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94章 谁让老子是他爹

  都城遥遥。
  初春时节,生机盎然,刺骨梅花悄然谢幕,半寸春色破开泥土。同在大周王朝,安阳郡的春平平淡淡,没有瑞雪兆丰年,越靠近都城,越是冷冽,枝上残留稍许莹莹白雪。
  “京州可真冷,习惯凉州四季如春,这雪也是稀罕东西。”林肃搓热手背,时不时往篝火边烤一烤。
  唐胜喝了口烧酒,有滋有味地抹了抹嘴,“京州的腹地就是都城,咱们入京州也有一段时间,距离都城不远了。”
  林肃添了柴,问道:“唐老爷子,安阳郡的昙花轩你拱手让人,那你接下来何去何从?”
  唐胜嘿嘿道:“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关心老夫。老夫贵为六扇门地级捕快,凉州六扇门总部早发了邀请,只是当时忙着复仇,没时间搭理他们。现在想想,这个建议也很不错。”
  林肃呵呵地打趣,“唐老爷子老当益壮。”
  喝了两口,林肃拿着酒袋送给慕容颜,“慕容姑娘,喝口烧酒暖暖身子,今晚会更冷。”
  慕容颜既不接酒袋,也不说话,弄的林肃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耸耸肩就回到原来的位置。唐胜揶揄道:“吃瘪了吧,没关系,慕容颜就是这个脾气,对谁都一样,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林肃问:“慕容姑娘一直对人都这般冷漠吗?”
  “慕容姑娘?”唐胜瞪了瞪眼,“你说谁,慕容颜?”
  “有问题?”林肃疑惑,就算慕容颜的体格彪悍了点,可见一声姑娘也没问题吧,人家好歹是个姑娘呢。
  “我知道她不愿搭理你的原因了。”唐胜道:“慕容颜,单姓慕名容颜,你一口一个慕容姑娘,人搭理你就见了鬼了。”
  林肃:???
  还有这种调戏人的名字?
  姓慕名容颜,怎么不姓东名方不败?
  取个名字真不走心。
  林肃打坐修炼问虚剑诀,一坐就是一夜。修为到了他这种地步,十天半个月不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静坐对精神反而有裨益。
  清早,唐胜起床,见林肃在静坐,拍了拍老腰说:“年轻人真有干劲,老夫年轻那会儿也和你一样,打坐修炼一个月,眼睛都不眯一下。”
  林肃对此表示质疑,“唐老爷子,您静坐都不闭眼睛?真厉害,以前常听人说睁着眼睛说瞎话,您睁着眼睛打坐,您看,我就不行,一打坐就闭眼睛,比你差远了。”
  唐胜眼睛一眯,老子说的是这玩意儿?
  半月脚程,林肃三人终于来到大周王朝最繁华的城市,都城。
  都城的出入都十分严格,每个人必须接受检查。
  林肃道:“都城就是都城,连进出都查的这么严苛。”
  唐胜看了看城门口负责检查的禁军,捻了捻胡须,眉目担忧道:“往日都城可没这么苛刻,禁军统领都出来了,京畿九门,岂不是九名统领镇守?他们在搜查什么?”
  车来车往,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查的仔仔细细。
  旁边的一个粗布麻衣的老汉说:“各位不是都城的人吧,连最近都城发生的沸沸扬扬的大事都不知道?”
  唐胜道:“初来都城,不知都城发生了何种大事,请老人家赐教。”
  老汉叹道:“三天前,不知哪来的蟊贼闯入宫墙,盗走了皇帝陛下极珍贵的宝贝——天都十二杀阵的一杆阵旗,陛下震怒,勒令禁军都统任九重三日内破案,追回阵旗。任都统哪敢轻慢,所有统领全部出动,无论民居还是城门,无一例外全部重兵搜查,可追了三日,也不曾见到阵旗影子。今日是最后期限,任九重要是追不回来阵旗,就等着陛下问罪吧。”
  “天都十二杀阵?”林肃对阵不熟悉,可他的府邸却供养着末流阵法师丁九,丁九的阵法天赋还不错,以前跟着他大哥走南闯北,也就干一干收账的活儿,从他入住雅园之后,修炼巽风十二卷的同时也钻研阵法,雅园中有一个小型幻阵,就是丁九的手笔。
  老汉道:“追不回天都十二杀阵,陛下定然责罚,任九重做事还算规规矩矩,此刻天都十二杀阵失窃,他罪责难逃,就是不知道陛下会如何处置他。”
  林肃咧嘴,“老人家,禁军都统那可是大人物,他做事的风格你都了解呢?”
  “当然,任九重的事迹都城谁人不知。”老汉道。
  “万一传言有误呢。”
  “不可能。”
  “万一他是个玩忽职守的狗官呢?”
  “那老头子打断他的腿。”
  “哟,老爷子火气挺大,任都统可不是谁都能见的人,就算您见到人,也不一定打的过。”
  “呵,老头子要打断他的腿,他还能揍我?反了他。”
  “老爷子大气,不知怎么称呼?”
  “不才,正是你口中那个玩忽职守狗官任九重的老子,任岳。”
  林肃一个趔趄,天下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都城外搭讪一老汉,竟然是禁军都统任九重的老爹,最关键,他还当真人家的面说人家儿子的坏话,林肃都快晕了。
  周围的人都往外散了,老爷子嗓门不小,守城的禁军都听到了。
  林肃急忙道:“老爷子,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任九重统领的坏话。”
  任岳冷笑,“你没说那是谁说的?”
  林肃急中生智,手一指,“您啊,不是刚才您说的吗?喏,他们都听到了。我说任老爷子,任都统是失职没有保护好天都十二杀阵阵旗,可他也绝对不是玩忽职守,都怨那蟊贼,没事往宫墙里翻什么。您可千万别责怪任都统,他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官,如果陛下真要撤了他的官,在下愿第一个立万民书,为任都统求情。”
  那禁军统领动容,走了过来对任岳道:“国公爷,都城失窃阵旗的事都统是无辜的,那日他休沐在家,不在值,陛下责骂太重了点,如果陛下要罢都统的官职,属下也愿在万民书上立字,请求陛下从轻发落。”
  “是啊,请国公爷别责怪都统。”
  “……”
  任岳那叫一个无语,一群没脑子的武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还万民书,瞧瞧教唆你们搞万民书的那个家伙,溜的没影了,你们是真的蠢。
  这下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亲口骂任九重玩忽职守。
  任岳整肃衣襟,大步往都城里走。骂他怎么了,老子就是打他,他还敢还手?
  谁让老子是他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