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借助

  但谢大公子与乔公子的反应就不同了。
  刚开始看到满头是血的蔡婆子时,这二人是吓了一大跳的,但后来他们看到蔡婆子说话如常,并且还对他们笑了笑,显然没有什么事,于是就放下心来。
  乔公子似乎对于蔡婆子的“新造型”很不满意,嘟喃道“我说蔡婆子,你也真是的,弄这个样子出来干什么呢?怪吓人的,也不知道自个儿到河边洗洗……”
  蔡婆子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模样,颇有些愧疚道:“公子教训得是,奴婢来得匆忙,也就顾不了这许多了。再说了,奴婢的职责是伺候主子,不是吗?等奴婢把几位主子伺候好了,再来整理自己。”
  说到这,蔡婆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手臂突然暴长,一把抓/住乔文远,竟然举过了头项。
  乔文远虽然有点娘,但还是如假包换的堂堂七尺男儿,如今竟然被一个精瘦的婆子一只手紧紧抓/住,居然还丝毫动弹不得,这令得姜新蕊谢大公子大感意外。
  一个瘦弱的婆子,一个根本不会武功的赶车婆子,哪来这天生神力?
  乔公子更是惊骇,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居然被人抓/住,还四脚朝天的举到了头顶上。他又急又气,叫嚷道:“你这糟老婆子,你快点把本公子放下来,如若不然,本公子就要……”
  后面的话他再没有机会说出来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就像一只球般被扔了出去,然后扎扎实实的着地,巨大的撞击力使得他眼前瞬间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姜新蕊小梅还有谢大公子呆立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面前这位精瘦的蔡婆子像扔一只皮球般将乔公子扔了出去,直至外头传来巨大的“咚”的声响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这个蔡婆子,到底是个什么鬼呀?
  “小梅,这蔡婆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小梅惊恐道,“她是不是中邪了?”
  连小梅都看出这其中的门道了,姜新蕊又怎么看不出来呢?可是这一路上蔡婆子都好好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疯了呢,她想不通。
  谢炳添毕竟是习武之人,胆子比旁人大很多。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他在刺史府供职,听过,也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见到这样的景象,也没有感到特别的害怕。他“刷”的一下就把腰间悬挂着的佩刀抽了出来,喝道:“哪来的妖孽,竟敢在本小爷面前撒野!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小爷的厉害!”
  说着,手挥着佩刀朝蔡婆子挥过去。
  这段时间的历练,谢炳添长进不少,这功夫是愈发好了,一把佩刀舞得密不透风,一时之间,饶是蔡婆子力大无比,也找不到机会腾出手来抓谢炳添。
  几个回合下来,谢炳添瞅准机会,一刀砍下,竟然将蔡婆子一只手砍了下来。断掌落地,喷出的血溅到了对面的板屋上。
  “小姐!”小梅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登时吓得浑身发抖,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
  “小梅,别怕,有我呢。”姜新蕊一边宽慰着她,一边伸手入袖袋,把小黄蛇掏了出来。
  就在蔡婆子进来的时候,极其敏感的小黄蛇就醒了。感受到了蔡婆子身上传来的危险信息,小黄蛇的身形暴长,竖成一根棍子,立在姜新蕊的面前,一边吐着信子,一边警觉地看着前方。
  蔡婆子吃痛,怪叫一声,身子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瞬间就到了谢炳添的身后。
  “谢大哥小心背后!”姜新蕊急叫道。
  可惜已经迟了。
  下一秒,蔡婆子用那只没有被砍断的手大力抓/住了谢炳添脖子上的衣领,把她整个人像老鹰抓小鸡般提了起来,朝外头一甩。谢炳添那么大块头的一个人,竟也跟乔公子一般,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这样被蔡婆子直直摔了出去。只听得外头又传来一声巨响,再没了声息,显然又跟乔公子一样,被摔晕过去了。
  姜新蕊迅速朝小黄蛇做了一个进攻的手势,小黄蛇腾空而去,如箭般朝着蔡婆子急射过去,瞬间就缠上了后者的脖子,并在脖颈处咬了一口。
  蔡婆子痛苦地抽/搐了一下。
  趁此机会,姜新蕊一把拉起小梅,低声道:“快跑。”两人迅速跑出了板屋。
  出到外面,姜新蕊一把将小梅推进大道旁边约莫有半人高的草丛中:“小梅,你大病初愈,身子虚弱,跑不远的,你就在这里藏着,千万不要出来。”
  小梅被她这么一推,整个人倒入了草丛中。她爬起来,不甘心道:“小姐,奴婢没事,奴婢要跟着小姐,决不能让小姐独自涉险。”
  姜新蕊焦急道:“小梅听话!我自有办法对付那蔡婆子。你只要把自己藏好,不要乱跑,不要让我分神,就是最大的帮忙了。”
  小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只得作罢。只好依照姜新蕊的吩咐,伏身在草丛里,屏着呼吸,躲了起来。
  姜新蕊提着裙子,拼命朝前跑去,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她觉得自己跑得太快了,快得都要飞起来了。
  河岸的风,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增大了许多。大风吹得河岸两边的树木东摇西倒,树叶被吹得“沙沙沙”作响,有些枝干较为柔弱一些的,竟被吹得断了开去,折了下来,垂挂在枝头上,随着大风摆动着。
  后面,远远的传来脚步声。
  姜新蕊回头去看,见远远的,有一个黑点,正以极快的速度前进着。
  姜新蕊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不过那速度,好像也太快了吧?因为等她跑了一小段路,再回头去看时,那个黑点已经越来越近,能看清楚大概的轮廓了。
  瘦小且精悍的身躯,除了那个赶车的蔡婆子还能有谁?
  姜新蕊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心头升起,背后冷嗖嗖的。
  这个蔡婆子怎地会跑得这般快,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呀?
  光天化日之下,鬼魂当然不可能显身,况且她方才看到谢大公子砍断这个蔡婆子的手时,明明是有血喷溅出来的,而且还是鲜红的血。
  那便是个人了,被下了蛊毒的人也算是人的。
  姜新蕊已经很肯定的告诉自己,这个蔡婆子已经疯了。或者换句话说,她被人下了蛊,迷了心窍,已经疯魔了。
  当时现场这么多人,这蔡婆子哪个都不追,偏偏追着自己跑,看来这幕后操纵的人,一定又是跟自己有仇的。
  她都不得不叹气了。这段时间以来,她的运气是不是太不好了呀,仇家是结了一个又一个,问题是她到现在还是蒙的,根本不知道跟谁结了仇!
  心头迷蒙,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才对。
  姜新蕊迅速分析了一下当前自己的处境。
  自己在跑,那蔡婆子也在跑,但很显然,过不了多久,自己肯定要被蔡婆子追上,因为蔡婆子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那么,她要怎么做,才能够摆脱掉蔡婆子的魔爪,不被她抓/住呢。
  她的目光掠过两岸的碧水,忽地有了主意。
  她小时候不谙水性,掉到湖里,差点连命都丢了。她的老爹姜老爷心疼得不行。姜老爷有着与他人不同的思维方式,他认为一个人即便安排了一大群人跟着她,总会有出现意外时,没人在身边的时候,只有教会女儿识水性,女儿才可以自救,这才是自保的最好方式。所以,那件事之后,姜老爷鼓励女儿学潜水,还特地自外地聘了一个水性特好的妇人来教自己的女儿。由此,自那以后,姜新蕊再没有发生过溺水事件,而且这水性,也愈发的好了。
  现在她想到的自救的法子,就是跳到附近的大河里去。她推断,如果蔡婆子不谙水性的话,那她即便是疯了,也是不识水性的,这样一来,就好对付多了。
  毕竟现在的蔡婆子还是蔡婆子,还是一个人,还未成魔。只要是人的话,她就会死。
  姜新蕊想好了,如果蔡婆子不会水性,她把蔡婆子整水里去,那接下来,她要怎么整蔡婆子,不都得听她的么?
  对,就这么办!
  她来个急刹,调转方向就朝着河岸的堤坝奔去。
  但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抵达河岸边。因为……蔡婆子瞬间移魂到了她的面前!
  看到在自己面前蓦然出现的蔡婆子,姜新蕊觉得自己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怎么可能呢,她方才回头去看的时候,这蔡婆子还远远落后于自己五百米之外的呀。
  她忽地想到了一种法术:移魂幻影术!
  她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刻,突然蹦进脑海里的,就是这五个字。或许,她在哪里听说过这种法术,再或者就是,茶楼听说书的人说得太多了,也就记住了?
  听说这种移魂幻影术,是高级法师才能够修练得成的。但也不是所有的高级法师都能练成此术,还得看运气。
  所以说,能够练成此术的,一般都是具有慧根的法师才成。
  可是,为什么像蔡婆子这样的人也会呢?这是她怎么也想不通的。
  这蔡婆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乡下婆子,没读过什么书,大字都不认得几个的那种,更不要说什么慧根了。
  当然,姜新蕊也深深记得,不知道谁跟她说过,移魂幻影术也可以用在其他人的身上。不过,此法极耗精元,更别说用在别人身上了,那可是会要去半条命的,所以一般来说,法师们通常自己施展,而不假借他人了。
  现在,姜新蕊已经十分肯定了。这样的法术,像蔡婆子这种级别的智商绝不能学得会,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是慕后那个人操纵了蔡婆子!
  究竟是谁呢,是谁与她有着如此的深仇大恨,非得一次又一次的置她于死地呢?
  事情虽然因何二小姐而起,但是,姜新蕊知道,何二小姐绝对没有那个置人于死地的胆子。
  何二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内宅里的闺阁小姐,她使出再狠毒的手段,也突破不了内宅的那些勾心斗角的手法。但是如果要她置人于死地的话,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样做的话,要背负怎样的惩罚,所以她不会,也不敢这么做的。
  如若不然的话,她何苦整出这么多的花样来,花上一笔银子,请杀手来解决掉自己,不是来得更为方便么?
  所以,这么一想,她反倒觉得,何二小姐比现在这个要置她于死地的幕后黑手,要善良得多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蔡婆子已经逼到了她的面前。
  近在咫尺,她看出了蔡婆子的异常。
  果然与常人不同,蔡婆子被砍掉的手,创口仍在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滴着血珠,一般的人,只怕是痛也痛死了,但蔡婆子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的痛感,反而两只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流露出兴奋的神色。
  断手的创口没有经过包扎,鲜血滴淌,把蔡婆子的整幅衣衫都浸染得湿/了一大半,但是奇怪的是,蔡婆子浑身上下非但没有一丝血腥味道,反而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有点甜,有些酥……
  这种香气太过于奇特,姜新蕊心神微荡,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种香气,她闻过。在她们姜府,她那一日去找老太太的时候,就闻到过她的母亲何氏身边的肖妈妈,是熏这种香味的香料的。
  这种香味并不像桂花香那般浓郁,反而是淡淡的,优雅的。但就是这种淡淡的并不太浓郁的香味,却有着摄人心魄的能力,令人欲罢不能,久而久之,还会上瘾。
  “尸腐花!”
  姜新蕊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一次,她又被自己莫名其妙喊出来的这一句话吓了一大跳。好吧,自打她发现自己被人施了移魂术之后,很多她并不知道,甚至没有听过的东西,都能脱口而出了。她想,这大概是那个被移了魂的小女孩带给她的。
  她不太喜欢这种别人强加给她的东西。就好像那些与生俱来就是阴阳眼的人来说吧,他们大多数人并不太喜欢自己拥有这种与他人不同的特质,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会看到普通人看不见的一些灵异的东西的。看得见却不能说,怕别人把他们当成疯子,这样的活着才是最痛苦的,就好比现在的她。
  现在的她,空有一身神秘的力量,却苦于无法发挥出来。
  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去发挥,毕竟,她不是它们的主人……
  她身上的那股神力很是怪异,非得到达生死关头,才能出奇不易的发挥作用。现在,蔡婆子就站在她的面前,咫尺之间,她甚至认为,只要蔡婆子一伸手,就能把她掐死……这还不算是最危急的关头么?
  但是,现在的她,身上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样的平静,令得她不得不怀疑,或许她身上的那股神力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自己可能是在作梦,以为自己拥有那股子神力罢了。
  或许真的是这样的,也说不定呢?
  姜新蕊极力稳住心神,不再去想那莫名其妙的神力,也不去想这神力到底还在不在?反正,当务之急,她要自救!现在周边没人可以帮她,她唯有自己救自己了。
  她的手悄悄伸向腰间,那里别着一把匕首,也就是刺死那条巨蟒,还有刺死季姨娘的那把张匕首。
  她现在是毫无法术的一介弱女子,如何抵挡得住发了疯的蔡婆子?她唯有借助这把神奇的匕首。毕竟它立过很多功劳,连季姨娘那么厉害的人物,这匕首都能够把她解决掉,这足以说明,这匕首一定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现在她没了别的办法,只能这么想了。她希望这匕首,还能帮她最后一次,将疯魔了的蔡婆子刺死,自己得以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