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81章 证明你的实力配得上这份傲气

  少室山。
  林肃躲在药田中,轻盈地拔出一根不知名的小草扔到背篓里,站起来揉揉酸的没办法直起来的腰杆,抹一把汗水呼道:“明善师兄,药田的杂草清理好了。”
  思绪云游到云霄的明善恍惚地回神,立马一脚踹翻气喘吁吁的林肃,恶狠狠地说:“小兔崽子,叫魂呢。”
  高大健硕的明善指着浓密的药田说:“重新检查一遍,老子发现一棵杂草当心你的小命。”
  林肃面无表情地冲远去的明善啐了一口吐沫,抬手挡住热辣辣的太阳,呼了一口气,脱下灰色僧衣遮住背篓口,冲明亮的太阳苦笑,谁能想到慈悲为怀的佛门正宗少林寺竟也会有这般狂徒。
  林肃是少林寺一俗家弟子,法号明正,那满脸横肉的光头是他的师兄明善,此人在药田一片也是个狠角色,据说药田的人都让他欺负过,而受了欺负的人起初还到戒律院诉苦,可随着明善非但没有受惩罚,反而变本加厉,他们才意识到戒律院有人在为明善擦屁股,所有告状的全都被打回来,以至于后来也没人告状了。
  事后听说,明善在戒律堂有一个远方表哥。
  “小师傅,喝水吗?”挑水的老和尚在药田边上停下,舀了一瓢水递给林肃。
  林肃双手合十行礼,畅快地喝了一口,随后仰头喝干,把葫芦水瓢递回来,又行礼道:“多谢老师傅。”
  今天这凉水格外清凉。
  老和尚是一个衰败老人,脸上的褶子能夹死苍蝇,牙口快掉光了依然干挑水的活儿。林肃不知道老和尚的法号是什么,老人不说他也没问,一直以老师傅称呼。
  老和尚瞥了瞥僧衣下的背篓,问道:“小师傅要把这些无人问津的杂草弄到哪儿去?”
  林肃答道:“山脚下空地甚多,移到那儿去也许能活。”
  老和尚又问:“丹丸院诸多杂事,你一个药童忙的都快吊脖子了,还管什么杂草,扔在田边一时半会就会枯萎,反哺田中药草岂不美哉?”
  林肃摇头,“谁说药草一定比野草高贵呢。”
  老和尚合十,轻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挑水离去。
  ……
  暮色摇曳,林肃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匆忙洗了个澡就上了床,在众人“指点江山”的议论声中沉睡。
  “山下的村子可真遭罪了,也不知怎么惹怒的邪道中人,短短三天,就有十几人死于非命,听说死的时候脖子上有两个獠牙洞,鲜血都吸干了,真惨呐。”
  “少室山下作孽,这不是挑衅少林寺嘛,让我逮着那邪人,有他好受。”
  “拉倒吧,达摩院十几个高手都抓不住的邪人,你别是让人三两下吸干血,给你来一个全套的扒皮拆骨才好。”
  “不仅山下,附近几个村也同样出现咄咄怪事,达摩院的人都快全派出去调查了。”
  “……”
  林肃这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能开启一个光幕,可轻易顿悟武学功法。
  “果然是梦呢,好真实的梦。”林肃晃晃悠悠地起床,蹑手蹑脚尽量不打扰其他还在睡梦中的人,早早的刷牙漱口,聚精会神地翻阅桌上的《少林秘闻·丹丸基础篇》。
  一阵妖风吹的衣袍猎猎作响,也不知是沙粒作祟还是怎的,眼睛涩涩的流眼泪,拿了水揉了揉,一睁开眼睛,林肃吓的撞倒脸盆,咚的响了一下。
  “明正,你小子轻着点,笨手笨脚的。”明善和尚骂了一句,也没从床上爬起来,碎碎念中又昏睡了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肃连忙道歉,把脸盆扶正,跑了出去,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才轻轻摸了摸眼珠,“这是什么……”
  金色雾气缭绕,化成文字。
  姓名:林肃
  功力:0年
  罗汉拳:未入门
  基础炼丹术:入门(2/10)
  善恶值:10
  林肃惊讶之余喜上眉梢,世俗常听天桥下说书人讲故事,奇遇机缘什么的很是吸引人,但那也只是故事,没想到这种东西竟然有一天真的会出现,并且发生在自己身上,老天开眼了。
  定定地看着善恶值,他沉思良久,并且对照基础炼丹术后的描述,轻喝:“提升基础炼丹术。”
  只见基础炼丹术由入门(2/10)变成了入门(3/10),善恶值减少1,林肃大喜,真如猜测一般,善恶值可提升对基础炼丹术的领悟,他惊奇地连续叠加了7次,霎时间,基础炼丹术蜕变成小成(1/100)。
  “好清晰的炼丹术。”脑海中的炼丹术由一知半解缓慢地深刻起来,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林肃总感觉大脑里居住了一位炼丹大师。
  宕!宕!宕!
  晨钟响,不多时,少室山一阵哼哈声骤响。
  明善整合药田弟子,大拍铁盆道:“今天锄草的任务暂时停一停,普济师伯开炉炼丹,急需一批年份足的草药,你们都给我精神一点,别影响了我在普济师伯心里的印象,没准师伯一高兴,没准老子就不必在药田干脏活累活了。”
  众人腹诽,普济师伯瞎了才提拔你。
  一听去送药,一个个都精神百倍,普济师伯在丹丸院很有分量,是少室山仅有的可单独炼制小还丹的三个丹药大师,莫说提拔,只是简单的说一句话,丹丸院明字辈的人也要奉承。
  正午时分,十二个药田药童才把普济列的名目一一备齐,明善对了三遍核查无误才叫上诸童子浩浩荡荡地背着竹篓出发。
  炼丹室外,明善如沐春风地微笑,额角的汗水擦了又擦,火辣辣的太阳烤的众人伸长舌头哈气,体格最臃肿的明心僧衣都湿了,整个人好像河里捞上来的一样。
  普济不在炼丹室,里面只有几个明字辈的白衣和尚生火择药,人高的丹炉阵阵丹香萦绕,明善咕噜的咽了咽口水,其他人也跟着咽口水,丹药的香气好浓。
  丹药在灰衣和尚眼里是奢侈品,明善这样的药田头目一年都尝不到两颗,今日见到开丹炉,便是丑态百出。
  林肃闻了闻,轻摇头道:“可惜了,五味子若能早十二个呼吸进丹炉,这炉草木丹就更完美了。”
  正笑眯眯从人群后方进炼丹室的和尚僵了下身子,瞥向林肃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意,道:“十个呼吸更佳,十二个呼吸还是太久了。”
  一众背着竹篓的和尚诧异地回身,恭恭敬敬地行礼:“见过普济师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