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82章 你太高估了它的含金量

  林肃的眼睛一眯,浩瀚的气势就陡然爆炸,康流急忙向后撤,故作镇定的面具下实际上是一颗慌的一匹的心。
  “第一招,接好了。”
  林肃以拳立之,这一拳没有任何花架子,也没有任何招式,他的目的只是试探、略施惩戒,凭白伤人的事,他多少做不太出。
  脚下一踏,林肃的身影暴掠而出,并不太健硕的拳冲康流胸口飞去。康流的雁翎刀劈下,一击不中即横刀抵御。
  宕!
  雁翎刀震荡不已,令刀身发出嗡嗡的音,康流受拳力震退。足足退三步才站稳,看了看刀上的光滑的面,展颜道:“林公子,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嘛,朝廷把你的实力夸大的有点厉害,结果这般手段,实在不能服众。”
  林肃摸了摸拳头,一拳虽无法伤及康流,震动由刀及人,却把康流的信息反馈于触感,修炼了易筋经的他六感比常人敏感,所以让他多了这项技能。
  譬如,康流心跳的频率,肌肉的紧绷力度,这些充分地向林肃展示了康流的力量以及此刻的紧张心情。
  更有他手臂重伤截断的经络。
  “第二招。”
  林肃一个猛虎下山,陡的冲过去,康流原本刀刃指着他的动作微微向右移动,眼睛阖上一瞬,一睁,刀横扫,“贪狼。”
  林肃的眼睛重叠地浮现幻影,刀幻化万千,比佛门千手观音还夸张。刀影从他身体掠过,模样似乎把他千刀万剐,真正的刀只有一柄,余的皆幻象。
  康流自信的诡笑让许多人心中稍稍颤了颤,这下林肃怕是中招了。
  听,刀气破音。
  脚下一摆,正中那道最凝实的光,林肃却不躲不闪,腾出一指,耳骨动动,手指戳出,那千变万化的幻影消失,只见林肃的一指戳中康流手腕的一处伤疤,旋即推了一掌,康流的身体同破布一样飞出。
  刀插在桌子上,康流撞翻几张桌椅后落寞地瘫坐在残羹冷炙横飞的地上。
  惊诧、不可思议、错愕充斥着云深楼,康流不是林肃对手早就是意料中,可如果没有这一较量,谁又知虎榜87和49的差距如此巨大,摧枯拉朽的两招击溃来势汹汹的康流,他们不禁议论纷纷,到底是估低了林肃,还是高估了康流?
  “哥哥好样的。”小珺稚嫩的嗓子一边抹嘴一边说。
  林肃道:“你的实力配不上狂妄。”
  失魂落魄的康流望了望刀,又望了望林肃,问道:“你的实力,大周王朝中还有谁能让你输的一败涂地?”
  林肃笑了,“康流,别太把虎榜当一回事,大周王朝能人异士众多,岂是三个榜单能囊括。虎榜和龙榜中间出现了年龄断层,有些人从虎榜掉下去却未出现在龙榜,有的人年纪大了,却有不属于虎榜的本事,这些人,十个虎榜都排不下。这个榜单只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你太高估了它的含金量。”
  青年掌柜轻声细语地说:“这林肃,真有几分大侠风范,郡守大人不是让你出来结识贵人?此人可入你的法眼?”
  刘公子道:“您说笑了,只怕人家未必把郡守放在眼里,堂堂虎榜叫的响的名字,岂能看得上郡守府里的纨绔少爷。”
  康危谭乾虎连忙扶起康流,后者甩开二人的手,抓着康危的肩膀一捏,清脆的骨裂声和康危的哀嚎声同时炸响,“这个交待,你可满意?”
  林肃点点头,“这一次就算了,借势胡作非为,可别再犯到我手上,顺便说一句,你的名头或许可以振兴康家,可远没到号令奉阳郡的地步,让你家里那些打着小心思的人适可而止。”
  见林肃有离开的想法,青年掌柜拨开人群朝林肃和康流拱手打招呼,“不知虎榜上两位青年才俊到来,云深楼招待不周,见谅见谅。”
  “掌柜说笑了,我和康兄切磋弄的云深楼乱糟糟的,实在抱歉,损失多少,我会照价赔偿。”此人放下身段来打招呼,林肃也总不会颐使气指。
  “些许小事,无关紧要。”掌柜招手遣来十几个小二,收拾残局、置换新桌椅,“此地收拾还需一些时间,不如上楼一叙。”
  “也好。”
  掌柜看向康流,后者淡淡说:“在下就不掺和了,康危的手需治疗,失陪。”
  刚走了三步,康流转过头道:“今日一战,康流技不如人,来日如有机会,必登门请战,望林兄不吝赐教。”
  说罢,他不给林肃说话的机会,架着康危就走了,谭乾虎跟在后面帮他拿刀,而其余的狗腿子则散了,谁都知道,康家想凭康流称霸奉阳郡城的心思落空了,只要林肃还在,岳家就是他们最大的障碍。
  “请!”掌柜不仅请林肃,顺带也把岳书枫一干人都请上楼,岳书枫暗暗吞口水,从六楼往上,他就预感到大发了,第七层的人非富即贵,以他如今的处境认识几个贵人,对他以后掌管岳家可是十分有利。
  第六层有人认识岳书枫,见他跟着往上,狐惑地问道:“岳书枫?岳天龙的儿子,他怎么有资格上第七层?”
  有个刚从下面上来的人就道:“岳书枫是没有资格,可是他表弟有啊,堂堂虎榜高手,沾了亲故可不就上去了嘛。”
  “嘿,你说这话,酸味很浓啊。”
  一直到云深楼第八层,掌柜才停,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二人在尊贵奢华的厅堂坐着,见林肃上来,二人对他点头。
  “是那少女和郡守公子。”
  “请上座。”掌柜亲自挪椅子。
  掌柜落座,向林肃等人介绍道:“这位是郡守府公子刘棋刘公子。”
  刘棋笑着冲林肃等人拱手,“林兄这几日在奉阳郡那是无人不知,有幸认识,刘棋深感荣幸。”
  “客气了。”林肃淡然道。
  掌柜又介绍那女子,“这位是……周小姐。”
  那位周小姐欠身行礼。
  掌柜又说,“鄙人云深楼掌柜云赫之。”
  “云掌柜。”
  云赫之道:“听闻林肃公子强势跻身虎榜前50,云某早就想一睹林公子风采,没想到竟在云某的云深楼里相遇,缘分二字真是妙不可言。”
  “初来云深楼就给云掌柜惹了事,真是抱歉。”林肃微微歉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