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95章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唐胜的表情一直都是似笑非笑,余光瞥着林肃十几里,很揶揄。林肃无奈地把头别过一边,“唐老爷子,您要笑就笑,别这么瞄人,瘆人的紧。”
  闻言,唐胜牵着马哈哈地笑,“你这个人真的是……很有福缘,当着人老子的面说那番话,要是换了个小肚鸡肠的人,准拿你问罪下狱。”
  “谁能想到衣着好似农夫一样的老人,是当朝国公爷,失策失策。”林肃撇撇嘴,无奈地说:“话说,这个老人真是挺好讲话,他是哪座府邸的国公爷?”
  “不知道,都城的官我认识不多。”
  都城的繁华,并非在于城池,也在于人。天子脚下,达官贵人数不胜数,什么亲王、国公、诸侯,一板砖砸下去,十个有八个是官宦世家的人,还有两个则是富贵人家。
  曾经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说一个地方官升迁来到都城,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可他有一个嚣张跋扈的儿子。他的儿子在地方嚣张惯了,飞扬跋扈,甚至比地痞流氓做的还绝。
  新官上任,官员的儿子心情也是极喜气的,到酒楼去喝酒。结果,因一件琐事和人发生的口角,一怒之下把人打伤,还出言不逊地说“你们可知道我是谁,你们得罪的起我吗?”之类的话,当时受伤的人给吓住了,灰头土脸地就跑了。
  那人也不是善茬,他认不出官员的儿子身份到底是什么,于是派人查,查了三天,人回来了,朝廷从五品官员的儿子。
  那人不信,心里嘀咕肯定还有其他身份,比如他的其他亲人,也都筛查一遍,结果还是一样,除了他的父亲是当官,亲戚每一个在朝中,甚至稍远的亲戚还苦哈哈的过日子。
  他那叫一个气愤,竟让那小子唬住了。他堂堂二品大员的孙儿,让从五品官员的儿子敲碎了脑袋,气不打一处来。
  没过多久,那官员的儿子就莫名其妙让人打了,伤的不轻,卧床在家半个月才消停,结果刚出家门口,又让人打了,光明正大地打。打了人不打紧,顺带叫上朋友把官员的儿子拉到官员面前告状。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十几个公子哥,全是朝廷有人的世家公子。
  这个是禁军统领的儿子,那个是户部尚书的侄子,这个是礼部侍郎外甥,那个是兵部某高官的弟弟,甚至还有个一品侯爷的远房亲戚。
  官员吓坏了,连忙赔罪。可赔罪也无济于事,没几天,他的调令就下来了,去边荒城池做正五品的官,看似升迁,实际上没有比他更严厉的流放了。
  都城就是这般,王公贵族皆住在这里,官员多如牛毛,没准哪天坐在身旁的陌生人就是哪个王爷的儿子也说不定。
  任岳不追究林肃的事,一方面是肚量大,另一方面……人跑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肚里能撑船。一般的官员,也干不出粗布麻衣,竹竿鱼篓的形象。
  唐胜停下脚步,“前面就是你们的目的地,我的任务完成,走了。”
  “保重。”
  林肃和唐胜道别,缴了朝廷下达的令牌,林肃和慕容颜进入了深渊试炼场的人员聚集地,场地空旷,像是个军营。
  “都城还有这种地方。”好奇地多瞄了几眼,林肃啧啧地说。
  里面人不少,都是青年。人分成四个部分,也可以说是四个小势力。
  二人一进来,他们就注意到了。每个势力都过来一个人,瞟了瞟慕容颜,嗤的一声回过头对林肃说:“小子,新来的?哪来的?”
  “凉州,安阳郡。”林肃回道。
  其中一瘦小的青年拍拍林肃的肩膀,道:“凉州,佛门少林寺的大本营,加入我们玄武堂吧。”
  林肃不由偏过头,“什么玄武堂?”
  四人里面的矮个子嗤道:“真是土包子,你们凉州除了佛门正宗的少林,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谈资了。要入深渊试炼场,一个人,寸步难行,所以数百年来,都在这里把所有人划分成四个小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分地域州郡,只分小组,懂了吗?”
  那相貌堂堂的青年甩甩手,“你们争吧,青龙堂没兴趣。青龙堂有青龙堂的骄傲,不是什么犄角旮旯的东西都能加入。”
  “白虎堂也退出。”另一人也道。
  瘦小的青年道:“瞧,青龙堂和白虎堂都拒绝你们,不如加入玄武堂,有我们玄头罩着你,没人敢找你们麻烦。”
  那矮个子青年嘲讽道:“玄头?你们的称呼真别致,玄武就是乌龟,怎么不叫**?”
  瘦小青年浑然不在意,“有本事你也学我们叫一个啊,玄头不好听,朱头就乐意了是吧?朱头,猪头。”
  “你说什么。”矮个子青年抓住瘦小青年小腹的衣服,他的身高只能抓到那儿。
  慕容颜认识朱雀堂的一个女子,所以加入了朱雀堂,侏儒症青年见状,立马趁热打铁道:“你的同伴加入了朱雀堂,你也来吧,相互有个照应。”
  瘦小青年毫不气馁,“朱雀堂有什么好,来我们玄武堂,我们堂主还是凉州人呢,指不定你也认识。”
  “哦,是吗?”林肃笑笑,凉州广袤无垠,别说一州地界,就算一郡,同在安阳郡,他也未必认识,“你们堂主是谁?”
  瘦小青年得意的道:“虎榜50连横索单连横。”
  “谁?”林肃都以为自己听岔了,单连横怎么可能是六扇门的人。
  “单连横。”瘦小青年重复了一遍。
  “他怎么会在这里。”林肃都快晕了。
  这叫什么?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瘦小青年摸不准林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有插嘴,果然那侏儒症识趣地离开。瘦小青年就道:“原来你真认识我们堂主啊,他在凉州名气很大,你认识我是理所当然,瞧吧,朱雀堂的人也走了,你只能加入玄武堂了。”
  “成吧。”林肃对此没有意见,加入哪个堂都是一样的。
  青年立马热情几分,道:“成,加入玄武堂,咱们就是兄弟。别看我们玄武堂屈居四堂末尾,就连青龙堂都太愿招惹咱们,威风吧。”
  “这是为什么?”
  青年拍胸脯道:“就因为我们的堂主是单连横啊。”
  领林肃回到玄武堂驻地,青年对坐那儿的众人道:“这位兄弟加入了玄武堂,以后就是咱们的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他可是咱堂主的老乡,地道凉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