗外,还未到黄昏,天色还是很好的,光线很足。
  这个时辰,正好去陪老太太说说话,挨到晚饭时分,顺带陪老太太用饭。毕竟从明天开始,自己又要到何府去,又不能陪在老太太身边了。
  主意一定,姜新蕊起身,唤上小梅,又去姜家的冰窖里起了一盒子的冰,又挑选了几个色泽鲜艳的鲜芒果,这才一起到老太太的院子去。
  老太太的院子在前面一进里,与母亲何氏的院子为同一进,老太太的院子在左边,母亲的院子在右边。中间是一个很大的荷花池,分两个门进入,互不干扰。
  姜新蕊带着小梅,顺着曲折的回廊一路而去。行至荷塘边,左边的月形门进的是老太太的院子,右边的月形门则进的是何氏的院子。
  姜新蕊沿着左边走,面快要到老太太的院子门口的时候,她眼角的余光好像瞄到有一个人匆匆而过。
  抬头看去,见是一个妈妈模样的人过去了,是朝着左边那个月形门走去的。看那背影,好像是何氏身边的肖妈妈。
  但是往日里肖妈妈走路可没有这么快。
  小梅也看出来了:“小姐,你说方才那个进去的人,是肖妈妈吗?怎么奴婢觉得不太像啊。虽说这背影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但是肖妈妈的腿有风湿,这两天下雨,她的风湿又犯了,昨天傍晚时分说是疼得不行了,要去水月庵找那个装神弄鬼的明空师太给开个药方,去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今个儿却回来了,也不知道搞什么鬼?”
  姜新蕊道:“想必去找水月庵拿药是一回事,受我母亲的差遣又是另一回事了。”
  小梅对那个水月庵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听得姜新蕊这么一说,不由得气愤道:“就小姐的心性好,如果换作奴婢的话,真恨不得把那个什么水月庵给拆了,要在以前,夫人对小姐多好啊,什么好吃的都给小姐留着,现在呢,听了那个什么明空师太的话,对小姐也不待见了,还在老太太的面前说小姐的不是。小姐您说,这明空是不是存心要离间您与夫人的母子之情啊?”
  姜新蕊想了想,点了点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小梅急道:“小姐,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拿奴婢寻开心啊?奴婢能看出来的,小姐那么聪明,会看不出来吗?只不过小姐顾忌着夫人肚子里未出生的小公子,一直忍着罢了。”
  姜新蕊拍拍小梅的肩膀:“你明白就好好。张大夫说了,母亲这次是在涉险,稍有一丁点的差错,不仅这腹中的孩子保不住,只怕大人的性命也有危险。你说,都这样了,我还能不让着她们么?”
  “可是小姐……”小梅担忧地望着姜新蕊,“现在夫人还未把小公子生下来呢,就如此的护着这未出生的孩子了,事事都听那明空的,待日后小公子出生之后,明空还不知道要使出什么法子来对付小姐呢?”
  姜新蕊觉得奇怪:“小梅你说,我与那水月庵,没有什么过节吧?为什么明空处处要针对我呢?”
  小梅摇摇头,她也想不明白。
  “算了,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吧。”重活一世,姜新蕊的心大得很,不再像以前那般,凡事都要弄个清楚明白,“无风不起浪,无穴不来风,凡事都有它的前因与后果。现在想不明白,那就先放放吧,日后待水落石出了,也就真/相大白了。”
  这个时候,荷塘对面的肖妈妈已经走到右边月形门前,伸手推门。
  姜新蕊觉得袖袋有些异样,低头看去,见小黄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从袖袋里钻了出来,长长的身子伸得跟一根铁棍子似的,头顶上的肉瘤愈发明显,两只碧蓝碧蓝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对面看,时不时还吐一下信子。
  姜新蕊讶异极了:“小黄儿,你怎么了?”
  前世谢郎曾告诉过她,帝王蛇是这个世上嗅觉最敏锐的一种蛇,它身形竖立,头上肉瘤突起,作准备战斗状态的时候,就证明出现异常状况了。
  姜新蕊朝四周看看,这光天化日之下,能有什么异常状况呢?
  何况,这还是在姜府守卫极严的内宅里头呢。
  她想,是不是近段时间进入盛夏,天气炎热的原因,小黄儿也有些烦躁起来,于是她伸手摸/摸它的头,以示安抚。而这个时候,对面的月洞门打开了,肖妈妈走了进去。
  小黄蛇这才不情不愿的重新缩回袖袋里。
  “看这小调皮,害人虚惊一场。”姜新蕊笑道,重新把小黄蛇在袖袋里安顿好,这才伸手去敲老太太院子的门。
  刘妈妈过来开的门,一看小梅手里提着的东西,马上就明白了,喜逐颜开道:“小姐猜老太太的心思啊,猜得还真准。方才老太太还说要吃冰呢,说盛夏吃冰最好了,当然,要吃也要吃小姐亲手做的鲜芒刨冰……”
  姜新蕊笑道:“我早就寻思着要给祖母做冰来吃,也知道祖母爱吃这鲜芒,但是鲜芒湿气重,对祖母身体不太好,我也是思来想去,想着就做一碗吧,给祖母解解馋。”
  刘妈妈也笑道:“方才奴婢也是这么劝老太太来着,老太太没啥意见,反正只要小姐肯做,老太太就开心。”
  姜新蕊笑道:“我这不就来了么?”
  大约是她们在外头说的话让屋里头的老太太听到了,老太太道:“你们都快进来吧,别磨蹭了,我还等着吃鲜芒刨冰呢。”
  于是大家笑着进去了。
  至于鲜芒刨冰,那可是姜新蕊的拿手绝活,放眼整个苍州城,就算是扩大到整个大晋,只怕再没有人做得比她更好的了。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由于是老太太爱吃的,她就常做,没想到,嫁入谢府之后,原来谢郎也爱吃,她甚是开心。为了做好这个,她还特地跑去请教当地一个做鲜芒刨冰做得最好吃的师傅,三顾茅庐,人家看在她的诚意上,这才答应把做刨冰的秘芨传授于她。
  今个儿可是她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她道:“我就知道祖母最爱吃的,就是我做的鲜芒刨冰了。为了不让祖母吃腻了,我还特地向一位师傅讨教,把他的秘门绝活给学了过来。今天呢,我就给祖母做八个花样,祖母吃一个就好,其他的都放到冰窖里,两三天吃一个,也就不会湿气重了。”
  刘妈妈对于姜新蕊这样的安排甚是满意,笑道:“小姐说得极是。”
  别看老太太平日里说话做事雷厉风行的,但一到了美食面前,立马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乖宝宝,也跟着应道:“蕊丫头说得极是,我听蕊丫头的。”
  刘妈妈想起来了:“小姐,鲜芒够吗?奴婢记起来了,昨儿的这个时候,何府那边托人送来好多鲜芒呢,奴婢给小姐拿一些过来。”
  姜新蕊点点头。
  本来她打算只做一个鲜芒刨冰给老太太过过嘴瘾的,所以只带了几个鲜芒过来。如今临时起意,要多做几个花样的,如此一来鲜芒就不够了。幸好老太太这里有,不然的话,就得出府去买了。
  不一会的功夫,刘妈妈就回来了。
  是推着一辆小小的推车回来的。
  见姜新蕊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刘妈妈忙解释道:“小姐,奴婢本来是打算拿几个过来的,但是老太太的嘴可刁呢,这鲜芒新不新鲜,老太太可是一入口立马就能够察觉出来的。为了做出来的鲜芒不合老太太的胃口,奴婢索性把这一小车子的鲜芒全拿过来,让老太太亲自挑选,这才是最合老太太心意的。”
  姜老太太酷爱鲜芒刨冰,对做鲜芒刨冰的食材也十分上心,次次都亲自挑选,这在姜府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刘妈妈这样做,正合老太太的心意。
  于是,老太太站了起来,走到推车前,亲自挑选起鲜芒来了。
  姜新蕊看着那一车子的鲜芒,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是……何府昨晚送过来的?“
  一车子的鲜芒,这也太多了吧?
  要知道这鲜芒可不等同于其他水果,吃多了吃滞了,会引发很多问题的,对于老人家更甚。
  姜新蕊想起来了,前世的时候,老太太的身体垮掉的那个晚上,就是吃了太多的鲜芒。
  从此,老太太的身体每况日下,再也恢复不了从前的样子。到后来,卧病在床,连米饭也吃不下了,只能喝米汤。
  等老太太去世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老太太对鲜芒过敏,吃一个就到顶点了,再吃的话就会出现心跳加速,呼吸急速,甚至休克的情况。
  只怪前世的自己,学医不精,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自己能够及早预料到的话,劝阻老太太,至少以后也多一个帮自己拿主意的人,自己也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她的目光落在那一车新鲜水灵的芒果上:“刘妈妈,这是谁送的呀,看这果子的成色品相,不太像我们苍州产的呢。”
  刘妈妈笑道:“小姐真是好眼光,一眼就看出来了。小姐说得对,这还真的不是产自我们苍州的。我们苍州所出的芒果,个头小,核大。而这种芒果呢,个头大,核非常小,几乎一都是黄橙橙的肉,因此俗称帝王芒。”
  姜新蕊心中一动:“哦?”
  要知道,但凡能够冠上“帝王”二字的,那便是贡品了。
  姜新蕊记得,前世的帝王芒,好像出自蕴州。
  可是蕴州离这里没有千里,至少也有七八百里,这一车子的帝王芒,要从那么远的地方运到这里来,还能在这么大热的天里,保存得这么完好,绝非普通人家能够做得到的。
  刘妈妈看着一车子的帝王芒,脸上透着感激:“小姐,这是夫人的娘家,也就是何家那边送过来的。”
  “何家?”姜新蕊讶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