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189章 天霜宗

  幽州贫苦,人也生的彪悍,却不屑于说谎。众人咕噜咽口水,老熊既然说酒是好酒,那就绝对不会错。一个老酒鬼,难道连鉴赏好酒都会错?
  林肃笑而不语,当然是好酒,为了酿酒,他专程请奉阳郡最高明的酿酒师出马,不惜耗费数万两银子才酿了几壶,一杯千金绝不是说说而已。
  众人馋虫都给勾出来了,一个劲地咽口水。林肃拿出一个酒葫芦,说道:“拿去分一分吧。”
  酒馆躁动起来了,“别挤别挤。”
  掌柜在柜台喊道:“别吵。”
  争吵着的人立即安静下来,掌柜就从柜台后拿出一套顶多相当于他们大拇指的酒杯,道:“一葫芦酒哪够你们一人一碗,用这个来喝。”
  “掌柜,这么一点哪够喝。”
  掌柜道:“不够喝你别喝。”
  “别,别,我就说说。”
  掌柜一人分了一杯,见络腮胡子老熊也伸手,就道:“老熊,刚才那一杯可抵咱们三四杯了。”
  老熊嘿嘿道:“老熊就好一口酒,你要是不让喝,我就赖你酒馆了,天天蹭吃蹭喝,喝穷你。”
  “那位小哥呢?”
  酒馆里的人才留意到林肃已经离开,酒桌上留下一锭银子。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风雪山巅,林肃正襟危坐,任由风雪吹打在脸上,运转混元神功和奇门剑阵真气,一缕细微的真气慢慢地融合。
  不知过了多久,真气不再融合,林肃睁开眼,大雪覆盖,他的身体已在冰雪下。
  抽刀,破冰。
  真气疏通僵硬的身体,喃喃道:“风雪山巅的寒气也不能令两股真气完全融合吗?”
  两种真气融合到半数时,就已经不再融合。
  下了山,填饱肚子,林肃就往幽州最高的山峰而去,风雪山的寒气不足以承载他的真气融合,那四圣山总能融合了吧?
  四圣山山脚下,也不知今天他们搞什么,下方聚集了数百人,并且人数还在上升。
  “搞什么,他们办不到就让其他人上,别耽误大伙时间。”
  “那蛟龙狡猾的很,哪那么容易捉拿。”
  “抱怨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和他们评理去。”
  “蛟龙都绝迹了,哪特么还有蛟龙,也不知哪个龟儿子弄出来的流言,估计就是一蟒蛇。”
  蛟龙两个字吸引林肃的注意。
  四圣山广袤无垠,或许真有蛇类、蛟类异兽生活,大抵是巨蟒、有着少许蛟龙血脉的蛇,但如果说蛟龙或者真龙,林肃半个字都不信。
  且不说真龙这种虚无缥缈的异兽,就说蛟龙,上古时期就已经绝迹,没有任何一只异兽能从上古活到今古,哪怕是龟类异兽也做不到。
  山上出现蛟龙踪迹的事不知谁给传开,引来很多幽州各地的人纷纷来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蛟龙的价值非常大,独角可锻铸武器,龙鳞可锻铸盔甲,龙血、龙骨可炼丹,龙筋可当弓弦,龙肉可食用,可以说一身是宝。
  但在山下,幽州一流宗门天霜宗的弟子把控上山的途径,将一众散修拦截在四圣山下。
  “天霜宗上任宗主受了重伤,需要一颗蛟龙心脏入药,封山、清场,不容别人染指,对蛟龙势在必得。”
  “幽州可不是天霜宗说了算,冰雪谷都没开口,否则……嘿嘿。”
  “冰雪谷人家不住,咱们还是轻而易举?难道人擒下蛟龙,冰雪谷还能抢了?”
  天霜宗的弟子一瞪,横道:“嗦什么,再给老子嚼舌根,老子的长枪可不认人。”
  天霜宗是幽州境内名列前三的宗门,除了冰雪谷能压它一头,也就太素宫能和它并驾齐驱。
  “好生霸道的天霜宗。”林肃暗道。
  但旋即也很快释然。但凡大宗门都是如此,行事风格强硬,譬如龙蛇帮、星辰宗,腰杆子直,所以他们做事难免蛮横,甚至肆无忌惮的都大有人在。
  “太素宫的人来了。”
  有人吆喝,就见到十几个白衣女子御剑而来。
  “有好戏看了。”
  太素宫的人全是女子,同紫薇门一样。天霜宗和太素宫同属幽州前三的宗门,摩擦不断,两个宗派见面没能打起来,绝对是最奢侈的结果。
  “穆义,你们天霜宗的人还是这么蛮横,四圣山可不是你们的天霜山,你有什么资格封山?”太素宫中二十来岁的女子质问道。
  “对,你们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上山。”
  “天霜宗也不能蛮不讲理,四圣山不是你们的地盘。”
  “闭嘴。”穆义恶狠狠道:“许凝月,天霜宗做事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太素宫上山我们不拦,要还煽风点火,决不轻饶。”
  许凝月素手抱着胸,勒出一道诱人的风景线,“决不轻饶?穆义,别说的大义凛然,就是冰雪谷来评理,错了就是错了,改不了你们欺软怕硬的性格。”
  “放肆。”穆义的气势猛地发作,顿时狂风卷飞m.00kxs.com雪。
  许凝月寸步不让,气势竟和穆义旗鼓相当。
  旁边的散修和小宗派的人急忙退开,让他们帮腔没问题,打架也是可以有的,但得罪天霜宗,显然不理智。
  “气急败坏了?戳中要害了吗?”
  愤怒的穆义长枪往深雪一插,掌印如冰雪初融,两人就一拳一掌地打了起来,其余的天霜宗、太素宫弟子气势汹汹地瞪着对方。
  许凝月的功力和穆义平分秋色,但穆义的实战水平明显高于许凝月,没几招就出现颓势。
  林肃眼睛眯了下,轻道:“膻中穴。”
  许凝月一怔,手指不由自主地点了下穆义的膻中穴,猝不及防的穆义关节软了,瘫软倒在雪地上,“哪个龟孙子乱嚼舌根?”
  “大师兄,是那小子。”天霜宗一人指着林肃。
  穆义回了劲,冲过来揪着林肃衣领怒问:“刚才是你小子说话?”
  林肃轻道:“欺负一个女子,不害臊吗?”
  穆义狠狠道:“既然不欺负她,那就欺负你好了。”
  一拳往林肃面部砸来,许凝月大喝:“你敢?”
  她还是慢了一步,林肃反手掰着穆义手指,一记推掌拍向后者胸口,只听他啊了一声,人整个都给白雪掩埋。
  许凝月惊讶的掩嘴,一招就击败了穆义?
  林肃一拱手,对许凝月问道:“许姑娘,不知可否跟你打听太素宫的一个人。”
  “谁?”
  林肃道:“林。”
  林是小的大名。
  “林?”许凝月疑惑,她没听过这个名字。
  “大师姐,九师叔新收的弟子好像就叫林。”太素宫的一弟子提醒。
  许凝月问:“林师妹很好,你打听她做甚?”
  “我……”
  林肃刚开口,宏亮的声音就把他要说的话打断。
  “好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