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零七章 过敏

  “对呀小姐,就是何家那边送过来的呀。”刘妈妈很肯定道,“送这车帝王芒过来的婆子奴婢认得,就是何府的汤妈妈。”
  姜新蕊看着刘妈妈,笑道:“原来真的是我那外祖父家送过来的呀。我还以为何府与我们姜家的恩怨,一辈子都解不了了呢,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刘妈妈点头道:“是啊,奴婢也真的没想到,我们姜家与何家这么多年的纠葛,竟然一下子就烟散云散了,真是好啊,正所谓多一位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对吧?”
  她看向姜新蕊:“不过这一切的改变,说到底还是小姐的功劳呢,当然,还有夫人的功劳。如果不是夫人的极力推荐,如果不是小姐您亲自到何府里去,咱们两家的恩怨哪能消得这么快啊。这下好了,真的太好了。”
  刘妈妈兴奋了,转头对老太太道:“老太太,奴婢认为,这两家多年的仇怨顿消,可是天大的喜事啊,真该好好庆贺一番才是啊。”
  老太太沉吟片刻,点头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我们姜家与何家,还有消除仇恨的时候。依我看哪,那就等蕊丫头从何府回来吧。到时候我们发出请柬,请何府的人过府来吃顿饭,把以前的那些纠葛都了结了,以后两家有来有往,别人也就不会看我们两家的笑话了。”
  姜新蕊附和道:“祖母说得对,待明日我过何府,一定会向何老太爷提这个事的。”
  “这就太好了,奴婢替老太太高兴着呢。”刘妈妈高兴道,欢欢喜喜地去洗鲜芒,给姜新蕊准备材料去了。
  姜新蕊回头看了老太太一眼,此时的老太太已敛了笑容,两人目光对接,皆心知肚明。
  其实两家的仇怨哪能有那么快就能消融的?祖孙俩一唱一合的,也不过是演戏给外头人看的罢了。
  这一车的鲜芒,虽然能够骗过刘妈妈,但骗不过老太太,更骗不过姜新蕊。
  特别是姜新蕊已经找到了老太太的真正死因。
  她怎么可能跟前世害死老太太的仇家冰释前嫌,恩怨两消呢?
  是何家执意要与姜家为敌,而不是她们姜家。
  何家曾几何想过与姜家和解?
  她到何府学堂也约莫有十天八天了吧,也曾多次请求拜会何老太爷,而何老太爷呢,连个面子都不给,拒不相见。不要说何老太爷了,总而言之,何家的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把她姜家放在眼里的,这算是哪门子的和解啊?
  在姜新蕊看来,何家使的这些手段,还是太过于稚/嫩了。换作她的话,首先是管束好何芸初,不让她坏了整个计划。然后是先给姜府一个甜枣,使其放下戒心。再然后,就是送这些芒果过来,如此一来,一环扣着一环,才能水到渠成,成功在握嘛。
  看来何府送这一车子的鲜芒来,算是白费心机了。不过,倒是益了她了,这一车子的鲜芒,够她做整个夏天的鲜芒刨冰了。
  “蕊丫头。”老太太叫住姜新蕊,“你倒是说说,这何府是个书香门第,读书人家,又不像我们姜府,是做生意的,他们是如何做到千里迢迢的将这些芒果运过来,又是如何做到这运送的途中保鲜的呢?”
  “军队。”姜新蕊道。
  她已经想到了,单凭书香门第的何家,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么复杂的工程。但是,如果借上张四小姐所在的侯府的力量呢,那就不同日而论了。
  何二小姐好手段,轻轻巧巧的就利用上忠勇侯府的铁骑军。利用公务之便顺便稍带上这一小车子的鲜芒,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当然,虽然是一小车子的鲜芒,但要完好无损的送到苍州,这途中的保鲜也是很讲究的。
  所以说,何府为了这个事情的确是颇费心机啊,从这里也可以看得出来,何家的人,从最上头的何老太爷,再到下面的何二小姐,对于姜家可是势在必得啊。
  那忠勇侯府也是够傻的,这么容易就被人家给利用了。
  只是,让姜新蕊不明白的是,如果说何老太爷父子几个一直窥视姜家的庞大家产,这还说得过去。但是何二表姐呢,自己素来与她无怨无仇的,但纵观她的所作所为,件件都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呀,她究竟为何与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姜新蕊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弄清楚的,她来到老太太的身边,坐了下来,低声问道:“祖母,您这吃鲜芒会过敏的症状,有谁知道吗?或者说,有谁曾经见到过吗?”
  老太太摇了摇头。
  这个吃鲜芒会过敏的毛病是她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起初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在老太太十五岁那年,蕴州鲜芒大丰收,当时老太太的老祖母,疼爱老太太,就托人捎了一些回来。吃上一个的时候,老太太的脸色如常,但吃第二个,老太太的脸色就立马变了,变得苍白起来,肚子痛,上吐下泻的,当时跟在老太太身边的并不是刘妈妈,而是另一位姓朱的妈妈,若真要说谁知道这个事情的话,那也就只有朱妈妈了。不过后来,那位姓朱的妈妈得了急症,去了。如此一来,这个世上除了老太太自个儿知道自己的症状之外,再无他人了。
  而姜新蕊,也是通过前世老太太的死因推断出来的。
  “真的只有以前的朱妈妈知道吗?”姜新蕊疑惑道。
  老太太肯定地点了点头:“我想得很仔细了,就只有朱妈妈知道呀。不过,那朱妈妈是个短命的,在我未出阁的时候就去了,你说这一个入了土的人,能把这个秘密说与谁听呢?”
  “自己的母亲,丈夫,或者兄弟姐妹也有可能的。”姜新蕊道。
  老太太想了想:“你说起这个,我倒是记起来了。那个朱妈妈,是我在出阁的前一年,放出去的,配了本家的一个家生子。半年不到,这个家生子死了。然后朱妈妈改嫁,好像嫁是的别府的,具体姓什么,我倒是记不太清了……”
  姜新蕊点头道:“这就是了。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人知道祖母的这个症状,偏偏何老太爷知道了,祖母不觉得蹊跷吗?所以,孙女认为,朱妈妈再次的改嫁,一定是嫁到何府那头去了,即便不是嫁到何府去的,一定也与何府有着脱不了的干系,不然的话,何老太爷又如何能够知道祖母的秘密呢?”
  “所以,才有了今日送过来的这一车子的鲜芒?”老太太明白了。
  “那祖母接下来要怎么做?”姜新蕊问道。
  “那些人不是希望我一病不起吗?”老太太笑了,“那我今天晚上就病了吧,不然的话,那些人会不高兴的。”
  姜新蕊不由笑了:“祖母,现在病可不是时候哦。既然人家何府那么有重修旧好的诚意,还送了这么多的鲜芒过来,您要病的话,得推迟到那个时候病才是时候。”
  “对,现在还不是病的时候。”老太太赞赏地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既然我们祖孙俩都想到一块去了”
  刘妈妈洗好鲜芒回来,看到这祖孙俩偎依在一起,不由得笑道:“哟,瞧这蕊姐儿,把老太太哄得,都高兴死了。蕊姐儿,你这做刨冰的拿手绝活,老太太最喜欢了。”
  “那我就给祖母做一碗鲜芒刨冰解解馋吧。”姜新蕊笑着说道,“我最近拜会了一位专做刨冰的师傅,他做这刨冰可是个绝活,能变出十几种的花样来。我正在学,到时候给大家伙露一手。”
  小梅拍手道:“那真是太好了。”她指着那一车子的鲜芒,道,“小姐可以大显身手了。”
  姜新蕊转头看向老太太:“祖母,你意下如何?”
  老太太想了想道:“方才刘妈妈不是说了吗?我们两家都积了那么久的恩怨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姜家还未有动作呢,人家倒比我们先行一步了,这足见人家何府的诚意。既是人家主动了,我们姜家也总该有点表示才对吧?”
  说到这,老太太顿住,看向姜新蕊,后者明了地点点头。
  而刘妈妈与小梅则一脸的茫然,不知道老太太要做什么。
  姜新蕊看了看那一车子的鲜芒,道:“鲜芒很新鲜,但不宜留得太久,特别是在这么个大热的天气里。依我看哪,择日不如撞日,就后天吧,明天去何府的时候,我顺带把请柬送过去,看看何府的意思如何?”
  其实这话是姜新蕊故意这样说的,不用想都知道,既是人家何府主动送鲜芒过来,那姜府请宴以示谢意,以此重修何姜二府的关系,何府那边的人能不来吗?
  还未等老太太说话呢,刘妈倒抢先说了:“老太太,蕊姐儿说得对,奴婢查过了,后天就是个好日子。到时候,蕊姐儿可要多做些花样的刨冰,让大家伙开开眼界。”
  姜新蕊看了何妈妈一眼,笑道:“那是自然,我一定会使出浑身气力弄好这个重修旧好的宴会,绝不会给姜家丢脸的。哦对了,我还打算温几壶羊奶,如果席间有人不太喜欢吃冰,那就喝羊奶吧,多种选择嘛。”
  刘妈妈没有想到姜新会这样说,马上双手双脚赞成:“这敢情好极了,喜欢吃冰的吃冰,不喜欢吃冰的,就喝热奶,蕊姐儿想得还真周全。”
  老太太看向刘妈妈:“那你还不快点把我的云墨拿来!”
  老太太的意思是说,她要亲自写请柬,以示诚意。
  刘妈妈当然求之不得,马上飞奔出去了。
  姜新蕊与老太太相视一笑。
  姜新蕊用了最新鲜的一个芒果,做了一个漂亮的金色皇冠刨冰,亲自捧了出来。刨冰样式好看,栩栩如生一般,特别的能勾起人的食欲。
  老太太果然是最爱鲜芒刨冰的,把这个漂亮的刨冰吃得个精光,脸上眉眼间全是笑意。
  刨冰果然是老太太的最爱。
  刘妈妈回来了,看到这一幕,目光有些异样的东西在闪烁。
  姜新蕊含笑道:“想必这鲜芒刨冰也是刘妈妈所喜欢的吧?这样好了,我再做一碗给刘妈妈吧。”
  刘妈妈颇有些受宠若惊,看了一眼小梅,正想说什么,姜新蕊已经看出来了,笑着说道:“刘妈妈不用有顾忌,我做一碗和做两碗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其实很简单的,你们等一会就好了。”
  这下连小梅都受宠若惊了,忙道:“小姐,我不用的,你做给刘妈妈就好。”
  姜新蕊摇头:“这样好了,小梅你过来给我打下手,我多做几份,你们几个,还有夫人房里的,大哥房里的一起分了吧。”
  说到做到,在前世本就是做惯做熟了的,有时逢年过节的,她都三更起床,准备食材,做了上百份给府里的人,还有过府拜访的人享受。有时候累得腰酸背痛,一天下来,两只手都在打颤。每每这个时候,谢郎都心疼得要命,严命她下回不准再做了。可是,等到下一个年节,只要谢大夫人说了一句话,她就飞蛾扑火般照做不误,为此,谢郎都不知道对她叹了多少回气了。
  较之,对自己府里的人,自己好像未曾做过给她们尝一下。
  今天算是第一次给自家府里的人做吧。
  “小姐,会不会太麻烦了?”小梅心疼她,跟在她后面低声说道,“小姐明天还要上学堂呢。”
  “没事,这种手艺活,累不坏人的。”姜新蕊有意识的放缓脚步,待小梅走近她身边时,她压低声音道,“小梅,待会儿我做这鲜芒刨冰的时候,你在外头守着,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如果有人问起的话,你说告诉她们,是我吩咐要这样做的,就说家传绝学,不可外传。”
  小梅微微有些愕然,但她是一个忠仆,知道小姐这样吩咐,肯定有别的用意,于是马上答道:“小姐尽管放心,奴婢一定照办。”
  老太太的福寿院专设有小厨房,平日里的一日三餐倒也不怎么开火。但到了晚上,就大有用处了。由于是年轻时候养成的,老太太有吃宵夜的习惯。并不是说要大鱼大/肉的吃,即便是一碗地瓜甜汤,一碗莲子燕窝,或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老太太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姜新蕊就是在小厨房里做的鲜芒刨冰。
  进了小厨房,姜新蕊让小梅守在门口,自己则快速的自袖兜里取出两只橙子来。
  橙子的颜色与帝王芒相近,做出来的鲜果刨冰也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