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83章 血海大法

  奉阳郡的花灯会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盛会,河里的、天上的,数以万计的灯点亮了奉阳郡的夜空和溪流,辉映数十里。
  “哥哥,人家要举高高嘛。”小珺晃着林肃的手撒娇。
  “好好,举高高。”哭笑不得的林肃把人举高过头顶,顶着小珺观看无数花灯升空,“诶,你别遮住我的眼睛,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小珺换了个动作,不抱着他的头,反而是抓着两只耳朵当缰绳,逗的岳凝雪姐妹花枝乱颤。
  岳书羿倒是找来了,身边多了个清雅的美人,“你们可让我好找啊,去了云深楼打听才知你们离开了,要不是无意间瞥见小珺,我估计,这人海茫茫,是找不着喽。”
  “三弟呢?”岳书枫往岳书羿身后瞟,没看见岳书剑。
  岳书羿道:“他?我哪知他跑哪个旮旯去了。不说他了,表弟,你在云深楼大出风头了呀,一招败蘸金刀康流,包揽了今年花灯会的全部热门话题。”
  “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分明是两招好么。”林肃打趣道。
  “甭管一招还是两招,你就不该这么早离开,让我带人瞻仰瞻仰虎榜高手的风采。”岳书羿嬉皮笑脸地说。
  “你当我是猴子呢。”林肃没好气地道。
  岳凝脂私底下踢了下岳书羿的脚后跟,“二哥,怎么也不介绍介绍?”
  轰!
  岳书羿正欲开口,始料未及的爆炸吓的拥堵的人群惊叫、逃窜、踩踏,哭喊声一片挨着一片。林肃望向爆炸起始的方向,天空一只形似蝙蝠的生灵飞过。
  近了,林肃看见那生灵原是人类,只是腋下生了蝠翼,看起来像蝙蝠罢了。来人的身后追着一大批官兵,“站住,站住。”
  一如既往的老套台词,哪个蠢才发明的这句没有营养的台词,试问谁会那么蠢乖乖地就范,一路追一路喊,难道就不累吗?
  “血鬼?”
  林肃的手腕不由自主地绷紧,呼吸急促了三分。镇魔塔崩塌一事他虽未亲眼见证,却在事后也看见古老的镇魔塔重建,根据少林下发的五湖四海通缉令,血鬼赫然位列其中。
  镇魔塔逃出42凶徒,血鬼就是其中之一。
  血鬼在奉阳郡,那么其他人……
  “表兄,麻烦你送小珺回岳府。”林肃把小珺交给岳书枫,轻轻地说道。
  “你小心。”岳书枫说。
  踩踏着墙壁上了屋顶,紧紧地追着血鬼而去。要说这血鬼的轻功身法那也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犯下滔天大罪却屡屡逃脱,不仅依赖诡异的手段,更有这身法的一份功劳。
  脚下一铲,红瓦如鲤鱼拔鳞飞起,双掌拍出,七八块红瓦径直朝血鬼打去,堪比暗器一般。
  血鬼疾速漂移,身影去而复返,双手抡的像个呼呼响的风车,单手捏碎一块红瓦,桀桀笑道:“小子,你很冲动啊。”
  林肃徐徐走过去,轻轻开口,“别误会,我不是专程来捉拿你的,来此是向你打听几个人。”
  血鬼舔了舔嘴角的血,破锣嗓子沙哑地说:“打听事情?什么时候我血鬼也成了包打听了,呵呵,真是个天真的傻孩子。正好,我也很感兴趣你不惜拿命向我打听的人是谁。说吧。”
  “罗沧海、佛魔、痨婴鬼、尸骨道人……混沌、玄武、螣蛇。”林肃一一数出参与少林镇魔塔事件逃脱的人名单。
  血鬼一笑,“都是老熟人呐。他们的行踪本座知,你打算出什么样的代价来换。”
  “他们的行踪才是我的任务,如果你不识趣,拿了你再找人。”林肃手一翻,手指关节咔咔的响,大步朝血鬼踏去。
  血鬼张着狰狞獠牙横生的嘴,“有趣,有趣,本座关押镇魔塔数十年,名声不显,乃至一毛头小子也敢和本座龇牙了吗?小子,你很幸运,本座素来只吸食处子妙血,今破例一次,下了黄泉,莫怨。”
  血色手掌嚯嚯挥斩出两道光刃,血鬼蓦然冲下,猛兽一般的指甲撕下,奉阳郡城上空血光缭绕。
  宕!宕!
  林肃在一瞬间施展开金钟罩,那两记血刀抵挡、消散在金钟罩外,顺势只手抓住血鬼的手腕,哪曾想血鬼的身体滑的像泥鳅,刚抓住,立即就挣脱了。
  “金钟罩?”血鬼闪烁几下拉开一段距离,“少林中人竟派你出来擒拿本座,是少林无人还是太小觑了本座?呵呵,关押本座数十年,难得见到落单的少林弟子,本座这些年的逍遥日子就先从你身上讨回一部分。”
  “血海大法!”
  喝出四字,血鬼的身体弥漫着的深红光芒,潮汐起伏跌宕的声音,那是涨潮退潮。血海如一堵墙,隔绝天地,仿佛置身奇异的空间,这个空间只剩林肃和他。
  林肃眉一挑,血鬼就迫不及待地开口,“察觉到了吗?身在我的血海中,你的真气一刻不停地流逝,直到真气干枯,你的肉身也会像丹田一样枯萎。不过你放心,我会在你血肉干涸前把的血连同真气一齐吞噬。”
  “听你公鸭子嗓开口,真是受罪。”林肃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地说:“我也没奢望你会迷途知返。”
  剑步!
  剑者,一往无前。
  双拳对撞,血鬼阴柔的拳法让林肃一开始就吃了暗亏,阴寒的真气注入后者经脉中,刺骨的寒意侵蚀着他的肌肉,人好像赤条条立在风雪中。
  “罗汉拳,不过尔尔。”血鬼的讽刺极刺耳。
  林肃不敢托大,对待血鬼慎之又慎。魔道中人的手段阴损,就连少林也没有研究出对付血鬼的方法,尽管血鬼的功力和他相仿,甚至稍差,他也不敢小觑。
  血鬼此人,也有不为人知的奇遇。
  易筋经化解刺骨的寒冷,大金刚拳就如猛龙过江,携无上膂力的拳法轰中血鬼的胸膛,只见血鬼啊的一声,人爆炸成血雾。
  空间寂静!
  甩了甩手上的鲜血,林肃头也不抬地说:“血鬼,别玩这些小孩子才会使用的把戏了,这一拳杀不了你。”
  “哈哈哈……”
  血鬼的声音在这空间里扩散,整个空间中好像无数个血鬼齐齐开口,无处可寻的踪迹。良久,半空中血鬼的身影浮现,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足足二十七个“血鬼”现身。
  “你猜一猜哪个才是本座的真身,猜对了,本座重重有赏,猜错,把你的命留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