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85章 倚老卖老

  远潮的血歌给林肃披上了血色的战衣,天空四只巨大的血蝠四个方向包围,林肃的身上伤痕累累,“怎么,没有多余的血海分身了吗?”
  血鬼道:“你的力气也到极致了吧,失血过多,你的手脚冰冻灵活早已没有巅峰的本事,凭你这副身体,如何击败本座。”
  “不够吗?”苍白的唇溢出血,林肃捏着拳,“试试这样。”
  易筋经的真气贯通四肢百骸,丹田忽如一夜春雨,枯了的真气又渐渐生出些许来,温养形同冬霜枯树残枝。
  “灭了你的四个分身,本体也该显化出来了,总隐藏在血海中,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实在不像个魔道巨擘。”林肃道。
  血鬼老姜巨辣,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巨擘,本座添为绝情魔宗罗沧海麾下小喽喽,哪里算得上巨擘,你的这番激将,本座权当是赞赏了。”
  林肃猛地一抬头,凝住眼睛诧异地道:“天下人当你们逃离镇魔塔后加入了黄泉魔宗,原来竟是跟随罗沧海,甘愿当他手底下的兵卒。”
  血鬼说:“是又如何,你反正是离不开血海了,不如乖乖交出功法和武学,本座留你全尸。”
  林肃抬手,酸痛和疲软充斥着整只手,“快竭力了,血鬼,可敢试一试我最后的力气能否杀了你的分身。”
  血鬼鬼叫道:“不敢,你的功力在我之上,可说到底只是命不久矣的蝼蚁,本座何必耗费得来不易的分身和你拼命,血海之中,最多三刻钟,你的气血就化作养分,融入血海,届时焉有你活命的道理。”
  “三刻钟?”林肃挑衅一般地问:“你敢等三刻钟?”
  “奉阳郡城里有虎榜高手蘸金刀康流,相信有人已通知少林下山擒魔,三刻钟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哪怕只来一人,以你的状态,插翅难飞。可别告诉我血海分身消亡对你半点损伤都没有,这种话,我半个字都不相信。”林肃十分肯定地说道。
  血鬼沉默了几个呼吸,说道:“你在提醒本座杀人灭口吗?”
  林肃说:“只是想证实你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不希望其他人干预罢了。”
  血鬼道:“所以,你准备好死了吗?”
  林肃轻笑,“为何不是你死?”
  倏!
  望着疾速奔袭来的四个血海分身,林肃得意的笑了,这大概是他遇到的对手中最难应付,不管混沌还是厉沧阳,其实都有一击必杀的本事,唯有血鬼,让他战至脱力仍不休。
  金钟罩!
  金钟护体。
  左手擒拿上血海分身,林肃的右手刚抬,那酸痛感就让他招架不住,事先计算好的达摩掌怎么也施展不了,大金刚拳乃至罗汉拳也是如此,就连金钟罩也都是黯淡了下来。
  林肃化掌为指,以指代剑。
  “长生剑法,断长生。”
  剑指连戳三下,血海分身才爆炸,林肃一口血喷薄,气息萎靡的摇摇欲坠。
  血鬼见状,从天而降一爪撕碎金钟罩,其余三道分身锁住林肃手脚,他站在林肃的前面,桀桀得意地笑道:“是我赢了。”
  张口满是獠牙的嘴,一口咬住林肃的脖子,咽喉滚动,鲜血大口往肚子里灌。
  少林中,捕快告知奉阳郡的情形,那接待捕快的小僧预感此事非同小可,立即禀告达摩院,达摩院首座普摩大师捏碎了一颗佛珠,喃喃道:“血鬼?”
  片刻的功夫,普摩倏地消失。
  一如既往挑水的老僧顿下脚步,遥遥望了正遭难的林肃一眼,挑着水往山上走,步履蹒跚,桶中的水却纹丝不动。
  普摩的离开让整个达摩院都惊愕了,首座亲自出马,就算黄泉魔宗的十二御也郑重对待,何况区区血鬼,安抚捕快下山,明净把这件事禀告方丈普准。
  普准只是颔首。
  “怎么少林的人还不来。”岳无锋踱步满是担忧。
  有几个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家主出言安慰,“岳兄莫急,林少侠功力深厚,康流少侠都不是一合之将,区区贼人岂能奈何的了他。”
  康家家主不高兴了,反驳道:“林肃小儿只不过是占了我那侄儿感染风寒的便宜才侥幸赢了一招,如若康流健康,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你也说区区贼人,一个小小贼人那么久都拿不下,我看他的实力水分是真不小,换作康流,说不定早就完事了。”
  “康家老匹夫,你说什么。”岳无锋震怒,一个三流家族的家主竟对他的外孙品头论足,如何能让他不生气。
  康家家主立马跳到谭肇身后,有谭肇在他底气十足地叫嚣道:“岳无锋,怎么,在诸位家主面前你还想杀人不成,康某说的哪里不对。”
  谭肇也添油加醋道:“岳兄,康兄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林肃的排名在江湖上的确很值得怀疑,那贼人谭某闻所未闻,想来是没有什么名气,如此小贼都拿不下,就算天下人说什么,那也是林肃的问题,不关旁人什么事。”
  “谭肇,你……”岳无锋怒不可遏。
  就在他开口的时候,血海中飘来淡然的声音,“谭家主,林某如何不济也轮不到你置喙。”
  众人齐齐望去,血海犹如一张白纸在烈焰中燃烧,很快就焚烧的一干二净。
  林肃单手捏着焦炭一般的血鬼,举着他的脖子,血雨淋在身上毫不闪躲,深邃的眼神偏过来望了谭肇一眼,后者汗毛炸立,脊梁骨冰凉刺骨。
  谭肇尴尬地道:“呵呵,林贤侄……武功高强,谭某就知道区区贼人……”
  林肃打断了他的话,“谭肇,先前你说林某排名值得怀疑,何不出手,让在下瞻仰你谭家主的绝世风采?”
  这时,康家家主又跳出来了,“林肃,你只是个晚辈,谭中怎么说也是前辈,难道和前辈说话,你就是这个态度?”
  林肃道:“倚老卖老,枉为前辈。”
  康家家主一下噎住,谭肇使劲给他使眼色,谭家可没有康流,得罪不起林肃,这时候认个怂,林肃也不会多追究什么,要是让康家这玩意儿撺掇和林肃对立,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可康家家主不依不饶,暴发户本质暴露无遗,“林肃,他们怕你我康富贵可不怕,你如何拥有这名次的暂且不论,区区小贼就让你折戟沉沙,难道我们的怀疑有错?”
  “瞧你那副得理不饶人的嘴脸,真不知道怎么让你这种人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