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4章 白骨人屠

  云雾村此刻鬼气森森,村口处也没见着个人影,披头散发的老人捧着一截小腿骨骼咯吱咯吱地打磨,一颗颗浑圆的珠子在青年手上串在脖子上的骨珠串子,他好像很兴奋,“老鬼,串子串不下了,这下你高兴了吧?”
  老人卸下手里的活儿,串子盘过来一瞧,“不碍事,这女娃娃细皮嫩肉,细筋多着嘞,揉一根绳多轻松,手珠串子来两串,还是人骨的气味最快活。”
  “你个老变态。”青年无奈地继续串珠子,低着的头抬高了一分,轻道:“有人进村了,两个人。”
  老人把珠子扔给青年,嘎嘎地公鸭子嗓怪声怪气地说:“珠子不够了,就有人给送上门,老夫这一天都很快活,你且莫动,老夫去弄两颗珠子回来,正道的珠子才最美妙。”
  村口长剑轻吟,那人白衣白袍,胸口绣着三柄剑,右侧剑阁二字清楚明了。剑阁少年的剑早已出鞘,仰着脖子对村子里的人喊道:“白骨人屠,快快束手就擒,小爷查探你三个月,你插翅难飞。”
  老人徐徐踱步出来,扫了扫四周,失笑道:“剑阁俞子翀?追了老夫三个月,你很有自信,只是蠢了些,老夫忌惮的是你的师父长春剑赵无妄,你敢孤身一人而来,别怪老夫把你骨头磨成珠子。”
  俞子翀剑斩空气,唰唰舞了几下,飘逸、潇洒、帅气,“尔等妖魔,人人得而诛之,剑阁高徒俞子翀亲自斩你项上人头,还不快引颈受戮?”
  林肃快步走来,眼睛通红,俞子翀微微一瞥,表情苦了下来,“你是何人?莫非也是白骨人屠的同党?”
  俞子翀哪里能分辨谁是谁非,他在剑阁修炼七年才下山,跟着师父开眼界,原本他和师父赵无妄在追查白骨人屠的身影,可剑阁一道书信把赵无妄调了回去,赵无妄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单独追查下去,俞子翀哪是坐的住的人,江湖侠客怎么能在师父庇护下生活?
  于是,他追到了这儿。
  初涉江湖的俞子翀就是个愣头青,见到林肃到来,主观意识作怪,误以为二人是同党,警惕地防备着林肃。
  “白骨人屠?”林肃问。
  老人笑呵呵道:“正是。”
  “村里人呢?”
  “谁知道,也许跑了呢。”
  林肃心中已然了解,轻问:“你想怎么死?”
  白骨人屠手指冲俞子翀指了指,道:“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剑阁高徒也要杀了老夫,你只能排在他后边。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净遇到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俞子翀一怔,你们到底啥关系?他越听越迷惘,两人对话的语气像老朋友,谈笑间却杀气腾腾,关键也是为杀白骨人屠而来。
  话说,你到底是敌是友?
  俞子翀朝林肃拱手道:“在下剑阁俞子翀,不知阁下……”
  “啰嗦。”林肃暴掠而上,一瞬间掠至白骨人屠面前,拳法暴躁的如狂风暴雨,直往白骨人屠脸上招呼。
  俞子翀尴尬愣在原地,你小子有点狂。
  林肃的拳法并不十分高明,却非常狂暴,根本没有少林出来的仁慈,有种尸傀的麻木,一往无前的味道。
  “呵,你很生气呀!”老人的手上很快出现两把三棱短剑,剑尖三道锋利的刺组成,中央空心,一个小洞贯穿短剑的首尾,供他表演最喜欢的放血环节。
  短剑轻轻一拉,划破林肃的皮肤,老人正欲说教,大肆嘲讽一番,却注意到林肃的胳膊上只有一抹浅浅的白痕,当即玩味地说:“铁布衫锻体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么?你们也来安阳郡多管闲事。”
  “少林寺?”俞子翀整了整衣襟,既然对方是少林的人,也就不是白骨人屠的同党。正道魁首的少林,是值得信任的。
  诶,万一他们是演戏怎么办?
  俞子翀很苦恼。
  罗汉拳的狂轰乱炸令白骨人屠没有机会出击,场面一时掌控在林肃的手中,他试探出白骨人屠的优势在于诡异的双短剑和敏捷的速度,至于力量,大概不怎么精通。
  白骨人屠的短剑脱手刺来,林肃没多想,金钟罩瞬间施展。
  咔!
  金钟罩咔擦的一声崩了一块,短剑也飞出去,重新落入白骨人屠手里,后者嗤的一声,“开什么玩笑,金钟罩、铁布衫加上罗汉拳,这家伙是少林培养的某个院接班人吗?”
  白骨人屠见势不妙,立马飞入云雾村,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铁疙瘩,金钟罩配合铁布衫,防御无懈可击,和他打,能活活耗死人。
  林肃一追,俞子翀也咬牙追上去,修炼了金钟罩和铁布衫的少林俗家弟子,总不会是坏人了吧?白骨人屠抽出一根纯白骨质长鞭一甩,一击得手立刻拉开距离。
  “惊鸿剑指!”
  长剑往左手一收,右手食指和中指迸射剑气,俞子翀大喝,惊鸿剑指宛如附骨之蛆追踪白骨人屠而去,橙色剑气光芒四射。
  “什么东西?”白骨人屠大惊,骨鞭一挥,那经过多次淬炼的人体脊椎骨登时碎了一小节。橙光刺目,白骨人屠猝不及防的一躲,却痛苦万分地瞥了瞥洞穿的手掌,怒火更盛。
  “混账!”白骨人屠的怒吼惊动了正在串珠子的青年,夺目的目光朝白骨人屠投去,轻轻地摇摇头道:“废物,竟然让两个小鬼伤及本源,白骨人屠,我高看你了。”
  白骨人屠大喜,急忙对前方那人道:“厉沧阳,杀了他们,我加入噬魂教。”
  厉沧阳露出邪魅的笑容,高瘦的身体爆发惊人的气势“早知道这么轻松就加入,何苦陪你东奔西跑?白骨,本座最讨厌人出尔反尔,你若反悔,必让你生不如死。”
  “老夫说到做到。”白骨人屠惊骇尖叫。
  “退后吧。”厉沧阳手上的白骨串子啪的飞到白骨人屠脖子上,宽松的袖袍里抽出水墨骷髅扇,轻蔑地打量二人,眼帘都懒得抬,“剑阁的臭虫,你手上的是赵无妄的长春剑吧,那你就是赵无妄的徒弟喽,呵呵,冤家路窄,赵无妄给了我一剑,你这个做徒弟的帮他还债吧。”
  砰!
  好快。
  林肃惊诧,此人的实力竟如此高深?从那瞬间的爆发来看,厉沧阳的功力少说也有80年,或许还会更高,他在噬魂教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