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96章 这尼玛……

  听闻林肃和单连横都是凉州人,那些人反而兴趣更盛。满脸横肉的光头拍拍林肃的肩膀,打量着林肃周身,大嗓门震耳欲聋,“堂主的老乡,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了哪个大人,才让他们把你扔到这里来受罪?”
  林肃道:“自愿前来。”
  光头啧啧道:“有胆魄,你背的是一把剑吧,让老子瞧瞧你的剑有没有我老娘绣花的针锋利。”
  说着,光头伸手去解林肃包裹血影剑的黑布,凶煞的肉脸上戏谑嘲弄的味道极重,还有着淡淡的鄙夷。
  林肃扼住光头探来的手,淡淡的道:“我只说一遍,滚。”
  玄武堂的众人都乐了,这个新人真是不知死活。就有人煽风点火道:“铁头,新人瞧不起你啊,教他点咱们的规矩,用你的铁头功教训教训他。”
  光头嘿嘿笑着,“好嘞!”
  他扭头对林肃道:“小子,听到了?新人老老实实遵守规矩不就完了,瞧你整的这一出。来,乖乖让老子顶两下,站好了。”
  蒲扇大手抹的光头蹭亮,光头脚蹬了两下,疯牛一样冲林肃撞去。
  其他三堂的人都见到此番情况,全都津津有味地看戏,朱雀堂那名去招揽林肃的侏儒症青年乐呵呵地道:“嘿,那新人在接受教训了,慕容颜,你知道玄武堂和朱雀堂的不同了吧,咱们朱雀堂不兴这一套。”
  “新人接受军训,玄武堂自单连横来了以后,真是热闹多了,每天都给咱们表演节目。”
  “瞧瞧他们那样,画个大花脸,锣鼓声响,就能搭台唱戏。”
  “铁头的功夫不怎么样,那铁头功练的是真没毛病,十成功力冲撞,花岗岩也得碎,这小子,嘿嘿,要遭罪喽。”
  铁头一撞,结果都在他们意料中。
  可谁知,铁头的铁头功三成功力的冲撞,竟生生给林肃一只手掐住脖子,一拍,铁头就昏了去,啃了一嘴泥。
  这会儿,所有人都气势汹汹地站起来。来到这里的人先来的叫作前辈或者老人,后来的叫新人,深渊试炼场的人每一年都换一批,不存在以前的人留下来的事。
  老人教训新人,那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你稍微服软,给人一个面子,人家也会对你手下留情。可林肃没有,他一出手就让人没了脸面。
  新人反过来教育老人,这样的事没少发生,最近才发生了单连横横扫老人场的例子,教训的老人没有脾气,才把堂主之位拱手相让。
  才消停多久,又来了。
  林肃知道很多时候,说半天还不如一拳震慑来的实在,于是指着众人说:“你们谁还要看我的剑,一起上吧,我接着。”
  “狂妄。”
  “猖狂。”
  “放肆。”
  紧接着,在哀嚎声和惨不忍睹的注视中,玄武堂一派凄惨的景象,让朱雀堂的人都是掩住了眼睛,太惨,太暴力,不忍直视。
  林肃往那玄武堂的位置一坐,众人吓的忙从地上跳起来,躺着的也在其他人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站起来。他往那核心位置一靠,还挺舒服,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新人林肃,请多多关照。”
  众人忙摇头,开什么玩笑,谁敢关照他,这厮的实力只有堂主才能打得赢吧。
  林肃挑眉,“怎么,加入了玄武堂,就不关照一下?”
  那瘦小青年咧着嘴,“高手兄,你就别玩我们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堂主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保证给您办的漂漂亮亮。”
  “那要是你们堂主不允许,就不给我办事了?”林肃冷冷地说。
  青年嘿嘿地说:“高手兄见谅,咱们这儿有规矩,各堂都听堂主的调派,就算您能打赢咱,呵呵,恕我直言,您也不是堂主的对手。”
  众人同时肯定地颔首。
  “是嘛。”林肃翘着二郎腿,解下背后的包裹,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众人,“你们的这个堂主,应该是谁的本事大谁来做的吧?”
  青年道:“那是必须的,深渊试炼场就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儿,领导一堂的堂主必须最强,谁敢把小命交到微末本事的人手里。”
  “那就好。”林肃斜躺在椅子上,说道:“以后单连横不是你们堂主了,叫声堂主来听听。”
  青年急了,说道:“高手兄,你的本领高强,可是……”
  “可是,也强不过单连横,对吧?”林肃替那人补充。
  青年点头,众人也是纷纷同意,单连横横扫他们几乎就那么一瞬间的事,震慑他们的心神,事后云淡风轻的离开。让他们生出如同面对一只猛虎的错觉。
  青年又道:“咱们堂主可是由青龙堂、白虎堂和朱雀堂的堂主认证过的,就算四堂中最强盛的青龙堂堂主,也不敢在我们堂主跟前托大。”
  林肃道:“那就更简单了,叫你们堂主出来,让他同意我当你们堂主不就完了嘛,这事多简单。”
  青年的脸皮抽搐的厉害,你说的轻巧,让咱们堂主让位,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惹怒单连横,保准让你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地。
  “要不您让一步,咱们堂主很好说话的,以高手兄的本事,做堂主之下第二人完全没问题,没必要争个堂主的位子让其他三堂的人看热闹。”
  林肃一瞥,果然,其他三堂的人都伸着脖子等着看戏呢,他往那一瞪,“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一个个挑战你们,连你们堂主也一锅端了。”
  “大言不惭。”青龙堂的临时负责人说。
  “狂妄无知。”白虎堂的临时负责人说。
  “要不,让他试试?”朱雀堂的临时负责人悻悻说,在众人要杀人的目光下,他咳了咳,改口道:“不知天高地厚。”
  林肃一横,朝瘦小青年招手,“你,对,就是你。给我介绍一下其他三堂的人,尤其是青龙堂和白虎堂的堂主。”
  “您不会真要去砸场子吧?”青年心惊,同时又有点期盼。
  “废什么话,让你说你就说。”
  青年道:“青龙堂实力最雄厚,他们的堂主是几年前从虎榜退下来的高手,据咱们老大说,起码虎榜前40的实力,手底下高手也很多,光是现任虎榜高手就有三个。”
  “哪三个?”林肃兴致勃勃地问。
  青年掰着手指说:“排名67的地堂腿云禇,排名84的断金刀许世仁,排名106的太合掌白御。”
  林肃扶额,“这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