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就是富豪 > 955 给我个理由
与此同时,熊盾跟野狼二人也面面相觑。
  
  要知道,在前几天晚上,他们甚至都还在一起高兴的喝酒,怎么今天文探长就是以狙击手的身份想要对付沈浪了?
  
  众人不解,沈浪也疑惑的朝文探长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文探长,为什么?”
  
  文探长有些复杂的看了沈浪一眼,咬了咬牙后说道:“沈浪,你还是杀了我吧。”
  
  沈浪深吸一口气说道:“文探长,你这是几个意思?”
  
  文探长低下脑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说道:“你别问了,既然我落到你手中,你让我死了就行。”
  
  沈浪愈发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想起这几天发生的时候,沈浪心中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呵,文探长,你可是鹰国的警察,就算你想要我的命,我也不可能杀了你。”
  
  沈浪耸了耸肩后,话锋一转:“不过这几天你不都是在处理证据的事情么?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手中的证据呢?”
  
  文探长平静的说道:“证据已经被我全部销毁了。”
  
  “什么?!”不仅是沈浪,就连旁边的熊盾跟野狼也在这个时候瞪大了眼睛。
  
  因为即便是他们,也知道那些证据对于沈浪来说有多么重要。
  
  很可能将这些证据拿出来之后,不仅是亨利,恐怕就是亨利背后的沈天岳,也会因此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对于沈浪而言,绝对可以说是少了一个很强大的竞争对手!
  
  而对于沈天岳这种人,熊盾跟野狼作为沈浪的保镖,自然是巴不得他遭到报应。
  
  可是随着证据的销毁,也让沈浪原本准备拿出来对付沈天岳的计划落空。
  
  野狼不由愤怒的朝文探长身后来了一拳:“文探长,你怎么能这样!沈天岳他们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老板帮你的忙难道还少了吗?!”
  
  文探长没有反抗,直接被野狼一拳给揍趴在地上。
  
  但他并没有想解释的意思,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沈浪。
  
  而这个时候,野狼目光一凝,手中的拳头也比之前捏得更紧了起来,俨然是准备对文探长下死手了。
  
  “野狼,你等等!”沈浪见状立刻开口阻止野狼。
  
  野狼咬了咬牙道:“老板,这个文探长都开始向着沈天岳做事了,难道不应该直接要他死么?”
  
  沈浪摇了摇头道:“你别冲动,我相信文探长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说完,沈浪也意味深长的看向文探长,迎向文探长的目光,沈浪仿佛想要洞穿他内心的想法。
  
  差不多对视了有十来秒钟之后,沈浪冷声问道:“文探长,我想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帮沈天岳做事,或者说,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钱,才会让你违背原则跟底线。
  
  ”
  
  “哈哈!我的原则跟底线,可不是用钱就能收买的。”
  
  文探长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有些落寞的说道:“我这么做……并不是因为钱。”
  
  “那是因为什么?”沈浪紧接着逼问道。
  
  文探长摇摇头,但却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沈浪不禁叹出一口气来,站起身朝野狼跟熊盾二人招招手道:“走吧,把文探长带回酒店里去。”
  
  野狼有些不爽的踢了文探长一脚:“喂,站起来走了。”
  
  文探长点点头,在熊盾跟野狼二人的挟持下,他们倒也很是顺利的跟沈浪一起回到了酒店之中。
  
  回到房间,沈浪朝沙发那边使了个眼色。
  
  熊盾和野狼瞬间会意,将文探长带到沙发那边坐下。
  
  而这个时候,文探长也终于朝沈浪开口了:“沈浪,你别问了,既然我之前都已经像你开枪了,你也有理由杀了我,反正我也没那个脸回警局里边了。”
  
  沈浪缓缓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坐在旁边静静的思考着。
  
  野狼跟熊盾很有耐心的一直守着文探长,而沈浪也一边思考,一边偶尔朝文探长瞟去两眼。
  
  渐渐的,窗户外边的天色也已经微微亮起,沈浪竟是就这样坐着思考了整整一个晚上。
  
  因为他很想要弄清楚文探长到底是为什么会对他动手,到底是因为利益的诱惑,还是因为别的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
  
  老实说,沈浪更加倾向于后者,毕竟如果说文探长是一个经受不住利益考验的人,亨利根本就不用逃跑,直接给文探长一笔钱就够了。
  
  但问题上,沈天岳那边到底是给文探长许诺了什么,或者说是说了些什么,才会让他跟自己站在对立面?
  
  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沈浪排除了很多可能性,最后,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天他和野狼跟文探长一起吃饭的时候,文探长说了他成为一名鹰国警察的原因……
  
  如此想着,沈浪不由挑了挑眉头。
  
  原本沉默了一整个晚上的房间,也被沈浪主动挑起话题。
  
  “文探长,其实我现在忽然又有些理解你的行为了。”说着,沈浪也便朝文探长笑了笑。
  
  文探长有些疑惑的看向沈浪,不解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沈浪笑眯眯的看着文探长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会这么做,应该是沈天岳跟你说了一些有关于你父母的事情,对么?”
  
  一时间,文探长看向沈浪的眼神充满了诧异,显然是被沈浪说中了心事。
  
  一看文探长的眼神,沈浪就稍微将心放回了胸口。
  
  如果只是因为父母的事情受制于人,那沈浪也便觉得文探长的行为倒也不是不能够理解。
  
  毕竟从他之前朝自己开枪显得犹犹
  
  豫豫,在最后时刻甚至还将子弹给打歪了的举动来看,其实文探长并不是真的想要沈浪性命。
  
  于是沈浪也继续朝文探长问道:“那么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沈天岳说了关于你父母的事情,你却想要对付我?难道我跟你父母有什么关系?”
  
  而这个时候,叹了口气后,文探长也一五一十的朝沈浪说道:“因为上次在酒吧的时候,我听你打电话提起了斩天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