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01章 铁证

  贩卖人口罪名很大?
  不,并不大,大周王朝实行奴隶制,某些王公贵族家里都会有几个奴仆、死士。奴隶盛行的大周王朝,可以说这个罪微乎其微,甚至一旦查处追究,只需缴纳些许银两就能蒙混过关。
  林肃为什么说南宫旭活不了,是因为他真的很蠢,忽略了这些小孩中几个人的特殊身份,以及大周王朝当下的局势。
  吴管家感觉事情大发了,偷偷瞄了南宫旭一眼,这家伙不会暗地【零零看书00ks】里干了什么抄家灭族的事吧,六扇门的人说州牧大人都罩不住,这事到底严重到了何种程度?
  这件事藏不住,必须禀告州牧大人。
  “大人,大人,不好了。”
  书房中,正书写檄文的闵宗亦手一滑,一笔由宣纸的左上角拖至中央,搁下笔,揉成团扔了,愠怒道:“何事毛毛躁躁?”
  吴管家慌张地小跑着,脚下拌了一下,五体投地趴在闵宗亦跟前,不顾失态,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南宫旭贩卖人口给六扇门的人抓了个正着,这会儿正在州牧府门前求见大人。”
  闵宗亦皱眉,“南宫家族的人,棘手啊。”
  大家族的事务最难处置,单说这面子,你不给不行,给了难免处事不公,老百姓少不了告你的状。凭什么大家族的人犯了事不了了之,咱们老百姓却坐牢的坐牢,秋后问斩的秋后问斩?
  旋即,他又道:“贩卖人口的事哪个郡城管不了,非来凉州城?”
  吴管家道:“起初我也是这样和那人说的,但那人说此事事关重大,若上面问罪下来,大人也担待不起。”
  闵宗亦背着手来回踱步,“莫非南宫旭叛国了?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南宫旭除了贩卖人口,还犯了什么事,可问清楚了?”
  吴管家摇头,“南宫旭也一头雾水呢,不过六扇门那人语气很强硬,似乎是能置南宫旭于死地的铁证,不似有假。”
  “走吧,别让人等急了。”
  闵宗亦第一次见林肃,就认出了后者的来历。凉州青年第一人,他这州牧都认不出,那可是真失职,“原来是林少侠。”
  “闵大人。”林肃行礼道。
  闵宗亦瞥了瞥信心大增的南宫旭,对林肃问道:“听管家说,林少侠掌握了南宫旭贩卖人口的铁证,不知所谓铁证……”
  林肃道:“南宫家商队救出十二童男童女,难道不是铁证?”
  闵宗亦一愣,铁证无疑。但和他预期的结果差了太多,别说十二个奴隶,就是一百二十个,也不算什么大事,凭这几个小孩子的证词的确能给南宫旭判罪,顶多赔几百两银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来人,擒拿南宫旭,听候发落。”
  士卒围了上来,南宫旭恬不知耻地笑着,“闵大人,且慢动手。南宫旭认罪,依大周律例,贩卖人口处于罚款处罚,一个人赔13两银子,南宫旭认,这里有二百两银子,多余的银两就给这几个孩子压压惊。”
  闵宗亦似乎早知道南宫旭会如此说,叹气道:“南宫旭既已认罪,此案到此为止。”
  南宫旭嘿嘿阴险笑着,“林公子这个答案你可满意?任你手段诡谲,也只是让我赔些银两,何苦呢?区区贱民耽误了我半天时间,接下来不知道你能不能一直盯着我。”
  “赔偿的事算你过关。”林肃盯着南宫旭戏谑的笑容,轻道:“赔偿完了,那就谈另一件事吧。”
  “另一件事?”南宫旭云里雾罩,他做的事不少,但实在想不起来落在林肃手里的把柄还有什么,就道:“林公子,可别乱冤枉人,我还能有什么问题。”
  闵宗亦不言不语,他也一头雾水呢。
  林肃就道:“闵大人,此事事关重大,你不会打算在这儿讨论吧?”
  闵宗亦拱手道:“六扇门的各位,请到里面谈。”
  见状,理直气壮的南宫旭顿时心里打鼓了,莫非真有什么把柄给这小子抓住了?
  主座是闵宗亦,次座林肃,往后不分顺序,许敬、蓝梦情和南宫旭。闵宗亦没有听信林肃的话,拿下南宫旭贸然扩大**,而是当作一次简单的交流。
  商队的人则全部收押,贩卖人口的主谋虽是南宫旭,他们是从犯,由于证据确凿且没有向受害人支付赔偿,统统蹲大牢去了。
  南宫旭身份特殊,闵宗亦不能轻易动他,几个商队的护卫却也没谁能挑毛病。就算最后南宫旭无罪,难道会因为几个奴隶一样的人指责他不仗义?
  “林少侠,你有何话尽管说,本府洗耳恭听。”闵宗亦的这一手干的漂亮,行为上不得罪南宫旭,语言上又交好林肃,政客的才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林肃点点头,说道:“关于南宫旭逼良为娼的事,林某有不同的看法。”
  闻言,南宫旭哈哈道:“林公子,方才闵大人都说了,此案件到此为止,你莫不是觉得大人办案不公?还是你以为闵大人比不上你?”
  闵宗亦道:“林肃,这个案件已经结束了。大周律法有明确的规定,你还有补充?”
  林肃摇头道:“闵大人对律法的熟悉,林某自然比不上,一般的案件如此处置,没有一点疏漏,但大人似乎从来都没有关注到这几个孩子,比如他们的身份。”
  “身份?”闵宗亦不解,这几个孩子难道大有来头?
  南宫旭恍悟过来,听的闵宗亦叫出林肃的名字,他就想起来被誉为当今天下青年一辈第一人的虎榜第一,怪不得几招就杀了朝闻道。
  他望了望不敢抬头的小孩子,态度也不敢再放肆,就说道:“林公子,我想你误会了。这几人的背景我调查的一清二楚,并非大富大贵人家,祖上也没有高官、大人,只是幽州最寻常百姓出来的孤儿,补偿十三两银子很合适。”
  “我并非说他们是高官、富商的子女。”林肃道。
  闵宗亦糊涂了,刚才还说他们的身份呢,怎么一下又改口了?如果南宫旭抓了曾在朝廷任职的官员后代,那么罪名确实很大,开疆拓土的武将后代,下至秋后,上至株连,但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林肃冷冷望着镇静自若的南宫旭,道:“南宫旭,你以为你调查的就是全部了吗?高官、富商以及有一定身份的人都排除了,可你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一点。”
  “他们中有三人,父辈战死在沙场,所以,你贩卖的人里有功勋烈士的直系血亲,这个罪你还认为很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