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新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聚宝

  明空自蒲团上爬了起来,悄悄走近那个怪人。她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人是生是死,所以,她要走近前来看个清楚。
  那人的气息......好微弱啊,可以用“气若游丝”来形容。
  一般而言,能够达到“气若游丝”这一境界的,多半都差不多断气了,即便现在不断气,不久之后也很快会断气的。
  明空瘫坐在地上。
  如果此人死在她的水月庵里,如果官府追查下来,自己又该怎么解释呢?
  虽然她经常游走于那些大户人家的后宅,出主意,整蛊人,替那些后宅的夫人姨娘们出气,但是,若论真正取人性命的,好像还真的没有做过。
  明空毕竟也算是识实务的,只要不把人整死,什么都好说,如果把人整死了,那这祸就闯大了。
  她这样耍手段,也不过骗取些钱财罢了。如果非得搭上自己的性命,那她可没有这么傻。
  所以,从来没有遇到过死人事件的明空,现在脑子乱糟糟的,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坐了好一会,镇定下来之后的明空,忽地想到了好的一面。
  如今这人死了,也就是说,威胁她在苍州城里地位和生计的人没有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对于明空来说,她觉得自己并不算是一个好人,但是这人似乎比她还要坏。仗着有着高深的法术,就横行霸道,不仅占了她的道观,还逼着她做这做那的。还有今天这样的施法,这人又不知道想要取谁的性命了。这样下去,万一闹出什么人命案子了,得罪了苍州城里的哪一个权贵的话,她一个小小的道姑,哪里担待得起啊。
  所以,此人死得好,死得真好。
  明空的脸上露出笑容来。她觉得,死人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此人的死,对她来说,却是天底下最好的一件好事了。
  现在,她得赶紧把此人给处理掉才行。反正此人运功过度,五腑俱焚,只剩下那么一口气在,她只要把此人埋在地里,让此人憋死得了,反正是早晚要死的人,她这样做,也算不上杀人吧。
  说到做到,明空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她还特地在房间里找了一会,找出一捆粗麻绳来。怕那人会挣扎反抗,她必须先得把那人捆了。怕那人太重自己搬不到,用麻绳把此人捆紧,拖出去的时候自然省力不少。
  就在这时,一个阴则恻的声音自她背后响起:“你要干什么呢?”
  那声音冰冰的,冷冷的,仿佛自地狱里面发出来的一般。
  明空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登时觉得魂魄都要飞了,话也说不清了:“你,你,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那人站在明空的身后,除了嘴角的血迹显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真的之外,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出一丝快要倒毙的痕迹。此人现在精神头好得很,两只眼睛也有神,行走有力,哪里像一个快死的人啊?
  明空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背后升起,背部凉浸浸的。她竟然被吓出一身冷汗来。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明空忙暗中把绳索扔了,陪笑道,“方才我看你倒在地上,一点声息都没有,叫你你也不应,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已经死了?”那人冷哼一声,“放心,我有九条命,好着呢,死不了。”
  明空心道:“人怎么可能有九条命呢,猫妖才有,难道此人是猫妖不成?”
  不过,此人言行举止,根本看不出一丝猫妖的痕迹啊。
  还有,她方才明明用手去探过此人的鼻端,明明就是还剩一口气在了,怎么一下子就活过来了,而且看起来还挺精神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难道此人真的如她本人所说的,有九条命?去掉一条,还有八条?
  明空摇了摇头,她觉得,道法高深的人,看起来都那么诡异,一般人是琢磨不透的。
  “过来,你过来给我打下手,看看桌子上那贴着赶车那女孩子的小人儿现在怎么样了?”
  那人似乎有些预感,催促着明空去看桌子上摆在最上方的那个木头人。
  明空心下疑惑,她觉得这人的想法有些不可思议。何二小姐花银子请此人前来作法,目的是要整治一下姜家那丫头。这赶车的是何府派出去的,算得上是何二小姐自己家里的人,怎么反倒整治起自己人来了,这何二小姐的脑袋莫不是浆糊了?
  明空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但是那个怪人的话还是要听的,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先前领教了此人高深的道法,现在又领导了此人的起死回生,明空还有什么可说的?当然是那人说什么就做什么了。
  明空朝着那张桌子走过去,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当她的目光落到桌子上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惊叫了一声。
  “鬼叫什么!”那人坐在蒲团上,听得明空的叫声,显得很不耐烦。
  “哦,没什么,没什么。”明空不敢再叫了,只是看了那人一眼,“大师,这个......你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
  那人颇为不耐烦,不过还是站了起来,走过来,看到那个小黑人的时候,她整个人像是被人抡了一锤似的,踉跄着后退两步,扶住桌子的边沿这才稳住身形。
  供桌之上,那个被她的血淋成黑色的小木头人,此刻已然断成两半。
  这断面十分的齐整,就跟刀削了一般。
  那人的脸色瞬时变得极为难看。
  明空不敢说话,也不敢问。
  本来这个人做的法就很奇怪了,居然还能把小木头人弄得断成两半的,这种事情她还是头一次见。
  看来这道法的学问,实在是太大了,自己一点皮毛都没有学到。
  明空脸上有着懊恼之色,早知道道法可以控制别人,她本应该好好修习道法才对。
  那人就这样站在桌子旁边,一动不动。宛如一尊佛像般,似乎连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过了约莫一刻钟,明空听得那人喃喃道:“看来真是气数将尽啊,内丹都被摧毁了,时日不多了......”
  后面那人又说了一些话,但是离得远,明空听不清楚。
  明空觉得甚是奇怪,按理说,只有妖邪之类的东西,才要修练什么内丹的。一般的人修行法术,修行愈久,道行愈高,这都是表现在身体里的,根本无须什么内丹。
  她的眼睛里再一次露出惊讶的目光来。
  她都有些搞不清楚,此人是人是妖了。
  那人觉得似乎没有再作法的必要了,便挥近手,让明空出去了。
  屋子里仅剩下了那个人。
  那个人又在蒲团上坐了半晌,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她叹息道:“没想到,我季晓楠一生钻研法术,到最后,竟然死在了法术之下。”
  说完,她下巴微扬,居然从嘴里吐出一颗火红的内丹来。只不过,现在这颗丹丸暗淡无光,兼之周边无数道裂痕,看起来只要稍微用一下力,这颗丹丸就会登时粉碎成末了。
  季晓楠看着这颗几乎花费了自己一生的时间和精力炼成的丹丸,居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心痛得不行。
  不仅仅是心痛,而是愤恨。
  要知道,她是为了追求速成法,才决定效仿妖邪那样炼制内丹的,如今几十个春秋过去了,她借助丹丸的力量,功力大增,甚至做到了借尸还魂。看来书上说得没错,只要有内丹,只要内丹在,她的生命就会生生不息,一直循环下去。
  不曾想,现在这生生不息的源头就这样没有了,内丹毁了,她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结束。
  这也是她炼内丹唯一的缺陷。
  她知道,但是她义无反顾,她以为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内丹的,没想到的是,世事无常,对方的功力居然如此的高,竟能将她辛辛苦苦炼制的内丹一举摧毁殆尽!
  这个人,她要与之同归于尽!
  她想了想,忽地快速自蒲团上坐直身子,从袖袋里掏出一块灰扑扑的石头来。虽说这石头的长相不太好看,暗淡无光泽,但是其表面却光滑异常,似被人经常抚摸所致。
  她将这灰色且圆溜溜的石头放在地上,也不知道她念了什么咒语,那灰扑扑的石头居然自里面透出一束绿莹莹的光来。
  这束绿莹莹的光透出石头表面,打在外光,把整个屋子都映照得一片绿幽幽,就好似阴曹地府一般。
  这人又换了一种咒语,那石头又起了变化,那束绿莹莹的光束围着石头周边不停地旋转着,越转越快,最后竟在那人的一声断喝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投射/到对面的墙壁之上。
  倾刻间,就有图像显现出来,竟然就是姜新蕊方才在滨江大道上遇险的所有画面。
  看来这并非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是传说中的吸音石。
  那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看,当看到豫王一剑劈下的时候,她只觉得心头处一阵疼痛,就好像自己被劈成了两半一般。
  她明白了。
  看来破了她的内丹威力的,就是豫王手里持着的游龙剑了。
  她凑近前去细瞧,等她看清游龙宝剑上隐隐泛起的蓝色光泽时,顿时面如死灰。
  她所料不差,这是把开过光的游龙宝剑!
  传说这大晋皇帝对子嗣相当的看重,为了保护子嗣安全,每位皇子自小就赐有一枚宝剑,这些宝剑名称不一,统统都请高人开过光的。最厉害的一把,听说是一把游龙宝剑,是已圆寂的天禅法师亲自开光的。
  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天禅法师。
  多年以前,天禅法师云游北地,她闻得天禅法师大名,好胜心起,便去挑战天禅法师。不曾想,三招不到,便已败北。当时,天禅法师看了她许多,送她四个字:“回头是岸”。
  她便知晓,天禅法师看透她了。
  这些年来,她来到中原,也一直刻意避开天禅法师,不与天禅起正面冲突。后来,她听说,天禅法师圆寂了,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她没有想到,那天禅虽然死了,居然还留了一手来整治她。
  看来天禅到死都不会放过她的。
  她冷静下来,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的内丹一遍。内丹已碎,这已是铁定的事实,无法更改了。但是内丹虽然碎了,但还未完全破裂,这样的话,她不会马上死掉,如果精心呵护,再加上精血培养的话,拖上大半年,应该还是可以的。
  她重新将内丹放入口中,咽了下去。然后唤明空进来,问道:“你这些年来搜刮来不少名贵药材,都放哪里了?你且都拿出来,我要用。”
  明空的眼睛瞪大,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夺她钱财,就好比夺她的命啊。这些年来,她的确从那些大户人家的后宅搜刮了不不的宝贝,全都当成宝贝一般供着,就好比那十年前弄来的长白山野老山参,她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遍,再放回去,愣是没舍得吃。
  现在听这人的口吻,似乎要把她的宝贝全部占为己有,这怎么可能呢?
  她眼珠一转,陪笑道:“大师,我这里庙小,来求我的人不多,更不要说那些有钱的富太太了,都看不上我这里的。所以,这贵重的东西嘛,也没多少......”
  “是吗?”那人斜睨明空一眼。
  明空不敢与她目光对接,她觉得那人目光阴冷,只看一眼,就能冷到骨子里去。
  “是的,真是这样的。”说这话的时候,明空额头的汗都流了下来。
  “那就好。”那人从嘴里吐出三个字来。
  明空一时没听明白,只看到那人把手伸向袖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好像焚香用的香炉般模样的东西来。
  “大师,你这是什么东西呀?”明空又多嘴地问了。
  那人嘴角噙了一丝冷笑,道:“聚宝盆。”
  明空“啊”的一声,目光里全是羡慕。聚宝盆,光听这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如果自己能有这么一个的话,那金银珠宝不就取之不尽了么?
  想到这里,明空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只见那人并拢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念了一句咒语。那个聚宝盆刹那间光芒大盛,一下子放大成洗脸的铜盆一般大。
  明空顿时兴奋起来,眼睛里闪耀着贪婪的目光。
  这时,原本空无一物的聚宝盆忽然多了一样东西。
  明空凑上前去看,见那绿光流离的聚宝盆里,竟然躺着一盒极地雪蛤。这可是极其名贵的东西啊,明空顿时觉得手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抢过来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