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68章 受阻

  林肃叹气,小时候在说书先生那儿听故事,主角办什么事总有人上窜下跳,这种人叫作打酱油,每一个故事里基本不到三句台词就谢幕,不是让主角宰了,起码也废了。
  只是没想到,这种老梗老桥段应在他身上,竟也十分难受。
  那一只手的主人是个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眉清目秀像个姑娘,左手搂着个搔首弄姿的美女,一眼货,正儿八经的花花公子。
  青年抱着美女亲了一口,没再留意林肃,朝给林肃引路的少女挑眉,“这玩意儿本公子看上了,你给包起来,少不了你的一份。”
  少女忙道:“是,奴家这就给少爷包好。”
  青年压在火山岩晶上的手撤去,少女抓去却扑了个空,后者愠怒地黛眉微蹙,“公子这是何意?”
  林肃先瞥了瞥少女,旋即目光盯在青年身上,淡淡说道:“火山岩晶在林某手中,断是不可能轻易易人,这位兄台如果需要,那就选另一块吧。”
  少女道:“这是天一楼的商品,何时成了公子的东西,天一楼的规矩……”
  “规矩是你们的,你处理不了,就请能作主的人来吧。”林肃轻描淡写的说,蛟龙乃上古异兽中的霸主,绝迹数千年,遇到一滴血是运气,这辈子还不知能不能遇到第二滴,让他拱手让人,那是绝不可能。
  “有趣。”青年挑逗着怀里的美女,慵懒的目光正视着林肃,“你不认识我,阁下不是奉阳郡的人吧?”
  林肃耸耸肩,“兄台莫不是想说你是奉阳郡哪个大家族的少爷或者大人物的孙子?”
  青年脸皮抖了抖,听林肃讽刺的语气,果断住口,倒是他怀里的美女不依不饶,“乡巴佬,你怎么做事的,让一个旮旯犄角的土包子随便上天一楼二楼,天一楼的规矩什么时候这么松散了?”
  林肃倒也老油条,往那中央的椅子一坐,“让你们管事的出来吧,你做不了主,也没资格替谁做主。”
  闻言,青年甩甩手,“算了,区区一件摆件,让给你好了。宝贝,咱们上三楼,二楼没什么好东西。”
  “好,听你的。”
  林肃松了口气,幸好这人主动放弃了,否则争下来还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那少女哼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林肃真无语,你拍马屁就拍马屁,拿我看上的东西奉承别人,真有你的。小小的侍女就算马屁拍的再响,就能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变凤凰?做你的春秋大梦。
  天一楼里几乎都是为江湖人士提供的商品,可能作寿礼的却稀少,总不能拿着一把剑去祝寿吧,知道的当你贺寿,不知道的当你砸场子呢。
  挑了一番,林肃高价拿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两座摆件。
  时值正午,岳氏退了房间,经几次绕拐,来到岳家府邸。门口两尊栩栩如生的石狮子守护,两扇大门皆精金所铸,气派。
  精金是铸兵器的好材料,林肃手中关押三针异魔蝎的机关筒就是精金,这种金属不算很罕见,却是官府严格把控的军需物资,没有点关系真不可能拿到。
  “哟,王老爷也来了,您请。”
  “马老爷子,身体硬朗啊,请进请进。”
  “许大侠,听说您前几天功力大进,名不虚传,快请。”
  岳氏摸了摸小珺的头,笑着说:“外公在奉阳郡名望很高,他的寿宴不仅郡城家族派人参加,就连一些外地的也会来,迎客的那位是你们的大舅舅岳天龙。”
  岳氏一上去,两个下人立刻拦住三人的路,“你们干什么的?”
  “我们是来祝寿的。”岳氏说。
  “请帖呢?”
  “没有请帖,可我们是……”
  下人却驱赶,道:“去去去,哪来的叫花子,赶快出去,别玷污了岳府的门口。”
  林肃怒了,这些个下人真不识好歹,他们穿的是特意定制的新衣,料子虽说不算名贵,可怎么也算不上叫花子,“会不会好好说话?”
  那下人嗤笑道:“嗤,今天岳老爷子大寿,什么牛头马面也来祝寿,你以为老爷子是大善人吗,什么人都能见,快走快走,别等我们驱赶。”
  岳天龙的目光瞥向这边一瞬,然后很快收了回去,却没有过来解围,反而继续招待其他人,显然是见到岳氏了。
  林肃更怒了,岳天龙不认识他情有可原,毕竟加起来也没见过几次,可他的母亲从小在岳府长大,几十年兄妹情,如果这都不认识,未免说不过去。
  一些进去的人眼神怪异地盯着林肃三人,是嫌弃,轻视,他们把三人当成骗吃骗喝的乞丐。
  林肃的脚一挪,岳氏就拉住他的手,轻声道:“肃儿,今天你外公大寿。”
  那两个下人看见林肃眼睛里的怒火,更挺直了胸膛,“怎么着,还想在岳府门口闹事?你来试试。”
  这时岳府门口来了一辆马车。
  “大伯,我回来了。”
  马车上下来一青年,兴致勃勃地给岳天龙行礼。
  岳天龙乐呵呵地说:“听说一大早你就出去挑寿礼了,这么高兴,看来寿礼很让你满意。”
  “那是……”青年往这边看过来,见到林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随即又看到一旁不作声的岳氏,立刻小跑过来,“姑姑,您怎么来了,爷爷念叨你好几次了,知道您回来,他肯定高兴坏了。”
  那两个下人听青年这么叫,脸色苍白,他们把老爷子的女儿拦在门口,要是叫老爷子知道,这是留不住他们了呀。
  岳天龙这会儿不能装死了,悠哉悠哉地走过来,道:“原来是四妹啊,你回来怎么不和大哥先打声招呼,你们怎么办事的,不知道这是老夫的亲妹妹吗?”
  岳氏笑呵呵地道:“大哥莫责怪他们,这事是小妹忘了。今天是父亲寿诞,不宜大动肝火。肃儿,小珺,快来见见你们舅舅。”
  “舅舅。”二人不咸不淡叫了声舅舅。
  “好,都这么大了。”岳天龙的回答很敷衍,说明他对林肃母亲的事并不上心,以至于连她有几个孩子都忘的一干二净。
  岳氏又介绍了青年,“这是你们表哥岳书羿,他是你们二舅舅岳天虎的大儿子。”
  岳书羿笑眯眯地盯着林肃,怪声怪气道:“哟,原来是林肃表弟,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那会儿你才两三岁,记不记得?”
  他说的事无从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