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38章 棋局和棋子
    有人意识到林肃不可战胜时,剑阵已经悄然开启,512柄气剑凌空,林肃的操控下杀的人群溃不成军,断臂残骸掉了一地。
  
      杀的仅剩三人,那三人忙道:“林肃,你不能杀我,我是星辰宗的人,杀了我星辰宗不会放过你的。”
  
      俗套并且没有威胁力的语言。
  
      林肃刀剑齐出,杀掉两人,只剩最后一人,冷冷地盯着那人,道:“你很聪明,利用他们的贪婪围杀林某,可惜,土鸡瓦狗,成不了大事。”
  
      那人嘿嘿的笑着,“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林肃,你很强,可惜低估了人性的贪婪,牛庇的一番话是围杀你的证据,还会有数不清的人加入猎杀你的行列,你逃不了了。”
  
      “是嘛?”林肃淡淡道:“我不打算逃,来多少杀多少,欲杀林某者,唯杀敬之,可你看不到了。”
  
      嗤!
  
      一剑杀了此人,林肃不由感慨,果真财帛动人心,此人只不过略施小计,振臂一呼,竟然有着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来杀他,正道和魔道联手,罔顾正邪不两立的原则。
  
      几颗草木丹入腹,消耗一大半的真气顿时如雨后春笋般滋生,小还丹一类恢复伤势的丹丸不要钱似的往肚子里倒。
  
      半晌后,林肃睁开眼,说道:“阁下躲在暗处观察了许久,还在犹豫是否下杀手吗?你可错过了最佳的时机,林某的真气恢复的七八成,你还打算一直观察?”
  
      “我没有恶意。”躲着的人开口,身子也慢慢的从黑暗中露出来,似乎担心林肃误会,于是先来了个自我介绍,“在下天魔宗凌风,久仰佛印拳林肃大名。”
  
      “天魔宗……”林肃沉吟后,说道:“你可知我我杀了多少魔道中人?”
  
      凌风耸耸肩,“你杀了多少人和我有关系吗?魔道中人大部分都是自私的,只会考虑自己,才不会理会其他宗派,甚至天魔宗有人死在你手,我也不会仇恨你,这就是魔修。”
  
      “但据我所知,你这几年虽是杀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散修,要说仇恨比较深的,也是黄泉魔宗,至于其他宗派,不能说完全没有仇恨,只是招惹很轻,没有触及根本,没错吧。”
  
      林肃不会轻易相信魔修的话,无论凌风是哪个门派,就算他说是龙虎道宗,古天魔宗里也是不能尽信的,因为这里的随便一样东西,都是能让人起杀心的宝贝。
  
      “多余的废话到此为止吧,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林肃冷声问。
  
      凌风道:“邀请你加入天魔宗。”
  
      “哈哈,加入天魔宗?”林肃戏谑的笑着,“我这几年在六扇门任职,杀了多少魔道中人,也算得嫉恶如仇,你居然会想到邀请我加入天魔宗,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凌风踢开一具尸体,没有形象的坐在血腥味四溢的地,道:“我不仅知道你加入六扇门,还知道你的授业恩师是少林普济宗师,以及有个老和尚指点你。”
  
      林肃正色道:“这不是什么秘密。”
  
      “当然,我知道。”凌风轻道:“实际,如果没有那个老和尚的缘故,我或许都不会来见你,更不会主动邀请你加入天魔宗。”
  
      “哦,这是为什么?”林肃笑问。
  
      凌风说:“老和尚的事或许并没有传的很广,但该知道的人却也是知道的,比如我,比如禅会的罗聿。”
  
      林肃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凌风道:“有些事情是绝对的机密,除非加入天魔宗,否则我无法相告,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不算太机密,你也有权知道的事。”
  
      “无论指点你的老和尚,还是罗聿的师父天荒老人,都是下棋的人,我们则是棋盘中的棋子,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没有悬念的牺牲。”凌风叹道。
  
      “我们?”林肃问。
  
      凌风点点头,道:“是的,我们。你是少林那位老和尚的棋子,我是天魔宗那位的棋子,我们的命运是相同的。”
  
      “为什么?”
  
      凌风摇摇头,“我不能告诉你原因,因为我的心脏里种了一条蛊虫,只要透露了这方面的只言片语,蛊虫就会苏醒,吞噬我的心脏,但请相信我,我不会骗你,因为我们同病相怜。”
  
      林肃抬手,血影剑指着凌风,“你可以滚了。”
  
      凌风笑笑,起身正欲离开,身子顿了顿,道:“提防老和尚,他或许身不由己。”
  
      收起刀剑,深深的吸了口气,静静地坐了一刻钟,耳畔响起光幕的提示音,确认附近没有威胁,他才起身离开。
  
      遗迹中的争夺异常激烈,无论炼器室还是炼丹室以及储存功法的楼宇,都让人搜了个片甲不留,甚至地下的青石板都翘起来翻了个遍。
  
      遗迹中也算一穷二白了。
  
      但到了第二天,散修官真在一山洞里捡到一门秘笈的事又燃起了众人的斗志,官真能捡到,我也可以的,没理由我的运气比他差。
  
      林肃不由笑了,那山洞要么是古天魔宗的人闭关时的住所,要么是曾经来过古天魔宗寻宝的人开的洞,要么就是有人故布疑阵,借那洞的事挑起争端。
  
      他对功法秘笈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与其浪费时间寻找遗失在大山某个角落的秘笈,还不如找一找古天魔宗遗迹的核心。
  
      老和尚告诉过他,古天魔宗遗迹可以比喻成一个巨大的芥子袋,无论楼宇还是高山,皆是装在芥子袋中,找到芥子袋的口,就能拥有整个遗迹。
  
      别人处心积虑找丹药、寻秘笈,林肃却在找一把钥匙。
  
      炼器室他找了,炼丹室也找了,包括那座曾经放置功法的楼宇也都找了,可惜都没有找到,林肃几乎能想到的地方都搜了个遍,可惜仍旧没有结果,让他都不禁生疑,到底古天魔宗遗迹中有没有这么一个中枢?
  
      信手杀了几个图谋不轨的人,林肃像一个无头苍蝇似的四周游荡,古天魔宗的地盘可不小,三天的时间能搜索完已经是没日没夜地工作了,至于能不能找到,一切听天由命。
  
      而遗迹开启的时间只有区区三天,加手持令牌的附加时间,也不过三天多九个时辰,林肃仍旧一头雾水。
  
      “林肃?”
  
      身后有人叫,林肃缓缓回头,恭敬地回了声:“武侯大人。”
  
      周甫轻轻点头,问:“别人都去争散落在野外的秘笈,你不打算争一争?”
  
      林肃苦笑道:“算了吧,我对秘笈没有多少兴趣……尤其是魔道的秘笈。”
  
      周甫就道:“你的功法武学的确是乘,可古时期的功法也不是滥竽充数的,你修炼的阿修罗魔刀正是古天魔宗的绝学之一。听说有人发现了个神奇的地方,不妨一起去看看吧。”
  
      林肃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