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74章 天下炼丹师皆一家

  普济慈眉善目的笑道:“你的炼丹术提升到能够辅助炼制大还丹的水准了吗?果真天赋异禀,原来我以为需要请一位闭关的师叔祖出关,既然你来了,大事可期。”
  众僧人抬草药上山,四大首座才知林肃口中的“些许”是多少,炼丹室的储备库堆积了三个都还有剩余,无奈只好清理出一间空房。
  林肃捐赠如此多草药,少林方丈普准亲自接待,四大首座旁听,“善哉善哉,明正虽还俗,却心记少林,实乃少林功德。”
  “若非普准师伯赠经书,明正已是废人一个,何来前途?”林肃说。
  普准问:“经书固然是不错,你的心性尤为重要。明正,那经书你修炼到何种地步了?”
  林肃道:“臻至圆满。”
  五位僧人皆惊,面面相觑,普准又说:“圆满了?可窥探出此经的奥妙?”
  林肃摇头道:“未曾。经虽不凡,有着脱胎换骨、六识聪颖的功效,却未察觉其他不同寻常的地方,许是明正悟性不佳,领悟错了其中的玄妙。”
  “普准师兄……”四大首座齐齐出声。
  “意料之中,唉……”普准叹气道:“老衲修习易筋经数十载,也已参悟至圆满,得出的结论同明正一般无二,除了达摩祖师和六祖慧能,皆是如此。”
  他特意看了明正一眼,说道:“相传,达摩祖师参悟易筋经,钻研出少林七十二绝学,破碎虚空,坐禅化佛。六祖慧能苦修数十载,研习易筋经多年,领悟无上绝学如来神掌。只可惜数十代人修不到精髓,七十二绝学凋零大半,只好滥竽充数,以基础功法武学顶替。”
  少林顶着正道魁首的名气,却在三百年中衰败了太多,先逢异族僧人盗经,遗失二十一门绝学,又值戚人狂统率魔道九教围攻少林,万卷经书毁于一旦,三十余绝学化作泡影。幸得闭关老僧授绝学一十二于门下,总算挽救了些许。
  后佛魔作乱,倾覆原本为钻研易筋经而生的般若院,自此易筋经就只有少林方丈研习。再到一年前,黄泉魔宗为祸少林,少林可谓乱世纷纭。
  “近百年,最有可能参透易筋经的就是被冠以佛魔称号的普世,只可惜他因易筋经入魔。”
  ……
  白天,林肃在丹丸院见了除游历凉州八郡的明奉以外的师兄弟,明方依旧是不问寒冬腊月地钻研炼丹术,由普济和明奉共同指导,于三月前炼出一炉八成四纯度的草木丹,宗师境界指日可待。明善等人自入了丹丸院,摈弃懒惰的习性,特别是明善,改变明显,从一只好吃懒做的猪蜕变成丹丸院头号小能手。
  夜晚,他见到了那个神秘的老和尚,“老师傅。”
  老和尚放下挑水的担子,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舀水喝,动也不动地静静注目。半晌,缓缓开口:“你借着易筋经修炼出的一缕法相让人用蛮横手段撕碎了。”
  林肃一怔,“不是罗汉拳炼出的法相?”
  伏虎罗汉法相每次都是在他施展罗汉拳时才浮现,所以自然而然地以为罗汉拳修炼至圆满,引导的法相。
  “罗汉拳只是个引子,真正起作用的是易筋经,否则你就是把这门基础拳法修炼的出神入化,也未必能引导出法相。”老和尚叹气:“法相虚影毕竟不是真正的法相,遇到实力悬殊的人,轻易就能撕碎。”
  林肃听闻,虚心请教:“老师傅可有法子修复?”
  老和尚摆头,“提前让法相显化的人并非没有,只是他们都受门派呵护,勒令不许将法相虚影在外人面前施展,一个个保护的严严实实,哪里像你一般拿鸡蛋去撞石头,可不就把鸡蛋撞碎了嘛。”
  “你的法相是哪一尊?”
  林肃道:“伏虎罗汉。”
  老和尚笑道:“相由心生。虎乃林中霸主,白虎尊西方星宿,主金,意为杀戮。伏虎则是止杀,一人之力降伏猛虎,胸中有大志。伏虎罗汉法相碎了,何不重炼一尊?拘泥于一方池潭而忽略汪洋大海,不智也。”
  林肃失了神,当他回神时,老和尚已不知所踪。当下他如当头棒喝,如梦初醒。困在伏虎罗汉法相破碎的现实中不可自拔,然而伏虎罗汉也只是满天神佛中沧海一粟,罗汉、金刚、菩萨、佛祖,何苦在这已成定局的事情中驻足?
  短短几天,林肃将少林的炼丹书籍背的滚瓜烂熟,五花八门的炼丹手法不仅充实了他对少林炼丹术的基础,更让这门脱胎于基础炼丹术和初级炼丹术的本领越发深刻。
  闲时指导明方炼丹,有时也自己炼制,他炼了三炉草木丹,皆是九成品相,继小还丹后第二种能提炼到九成以上的丹药,可尊宗师。
  普济在一旁咋舌,“明正的炼丹术返璞归真,颇有一代宗师风采,假以时日,超越为师指日可待。”
  “师尊过誉了,明正怎敢和您相提并论。”林肃摆摆手道。
  普济却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有一说一。”
  “多谢师尊赞赏。”
  普济越看越赏心悦目,幸亏当初把他收入门下,否则就让一颗明珠蒙尘。他仔细检查热乎乎的草木丹,说:“你的炼丹手法很精妙,却好像不是少林的某一种。”
  林肃点头,道:“这是徒儿在津铢鹊山探索合一观遗迹时一名受了恩惠的施主所赠丹经残本,徒儿得到后整合江湖上流传最广的丹典、丹书,糅合成新的《丹经》,里面有不合理的地方,请师尊斧正。”
  呈上一本新誊抄的丹经,普济都是一愣,江湖中人多是敝帚自珍,功法、武学、丹方、秘术全都藏的严严实实,当作不传之秘,他的本意只是询问一下那炼丹的手法,并无觊觎的意思,没想到林肃竟把丹经送给他。
  “师尊请过目,丹经中记载了一种道教的炼丹手法,名叫抽丝剥茧,手法柔和,是一种绝妙的技术。”林肃翻开丹经指出记录抽丝剥茧的记载。
  普济满意地说:“用道教的手法炼佛门的丹,你的想法很值得推广,这门手法的确比昙花一现更适合炼制草木丹,如此你又为丹丸院添了一门全新的炼丹手法。”
  林肃嘿嘿挠挠头,“师尊不是常说融会贯通嘛,天下炼丹师皆一家,道家手法未必不能用在佛门丹方上,同理,佛门的手法亦可炼道家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