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3章 狼来了

  林肃暂时借宿在云雾村一户猎户家里,每日跟着猎户上山打猎下河摸鱼,晚上修炼先天功,闲时在庭院里练习罗汉拳,经常引来一些熊孩子围观。
  一连半个月,白骨人屠都未出现,倒是有个叫贺斌的黄级捕快来查探了两次。林肃有些失望,来到安阳郡半个月,都是在虚度光阴,他暗暗自嘲,怎么没思考就过来了,王钟又不是神,他哪知道白骨人屠的下一个目标,或许只是白骨人屠的幌子呢。
  林肃不甘心,苦苦守候半月,竟连白骨人屠的影子都没见着。他几乎放弃在云雾村守株待兔,或许向岩村探查一番还是有必要的。
  猎户家四岁的小女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见到林肃背着包裹,一阵风似的跳出来拉住林肃的衣袖,“叔叔,你要走了吗?”
  林肃俯下身揉了揉小女孩的羊角辫,和煦地笑着:“是的,小珺是大姑娘了,叔叔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奶奶,知道吗?”
  小珺梨花带雨地哭泣道:“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叔叔走,叔叔走了,二胖又欺负我。小珺还要叔叔教厉害的功夫。”
  小女孩眼泪鼻涕统统往林肃衣袖抹,那模样哭的简直不像个女娃。林肃无聊时教授了小珺站桩入静的功夫,在她平时喝的水里揉碎了一颗培元丹,所以堪堪四岁的小珺精力充沛,活力十足。
  小珺的哭声将正在剥野猪皮的猎户引出来,见到林肃的肩上的包裹,连忙把刀撇下,“林兄弟,你这是要走了?怎么这么急呢。这野猪的肉快挑好了,我让你嫂子弄一顿丰盛的午饭,吃完再走。”
  说着,猎户把他的包裹卸下。盛情难却,林肃推辞也没用,只好应下。
  猎户是舍不得林肃的,后者陪同他上山打猎这半月,每天多少都有收获,有时三四只野兔,有时一二只野雉,隔三差五还有野猪,如果他能在村子多待一二月,云雾村的生活会比半月前好过无数倍。
  小珺坐饭桌上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可怜兮兮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林肃,似乎恳求林肃别走一样。
  一顿饭足足吃了半个小时,林肃才起身告辞。刚走两步,从葫芦里倒出一颗丹丸塞给小珺,“记得每天修炼叔叔教你的功夫,别落下了。今天晚上吃下这颗丹丸,美美地睡一觉,以后叔叔会回来的。”
  “我才不要继续修炼。”小珺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把脸别过去,手却小心翼翼地收好丹丸。
  出了村口,林肃微叹气,煽情的画面最难忍受,他宁愿和炼尸人的尸傀去战斗,也不太愿意面对那样感人的场景,说到底他还是不太习惯,也不太懂人情世故。
  “嗯?是他们?”林肃碰到两个熟人,一青年一老人,正是出现在昙花轩门口的爷孙俩,青年神色匆匆,保持着警惕,老人病怏怏,一副虚弱至极的模样。
  二人没有认出林肃,见林肃目光投去,他们微笑回应,往云雾村里走。
  林肃对他们印象还不错,冒着生命危险把王钟的消息送到六扇门,这份勇气令人钦佩。
  ……
  日中,艳阳高照。
  云雾村的云雾直到二三里地才无影无踪,和云雾村相隔十数里的岩村四面高山奇石、群山连绵,不攀上高峰,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何景象。
  跨过好几座大山,林肃到达岩村腹地,和他想象中的血雾缭绕、残垣断壁不同,村子很安静,保持着同一般村子没什么区别的模样。
  岩村的正门有一个巨大的岩石雕琢成的牌匾,两侧支撑牌匾的支柱非常高大,这是岩村的特点,当地人因地制宜,遂弄了个这么宏伟的门面。
  牌匾下有两个小孩在玩投石子的游戏,抓着打磨圆圆的拇指大石子往牌匾两侧和支柱空隙的拳头小洞里扔。林肃忙走过去,道:“小朋友,你是哪个村的人?岩村不安全,快些回家吧,家里人该担心了。”
  那两个孩子不搭话,默契地对视着,手里的石子扔到林肃脸上,不由分说的往岩村跑,边跑边喊:“救命啊,有坏人来了。”
  “别往里跑,危险。”林肃追了上去。岩村已是一个死村,他们进去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他一路追了进去,可是见到他们就站在村子的尽头,旁边是一个高大的汉子。一个个手持镰刀、锄头、扁担的人从屋舍里出来,包围了林肃。
  林肃拱手提醒,“各位,岩村半月前经历了一场屠杀,我不知道各位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请你们迅速离开……”
  “一派胡言。”佝偻身子的老人喝道:“我住在岩村六十三年,从未听说岩村有什么屠杀,危言耸听,大壮,拿了他送官府。”
  九尺高的壮汉摩拳擦掌,听老人一说,双拳撞了下。
  林肃闻言,脸色都变了,忙问:“敢问老人家,这里可是岩村?”
  老人道:“正是,老夫岩村村长高正德。”
  林肃脸色骤变,这里是岩村,那被屠杀的岩村在哪儿?王钟让人捎回的信息竟是个完全不可信的假消息?
  他一咬牙,所有人都被骗了。
  那对爷孙俩根本就不是岩村的幸存者,他们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林肃撒腿往岩村外跑,不知情的村民却以为他作贼心虚,对他围追堵截,“堵住他,别让他跑了。”
  “小胖,拦住,拦住。”
  “这小子属猴子的吗?”
  “两侧包抄过去,那边没有退路。”
  “我……靠,这是什么操作?”
  林肃脚尖在岩石峭壁上一点,身如鹰隼翱翔,三两下跳到那高山上,身影在山间跳跃,心急如焚地赶往云雾村。
  云雾村出事了,大事。
  那对爷孙俩在昙花轩说谎,云雾村没有受到白骨人屠袭击,他下意识的以为王钟的消息有误。可调查岩村才知,根本不存在岩村屠杀的说法,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捏造事实,故意干扰六扇门的注意力,等六扇门的人认定屠杀云雾村是捕风捉影的虚事,也就不会注意这么一个偏远的山村。
  到那时,屠杀一个贫穷的山村,简直如狼入羊群。
  那个老人哪里是王钟交托的人,他的虚弱也是扮出来的,他身体健康的很,没有一点毛病,比大部分年轻人都健康。
  他根本就是白骨人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