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73章 清规戒律不自持

  “何人擅闯少林寺!”
  达摩院守山弟子围上来。
  林肃双手合十,道:“在下还俗弟子明正,求见普济大师。”
  僧人两两对视,“稍等。”
  一人快步离去,通知普济去了。
  大约一刻钟,山下上来一队达摩院弟子,十余人,朝守山的人行礼,一人管不住口,说道:“山下的孽障着实可恶,远远见到少林高僧立即逃之夭夭,今日师伯不在,那孽障就跑出来伤人。”
  “少嘬牙花子,做好份内事。”高大伟岸,浓眉大眼的僧人道。
  林肃一见,此人竟是和他有一面之缘的明空,跟着达摩院大师兄明净和他交谈一番。既然见了面,打声招呼还是有必要的,他双掌合十,轻道:“明空师兄。”
  明空乍的一看,这人谁啊,不认识啊。仔细的一想,旋即哎呀的一声道:“这不是丹丸院的明正师弟吗?你不是下山了吗,怎会还在山上?”
  林肃道:“多日未见恩师,途经奉阳郡,特来拜访。”
  那守山的僧人道:“明空师兄,此人真是少林还了俗的弟子明正?”
  “诚然。”
  僧人笑着放下手中的武生棍,冲其他人压了压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明正师兄见谅。”
  “客气了。”林肃说。
  明空却戏谑着说:“明正师弟,当初黄泉魔宗摧毁镇魔塔,我就猜测师弟和魔宗有联系,只是迫于普济首座的威严,不敢轻言,以至于师弟逃离少林寺,让那件事无头无尾地结束,怎的师弟自投罗网,是挂念藏经阁呢,还是惦记金刚不坏神功?”
  这下所有僧人俱是严阵以待,如果真如明空所言,这人和黄泉魔宗的魔人勾结,并且觊觎藏经阁乃至四大核心功法,那么他们放人上山就是同罪,若出了事,达摩院首座首先问罪的就是守山弟子。
  林肃眯着眼,微笑的样子很是让人毛骨悚然,“明空师兄对那天的事还是不能释怀啊,达摩院弟子插手戒律院的事,也就是戒律院首座普陀大师仁慈,光越俎代庖一项,达摩院就容不下你。明空师兄,前车之鉴,警戒人心呐。”
  “休危言耸听。”明空拂了拂衣袖,说道:“明空只是尽心为少林寺办事,今日拿下你送到戒律院审问,真相自然大白。”
  林肃说:“明空师兄所说倒也在理,只是甚是无稽。若戒律院或菩提院来说,在下以为合情合理,可你达摩院或者我丹丸院,却是没多少资格,那天的事他们或许不知情,师兄和在下共同追击魔人,却不该也不知情。”
  众僧人迷茫,猜不出二人说的是哪件事。
  明空的脸红一片紫一片,少林叛徒的事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他是达摩院二师兄,所以明净跟他提过一嘴,祸害少林最深的当属当时丹丸院首座和戒律院上一任首座,他们皆是黄泉魔宗十二御,魔宗巨擘深入骨髓的寺院,有什么资格替少林主持公道?
  “你……”明空憋屈的只喊出一个字,胸中郁气堵到嗓子眼,生生把他的能言善辩拦截在咽喉里,那叫一个窝囊。
  明空咽下这口气,故作一派高深的姿态,道:“听闻明正师弟和黄泉魔宗的混沌不分轩轾,师兄也想领教一下师弟的功夫,不知师弟可否赐教一番?”
  林肃哼道:“明空师兄,佛门中人戒嗔,你着相了。以嗔及怒,由怒及妒,清规戒律,师兄几乎全犯了。”
  “胡言乱语。”明空道:“小僧持戒,何来的嗔、怒、妒,分明是你心虚。”
  林肃摇头道:“出家人四大皆空,咄咄逼人,争强好胜,师兄的这一句心虚,让在下想到回归故乡时遇到的山贼,你何尝不是和他们一样?”
  “阿弥陀佛。”众僧人高喊。
  明空咬牙道:“说到底,你还是怯懦不敢应战。”
  林肃说:“说到底,你还是咄咄逼人。师兄,清规戒律于你多是累赘,持戒不能自守,六根不净,下山去吧,少林在你心中是枷锁,是梦魇,你的心不属于少林,何必把自己困在山中?”
  “阿弥陀佛。”
  明空听着熟悉的声音,当即看向山上,立即领着众僧人参拜,“小僧见过首座,普陀、普济、普治三位大师。”
  达摩院首座普摩摇头叹气,“明空啊,从你入少林以来,我就知你凡事喜欢争个高下,所以为师就请求方丈让你入达摩院。达摩院管寺中里外,不必争,魔修、贼人自会让你强大。我以为你在少林这么多年,粗茶淡饭,那份争强好胜的心会慢慢地消失,岂料比以往更盛,唉,明正说得对,少林不是你最好的归宿,你且下山去吧。”
  明空的脑子犹如一柄铁锤狠狠的砸下,说:“师父,您要把弟子逐出门墙?”
  普摩道:“如果你不入少林,而是在其他门派,也许已经声名鹊起。少林虽是天下正道魁首,却并不适合躁动的你,下山吧,哪天不争了,累了再回来。”
  说罢,他望着无甚情绪的林肃,亲善的说:“明正啊,以前我发现你只是有点小聪明,对武学执着,太易入迷,不是好事,数月未见,本座竟在你身上勘察出慧根,不入达摩院简直屈才了。”
  林肃笑着说,“普摩大师过誉了,明正恩师在乃丹丸院首座,明正便是丹丸院弟子,岂能入达摩院?”
  “师尊。”林肃跪下叩头。
  普济欣慰道:“许久不见,听闻智武师祖对你赞赏有加,本座亦宽慰。不知此来少林所为何事?”
  林肃道:“来此有两件事,一,少林清贫,明正在安阳郡见明奉师兄搜集草药,就委托江湖客商从其它八郡搜来些许,就安置在山下,劳烦师父派人抬上来。”
  “你有心了。”普济左右不见丹丸院的人,才想起丹丸院人丁稀薄,于是苦笑着冲普摩道:“普摩师兄,劳烦你达摩院的人辛苦一趟。”
  普摩道:“师弟客气了。”
  连同守山弟子二十余人告退下山,普济又问:“那第二件是?”
  “第二件事……”林肃沉吟,沉声道:“往昔大还丹的炼制由普法师伯和您共同完成,如今师伯遭歹人杀害,明正不才,愿为师父掌炉烧火。”
  普济沉吟,说道:“为师是和尚,你同我说话不需要顾忌什么,混沌是为师师父不假,同时也是少林叛徒,记住他才可警示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