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03章 如朕亲临

  一方州牧暴毙,大理寺和刑部俱是派遣人来调查。根据府兵的供述,双方第一时间查到林肃,这是显而易见的线索。所有证据指向的人,此刻正等待着朝廷来人。
  林家的小辈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大理寺卿和刑部人手里三层外三层布下天罗地网,团团将雅园围裹着,【零零看书00ks】尤其是林羽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竟拍手抚掌,多威风。
  “胡闹什么,回房,所有人不准出门。”林清泉拎着林羽丢回房间,生怕这臭小子混不吝的脾气上来,搞出点什么事。
  杨氏仿佛看到了彼岸晨曦,狗肚子里的半点油升温发酵,“老爷,林肃那小子不是在外边犯事了吧,来的两方不像一般官府的人。我早说了,才有了点名气做起事来大手大脚,一点不顾忌别人的想法,这下好,连累家族遭殃。要是早知道来郡城那么多事,还不如回到县城乡下好生经营。”
  “我说你烦不烦,一天都在叨叨什么。”林清泉心情烦躁,大哥林清流闭关,如今的林家是他代为管理,两方人马包围了雅园,围而不剿,也不知什么意思。
  杨氏给林清泉吹耳边风,“老爷啊,实在不行就分家吧。林肃这几年上窜下跳,名声有了,麻烦也不少,搞的人心惶惶,我实在受不了胆战心惊的日子,安安稳稳的经营一亩三分地,也好过哪天不明不白让人暗杀。”
  “你的实力在安阳郡也算数一数二,何必再……”
  “你闭嘴。”杨氏对林家没有太多归属感,可林清泉不同,他是当下林家二爷,林肃的二叔,血脉至亲,哪能狼心狗肺,说舍弃就舍弃。
  他的实力怎么来的?还不是靠着林肃的一颗丹药,否则哪有今天的林清泉。
  杨氏是典型的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例子。
  雅园如此大阵仗,瞒是瞒不住的,短短半天,安阳郡的人都知道了此事,流言满天飞,有人说林肃得罪了某个位高权重的人,以至于锦衣临门。
  封锁了一天,两大话事人联袂进入雅园。
  刑部主司商霁就冲等候多时的林清泉拱手,“林二爷,我们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们也猜到了,请林肃跟我们走一趟吧。”
  微微笑了笑,有些不自然,林清泉作揖,道:“二郎等候多时,请二位大人跟我来。”
  那大理寺卿崔长寿不悦道:“林老二,刑部和大理寺的意思是让林肃出来,他还没那个资格让我们去见。别浪费时间了,要是外面的人攻入你这林府,你们家就什么脸面都没了。”
  林清泉眯着眼笑道:“这是二郎的吩咐。他说如果你们的人真的攻入雅园,最后没面子的一定是你们。”
  “好大的口气。”崔长寿道:“他林肃猖狂啊,仗着有几分名气就敢这么和本官嘬牙花子,草莽终究是草莽,不成气候。他现在只是个嫌疑犯,还拿那虎榜第一的气焰当令箭呢?”
  “这是二郎的吩咐。”林清泉说。
  崔长寿挥了挥衣袖,就道:“商大人,也别和这些法盲讲什么大道理,林肃既然不出来,那就如他所愿。”
  商霁闻言,摆摆手道:“崔大人莫急,林肃怎么说也是江湖上名气不小的彦才,我们贸然动他,若发现此案有什么问题,或者并非我们想的那般,我们两方的脸面可就丢光了。”
  “他要见我们,那就去见一见,不碍事的。”
  崔长寿却犹豫了。如商霁所言,真只是误会,大理寺少不了和人赔礼道歉,没有确凿证据前,所有的猜测都不作数,嫌疑犯也只是嫌疑犯,却不能当作犯人对待。
  听说任岳曾亲自召见林肃,那他就要考虑两者的关系。
  他崔长寿是国舅,但面对不讲道理的任岳,不免也心里发怵,要是真做错了,皇帝陛下可不会给他撑腰。
  “可是林肃……”
  商霁道:“他不敢。刺杀朝廷命官是大罪、重罪,拿一家人陪葬,他敢吗?”
  如此一说,崔长寿才静了下来。
  于静室见到镇静自若的林肃,崔长寿就拿出他国舅爷的气场品头论足,“林肃,真把自个当盘菜了?说到底,你只是一介粗人武夫,见到官不应该跪下行礼吗?”
  林肃伸手冲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自顾自的饮下一杯热茶,浑不在意的道:“不知大人是何官职?”
  崔长寿气的脸都绿了,老子好歹也是一方权贵,都城中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你怎敢如此羞辱?他闷声闷气地道:“大理寺卿崔长寿。”
  林肃哦了一声就不说话,更气的崔长寿十二指肠溃疡。
  商霁瞥了瞥黑脸的崔长寿,不禁失望,自持国舅爷身份目中无人,崔长寿也算咎由自取,他倒是很欣赏林肃处变不惊的态度。
  饮了口茶,商霁道:“好茶。不妨坐下来一边品茶一边谈论州牧府的事,如何?”
  崔长寿哼唧哼唧着坐下,林肃就说:“大人想问什么?”
  “凉州牧闵宗亦怎么死的?”商霁直入主题。
  林肃颔首,“闵宗亦的死和我有关,或者说闵宗亦、南宫旭和南宫旭从幽州贩来的十二少年都和我有关系。”
  崔长寿眼睛一亮,拍案而起,“好啊林肃,你终于承认杀害州牧闵宗亦。”
  商霁却拉着崔长寿的手示意他坐下,“崔大人,他只是说有关,并没有说杀害闵宗亦,你还是先听着吧。”
  崔长寿道:“本官可不是来听他自说自话的,既然他都承认了此事和他有关,大理寺的人就有权抓人,商大人,告辞。”
  见状,林肃不着痕迹地摸出一块令牌,叫住了崔长寿,“崔大人且慢。”
  崔长寿冷笑,“打算求饶了?本官可不会徇私枉法。”
  心里得意,刚才不还羞辱我呢吧?怎么现在却扔白旗了。
  “大人且看。”林肃微微抬高手上的金牌。
  崔长寿定睛一看,腿都吓软了,和商霁跪下高喊:“吾皇万岁万万岁。”
  林肃手上的金牌乃皇帝周胤赏赐,“如朕亲临”四个字吓的崔长寿头都不敢抬,金牌无疑是真的,后者心里打鼓,他只知任岳和林肃有关系,却不知和陛下也有交际,这金牌总共九块,已知赏赐出去的有三块,国公爷任岳,武侯周甫,太傅司马禅,林肃手上的就是第四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