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188章 幽州雪

  初春,元宵刚过,雅园热闹的气氛就慢慢地清静下来。林家乔迁新居的消息在郡城扩散,引来无数郡城家族恭贺,各种贺礼天花乱坠,任谁都知,那些家族的大人物才不会给区区县城小家族道贺,他们这是变着法子给林肃送礼。
  林清流畅快地抿了一口茶,道:“以前知道肃儿有本事,郡城里都有不菲的身家,搬来才知,原来他的人脉更是妖孽。”
  林清泉道:“虎榜第一,未来的龙榜高手,哪个不巴结一下。咱们林氏能有林肃,真是三生有幸,他一人可庇护林氏数百年。”
  “你可别捧他太高。”林清流乐呵呵,无论谁夸林肃,他都一副“谦虚”的样子,但那表情却又掩饰不住的骄傲。
  狂饮新茶,林清泉说:“大哥,你真的放心让肃儿一个到那偏远苦寒的地方去修炼?”
  林清流叹了口气,“不放心又能怎样?肃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这几个长辈就不要干涉了。”
  “也是。”林清泉拂去肩上的梅花,道:“肃儿有能耐,听说我们吃的大还丹都是他炼制的,有时间你跟他提一嘴,让他炼几炉丹丸给林氏增添几分人气,好提前把林氏的事业拉上正轨。”
  林清流哈哈道:“二弟,肃儿当以修炼为主,炼丹这样的事能别耽误就别叨扰,咱们林氏百年来也没有炼丹师,还不是一样在安阳县立足?”
  “安阳郡和安阳县哪能一样?”林清泉说。
  林清流道:“是不一样。郡城的格局悄悄多了林氏的名,肃儿帮家族打开郡城的门,如果这样林氏都不能入局,证明林氏不适合来郡城,回到安阳县的一亩三分地过安生日子吧。”
  等林清泉郁闷离开,岳氏才从屋子里出来,“又是杨氏在背后出谋划策。”
  林清流背着手,“她就是那样,事事谋上一番。不说他了,肃儿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后天。”岳氏道:“那孩子也不让人省心,跑到冰天雪地的地方去遭罪。”
  “由他去吧,孩子大了,心野了,哪能和小时候一样恋家。”林清流问:“他又在捣腾什么?”
  “谁知道呢。”
  逍遥丹出炉,只有三粒。
  林肃拿着一颗逍遥丹揣摩,虽只有三颗,却很满意。任意一粒丹药都有九成以上纯度,这才是重点。
  逍遥丹的功效能短暂增强使用者的敏捷,在体外形成一层薄薄的石肤,防御伤害。丹丸的主要成分是石精,丹方出自丹经。
  三颗丹丸倒入玉瓶,林肃吁了口气,“炼制逍遥丹真不容易。”
  如果只是一般的逍遥丹,不会太难,但林肃精益求精。
  逍遥丹是他为远行准备的丹药,虽说这次只是去修炼,但谁又知道会不会遇到意外,比如悬崖半山的大蛇。
  这丹药是一种保障,起码遇到那种层次的异兽,能多活一两个呼吸。
  天刚蒙蒙亮,林肃就不辞而别。背着龙鳞刀和血影剑,银票、丹丸、干粮都扔在腰间的芥子袋。
  “他总是这样,不喜欢告别,不喜欢感伤。”陈凤舞站在城楼上遥遥眺望林肃的背影,擦拭眼角的一滴泪珠。
  凉州的天已经春意盎然,幽州还是皑皑白雪。雪下的很大,漫至齐腰。
  州城外二百里,孤独的酒馆里坐满了顾客,饮着烈酒取暖,说着天下大势,充满了欢声笑语。直到酒馆的门开了,冷风凉飕飕地吹来,冻的客人哆嗦,笑声才戛然而止。
  “小二,来一壶冰雪大曲,上二斤牛肉。”
  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来人身上,此人全身雪覆盖,抖了抖肩膀,白雪簌簌地往下掉。清秀的轮廓配着邋遢的胡子,仿佛饱经风霜的人一样沧桑。
  此人正是林肃。
  “客官稍等,马上给您上来。”
  幽州毗邻北地蛮族的老巢,按说北地蛮族入侵大周,借机捣乱,此地最危险,或者已经有蛮族人接触如同龙蛇帮一样妄图改朝换代的人,但事实上,幽州却是九州最安稳的地方。
  大雪封山,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哪有闲工夫造反。别说他们,北地蛮族和大周结仇多年,也没见他们冒着风雪侵扰幽州,代价太大了。
  幽州虽安稳,这里的人却很彪悍。
  “小鬼,你身上的雪吹我脸上了。”野熊一样的大汉拍着桌子叫道。
  林肃道:“是吗?”
  脱下貂皮大衣,重重地一甩,大汉就成了半个雪人。
  “好!”喝酒的人看热闹叫好,一时,酒馆又热闹起来。
  大汉没生气,又坐了下去。
  可别以为大汉怂了,这是幽州本地的风俗,有人跟你叫板,你要是软了,说明不是本地人,那他们欺负外地人可不会手软。但要是你硬气起来,不管你是不是幽州人,他们都会当你是幽州人对待。
  幽州有句老话,叫作幽州人不打幽州人。
  这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不是不死不休的仇人,基本是不会动刀子的。都是拳脚相搏,拳拳到肉。要动刀子也成,但刀子口对准的是北地蛮族人。
  “小兄弟哪里人?”
  刚才叫的最响的络腮胡子坐到林肃旁搭讪,这些人都是老油条,不会连本地人外地人都不分。最简单的证据是体格,幽州人大多牛高马大,虎背熊腰,而林肃却体态修长,和幽州的人有很大差别。
  林肃道:“凉州人。”
  “凉州好地方啊。”络腮胡子吧啦吧啦说的没完,这也是幽州人的特点,自来熟。
  烈酒和牛肉端上来,络腮胡子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盯着那壶烈酒使劲咽口水。
  林肃喝了一口,味道很怪,里面有一股羊膻味。烈酒往络腮胡子跟前一推,说道:“自己倒。”
  络腮胡子当即笑得合不拢嘴,猛灌了一口,大声道:“好www.00ks.com酒,果然还是冰雪大曲最美味最纯正。”
  旁边的人都羡慕的咽口水,冰雪大曲是酒馆里最上乘的美酒,价格最高,经常来的人没几个喝的起,万一嘴养刁了,那可真是件麻烦事。
  林肃倒掉碗里的酒,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解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倒了小半碗,小小地酌了一口,这才是酒。
  “好香,那葫芦里是什么酒?”
  “真香。”
  “老天爷,凉州的酒都这么香吗?”
  “别闻着香,喝起来跟水一样。”
  络腮胡子咕噜咽口水,一口灌下碗里的冰雪大曲,厚着脸道:“小兄弟,你这酒好香啊,让我也尝尝味道呗。”
  林肃没拒绝,给他倒了小半碗。
  络腮胡子一口灌下肚,酒馆里的人迫不及待的问:“老熊,凉州的酒味道怎么样?”
  酒馆掌柜和小二也都往这儿盯。
  络腮胡子静了半晌,大手拍桌道:“好酒,老子一辈子喝的酒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一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