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零九章 香

  这时,院子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何氏坐得纹丝不动,只是朝着肖妈妈呶呶嘴:“去看看,是谁送好吃的过来了?”
  秋菊刚从里屋出来,听到便想笑。
  孕妇大都如此吧,过了反应期,身上怀了个小人儿,这嘴就特别的馋。
  “我去看看吧。”秋菊道。在经过肖妈妈身边的时候,不由吸吸鼻子,多看了肖妈妈一眼。
  肖妈妈身上这香气,还真是好闻得紧。
  秋菊只觉得心神一荡,整个人不由得兴奋起来,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原因,但脚步却快了许多。
  打开院门,外头站的是老太太那头的刘妈妈。
  刘妈妈扬了扬手里头的食盒,笑着说道:“蕊姐儿做的鲜芒刨冰,特地为夫人做的,用来孝敬夫人的呢。“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看着秋菊,特地加重语气:”今个儿老太太心情好,让蕊姐儿多做了些,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有份,大家都过来尝尝吧。”
  秋菊的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来。
  并不是她馋嘴,而是自家小姐做的这个刨冰真的太好吃了,令人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直到吃完,还意犹未尽。
  她不明白,小姐是从哪里学来这制作刨冰的绝学的,她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苍州,她生于苍州,长于苍州,也没有听说过苍州城里有哪家做刨冰是做得最好的。不过,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就不同了,京城繁华之地,什么能人都有,这会制作刨冰的自然不会例外。
  如果不是她一直知道小姐从来就没有到过京城去的话,她真的要怀疑小姐是不是去了京城跟那些身怀绝学的刨冰师傅偷师去了。
  总而言之,小姐做的鲜芒刨冰真真好吃极了。
  当下刘妈妈将食盒放在院子的石桌上,打开食盒,把最精致的那一份端到何氏的面前。
  说也奇怪,自打过了那段反应强烈的日子之后,何氏的身体再没有出过什么奇怪的情况了。不仅爱吃冷的,热的也爱吃,跟以前就像是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一样。
  何氏非常高兴,还特地为了饮食的事情去请教了水月庵的明空大师。明空大师给她切了脉之后,告诉她,危险期已经过了,现在是荤素随意,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
  何氏一听,差点高兴坏了。
  女人嘛,哪个不嘴馋的?如果这也不让她吃,那也不让她吃的话,岂不要闷死她了?
  自此以后,何氏为给腹中胎儿补充营养为名,大吃特吃起来。
  就像这鲜芒刨冰,吃得好吃,她可以一连吃下三大碗。
  看着刘妈妈把那碗漂亮的鲜芒刨冰放置于她的面前,新鲜的芒肉发散出来的诱人的香味,把她肚子里的馋虫都勾出来了。
  “难得那丫头还没忘记我这个做娘的。”何氏冷哼一声道,“现在那丫头得到老太太的宠爱,得意得很呢。”
  刘妈妈笑道:“夫人说哪里的话,小姐哪里是那般的人啊。小姐是个孝顺孩子,不管何时何地,都把夫人放在心头上的。”
  “是吗?”何氏撇撇嘴,不以为然。现在她的肚子里怀的是小公子,是姜家未来的希望,甚至她在心里面已经认定,她这腹中的胎儿一定是姜家的接班人。
  她育有一子一女,那个儿子只喜欢耍枪弄棍的,指望他继承父业做生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女儿嘛,虽说是自己生的,但是连肖妈妈都说了,这女儿越大越跟她不是一条心的,这心思不向自己的娘/亲,偏向外头那谢家。在谢家的唆使下,糊弄老太太,夺她主持中馈的大权,真是气死她了。
  这样胳膊肘子向外拐的女儿,不要也罢。
  如此一来,她的全副希望,就在这未出生的小公子身上了。这一次,她第一定要好好教导这个孩子,让他读书识字,让他算账管家,长大以后让他继承这姜氏所有财产,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他爹还要厉害。
  肖妈妈常在她耳边说,一定要再生个儿子,一定要好好教导这个生下来的孩子,让他比她前一儿一女都强,这样的话,她这姜家夫人的地位才可以长长久久。
  这个腹中的儿子,比她的生命还宝贵。
  而她信水月庵明空大师的话,比自己亲娘的话还信。
  何氏猛然醒悟过来。
  自己想这些做什么呢?明空大师说得对,现在的姜家缺的就是一个聪慧的儿子,只要她能生出继承姜氏万贯家财的儿子来,那姜家会以她为尊,以后她说一,谁还敢说二呢?指不定啊,以后连老太太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呢。
  一想到以后老太太都要在自己面前唯唯喏喏的,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一个孩子就能改变她的地位,让她在姜府的地位骤然攀升,要知道这样的话,早找明空大师不就好了?何必一直相信那位张大夫的话,害她白白等了这么些年……
  虽然她对自己的女儿有成见,但是这个鲜芒刨冰做得实在是好吃,她三下两除二的吃完了,觉得还没有吃过瘾。她当然知道,放眼整个苍州,想再找出第二个像她女儿做得这么好吃的师傅已经不可能了。
  算了,看在这么好吃的刨冰的份上,就不跟那丫头计较了。姜氏的家产,就暂且让她先管着吧。反正她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到时候再分她一些家产做嫁妆也就罢了。反正谢家那个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嫡子,这嫁妆上也不用太讲究。
  肖妈妈也过来吃刨冰,她一近前来,刘妈妈就闻到了,不由赞道:“肖妈妈,你今天熏的是什么香啊,怎么这么好闻啊?”
  肖妈妈尚还未曾答话,何氏就把话题抢了过来,说开了:“刘妈妈,你也觉得这香味十分好闻,对吧?方才我已经问过了,肖妈妈说啊,这是水月庵的明空大师给的,说常年在屋子里头熏烧这个,有延年益寿之功效。还说,这种香料对女人极好,能永葆青春呢,还说我们所熟识的那个罗家的季姨娘,为什么永远看着就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呢?就是因为用了这个。”
  一提到罗家的季婕娘,刘妈妈的眼睛不由睁大了。
  这罗家的季姨娘,在苍州可是有着“不老童颜”的美誉的。自打她嫁入罗家也有十几二十岁的,这容貌就跟刚出嫁那会子一样,可羡慕死她们这些容颜日渐衰老的黄脸婆了。
  人老珠黄,便按不住丈夫纳妾的心思。她家没钱,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住在她家对面的杨氏的命就不太好了。为夫家一连生了三个儿子,生最后一个的时候,伤了身子,一直气血亏空,那张脸又老又黄,兼之满脸皱纹。她的夫家那边这些年行走各方,做些小本生意,渐渐发达起来了。这人一有钱,便看发妻不顺眼了,连个商量都没有,就往家里抬了一门年轻貌美的妾室回来,养在西院,天天就窝在西院里,连东院都懒得进了。这杨氏嫁个丈夫,就跟没丈夫似的。
  至此,刘妈妈算是明白了,要想拴住丈夫的心,这容颜能保持得越年轻越好,才不会被人嫌弃。
  何氏这句“永葆青春”的话真真戳到她的心窝里去了。
  她不怕花钱,怕的是花了钱,也保不住这容颜的日渐衰老。
  她是老太太身边的红人,这月例银子比那些小户人家的小姐的规格还要高。再加上,那人已经应允了,事成之后,以一千两银子酬谢。
  银子对于她来说,暂时是不缺的。
  她目前缺的是一副能永葆青春的方子。
  何氏的话她是绝对相信的。
  何氏多年未孕,水月庵的明空大师一副祖传方子,就令得何氏怀上了孩子,这还不足以证明明空大师医术的高明么?照此推测,她研制出来的驻颜方子,也一定比外头的要好太多。
  刘妈妈试探性地看向肖妈妈,小心冀冀地问道:“肖妈妈,不知道明空大师用的是什么方子,能令人青春不老呢?”
  “当然是祖传秘方了。”肖妈妈道,“这种方子都不外传的。我问过明空大师了,她的水月庵里有一个炼丹房,有一个很大的炼丹炉,里面炼制的,就是这种能永葆青春的丹药。我向她求了一盒,先吃着试试看。不过,不瞒你们,我吃了她家的药丸之后,才不过一天的功夫,这腿脚也利索了,这走路也轻快了,整个身子啊,轻松得很。我想,这大概就是药效吧?我只是没想到,这药效居然这么好。身体里面的毒素排清了,下一步就能驻颜了,就像明空大师说的,吃她的药丸,会越活越年轻的。”
  刘妈妈的眼睛又睁大了一些。
  她当然不想重蹈对门的那个杨氏的复辙。
  并且,这段时日以来,她发现,她家的老头子似乎对她冷淡了许多。不仅如此,那死老头子还趁她不在家的时候,跟她家屋后住着的徐寡妇眉来眼去的。她特地观察过那个徐寡妇,虽然死了丈夫,但这眉眼间自有一股妖/娆,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动。
  她反省自己,觉得自己这些年来跟在老夫人身边,也没吃什么苦,而且这老太太年轻时候也是爱美的,这驻颜的方子着实不少,她也跟着老太太受了不少的恩惠。但是岁月不饶人,较之屋后那个徐寡妇,没有办法不自认比不过。
  她铤而走险的想得到那笔银子,再去寻找驻颜秘方,如今这银子快到手了,驻颜秘方也从天而降。看来,一定是她前世积了不少的福报,现在连老天爷都来帮她。
  “肖妈妈,我先去回了老太太,回头再找你好好聊。”刘妈妈收起食盒,回去覆命去了。
  何氏吃了一个鲜芒刨冰,然后又在花园里赏了一会花,觉得乏了,就由肖妈妈搀扶着回房去了。
  肖妈妈侍候何氏躺下,放下帐幔。转身出去的时候,她眼珠一转,又折了回来,在左边靠墙处的那只九鼎香炉里投掷了不知什么东西进去。只听得里面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声响过后,香炉里溢出一股优优雅的香气来,白烟袅袅,转眼即逝,不一会的功夫,整间屋子便充斥着这种香甜悠然的香味,吸一口,令人通体舒畅,似乎身体上的所有毛孔都张开了,整个人变得像根羽毛般轻飘飘起来。
  何氏初初并没有睡着,闻着这股香气,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欲睡,不仅如此,她甚至还能感觉得到,她腹中的胎儿似乎也是十分喜欢这种香气,安安静静的,一点都不闹腾。何氏甚至能够感觉得到,她腹中的胎儿,此刻正在熟睡之中。
  “肖妈妈,记得多带几盒回来。”何氏迷迷糊糊地说道,“还有,你去问问这药丸的价格可不可以再降点?如果有便宜的,我想跟她要多点,我这十月怀胎,还有以后驻颜的日子,要很多丹药来吃呢。”
  肖妈妈一一应了:“等夫人睡下之后,奴婢会专程去一趟水月庵,把夫人的话传达给明空大师。奴婢想,那明空大师与夫人交好,夫人又处处关照于她,她一定会帮这个忙的。再说了,她那个炼丹房,奴婢见过。可气派了,跟那些个什么武当派炼制丹药的地方,差不了多少。那么大的丹炉炼出来的丹药,绝对货真价实,夫人尽可放心。”
  何氏“唔”了一声,睡了过去。
  对于那位明空大师,何氏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人家给的呢。
  出得外头来,肖妈妈脸上毕恭毕敬的神色消散开去,目光里露出张狂与杀戮。
  只要让姜府里过半的人喜欢她制出来的香气,她这第一步就成功了。
  这香味,是她实施计划的第一步,她当然希望全姜府上下所有的人都能喜欢上它。而且,喜欢得若痴若狂更好。
  今天她是小试牛刀,就令得何氏与刘妈妈痴迷不已。她在满意之余,还是觉得有些不足。
  看来这香料下得还不够啊,还不足以使人的神志颠狂,她需要的,是整个姜府都颠狂起来,那样才是她的最终目的。
  看起来,她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她还以为姜家那丫头有多厉害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看来是自己高估那丫头了。
  方才她进月洞门的时候,还特地在荷塘前绕过去,目的就是试探一下那姜家丫头的反应。
  但是,那丫头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令得她很是奇怪。
  她记得,那姜氏丫头的法力可是高强得很,就连自己都无法抵挡,取自己的性命更是易如反掌。怎么这会子功夫,她却跟个普通人似的,对她这个人全无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