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67章 一滴蛟龙血

  林肃在村子里小住一天,指导村民焚烧含有剧毒的尸体,以免土葬导致剧毒重新渗入土壤,造成其他村民的伤亡。
  二人离开村子,丁九有些心神恍惚,他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在雅园歇了几天,忠伯领林肃的母亲来报,“少爷,夫人来了。”
  “母亲来了?”林肃惊喜,没想到母亲竟会离开安阳县来到这儿寻他。可转念一想,母亲自幼守持女子风俗,即便和父亲成亲也甚少在外抛头露面,难道安阳县林家出事了?
  “小珺,今天暂停一天修炼。”
  小珺侧着脑袋问:“哥哥,你今天生病了吗?净说胡话。”
  林肃气的脸色发黑,小丫头不识好人心,好心好意领你去见母亲,你却这般评价你哥哥,算了,不和小娃娃一般计较。
  拽着小珺的小手去见岳氏,小珺是拒绝的,她深感其中有“阴谋诡计”,挣扎的厉害,但在听说了只是见素未谋面的“母亲”,所以安静下来了,表现出对岳氏很感兴趣的样子。
  客厅雍容典雅的妇人端坐在次席,林肃进去先行了个跪拜的大礼,“见过母亲,许久未见,母亲大人愈发容光焕发。”
  “贫嘴。”岳氏笑容堆满略带皱纹的脸,以往她在家时常置气,别人都说她儿子如何体弱多病,如何不堪,甚至拿林清泉的那几个儿女作比较,如今这一对比,林清泉家几个孩子加起来都不及肃儿一分,尤其听闻肃儿在安阳郡城的风光事,一时嗫嚅消失,惊掉一众人下巴。
  林肃大大咧咧地牵着小珺的手坐在岳氏的旁侧,小珺清脆地叫了声娘,吓的岳氏如坐针毡,肃儿,你别吓娘亲,她还只是个孩子。
  大概是读懂了母亲的惊讶,林肃连忙解释,今天是怎么了,五行缺心眼?
  岳氏对这么一个柔弱水灵的女儿十分喜爱,听说小珺的遭遇,当即抱着她宽慰道:“小珺别伤心,以后我就是你娘,林肃敢欺负你告诉娘,我把他耳朵拧下来。”
  小珺眯着眼睛笑着重重点头,林肃感觉她的笑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是错觉吗?
  岳氏揉着小珺的秀发宠溺地道:“后天外公七十大寿,你们和我去奉阳郡给他老人家祝寿吧。”
  “外公大寿?”
  奉阳郡岳氏是个大族,林肃的爷爷还在世时都没法和这个家族相比,他的母亲嫁给林清流算是下嫁。当时没人看好这桩姻缘,就连林肃的外公也不同意,因为这事老爷子几乎和她断绝关系,就算后来关系缓和了,也十分不待见林清流,就连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同样如此。
  记忆中,林肃去过两次奉阳郡,可对外公没有太多印象,唯一能记得住的就是大舅舅家那个和他玩的好的女儿,他的表姐。
  岳老爷子是江湖豪强,以武发家,在奉阳郡名气不小,这是林肃对外公的全部认识。
  “外公过寿,寿礼该认真挑选一番。”时间不充裕,林肃为寿礼的事烦的焦头烂额,能拿的出手的估计就只有百草丹,外公是江湖人士,所以这丹药对他来说效果是有的。
  可问题是现在炼丹也来不及,安阳郡到奉阳郡的距离很远,就算今天启程寿诞当天清晨能抵达,如果炼制百草丹,就误了时辰。
  岳氏道:“寿礼不寿礼的你外公不在乎,人到心意自然就到了。”
  话虽如此,空手而来外公或许不会说什么,但那几个舅舅心里总归轻视。
  启程奉阳郡刻不容缓,小珺也跟着,翠玉蛇盘在手腕上如同一个翠绿的手镯,这东西可比三针异魔蝎好养活多了,饿了就在院子里捕捉五毒,自给自足。再看三针异魔蝎,一颗价值连城的紫烟果下肚,仍没给他好脸色。
  ……
  一辆马车徐徐驶入奉阳郡城,外在城门口缴纳了三百两入城费才获准通行,感知捕捉到奉阳郡城里众多不弱的真气波动,林肃不由感慨,不愧是“武郡”,奉阳武道昌盛非安阳可媲美。
  舟车劳顿的岳氏在酒楼歇脚,换洗了酸臭的衣裳,在酒楼中歇息了一下,“肃儿,奉阳郡繁华,你先去走动走动,宴会一般在正午才会迎客,去早了就算失礼。”
  林肃点头,“我去商铺转转,外公的寿诞没有寿礼实在讲不过去。”
  拉了个人门路,林肃直奔奉阳郡城最大的交易场——天一楼。
  “好气派的楼阁。”
  天一楼的两侧十二个侍女排成列迎客,雪地柏松作顶梁柱,共十根,每一根都有着八百年以上的年份,整栋楼以名贵的陈年乌木建设,没入楼中,就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头上的牌匾是正宗天外陨铁,那大气的三个大字一看就知出自名家之手。
  “欢迎光临。”
  一个粉嫩白皙的少女走出一步,给林肃引路,问:“不知客官需要点什么?”
  林肃说:“一份送长辈的寿礼。”
  “请跟我来。”
  少女把林肃领到二楼,“客官请看,那是今年三月玉雕大师黎问大师新出品的福如东海摆件,那一件同样是黎问大师的作品寿比南山。”
  两尊玉雕作为寿礼是很合适的,如果是一般商贾世家长辈,估计心意是够了,可外公是江湖人士,送这样的玩意儿显得很粗俗。
  “我的长辈是江湖中人。”林肃补充一个条件。
  少女会意,请林肃往旁边去,“六百年玄冰参,出自常年冰封雪冻的极北之地,有增强功力、冲破桎梏的功效。”
  “紫焱草,生于熔浆旁的天地灵药,有淬炼真气的功效。”
  “……”
  林肃的眼睛瞥见一块火红的晶石,心脏突兀地跳动一下,一缕龙象般若功真气和晶石交汇,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条额生独角,腹下四爪的白蛟,蛟龙仰天咆哮,一道剑光飞来,蛟龙断成两截,一滴血滴入一枚水晶,经沧海桑田的变化,成为现在的样子。
  上古蛟龙的一滴血?
  他表面波澜不惊,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这滴血有着一缕白蛟的记忆,价值不可估量,于是,他不动声色地问:“那块晶石是什么?”
  少女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笑容渐渐收敛,没感情地说:“那是一枚火山岩晶,同紫焱草一块发现的,价值不高,不适合作寿礼。”
  林肃却道:“拿下来。”
  捧在手上,真气灌入火山岩晶中,那一幕画面在脑海里重复播放,他单手抬了抬晶石,突然一只手轻轻按在晶石上。
  “这块火山岩晶,本少爷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