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僧开挂了 > 第240章 什么是正什么是魔?
    林肃踩着一卷白色书卷往跃,那红色的卷轴就入了他的手心,他还打算同时揽下第二卷时,手中的那卷轴就微微颤抖,抗拒他同时收入两卷卷轴。
  
      “卷轴,有了灵智?”
  
      撕开卷轴,面赫然写着噬魂心经。
  
      “噬魂教的功法么?”林肃松开了手,噬魂教的功法都是借助亡魂修炼的,此法有违天理不说,关键实力还一般般,遇到龙虎道宗的雷法和少林刚正不阿的袈裟伏魔功,分分钟歇菜,这种功法,不学也罢。
  
      放开了噬魂心经,林肃更加肯定了刚才的想法。无论是黄泉魔宗十二御还是噬魂教十殿阎罗亦或者尸魔教四凶尸、蛇神教四蛇首,他们修炼的功法武学皆是蓝色,唯有镇教、镇宗功法才是红色,那么,黑色的卷轴该是哪个层次就呼之欲出。
  
      古天魔宗宗主。
  
      如果和他的猜测一样,这黑色的卷轴就该是古天魔宗宗主的传承,或许和那成仙的秘密有关。
  
      林肃犹豫了,他对古天魔宗历代宗主知之甚少。除了知道第一任宗主是这世唯一的仙,其他的一概不知,这卷轴是凶是吉也不好说。
  
      一跃而起,林肃把那黑色的卷轴拿在手中,轻轻地一撕,面赫然写着天魔弑仙真经。
  
      不知为何,林肃总感觉哪里不对。
  
      这卷轴的每个文字都没有问题,可问题在整体读的时候,却是有着很不小的毛病。不止这黑色的卷轴,就连蓝色的、红色的也是如此。
  
      林肃看也没看内容,直接就松开了,旋即慢慢的坐下,口中朗诵着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
  
      呼!
  
      风起云涌,电闪雷鸣。
  
      雷蛇翩翩起舞。
  
      闪电霹雳,正中念经的林肃,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又中,左臂断,再中,右臂断……
  
      也不知中了几次,林肃的四肢俱是化作齑粉,人棍般匍匐在地,头盖骨也是四分五裂,完全看不出林肃本来的样子。
  
      天空的雷霆化作一副模糊人脸,依稀可以看出那是男人的面容,喝道:“林肃,你为何执迷不悟?”
  
      林肃凄惨的笑道:“我悟了,是你执迷不悟。撤了障眼法吧,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
  
      忽然间,林肃就来到了一间密室,里面没有卷轴、没有风雷,只有一副桌椅,一道人影。那人撑着腮静静地坐在正前方的椅子,睁开仿佛千万载岁月未曾开启的眸子,慵懒地说道:“林肃,你可知你是悠悠千载里第三个进来的人,曾经进来的人每一个都成了这世顶级的强者。”
  
      林肃松了松筋骨,道:“与我何干?”
  
      那人哈哈笑道:“有趣的人,可是也仅此而已。你的底气来源无非就是寄宿在你身体里的光幕,如果你以为这光幕让你有资格藐视我,这是个错误的想法,因为它曾经属于我。”
  
      男人手一招,林肃体内的光幕就兴奋地冲出身体,化作一团光被男人把玩在手,“老伙计,好久不见。”
  
      林肃脸色骤然变幻,光幕的存在一直都是他的秘密,老和尚或许能看出点端倪,但一口道破光幕的只有此人。
  
      男人享受光幕在他手中的雀跃,旋即一挥,重新没入林肃的身体,“你很疑惑吧,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光幕仿佛在我们眼睛里没有半分神秘感,为什么我能察觉到你的任何秘密?”
  
      “因为在这遗迹里,任何人任何事都瞒不过我的眼睛,包括你心里的想法,比如从那几卷卷轴的名称判断那功法的真伪。”
  
      林肃不吭声。
  
      男人笑了笑,“只是凭拿到手的功法都是你熟悉的的名称就断定这是障眼法,很不错,可是还不够,因为功法是真的,外面的人拿到手的功法也是如此来的。我只是利用了他们的贪念,读取了他们最渴望的念头给了他们合理的秘笈,你认为我是魔道吗?”
  
      “也许是的。”林肃答:“魔道九教杀人如麻,皆因你的功法。石壁前领悟功法的人很多,也许会有人因为你的武学功法堕入魔道,你认为这不是魔吗?”
  
      “杀人皆由心,不在乎功法如何。”
  
      “没有功法,他们就没有杀人的资本,你才是罪魁祸首。”
  
      “谬论,歪理。”男人笑着说。
  
      沉默了许久,男人开口,“你认为什么是正什么是魔?”
  
      这是一个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林肃也在追寻这个答案。
  
      “邪恶在心为魔,正义在心为正。”林肃道。
  
      “那你认为十宗的人是正吗?”
  
      林肃摇头,“不全是。”
  
      男人就说:“看吧,自诩正道的人不为正,这世哪有什么正道魔道。这世道的人心患得患失,患均患寡,你强大到让人畏惧,不论身在正还是魔,都会忍不住跳出来,因为你威胁到别人,所以他们会联手清除你这个异类。”
  
      林肃哑口无言,安静的听着。
  
      “你锐气太盛,让很多人感觉到不安,只是奈何你实力还未达到让他们重视的地步。年轻人,收敛收敛锋芒,否则终有一日,你也会重蹈我和戚人狂的覆辙。”这番话是在劝说了,他知道戚人狂的下场。
  
      “前辈,您说我是第三个进来的人,戚人狂应该是一个,那还有一个是何人?”林肃问。
  
      男人道:“他啊,很厉害的和尚,来到此地时就已经无人可敌。为追寻成仙的秘密来此,却失望而归。他的名字,似乎是叫慧能。”
  
      六祖慧能法师!
  
      他竟然也来过遗迹?
  
      男人就说:“众生皆有羽化成仙的梦,可仙又是什么?仙凡有别,有人说我是仙,但说到底我只是一个凡人,若真是仙,怎会死在一群凡人手中。”
  
      “你死了?”林肃惊诧,这人的模样和人别无二致,根本看不出任何一丁点灵魂的样子,他实在不相信人已经死了。
  
      男人轻笑道:“是啊,死了很长时间了。你口中所谓的正道和魔道共同袭杀我这个异类。这光幕出在少林,你大概知道当初袭杀我的是何人,联系同一个时代的人,也许不难猜测。”
  
      “达摩祖师!”
  
      男人点头,“是他,一个被誉为半仙的和尚。”