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5章 百鬼夜行

  俞子翀不禁后怕,他认识的散魔极少,除了些穷凶极恶的基本上没认识几个,白骨人屠也是下山后才知道,没什么了解。可魔教、魔宗的人他大部分都略有耳闻,常年在剑阁深受熏陶,耳濡目染,几乎叫的上名字的大魔都认识。
  除了那几个教主、宗主及顶级力量,他认识最深的就是厉沧阳。
  长春剑赵无妄剑斩厉沧阳的故事在剑阁广为流传,他听师兄讲过无数次,每一次听都感觉很新鲜,怎么听都听不腻,小时候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接替师父的长春剑,杀厉沧阳弥补师父的遗憾。
  没想到,长春剑他接了,厉沧阳也见到了,可尼玛,实力弱的跟只鸡似的,腿肚子不打摆子都算他铁骨铮铮。
  林肃的注意力没在厉沧阳或白骨人屠身上,望着那残缺不全的尸山,双瞳霎时间血红,浓郁且邪恶的煞气从他的心脏喷薄,紧接着,金色佛光洒在他头顶,两种违和的颜色就这样混在一起。
  深红和金黄混搭却不融合。
  俞子翀心虚地挪开几步,这股气息强大的令他没办法抵抗,阴寒和灼热冲撞着他的心脏,上下颚不由自主哆嗦,这是他首次在同龄人面前露出胆怯的念头。
  白骨人屠更是不堪,修炼几十年实际上本身并不太强大,大约勉强能对付林肃或俞子翀其中一人,胜算还不大的那种。佛光和煞气一升,他惊恐地摔倒,那股杀气仿佛把他千刀万剐。
  相比二人,厉沧阳不愧是噬魂教高深的大魔,依然镇静自若,对于林肃的表现,没有惊慌失措,有的是惊诧和感兴趣,“佛光、魔气并存,假以时日又是一尊佛魔。”
  “小子,有没有兴趣来噬魂教?本座许诺,噬魂教十殿阎罗一空缺,你即刻成为新的殿尊。”厉沧阳试图招揽。当年佛魔曾有意加入天魔宗,可惜那些人胆小如鼠,害怕佛魔和少林私底下勾结,祸乱天魔宗,将他拒之门外,这才有了横推菩提院,以佛入魔的传说。
  林肃如今的成就不值一提,谁又能保证十年二十年后他不是下一个佛魔?
  噬魂教比不上天魔宗,也比不上风头正盛的绝情魔宗,前者乃魔道正统,底蕴庞大,后者招纳散魔强者众多,似有和天魔宗分庭抗礼的气势。他厉沧阳如果能招揽一个媲美佛魔的强者,或许能从殿尊位置上挪一挪。
  厉沧阳的话让白骨人屠筛糠似的哆嗦,噬魂教殿尊位子他想都不敢想,能在殿尊手底下效命已是莫大荣幸,比如攀上厉沧阳高枝。
  可是,厉沧阳轻松许诺殿尊,让他心底的恐慌慢慢变成惊悚。
  林肃为何对他显露杀气,他心知肚明。除了那堆死人尸体,或许没有别的理由。他不知道是不是里面有林肃的某一个亲人,可的的确确是因为尸堆才对他动杀心,如果林肃加入噬魂教,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他。
  或者,把这个条件当作加入噬魂教的要求,厉沧阳会很乐意动手。
  不行,必须逃。
  他害怕极了,因为怕死所以不会轻易对修炼中人出手,杀的也都是些愚民,直到厉沧阳找上他,才让他看不清自己的实力,继而对王钟、俞子翀和林肃动手。
  他心里很明白,凭他在厉沧阳心里的位置,不可能让噬魂教殿尊的后者改变主意,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逃。
  白骨人屠疯狂逃离云雾村,厉沧阳微微皱眉,很快放松,一个潜力巨大的“小佛魔”和几乎没什么几乎的白骨人屠,他理所当然选择林肃。就算他逃了也没关系,噬魂教有的是手段。
  林肃脚步一踏,正欲追上白骨人屠。厉沧阳瞬身一闪,水墨骷髅扇啪的打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哪儿都去不了。”
  大成的大金刚拳和达摩掌对厉沧阳狂轰滥炸,佛光冲天,只可惜二人功力悬殊,厉沧阳铁扇一挥,卸了七八成力道。
  易筋经修炼的真气疯狂涌现,圣洁的金黄,它纯粹的不染凡尘。
  厉沧阳眉宇一紧,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令他胸口喘不上气,仿佛有人重重捶他的心脏。他不敢大意,百鬼夜行齐出,黑色的光附着在他身上,老人、小孩、青年、妇女等一百余只有脸面的灰色气体乍的溢出。
  易筋经真气施展达摩掌、大金刚拳等少林绝学,威力增强近一倍,卍字印和冲破一切的金光狠狠的冲击厉沧阳。
  大金刚拳的气冲入厉沧阳身体,从背后射出,一缕鲜血从他嘴角流出。
  林肃却感觉天旋地转。
  “为什么要杀我?”
  “妈妈,妈妈,我怕!”
  “老夫,命不该绝啊。”
  “呵呵,你怕了吗?”
  “你不得好死……”
  各种纷乱的噪音在触及厉沧阳的晦气时在林肃的耳朵炸响,那种真实的感觉,仿佛经历了一百多人死亡的是他。
  “啊……”
  林肃捂住耳朵,凌乱的脚步倒退。
  厉沧阳眼睛一亮,此人贸然接触百鬼夜行,精神错乱,正是好机会。
  铁扇一合,飞入袖袍。
  双手结印,飞快地变幻。一百余鬼魂融合成一只硕大的鬼脸,对着林肃一指,“去!”
  鬼脸陡然飞向林肃。
  咻!
  一道剑气穿过庞大鬼魂,斩下无意识躲避的厉沧阳一缕长发,俞子翀搂住林肃的腰疾速向后退。
  厉沧阳收回完好无缺的鬼魂,凶光骤现,“你不动手我都忘了你的存在,剑阁的小娃娃,你本可以偷偷溜走,却干了一件让你丧命的愚蠢事。”
  俞子翀长春剑横在身前,咬咬牙道:“厉沧阳,我师父凭长春剑就能打的你重伤逃窜,消失了十几年才敢出来,你也不过如此。今日,我俞子翀以新一任长春剑的名义,试试你的实力。”
  “不自量力。”
  厉沧阳鬼气全开,一爪抓向俞子翀。
  俞子翀咧咧嘴,把精神错乱、浑浑噩噩的林肃一抛,长春剑指天,剑虚空一斩,银白色的剑气倏地飞出。
  轰!
  俞子翀喷血,在悬殊的实力下,任何花里胡哨的武学都不足以弥补其中的差距。面对和师父同时期的人,俞子翀终究不敌。
  剑插在地上支撑他起来,呸的吐了口血,厉沧阳道:“你不怕死吗?”
  俞子翀道:“剑阁弟子,没有跪着死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