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02章 变故

  南宫旭一时说不出话,所有人的父辈、祖辈他都查的一清二楚,没有一个人是当官的。也就是说,林肃说的功勋烈士后辈,实际上就是一般的炮灰兵,但是这算背景吗?他们老子也就扛枪的前排兵,莫说已经挂了,就是没死,又能说什么?
  “确定是英烈后人?”闵宗亦对大周的**甚是了解,他一下就想到了曾经那件让整个国家都动荡的事情,同样的剧情,就因为处理不当,多少牵扯在内的人掉脑袋,要是他草草结案,未必不会同样下场。
  林肃的点头更加让他脸色凝重,当即喝道:“来人。”
  一队兵卒小跑入来,闵宗亦指着南宫旭道:“拿下南宫旭,押入大牢,听候处置。”
  南宫旭懵了,惊呼道:“闵大人,您这是……”
  闵宗亦说:“南宫旭,九十年前几乎动摇整个大周王朝根基的**,你有印象吧?当时有一位位高权重的人和你干同样的事,结果抄家灭族,府邸一百二十七人无一幸免,他的封号叫作忠义侯。”
  忠义侯的死可以说咎由自取。远离朝野后的他干起了黑色勾当,不少人都知道,但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很多官员名下都有许多见不得人的门道,所以当时的皇帝,周胤的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发生了一件令朝野震动的大事。
  忠义侯贩卖人口无人敢管,但他却不知发了什么疯,竟把已故骠骑将军韩琛的女儿卖到风月楼,韩琛的上司,大将军赵司回来探望手下的女儿,听到这一则消息,发了疯似的杀入忠义侯府邸。
  跟随赵司回京的部下听说赵司困在忠义侯府邸,调集三千人围了忠义侯府。皇帝有心偏袒忠义侯,想趁机削弱赵司的兵权,拿了赵司入狱,也就有了后面“十万大军入皇城”的故事。
  周胤登基,首先颁布的法律就是针对英烈后人为了避免同样的事发生,做了大量工作,只是没想到南宫旭竟如此后知后觉。
  北地蛮族入侵边陲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如果让守卫边陲的将士知道他们在冰天雪地中保家卫国,有人竟贩卖尸骨未寒的兄弟的后人,大周王朝必然又是一场动乱,说不定北地蛮族趁虚而入,给大周一记重击。
  南宫旭脸色一白,完了,完了!
  闵宗亦命人收押南宫旭,对林肃道:“林少侠,本府还需对受害人提取证词,他们暂且留在州牧府,等此案完结,我自会派人送他们会幽州。”
  林肃不疑有他,当即一抱拳。
  出了州牧府,林肃感觉有点奇怪,闵宗亦什么时候对贩卖人口的案子这么关心了?涉及到英烈家属的案子,也不该由州牧府来审,理当上报大理寺卿、刑部和兵部。
  他的脚步一顿,身躯颤了颤。
  许敬察觉后,问道:“林公子?”
  “坏事了,回去。”林肃没由来的一句话吓住了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到闵宗亦和三人分别的地方,闵宗亦不见人影,地上躺着十二具血迹斑斑的尸体,蓝梦情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闵宗亦。”林肃一字一顿地喊出三个字,呼吸仿佛凝固了一般,他看错了闵宗亦,这人绝不是他心目中公平公正的州牧。
  “来人啊。”闵宗亦出现在门口,大喊道:“大胆林肃,竟敢在州牧府行凶,杀害证人捏造事实,给我乱箭射杀。”
  林肃低估了人性的丑陋,朝闻道说的没错,白非白,闵宗亦就是一个披着公正人皮的侩子手。
  人,一旦怒到极致,是不会轻易写在脸上的。
  箭矢叮叮叮的射来,强弓劲弩都破不开林肃的防御,当他转头的时候,放箭的士兵皆汗毛竖起,那眼神,简直不似一个人。
  呼!
  一阵风凉飕飕地从他们中间吹过,脖子很凉,一个兵卒摸了摸脖子,一手鲜血,呲的一下,血喷的一丈远。
  仅仅一个照面,一队弓箭手全军覆没。
  高手到林肃眼睛里的杀意,闵宗亦往后退一步,抬手示意府兵上,他本人则偷偷地从后面溜走。
  “你们去保护我妹妹。”
  许敬和蓝梦情突围,跳出围墙,往外奔跑。
  闵宗亦有点慌乱,手忙脚乱打开密室的时候,一只金光灿灿的拳头就从他耳畔掠过,幸亏躲的及时,不然他就交待在这了。
  “为什么要杀人?”不理会闵宗亦的身手,林肃冷漠的问。
  闵宗亦摊手道:“南宫旭不能有事,他牵扯的东西太多,落入大理寺卿和刑部的手里,很多人都会有麻烦。”
  “所以,南宫旭贩卖人口的事,你也有份?”林肃问。
  闵宗亦笑着,“我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负责善后。林www.00ks.com肃,你太鲁莽,棋局上根本没有你的位置,为什么偏要像搅屎棍一样打乱我的部署?”
  “南宫旭呢?”
  “死了。”
  “你杀的?”
  闵宗亦道:“大周王朝的水比你想象中的要深的多,为了不牵扯上面的大人,他需要死。林肃,你也会死。”
  林肃一拳砸去,动用了金刚不坏神功的他犹如一尊佛陀金身,密室都轰碎了半边,闵宗亦泥鳅一样滑不溜丢,身法奇特。
  出手一招大金刚拳,拳分明已经击中闵宗亦的胸口,后者一点伤也没有,生龙活虎地和林肃玩着他的“捉迷藏”游戏。
  卸力?
  闵宗亦附着在体外的真气犹如鲶鱼一样,抓不着、碰不到,即使命中,那特殊的真气也能瞬间化解他的力道,这功法,闻所未闻。
  苍穹掌!
  掌中山峰响着晴天霹雳,压抑的气息卷着空气压缩闵宗亦的身体。
  咔!
  脚下的青石碎了,闵宗亦的动作明显滞了一瞬,脚步仿佛挂上了秤砣,震天拳随即轰上他的丹田,只听砰的一声,丹田爆炸。
  林肃单手扼住闵宗亦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你幕后的人是谁?大费周折计谋什么事?”
  咔!
  闵宗亦一咬牙,鲜血从他口中流出,腥臭十分浓郁。
  服毒自尽。
  林肃的心顿时沉到谷底。一位州牧服毒自尽,那么他无意中打乱的可能就不是贩卖人口的布局,而是由这件事延伸的另一件事,可这件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