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137章 闻人默

  奇门剑典:合奇门之术分八卦,借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一式暗含八种真气,并则化奇门阵。练至圆满,剑气纵横三十里,隔空杀人,如探囊取物。
  这门功法让林肃眼前一亮,奇门剑典以问虚剑诀为骨,巽风十二卷为肌,先天功为辅,以剑为兵,推演八卦,施以先天罡气隔空伤人的基础,这就是奇门剑典。
  真是瞌睡了光幕给送枕头,他虽然练剑,却有点瞧不上问虚剑诀,初始熟练度只是三十,那剑诀也不会高深到哪里去。奇门剑典的熟练度初始九十,仅比龙象般若功和混元神功差了一丝,光看介绍,也是让人垂涎的。
  “去会一会全真教的前辈。”
  ……
  禅院的宾客席上坐着一个紫色长老袍的人,此人脊梁修直,剑骨不卑不亢,轻轻呡了一口清茶,不苟言笑地对接待他的普准方丈道:“普准大师,贵寺的弟子当真不守规矩,你派人去请尚且如此怠慢,难道作贼心虚,不敢来了吗?”
  普准放下手中的茶杯,打着哈哈道:“闻人先生说笑了,明正此前在少林修习,乃俗家弟子,如今已还俗也就不算少林弟子,他和你一样同样是贵客,岂有因为你全真教怠慢另一贵客的道理?”
  “至于先生所说的作贼心虚,呵呵,还是先调查好了再下结论,明正虽是俗家弟子,却也是我那普济师弟的亲传弟子,功法武学皆不缺,何必贪图全真的先天功,此为舍本逐末。”
  “何为本何为末尚难说,此时都未见人来,该不会少林偷偷把人放了?”闻人先生辞色锋利,颇有话中藏剑的意思。
  林肃就站在门口,隔着一扇门对里面的人道:“先生莫非把林某当作的犯人?”
  推门进去,林肃给普准行了个大礼,却是盯着闻人先生,说道:“阁下是全真教的高人前辈,远来是客,当客随主便,切莫喧宾夺主,乱了少林的规矩事小,让人误会了全真的门风,那事情就大了。”
  闻人先生的脸上不见喜怒哀乐,倒也是气定神闲,“阁下好口才,难怪以俗家弟子的身份能习少林七十二绝学,想来在溜须拍马上下了苦工夫。”
  林肃的眼睛朝郑玉恒望了一眼,后者忙苦笑赔罪,却让闻人先生一眼瞪了回去。林肃基本可以确定,这闻人先生是来找茬的。
  “闻人先生的口才也是非常人所能及,莫非这紫色长老袍便是靠你口中所说的溜须拍马骗来的?”林肃的态度完全没一点恭谦,这老家伙也真够无礼,上来就兴师问罪,真没把自个当客人啊。
  闻人先生眯了眯眼睛,道:“牙尖嘴利,仍是改变不了你偷学本门功法的事实,既然本座来了,就不会坐视不管。你身上先天功的气息掩盖不住,自废功力,交出先天功秘笈,本座可念在少林的份上饶你一命。”
  林肃却笑了,“闻人先生真是大度啊,凭你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让林某自废功力,你太久没有出山,怕是认不清江湖的水到底有多深。先天功,嗤,区区全真教入门功法,林某还真瞧不上。”
  闻人先生道:“瞧不上本门功法,你为何苦心积虑修炼?先天功虽然是全真的入门功法,却也从未传授全真门人以外的人,那你倒说说,你的先天功从何而来?”
  林肃摊摊手,“一直都是你们全真说在下修炼了你们所谓的先天功,林某从未承认。林某猜测,难道是你们全真教看中了在下修炼的功法,以此设局,强取豪夺吗?”
  “放肆。”闻人先生喝了一句,屋内顿时狂风大作,几个斟茶倒水的小沙弥眼睛都睁不开,吹的连连倒退,却未撼动林肃半分。
  闻人先生踏出一步,就道:“既然你说本座冤枉你,那好,本座亲自来验一验你的真伪。”
  轰!
  房门碎了,林肃以血影剑硬接闻人先生一掌,冲破房门飞到外面,长生剑法游刃有余地主动攻击,那一剑刺出,却让两根手指夹住。
  “剑不错,剑法太次,虽勉强接下本座三成功力的一掌,却仍不够看。”闻人先生右手砍了一记掌刀,纯熟的先天罡气,以气伤人。
  林肃惊骇,三寸有余的混元罡气挡在那掌刀上,一刹那,三寸气墙崩碎,先天罡气也是烟消云散。
  这一记攻击,林肃输了。
  闻人先生的先天罡气至多只动了三成功力,却能震碎林肃全力施展的混元罡气,不愧是全真教的紫袍长老,这份功力不知胜龙蛇帮偷袭的人多少倍。
  “这罡气……”闻人先生失神了一瞬,让林肃挣脱手中的血影剑,以防御为主的罡气,和先天罡气区别一攻一守,难道真是误会他了?
  不对,这罡气没有先天功的味道。
  “好生玄妙的功法。”
  闻人先生的先天罡气化剑,凭空出现在他掌中,那剑没有实体,却每一次和血影剑的碰撞都能摩擦出火花。
  林肃面对放了水,却依旧攻势如虎的闻人先生,顿时头皮发麻,可没办法,普准方丈就在一旁看着,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他只好硬着头皮上。
  就是你了。
  奇门剑典的真气在丹田中飞速运转,八种真气凝聚在血影剑上,入门的剑意叠加,那依旧生涩的无名一剑就在此刻浮现在他脑海里。
  “师伯小心。”郑玉恒提醒道。
  咻!
  闻人先生神情自若,先天罡气凝聚的剑一指,那迅速蔓延的剑气化为泡影,连带他手中的剑也一并消失。
  “原来如此。”闻人先生轻道:“你这剑诀有着一点先天功的味道,却更加的博大精深,竟把玉恒和我都骗了。”
  林肃道:“可以证实林某没有修炼全真教的先天功了?”
  闻人先生点点头,“这剑诀或许是某个全真的前辈从先天功里领悟来的,却不是先天功,如此,你也不算犯本门的门规。”
  林肃松了口气,他还怕这闻人先生胡搅蛮缠呢,这人倒是个君子。
  闻人先生道:“阁下年纪轻轻,却有多门非凡功法傍身,是本座误会你了,闻人默在此向阁下致歉。”
  郑玉恒一见师伯都道歉了,连忙也冲林肃赔罪。
  普准方丈这时出来打圆场,“明正,此事既然是误会,解开了也无甚要紧。听说你在钻研炼制治疗普济师弟的丹药,可有眉目?”
  林肃就摇着头,“一筹莫展。”
  闻人默不了解情况,问:“不知普济大师受了何种伤,本座对炼丹也有几分兴趣,或可帮上一点忙。”
  郑玉恒一惊,忙轻声道:“师伯,普济大师的伤您治不了,丹田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