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84章 金刚怒目

  棘手,十分棘手!
  血海大法的难缠超乎林肃的想象,27个“血鬼”很难以眼睛分辨真伪,血海包裹,真气每一分一秒都在流失,让林肃几无招架的力气。
  “分辨不出,一一砸碎就是。”金钟罩护身,左手大金刚拳,右手达摩掌,龙象般若功加持,先天功周天灌入五脏六腑,巽风十二卷以风动疾,问虚剑诀加之凌厉。
  这股气势一出,犹如蛟龙出海,震的空间颤栗。
  “好小子,佛门、道教的功法来者不拒,兼修道、佛功法武学,学的驳杂,我真是有点小瞧你了。”血鬼感受林肃身上佛和道的气息,顿时吓的愣了一愣,然后是惊喜和欣赏。
  血鬼道:“小子,打个商量如何?你把佛门、道教的功法武学交给本座,本座将血海大法、血蝠功以及乱筋错脉拳和你要知道那些人踪迹全部告诉你,这笔买卖,很划算。”
  林肃道:“划算?你的血海大法确有借鉴之处,可说到底也只是魔道不为人知的功法,再厉害又能有多逆天?和魔道中人打交道,我的祖宗十八代还不从坟地里爬出来。”
  血鬼厉声道:“你以为我在和你商量?你交,相安无事,不交,天下人都会知道你少林弟子修习道教功法,少林、全真水火不容,你可知下场如何?”
  林肃脸色骤的一变,在血鬼得意忘形的表情下,他正色着说:“你犯了三个大错,第一,道、佛水火难容没错,谁说我就是少林弟子?江湖中人自有机缘,只要不是魔道狠毒的功法,我有何不能修炼?”
  闻言,血鬼脸色铁青,诶,这人好像真不是秃驴,金钟罩、大金刚拳、达摩掌,怎的非少林弟子也可学习如此多秘传武学?
  林肃继续道:“第二,和魔道中人勾结是江湖不容的大罪,相比你列举的控告,不足为道,何况,就算你说的有理,谁又会听一个加入了魔教的人片面之词?”
  “最最重要的一点,第三,你,知道我是谁吗?”
  言罢,血鬼身子哆嗦,马勒戈壁的,好像是哈,这小子啥名来着,利诱不成,好歹知道个名字,日后在江湖上传播他的罪状,可,本座不知啊。
  林肃义正辞严地道:“血鬼,镇魔塔六十年的禁锢把你囚禁傻了?我本就没有让你逃出奉阳郡的打算,这片血海就是你的殒命地。”
  凌虚剑步游刃有余地跳跃至血鬼的正前方,达摩掌卍字印由血鬼前胸入,于正中心爆炸,这一血鬼炸成血雨。
  没错,是血雨。
  血雨淋漓,几滴洒在林肃的脸颊,湿稠、腥臭,是血的气味。
  “血海大法,27具血海分身都是真实存在的,血蝠功吸食少女鲜血储存在身体里,一是修炼血蝠功的后遗症,二是借助血海大法凝炼血海分身,没错吧?”林肃伸出手掌接住滴下的鲜血,鲜红的颜色刚一接触掌心,立刻化作红黑色。
  “是这样没错。”血鬼大方承认,“少林出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轻视,所以血海大法才会第一时间施展。血海里所有的一切都受我操控,可是我竟发现你的功力比本座强盛,又有金钟罩护体,我能怎么办?慢慢磨呗,血海分身多的是,你慢慢玩,总有耗尽你真气的时候。”
  林肃道:“血海分身是你的底牌,你轻易不会施展,因为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秘术,我猜,每损失一具分身,你也会受伤,甚至功力倒退。”
  “你猜?”血鬼哈哈笑道:“想证实你的猜测,不妨试试是你的真气先耗干,还是我的分身先耗损完。”
  “早有此意。”
  林肃踩在屋顶,扫视将他团团围住的血海分身,傲气凌云地指着漫天血鬼挑衅道:“放马过来吧。”
  血海分身倾巢而出,总共二十六具,齐刷刷地潮水般朝林肃奔涌,叫声似山中猛虎,又似炼尸人的尸傀,胸中咆哮,震耳欲聋。
  “来吧!”
  钟声夜响。
  林肃目眦欲裂,嘶吼着,大金刚拳一拳贯二,捣碎两具分身,那达摩掌亦是毫不落后,生生把血鬼的分身震的血雨飘零。
  其余二十三具分身齐齐出手,金钟罩顷刻间粉碎,数道拳掌拍打在林肃的胸口、脊背、小腹、后脑勺,疼、冷,皆有。
  一具血海分身的爪往后一扯,手掌中鲜血生生抽出来半个拳头的量,忙不迭往嘴里灌。
  林肃暴跳如雷,化拳为爪,电闪雷鸣,膂力无双的鹰爪扣住那分身的额骨,碎金断石的爪力捏攥,血海分身砰的炸裂,血溅到其他分身,快速融化。
  握拳如武生棍抡圆一圈,其余的分身皆退。林肃大口喘息,当然,这点消耗他受的起,要命的是让那分身抓出一团血,失血的他手脚温度下降,灵活也不如全盛时期。
  如果伏虎罗汉法相没有碎,再多血海分身一钵全镇。
  擦拭唇角的血渍,林肃笑道:“血鬼,你的确很难缠,可是,镇魔塔逃出的凶徒,在下断然不可让你逃脱,哪怕拼上老命,也要拉你下地狱。”
  “你还有底牌吗?”血鬼嗤笑道。
  林肃拍着胸膛说:“我还没倒下,这副躯体就是我的底牌。”
  金刚怒目。
  拳无名,可杀贼。
  血海外,官差不敢靠的太近,刚才有一人触碰血海,顷刻间只剩一具人皮,领头的捕头抓着旁边一个捕快的衣服,恶狠狠地说:“妈嘞个逑,快去请少林高僧下山,此贼凶狠异常,一夜间吸干二十余少女全身血液,引爆火雷炸伤无数人,非我等能擒拿,唯有请少林高僧才可降伏此獠。”
  捕快疾步离去,骑上衙门口的快马,直奔少林。不多时,围观的人让官差驱散,一群人联袂到来,捕头连忙朝众人行礼,“多谢各位家主前来相助。”
  谭家家主谭肇摆手,道:“别说废话,此獠如何了?”
  捕头道:“未知,听闻适才有一少侠和那贼人搏斗,血海一出,隔绝眼力和感知,如今的情况如何,我等也不知。”
  “那少侠可是我康家康流?”康家家主眼睛发亮,问道。
  捕头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岳无锋一眼,“听刚才的人描述,不似蘸金刀康流,倒像是佛印拳林肃林少侠。”
  众人表情不一,岳无锋担忧,谭肇幸灾乐祸,康家亦有点欢喜,死了才好,林肃一死,奉阳郡就没有谁能阻挠康家崛起了。
  捕头补充道:“林少侠武艺高强,贼人能和林少侠斗的如火如荼,想来也不是轻易对付的角色,我已命人去少林求救,若林少侠……不敌,奉阳郡的安危,就拜托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