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119章 杀

  夏天江说的并不错,龙蛇帮近几十年来干的狗屁倒灶的事一算下来可真一堆,上任宗主聂仇因一见琐碎事击杀龙榜高手,原因竟是那人曾是他现任妻子的奸夫,便连同妻子和儿子一并陪葬。现任宗主之子,瞧上一小宗派女子,就让手下把人绑了奸淫,后那女子轻生,江湖舆论扩大,那人非但不反省,反而派人将那宗派上下屠杀干净,掩盖他们的罪行。
  这两件事算是近几十年轰动武林的大事,前者涉及家事鲜有人过问,可后者却是江湖武林的大忌,少林等八宗联合声讨,迫于舆论,龙蛇帮帮主亲手掌毙其子,算是给了江湖一个不痛不痒的交代。
  夏天江虽有点纨绔,或者说狗仗人势,可他却从未有驱虎吞狼的想法,那毕竟是人命,数百人命,一旦戳了开,莫说他,就是星辰宗也根本吃不消,星辰宗是十宗第四不假,前提确实正道,无辜杀人,和魔道无异。
  龙蛇混杂四个字形容龙蛇帮的状况,很是恰当。帮中生娇纵糜烂,帮主不闻不问,这样的宗派怎能不堕落。
  林肃没有想过借这些宗门的手打击或者报复龙蛇帮,仇在心,当然是自己报仇才痛快。
  明仁却悄悄对林肃道:“明正师弟,龙蛇帮虽有过,却不能由你来动手,教训一番无妨,但若是伤及他们的性命,龙蛇帮决不会善罢甘休。”
  林肃就道:“龙蛇帮设计杀人,就因为他们是龙蛇帮,所以我们连报仇都不能?明仁师兄放心,此事林某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少林。”
  明仁摇头,“龙蛇帮霸道,若你处置他们的人,不仅你,就连你的家人或许都要遭罪。他们的理由也简单,龙蛇帮的人不管犯了多大的错,只能由龙蛇帮解决,其他人动手,那便是越俎代庖。”
  林肃耸耸肩,“人,我要杀,若他们真对我家人出手,林某躲到深山老林藏个十年八年,待功力深厚出山,杀光他龙蛇帮报仇就是。”
  明仁赶紧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这个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师弟平时笑呵呵的,没想到动起真格来却也如此潇洒,只是杀气重了,龙蛇帮岂是他说屠就屠的。
  九宗的其他人姗姗来迟,在林肃以为龙蛇帮不敢出现的时候,那几个轻佻的青年不紧不慢地来到御台边,“哟,原来是朝廷鹰犬六扇门的人啊,我瞧瞧,玄武堂、朱雀堂,两大堂的人都在呢,恭喜啊,扶风和夔兕都没杀了你们,可喜可贺,似乎白虎堂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众人一听,莫非白虎堂的人全牺牲了?
  当下凛冽,那青年又道:“白虎堂运气不怎么好,让洛凰杀的血流成河。似乎是青龙堂坑了他们一把,本来遇到洛凰死伤过半,刚逃出生天,以为找到了白虎堂当靠山,结果洛凰也跟了去,两个堂就此湮灭,也实在是惨烈。”
  六扇门众人围住龙蛇帮的人,只见那青年不以为意,“怎么,六扇门还打算杀人呢,我可是龙蛇帮的人,正道十宗第三,何况那么多江湖宗派的人都在,你们敢杀吗?”
  “就算是我坑了你们,可深渊试炼场中死了也就死了,谁会在乎六扇门死了谁,劝你们也别摆着了,杀,你们又不敢,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对不对。不妨退一步,我龙蛇帮不计较你们围我的事。”
  众人一听,火气就上来了,岂料林肃一抬手,制止了诸多暴脾气的人,轻道:“感谢龙蛇帮大度,教会了我这么多道理……”
  那青年咧嘴道:“小事,江湖嘛,本就是尔虞我诈,习惯了就好。”
  “阁下说的我大部分都同意,可有一点,我猜你是错了。谁在乎六扇门死了谁?”林肃就笑道:“我在乎啊,他们大部分人也是在乎的。你说我要是杀了你,龙蛇帮会不会为你对我们大动干戈?”
  青年道:“龙蛇帮最是睚眦必报,无论你们杀了谁,天涯海角,没有你的藏身之地。”
  “是嘛?”林肃轻道:“六扇门有牵挂的人退。”
  九成人退了,俞子翀也让邱子淳抓了出去,扣在身旁,退出的大部分都是有家族和门派的忧虑,龙蛇帮并不好惹,让他们喊几句狠话没问题,正面刚龙蛇帮,让他们找到一丁点蛛丝马迹,他们身后的势力也是有大麻烦。
  青年嗤的笑了,“瞧,不剩几人了,算了吧,你何必为死了的人出头。”
  单连横倒是个无拘无束的老油子,哈哈笑道:“别人怕龙蛇帮,老子就不怕,我师父年轻那会儿没少让人撵深山老林里,结果半点屁事没有,反倒活的自在,要是跟他说我惹了龙蛇帮,不定他会不会乐疯了,这辈子他也没敢招惹这么硬的骨头。”
  石焱舟道:“连横还有个师父,我更光棍,家里人瘟疫全死了,一个人靠练几招庄稼把式进了六扇门,龙蛇帮,我惹不起,但不妨碍我杀人。”
  温湛道:“我这条命是堂主和单老大救的,反正孤身一人,龙蛇帮,很了不起吗?”
  他选的头目一个没落下,就连项堇也表态,“龙蛇帮惨无人道,杀了他们给死去的人报仇。”
  叫喊声越来越重,青年的脸色越发难看。
  林肃微微一动,就道:“那就杀!”
  数十人一拥而上,也没有什么捉对厮杀,靠近谁,刀剑就往谁身上招呼。林肃的血影剑如一道收割人命的魔剑,一会儿的功夫,剑下就死了两人。
  那青年急得跳脚,对冷眼旁观的八宗喊话,“正道十宗同气连枝,你们难道要袖手旁观?”
  天刀宗那大汉就狂笑道:“同气连枝?你龙蛇帮平日里可说不出这样的话,要是没有林兄让你骇破了胆,这辈子也是没有机会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有本事坑杀六扇门的人,就该知道有什么后果,这会儿龙蛇帮的名头可救不了你。”
  青年气的差点没吐血,天刀宗都敢对他冷嘲热讽,其他宗门那架势,也是不打算出手的,就连一向慈悲为怀的少林,也只在念经文。
  他急忙喊道:“那个谁,我们可以商量的,只要你停手,我保证今天的事既往不咎,还许诺你进入龙蛇帮,学习高深功法和武学,怎么样?”
  林肃的剑给了他最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