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日常物语 > 一百二十七章 武田一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擅自就决定了武田一花的归处,不过皆神和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反正那个笨蛋只要能做手工巧克力,换做谁教都行。
  
      皆神和也自觉帮她选了一位好老师。
  
      不过让皆神和也没想到的是,李棉花也参合了一脚,说是也想跟着福源爱学习制作手工巧克力的方法,所以约好了周末一起去福源爱家,学习制作手工巧克力。
  
      这一点皆神和也是非常赞同的,就算是他,也不想吃到甜到发苦的巧克力。
  
      而且作为朋友关系的证明,他还要全部吃下去。
  
      在r国,"qgren"节女生会送给男生巧克力,不过有本命和义理之分。
  
      本命巧克力是指由女性向心仪的男性赠送的巧克力,女性除了可以赠送给暗恋的对方巧克力之外,也能送给自己的男朋友或丈夫!
  
      也由于本命巧克力除了花费制作时间以外,还要花许多时间挑选包装用品,以完成手工巧克力,所以其心意满满。当然也有人直接买成品的高档包装巧克力,
  
      义理巧克力也叫友情巧克力,一般是指女性在2月14日"qgren"节这天,除了送给心仪的男性本命巧克力之外,也会将巧克力送给非恋爱对象的男性友人、同学或同事等等,以表达对方平时照顾的感谢之意,友情的象征。
  
      皆神和也就是这样,"qgren"节当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能收到许多义理巧克力,都是恋爱大师惹的祸。当然这些也不是白收下的,在314白se qg人节当天,他要还礼的。
  
      白se qg人节,对于在214收到女生巧克力的男生要还礼,主要是一些点心,比如蛋糕,饼干或者马卡龙之类的。
  
      由此可见,r国对于礼节是多么重视,而入乡随俗的皆神和也,也只能随大流。
  
      所以才说皆神和也不感兴趣,但落不下参合进去的命运。
  
      随着茶会结束,几人回到了班级里,回去的时候发现武田一花的坐位空荡荡的,教室也看不到身影。看样子还没有回来,只能把她被安排的事情回来在告诉了。
  
      笨蛋没人权,而且皆神和也估计武田一花只会开心。
  
      在临近预备铃响起的时候,武田一花才踩着点走进了教室,看着武田一花一花情绪不太高昂的样子,皆神和也有些担心,是不是田径社开会出了事情。
  
      “武田,发生什么了。”
  
      下午第一节课是加奈老师的课,趁着加奈老师还没到准备课本的时间,皆神和也向武田一花询问道。
  
      “因为要备考,社团三年级学姐学长们都隐退了。今天开会,选举了一个新的社长。”
  
      武田一花低沉道,她最喜欢的学姐们都隐退了,这也是她从进门开始闷闷不乐的原因。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吗,皆神和也明白了武田一花情绪低落的原因。这是不可抗力的,要报考大学的学长学姐们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做准备了,学校还有补习班,根本没有时间再参加社团活动。
  
      这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
  
      不过他们社团没有三年级学姐,最高的也只是晴子学姐,四月份在开学才会升到三年级,还有着一年的时间做准备,倒不是很着急。所以皆神和也没有太过注意这件事。
  
      但现在想想,福源爱和武田一花还有晴子学姐她们社团都有着三年级前辈,经历三年级前辈隐退,难过的心情低落也都是在所难免。
  
      这让皆神和也想着,最近要多注意福源爱和武田还有晴子学姐的心情了,尽量不在打击她们。
  
      “武田,前辈们也不希望你这副表情,笑一笑,今年夏天的田径大赛你就能上场了吧?前辈们把接力棒交给了你们,为了不让前辈们不留遗憾,到时候用名次慰藉他们,我想前辈们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皆神和也安慰道,笨蛋就应该开开心心的,心情低落什么的,一点也不符合笨蛋的画风。
  
      “对了,就算上了大学,我想田径大赛的时候前辈们也会回来给你们加油的,要是那时候看见可爱的后辈们士气不振,可是会伤心的哦。”
  
      突然想到,皆神和也又继续道,以此来给武田一花加油,转移她的注意力。
  
      “皆神君也会来看我的比赛吗。”
  
      额头抵在桌子上,武田一花低声道。
  
      她比较在意这个。
  
      “”
  
      作为朋友替武田一花加油是应该的。如果那天没有安排或者没有突发事情的话,皆神和也很乐意亲临赛场观看比赛去帮武田一花加油。
  
      虽然不知道武田一花为什么这样问,但皆神和也稍微思考了一下,直接回答道,“会的哦,夏天的田径大赛,我会帮你加油的。”
  
      “武田同学,我也会帮你加油的,所以振作一点。”
  
      李棉花插口道,她隔在神和也和武田一花的中间,所以两人说了什么她都清楚的听了去。而且,她也有些担心武田一花的状况。
  
      “谢谢你,棉花,有棉花的安慰,复活。”
  
      抱向李棉花,武田一花蹭了蹭开口道。刚刚她确实挺失落的,但有了皆神君和李棉花的安慰她就重新复活了。
  
      而且皆神君说了还会去看她的比赛。
  
      这让武田一花心里有点开心。
  
      “说起来,去年是二三年级前辈参赛,武田只是去了加油对吧。今年要努力啊,我们大家都会去给你捧场的。”
  
      皆神和也想了想又道,记得去年好像是这样,田径社还得了一枚银奖回来。
  
      “恩,去年女子组只有三年级学姐和二年级学姐参赛,一年级生只是去当啦啦队的。”
  
      武田一花回答道。虽然她被教练特别看重,但也不能破坏每个学校的潜规则,二年级学姐暂且不提,三年级学姐作为最后一次高中比赛,当然会给予优先。
  
      当然今年武田一花会代表社团出战,也是她升上高中的首次田径秀。而且,她有信心,会为学校拿回来一个金奖。
  
      更重要的是,她要在皆神君面前好好表现,她想被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